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污文*老板你太厉害了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变故吗?

    何香茗直接傻了。

    你们拍拍屁股走人,倒是干净,可是这么多的小东西全都落到了我的手里,只有头大,头大的不要不要的……

    接下来的这拍卖,我是组织呢?还是不组织呢?  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污文*老板你太厉害了    

    这批要是卖完了,你们回不回得来?

    何香茗是真的傻了。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甩手掌柜,你说你倒是安排一下啊,就这么光留下一张纸条:“这里交给你了,我们回家了。”

    就交代了?

    这算什么交代?

    “擦,这叫什么事儿!”

    何香茗涵养再好也忍不住了,竟自口吐芬芳,出口成脏。

    ……

    “风神医已经动身了。”吴铁军满心怨气的来到何必去这里。

    “风神医临走之前,还给我留下了一大包的伤药。”

    吴铁军黑着脸,终于忍不住牢骚起来。

    “我是真的想不明白,就算风神医是此行最合适的人选,但人家有什么义务为了咱们出生入死?更没资格给人家下命令。人家风神医为了咱们大秦,已经做了多少,要我说,此役若是折损了风神医……便是救下了西军,也是得不偿失!”

    “人家帮咱们,是人家高义,可咱们这样做,就是在寒了人家的心,将风神医越推越远,就今天这一出,风神医当场翻脸,亦或者事后翻脸,再不跟咱们有任何交往,都是情理中事。”

    吴铁军拍着桌子:“老爷子!咱们这件事做得不是没良心,该当说是丧良心啊!”

    “吴铁军!注意你的措辞!”

    何必去勃然大怒。

    这货当了守备军军帅,居然还是这样的二杆子脾气,更当面辱骂起老夫来了……

    真真是大了他的狗胆!

    “你以为我想这样?!”

    何必去冷静的道:“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强人所难?是抹杀良心?但现在事情逼到眼前了,真的就什么都不做,放弃西军那头,那又跟之前咱们要放弃岳州城的谣传有何区别?”

    “现在的情况是,孔高寒那老匹夫不堪大用,到不到得了西军都在其次,我更怕他没本事救下马帅哥俩,唯有风神医,才是此行最合适的人选。才有可能力挽狂澜,扭转乾坤!吴铁军,你要记住,你是军人,而这一战的成败后果,攸关整个大秦的未来福祉。”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什么考虑的余地。相信风神医也是考量到了这一层,才会明知不可为,却又慨然允诺,毅然成行!”

    何必去重重的道:“在这种时候我们必须要以保全西线作为此役的最大前提!其余种种,都要让路,无任伦理道德,无分高低贵贱!”

    “风神医是难得的人才,更可能是我们大秦无数人的未来希望所寄,但是,若然这一战败了,整个西线再也无险可守,大燕骑兵乘势直入中都,可以预见!到那时,我们不要说未来的希望,便是现在的希望都没有!”

    “孔老儿去,未必能救马到成,而风神医去,却一定可以!”

    “更有甚者,孔老儿的动向,多半早在燕军的预算之中,他能够去到军前的机会,微乎其微!

    “可是风神医,去到西军那边的成数,最少也有三成以上!”

    “就是这三成机会,便不能舍去,因为就已经是我们的全部希望所在!”

    “我何尝想做这等埋没良心的龌龊事,但现在的局势,严峻到了我必须以冷静冷酷乃至冷血冷心态度来做出抉择的时候,所以我无法考虑你所考虑的那一切。”

    “就算这一战,要用我们所有人辜负了风神医的救命之恩来换取,要让彩虹天衣所有受过风神医恩惠的人终生愧疚来换取,我还是会毫不犹豫。”

    何必去咬牙道:“胜利是唯一的标准!”

    吴铁军咬牙道:“可风神医不是军人,不该由他来承担这份风险!”

    “但他是大秦人!作为大秦的一份子,便有他之担当!”

    何必去眼见吴铁军还要再说,不禁拍案而起,大怒道:“你吴铁军少跟我来这一套,你跟我说这么些废话,不过是想减低你这个当事人的愧疚感,我就问你,我现在发令,让风神医不用去了!由你去传令,不再让风神医涉险!你去么?你敢去么?!”

    “我……”

    吴铁军登时傻了眼,他不敢,更不能去!

