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撞击粉嫩的屁股*黑人大长吊30厘米

    相比起FA18这款40年前的老飞机,实际上歼15并不占据优势,尤其是在单机作战方面更是如此。

    FA18超级大黄蜂使用的是AN/APG-79有源相控阵天线雷达,比使用平板裂缝天线的J-15要强出一个档次,在索敌发现方面占据不小优势。

    机动性方面,超级大黄蜂空战推比约1.07,J-15大约是1.12,J-15优势微弱。  撞击粉嫩的屁股*黑人大长吊30厘米    

    常规机动性方面,超级大黄蜂正常过载7.5G,最大过载10G;J-15正常过载8G,最大过载9G,跨音速段最大过载6.5G,超音速最大过载7G,超级大黄蜂同样占据优势。

    敏捷性方面,超级大黄蜂在大黄蜂的基础上进一步放宽静稳定度,至少与J-15旗鼓相当。

    所以综合来说,如果是在真正的战场上,FA18即使不能对J-15形成压倒性优势,起码在交换比方面也能得到一个漂亮的数字。

    所以也正是基于这样性能上的差异,罗斯福号航母才迟迟没有全面换装F-35,因为对他们来说,FA18其实就已经足够用了。

    而此时,002号舰队上空不断通场的两架FA18也完全展现出了他们的性能优势,在面对J-15的衔尾追击时,他们不慌不忙地开启加力,随后一个眼镜蛇机动,直接把两架J-15让到了前方,开始反过来追击J-15。

    J-15的飞行员对此也早就已经有了准备,他们心里很清楚这只是一场双方都具有默契的空中竞赛,所以也并没有急迫地去甩开对方,反而是以极为高超的技术在俯冲向下,随后在超低空连续做了好几个大角度转向,硬是靠着自己的操作技术弥补了机动性的缺陷,重新夺回了自己的主动位置。

    看到这一幕,哪怕是FA18上的飞行员也忍不住在交错的一瞬间向他们伸出了拇指。

    而后,攻守再次换位,FA18依靠着它的强力发动机垂直爬升,在将J-15甩开一段距离后果断收油,完成落叶飘后,再一次回到J-15背后。

    四架战机就这样在并不算高的空中反复追逐缠斗,挂载了副油箱的J-15渐渐落入下风,在飞行员开始冒险做高难度机动的时候,航母上的舰载机指挥员终于向他们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

    而那两架FA18也知趣地提升高度离场。

    当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有两个原因。

    其一,他们不希望这样一场本来只是惯例操作的飞行表演因为J-15的坠毁而演变得不可收拾;其二,他们的燃油在多次加力机动中已经快要消耗到返航警戒线了。

    随着两架飞机的身影渐渐远去,J-15也依次降落在航母甲板上。

    从飞机上下来的飞行员脸色有些难堪,在他们看来,自己是在整支舰队的见证下给海军航空兵丢人了。

    一旁的舰载机指挥员看到了他们的脸色,有些好笑地招手把他们叫了过来,开口问道:

    “怎么了?这副臭脸摆给谁看呢?不服?不服就好好练啊!飞机比不上人家,技术难道还比不上人家吗?”

    “我比得上啊!问题是,刚才不是您的命令不允许继续追击吗?”

    其中一名飞行员有些不服地说道。

    “我不允许追击?你自己要干啥你心里不清楚吗?超低空做眼镜蛇机动,这是J-15能玩得转的吗?你就不怕把飞机摔了?”

    “我不怕!我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

    指挥员笑着摇了摇头,拍着飞行员的肩膀说道:

    “我知道你有信心,但是有些时候,你要学会判断形势。这只是一次常规的拒止驱离行动,没有必要豁出命去,这样无论是对你、对我们、还是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没有好处,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我就是不服。他们不就是仗着飞机好一点就耀武扬威吗?我们甲板下面的歼二十可还没起飞呢。”

    “要是歼二十起飞了,这个事情就没法收场了。你没看他们武器都没挂吗?人家就是来恶心你的,你难道还要把把柄送到人家的手上去?行了,下去休息吧。”

    几名飞行员长吁短叹地离开了甲板,而留在原地的指挥员在转身之后,脸色其实也并不好看。

    对方的动作挑衅意味太明显了,虽然己方也不是没干过开着歼二十到对方航母上低空通场的事情,但从来没有哪次会像他们这样明目张胆地炫技。

    一般的流程其实是互相喊话一番,然后绕飞几圈就各自离开,该降落的降落,该返航的返航,甚至连喊话的内容都是重复了几百遍的、各自都能背下来的那些。

    可是今天这一场,明显有些不一样。

    他默默摇了摇头,转身走向指挥室,打算向舰队总指挥员汇报自己的判断,提升警戒等级,以防备对方的下一次骚扰

    而在另一边,在两架超级大黄蜂降落之后,迎接他们的是巨大的欢呼声。

    所有人都把他们当做英雄看待,他们自己也大肆炫耀着刚才把华夏战机耍的团团转的经过,远处的舰队总指挥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他才不会去做什么循规蹈矩的互相试探的动作,他要的就是拿对方的舰队当做背景,让自己精心挑选的胆子最大、事情最多的飞行员去进行一次华丽的表演,从而提升自己这支队伍的士气。

