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生第一次有多疼 (第章销魂尤物)最新章节列表

    宋嘉木喜欢周六。

    周一到周五要上课,再过些年肯定也要工作了,周日又充满着对下一个星期的焦虑,只有周六给人的感觉是最自由的。

    他没有调闹钟,但这一个月来养成的生物钟,让他自然地在六点半左右醒来。  女生第一次有多疼 (第章销魂尤物)最新章节列表    

    醒来挺早的,但一点也不觉得困倦。

    看看床头支着的手机,屏幕里是云疏浅的床,睡觉不老实的少女这会儿已经从屏幕中消失了。

    也没完全消失,宋嘉木看到了她雪白纤细的胳膊,她用被子捂住脑袋瓜,枕头上散落着她乌黑靓丽的秀发。

    “起床了猪。

    宋嘉木这样轻声喊了她一句。

    她迷糊中似乎听见了,然后觉得好吵,被子动了起来,于是连同枕头都一起捂在被子里面了。

    宋嘉木关掉了视频通话,伸了个懒腰,发出便秘般‘嗯~’的声音,然后翻身下床换衣服跑步。

    七点闹钟响起的时候,云疏浅醒来了。

    眼睛还闭着,发丝凌乱的黏在脸蛋上,凭着声音摸索,摸了老半天摸到了空调的遥控器,然后又丢掉,这才舍得睁开眼睛,把挂在支架上的手机闹铃关掉。

    现在天气开始变热了,她睡觉也穿着小短裤和宽松的短袖睡衣了。

    右腿先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夹住被子,腿型非常美,修长又白皙,手臂也把被子聚拢成一团抱着,不安分地挪动睡姿时,衣服下摆也滑到了胸口,腰肢也露出来了,肚脐眼超漂亮。

    “哼~嗯~唔~呜呜~”

    像小猪似的哼哼唧唧老半天,在柔软的被子上蹭蹭,又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儿。

    云疏浅喜欢赖床,但不会一直赖着,刚起床的时候会觉得烦躁,等她哼唧完之后就好了。她呈鸭子坐的姿势坐在被子上,枕头抱在怀里,半眯着眼,长长地再打个哈欠。

    昨晚一整夜都没做什么好梦,不是梦到宋嘉木在欺负她,就是梦到宋嘉木在欺负她的时候被叔叔阿姨和她老爸老妈看见,反正都是需要解释的场景,不是他在解释,就是他和她一起解释。

    早上这会儿稍微凉一点,她披上一件外套,下床到阳台那边刷牙去了。

    可能是今天赖床的时间稍微久了一点,她一边刷牙一边往小区门口张望,门铃声却已经响起了。

    只好把杯子放下,满嘴泡泡的拿着牙刷小跑过去开门。

    “喏,你的小馄饨加汤团。

    宋嘉木把她的早餐递给她,看着她满嘴泡泡的模样,觉得还挺可爱。

    少女的眼睛很大,于是他轻易就能看到她眼角那颗眼屎,于是又嬉笑道:“你又没睡好?眼角有

    “嗯?’

    她双目瞪他。

    宋嘉木就不敢笑了,否则他毫不怀疑她会把手里的牙刷捅他嘴里。

    “你买了这么多早餐.

    云疏浅接过她那份,见他还提着三份。

    “今天周六啊,一家人的早餐我都买了,整整四份。”

    “哦哦。

    听他说一家人的早餐,云疏浅就感觉怪奇妙的,毕竟这里面还包含着她这一份

    “豆浆我还没打,一会儿你自己再过来拿。’

    “你没穿裤子?”

    宋嘉木目光在她的腿上停留。

    少女的腿格外惹眼,白白嫩嫩,她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外套,外套比较长,把小短裤遮掩起来,看上去就跟没穿裤子似的。

    “你才没穿!”云疏浅想掀起来衣摆给他看清楚,但又觉得这样动作也太不淑女。

    “那我的早餐也放你这儿好,等我回去洗個澡,带年年过来一起码字。’

    宋嘉木想了想,把自己那份早餐也给她了。

    云疏浅拎着两份早餐进了屋。

    刷完牙,仔细洗了脸,回到房间坐在梳妆台前拿着小梳子理一下头发。

    关上房门,她打开了衣柜,捏着下巴想了想,找出几件衣服出来研究,在身上比划比划。如果只有她自己在家的话,那么怎么穿都无所谓了,但宋嘉木要来跟她一起码字,她觉得自己还是稍微打扮一下更好。

    于是又陷入另一种纠结当中,如果穿的太正式,会显得很奇怪,毕竟只是在家里码字而已,

    有没有什么既居家,又能吸引他目光的衣服呢。

    果然还是自己的衣服太少了。

    一直以来,云疏浅都很少在打扮自己上面花功夫,她总觉得女孩子开始注重发型或者打扮,也许是恋爱或者情意萌动的苗头。

    当然她现在也不是恋爱或者情意萌动喔,她只是想要变得不一样,想要得到一点点注意的目光,最好这一点点注意的目光是来自某人的,期待他能看到她的变化。

    这也是做自己啊,做更好的自己嘛。

    最后找来找去,还是没找到什么满意的衣服。

    只好穿了一条居家的小短裤,比她睡觉时穿的这条稍微长一点,然后再穿一件普通的白T恤。

    绕了一圈,好似跟平时也没啥区别,但终究花了一些时间来选择,她觉得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心里认为自己花了功夫,很多事情都这样,得先骗过自己才行。

    距离十三岁开始来姨妈,已经整整七年了,云疏浅直到现在,才有种青春期降临的感觉。像是阳台的小葱和香菜,有种萌芽感。

    “妈,我去云疏浅那码字,早餐我放桌上了。

    宋嘉木洗完澡,抱着笔记本电脑和猫出门。

    “这么早就去?’