    “怎么怂了?你不是正义使者么?怎么事到临头,怂了萎了?你不是担心风神医的安危么??你不是不想丧良心吗?那你吴铁军去追风神医啊,你别让风神医去涉险啊?!”

    “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大尾巴蛆?!”

    何必去愤怒的指着门口:“滚!滚滚!滚出去!就你特么吴铁军是正义的?就你能打抱不平?就你知道知恩图报?就你有良心?!”

    “给我滚出去!”

    吴铁军被赶了出去。

    屁股上还挨了几脚:“回去整军,屯兵百战关之西,随时准备接应西军!你这狗娘养的!”

    孔高寒在一边,叹息不已:“这一次,委实是对不住风神医了。”

    何必去正在火头上,直接硬邦邦道:“吴铁军走了,又轮到你这老匹夫叭叭了?若不是你这老匹夫技不如人,老子豁出去集中人力送你过关,你敢说你一定能救下马帅两兄弟?你敢吗?你也跟吴铁军一个德行,都是大尾巴蛆!”

    “你给老子闭嘴,想翻天么!”

    孔高寒面如黑炭。

    显然,他跟吴铁军一样,他不敢!

    更加没有把握。

    ……

    风印一行三人扮做一家三口,一对父母,一个儿子,兼程疾行,只是当天晚上,就越过了百战关,一路向着黄风岭高速前进。

    等翻越黄风岭,踏过十字峡谷,再越过天荡山就是阡陌平原地界。

    而平原对面起伏的山脉之后,便是燕军与秦军对峙的地方。

    是故此地被两国士兵不约而同的称之为:第二层!

    第二层。

    这个名字还是颇有深意的。

    将士们都感觉,自己这一辈子杀生无数,杀人无数,死了之后,想要在地府享福,是不可能的。

    但当真打落到地狱下面那几层,貌似也不可能。

    思来想去,大抵就只有第二层最为适合自己。

    咱们生前在第二层战斗,死了,也去第二层。

    黄风岭,十字峡谷,天荡山,乃是秦国与燕国的天然分界线;自古至今,也历来是魔鬼三连。

    位处荒凉之地,初初为三大妖王所盘踞,另一端,更与万兽林接洽,堪称是彼时妖族在大陆内地的最大势力聚集之地。

    这样子的地界,自然不适合任何人类居住。

    之后人族势力随着发展,又岂会任由这样一个妖族势力在人族内陆之地留存,秦燕两国出动无数高手,不遗余力,不惜代价的将之打掉。

    盘踞此地的三大妖王,到后来发展到大秦暗卫部长,以及大燕飞翼堂总堂主亲自出手,尽数剪除。

    但也正是因为此役,令到飞翼与暗卫从此势不两立暗卫副部长风雨行与飞翼副堂主韩军威尽皆在此役过程之间陨灭。

    却没有证据证明,这两人乃是陨灭于妖族之手,而陨灭前风雨行却曾经对飞翼中人出手,韩军威也曾对暗卫出手……

    所以这两人的死,都被视为被对方暗害,致令矛盾彻底引爆。

    暗卫说是飞翼害死了风雨行,飞翼则是说暗卫谋害了韩军威。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已,事态接连升级,导致飞翼总堂主展一翔与暗卫部长布长空俩人亲自出手,狠狠干了一架。

    然而这两人地位相当,修为亦是相若,各自全无保留的情况下,最终仍是一个两败俱伤,重创在身的结果,双方各自恨恨收兵。

    但这么多年来下来,却罕有再次的大规模交手。

    而这一次,马到成的重伤,牵扯到了整个战局,也令到暗卫与飞翼,重启这场跨越数百年的对立,再度展开大规模的对决。

    ……

    风影趴在风印胸前,四个小爪子轻轻扣住风印的衣服,伸出一个小脑袋,大眼睛扑闪不闪的打量着沿途所见的一切,充满了好奇之色,小肚子则是呼噜噜呼噜噜的不停响动……

    显然,小家伙对于当前氛围大是惬意。

    然而却没人见到,风影的小爪子之上始终扣着一条墨蚕丝。

    一道道风刃,随着风印的持续前行,在风影的小爪子里,不断地形成,又消散,周而复始。

    对于小家伙而言,本命天赋技能,和所有战斗技能,就只是玩乐的技巧罢了,玩的不亦乐乎,乐此不疲。

    又如那第二条尾巴,时不时的就会噗的一下子生长出来,跟着又噗的一下子收回去。

    在小风影想来,这般持续动作之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刺激出第三条尾巴的生长,只可惜她的愿望固然美好,却怎么也憋不出来,憋了偌久,最终居然憋出来一泡尿。

    这个结果让风影大公主倍觉丢脸,径自从风印怀里往下钻,从裤筒里钻出来蹿到草丛里解决,顺便逮住了一条足有三尺长的大蜈蚣,用爪子扣着不断挣扎的大蜈蚣兴冲冲地跑回来。

    这战果反而将风印吓了一跳,因为这大蜈蚣赫然比风影的身子还要长出去两倍有多。

    “扔了!”