    而现在,他的目标显然已经达到了。

    但,对于他来说,这还不够。

    他一向信奉一个原则,那就是,如果你要做一件事情的话,最好一次性做到极致,否则半途而废虽然有可能在短期内带来有利的影响,但最终衰落所造成的反噬将会更严重。

    所以,他打算再给这次的行动加一把火。

    总指挥拿起话筒简要地下达了几条命令,随后,原本潜藏在海底的几条大鱼悄悄向前靠拢,被动声呐启动工作,开始对前方海域进行搜索。

    按照他对华夏的了解,对方这支舰艇编队的水下绝对藏着不止一条的大鱼,而如果己方能够提前发现对方的位置,再通过某些手段将这个位置传递到对方舰队指挥部的话,那么,这一次的海上对垒,己方就算是彻底赢了。

    空中和水下的优势,才是决定一场海上战役最终走向的优势。

    模拟捕猎、模拟击沉对方的潜艇,这种事情己方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其中最典型的桉例,其实就是1994年的那次行动。

    在那个时候,己方的航母编队在发现对方潜艇踪迹之后,曾经将其包围了整整72个小时,在这72个小时里,对方的歼击机数次升空,但都因为续航不足,没能对己方的反潜直升机造成威胁。

    在那一次的行动中,己方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把那艘落后的、噪音巨大的、航速缓慢的潜艇模拟击沉了7次,逼得对方紧急下潜,甚至还通过长波通讯求援,最后在赶来支援的苏-27迫不得已摆出搏命的姿态之后,己方才悠然撤退。

    现在距离那时已经过去了30年,对方的潜艇技术已经有了巨大的发展,但是己方的反潜技术也同样如此。

    在这样两军对垒的情况下,己方还有机会再重现一次那时候的围猎吗?

    他很想试试。

    半个小时之后,通话器里传来了回复。

    “我方潜艇已经前出,暂未发现对方潜艇位置。”

    “继续搜索吧,记住,不要靠的太近,如果你们落单了,那被模拟击沉的就不是他们,而是你们了!”

    “明白,目前仍在安全距离。”

    总指挥放下通话器,抬头看向眼前一望无际的海面,他知道,在这片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有两支力量正在进行着无声的交锋。

    这场交锋的胜负,将会决定这次海上对峙的胜负。

    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在他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数据链系统大屏上突然出现了几个亮点。

    那是声呐系统的探测结果。

    “发现他们了!”

    这是总指挥的第一个念头。

    然而下一秒,他的神色却陡然变化。

    不对劲。

    那些亮点的位置并不在对方的航母战斗群周围,而是在己方舰队周围!

    他的汗毛陡然竖起,一个箭步冲到屏幕前想要看个究竟,然而那些亮点却突然消失。

    这不对。

    这不是己方被动声呐探测的结果,而是对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开启了主动声呐!

    他们是在挑衅。

    从对方的编队到己方的编队,按照潜艇的行驶速度,即使在双方的舰载机各自返航的第一时间就立刻派出潜艇前出,到现在,也就刚刚好能够到达刚才声呐显示的位置而已。

    这就意味着,在他排除潜艇的同时,对方也派出了潜艇。

    而两支潜艇编队,在某一个瞬间,几乎是擦肩而过!

    可己方却没有探测到任何声呐信号。

    一股寒意涌上心头,总指挥立刻下令将全部反潜直升机升空,吊放声呐全部入水,他已经顾不上隐蔽了——己方的位置既然已经暴露,那还有什么可隐蔽的?

    这个过程仅仅花费了他十几分钟,但就是这十几分钟,当主动声呐开始扫描的时候,他却愕然地发现,原本环绕在舰队周围的那几艘潜艇,此时已经全部开始了返航,并且已经驶出了将近15海里!

    这就意味着,对方潜艇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接近60节。

    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事实。

    噪音小到擦肩而过都没有被发现、速度达到60节,如果水下的是核潜艇的话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曾经引起过巨大波澜的那块硫锂电池。

    一切都联系起来了,在当初的战略分析中,他们确实考虑到了这个可能的方向。

    那就是,对方的潜艇部队,很可能在电池实现应用之后,进行全舰的综电系统改造,尤其是全电驱动改造。

    但是他绝对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改造,居然会将潜艇的性能提升到这种程度。

    而此刻,对方肆无忌惮地在己方面前展示着他们的成果,就如同自己刚才最对方面前炫耀FA18一样。

    这只能说明一点:

    水下的这几艘潜艇,恐怕也即将进入更新换代期。

    他木然地看着屏幕上的亮点,下意识地想要下令让舰载机执行跟踪,但下一秒,他的这个想法被彻底打散。

    根据雷达显示,己方编队的上空,有两架飞行器正在游曳。

    很显然,那是早就已经突入了己方防空区域,但在此刻才展开龙伯透镜的歼二十。

    总指挥的手微微颤抖,沉默良久之后,他发出了撤回所有作战单元的命令。

    而就像与他的命令相呼应一样,那两架歼二十再次从雷达屏幕上消失。

    随后消失的是声呐信号。

    那些深藏在水下的鱼儿,在他们专属的猎鹰的保护下,重新驶回了他们所掌控的那片海域。

    在这一个瞬间,总指挥突然觉得,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为了笑话。

    他以为自己是这场攻防对垒的戏码的主角,然而事实却告诉他,他只不过是个不自知的配角。

    他以为对方的防线能被轻易突破,然而那不过是对方故意配合的陷阱。

    他以为己方的编队无懈可击,然而,在刚才那样的场景下,连他这艘作为旗舰的航母,大概也早就已经被模拟击沉了无数次了。

    30年前的围猎确实重现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变成了猎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40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