    李媛眨了眨眼睛。

    自从上次发现他肩上那长长的头发丝之后,越看这俩家伙越觉得他们偷偷摸摸了,一天天的好像都呆在一起,晚上也在云疏浅家待到十一点才回来,现在还不到八点钟就又过去了?小年轻的事她不懂,但如果是云疏浅的话,老妈支持。

    “很忙啊,我们天天码字。’

    “那中午的时候,你叫上浅浅一起来家里吃饭,她自己在家就不要费功夫做饭,过来一起吃。

    “好啊。”

    宋嘉木出去了。

    关上家门,长途跋涉,来到了云疏浅家。

    感觉跟特工交接似的,少女快速地打开门,宋嘉木也快速的进去,然后云疏浅又快速地把门关上。

    “唔年年~”

    “喵~’

    云疏浅抱着年年,和宋嘉木一起吃早餐。

    苏南人爱吃馄饨,还分为大馄饨和小馄饨,云疏浅点的是老苏州人常见的吃法,一碗小馄饨加两个汤团,开启幸福满满的一个早上。

    阳台种的小葱和香菜已经可以吃了,云疏浅和宋嘉木各自掐了一点,简单洗一下,然后用手撕碎放在汤里,香气浓郁。

    “你要出门?”宋嘉木问。

    “没有啊,今天不是在家码字吗。

    “哦,看你穿的这么漂亮,我还以为你要出门。”宋嘉木的夸奖很自然。

    于是云疏浅不动声色地挺了挺胸,见勾引到了他注意的目光,她感觉很高兴。

    “我平时也这么穿,没什么特别的。’

    “是吗,你平时在学校可不穿短裤,不过这也好,腿可以捂得超级白,你周末在家我还以为你就穿睡衣呢。

    “不,就算只有我自己在家,我也会这样穿。’

    “不冷啊?早上还是有一点点凉的。’

    “你不也穿短裤:

    “我剛運动過啊,浑身热烘烘的。”

    吃完早餐,宋嘉木把餐盒收拾好,塑料袋扎紧放在垃圾桶旁边。

    云疏浅也拿着她的笔记本电脑出来了。

    因为宋嘉木也要一起码字,两人便在餐桌上坐下来了。

    宋嘉木把排插拉过来,两人笔记本电脑的电源线接上。

    “你中午不用做饭,上我家吃去。”

    “不要。

    “我妈叫你来的,估计她等会儿还会给你发消息,你就来呗。”.

    总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别忘了,你自己也得主动一点跟我和好的,那不得像以前那样多去我家坐坐。

    听他这么一说,矜持的少女就没办法了,她直到现在也还没捋清楚怎么就变成‘她也要想办法跟他好’了

    “不许说话了,我要开始码字了。”

    雲疏浅在他对面坐下来。

    “来拼字吧,就从现在开始,然后到中午吃饭结束。’

    “好啊。’

    云疏浅不是一个喜欢跟别人争的女孩子,但如果是跟他争,她就很乐意。

    她想了想道:“光拼字也没意思,咱们来下个注。

    “赌什么?”

    “赢的那个人可以在输的那个人身上画一只乌龟!一直到洗澡前都不许擦掉!’

    “在哪儿画?’

    “都可以。

    “你说的”

    宋嘉木上下打量她一番,还没开始呢,他就在考虑要把乌龟画在哪一个位置好了.

    宋嘉木同学,我感觉你的目光很猥琐。’

    云疏浅瞪了他一眼,有些怂了,改口道:“只能在手臂、腿部、脸这些地方画。’

    宋嘉木突然就没兴趣了。

    “现在八点钟。

    “那开始吧。

    两人都安静了下来。

    云疏浅的腿伸到了他的这边,宋嘉木的腿也伸到了她的那边。

    像往常一样,两人习惯性地交叉互抵。

    可又跟往常不一样,两人这会儿都穿着短裤,于是在腿部肌肤接触的瞬间,又不约而同地矜持避开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相互避开的腿再次磕碰到了一起。

    一开始先是试探,轻触后分开,然后再轻触,再分开最后才像往常一样磨蹭在了一起

    直到两人默契地把腿夹紧,不让对方有磨蹭的空间,这才稍稍定下心来码字了。反正桌子不透明,反正谁也看不见。

    看不到,就没有发生。

    这叫薛定谔的暧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4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