    风影小爪子一动,一道风刃应手而扬,顿时将那蜈蚣枭首。

    庒巍然看着觉得可惜,捡起蜈蚣尸体,很是熟手的剥去蜈蚣外皮,留下足有尺长的雪白蜈蚣肉段,再无蜈蚣之狰狞,倒反而像是龙虾脱壳,又白又嫩,甚是美观。

    跟着还怂恿风影:“再多找些这种,可好吃了!到时候,给你一半!”

    风影听得兴致盎然,再度脱离大部队去找蜈蚣。

    风印心念电转,不禁想起前世某大师某小说某主角的美食经历,更有雪白蜈蚣肉段为凭,足堪佐证大师小说非是杜撰,不由也是垂涎欲滴。

    有鉴于此,便未阻止风影的狩猎。

    风影速度奇快,风印他们继续前行不过片刻,它已经一阵风也似的赶上来,更献宝一般的拖着十几条大蜈蚣,目测最短的也得有二尺有余。

    庒巍然欣然收下,开始处理,然后风影并不停息,反而往前方窜了出去。

    看来后方的大蜈蚣,已经被它抓得差不多了。

    “风小子,这是七星蜈蚣,虽不算多稀罕的品种,平日里却也罕见,不意此地竟有这许多,看来此地乃是七星蜈蚣常年群居之地。”

    庒巍然看着茫然不解的风印,解释道:“这蜈蚣虽是五毒之属,但只要清理干净,稍做料理,便是无上美味,更有甚者,传说中,这种东西吃得多了之后,可得百毒不侵之身。”

    “这么厉害?”

    风印顿时眼睛一亮:“哪得吃多少才算多呢,有没有个具体标准呢?”

    “咳。”

    庒巍然不禁尴尬起来,半晌没有做声。

    胡冷月在一边翻着白眼:“不过就是以讹传讹的谣传,此说流传甚广,却也没见到有谁当真吃这玩意儿吃到百毒不侵,我看就是一群吃货为了吃,编出来的荒诞理由罢了。”

    风印:“……”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前世蓝星之上的各种所谓健康食品……

    原来在这安平大陆,居然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只不过是变个说法,换个原材料而已。

    “百毒不侵或者过誉,不过这东西,委实是一项良药,诸如身上生长了毒疮,小孩子身上长痈等,吃上一口这样的蜈蚣肉,转天就好。若是用肉在那疮上擦一擦,患处毒脓往往自行破皮而出。”

    胡冷月点点头道:“这倒是真的,大抵是颇有道行的五毒异种,针对毒素确有抗性,以为食材,味道上乘,委实多多益善,再多也是不嫌多的。”

    “不过这种七星蜈蚣动作奇快,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钻地,所以人类高手想要捕捉,极不容易。这次遇到了风影,真是遇到了天赐克星。”

    庄巍然也是充满了期待和感叹。

    “传说这七星蜈蚣,对于我们身中的七阴之毒,虽不能根治,但是多多少少也有点抑制的作用。只是不知道吃多少才能抑制一下。”

    这么一说,风印的兴趣不禁更加浓厚起来。

    三人行进速度很快,不过两刻钟的时间,几百里山路,已经被三人抛在了身后,至此,非但是进入了黄风岭地界,更足足深入一半的距离。

    而在这段赶路的时间里,风影前前后后的忙活不断,足足抓来几百条大蜈蚣。

    身形最硕巨的一条,足足有胳膊那么粗,两米来长,大是狰狞可怖。

    这些蜈蚣不要说吃一顿,三人一猫吃十几顿都绰绰有余。

    但风影兴致盎然仍旧不肯罢手,而风印也感觉这样的狩猎可以锻炼风影的战斗力,而且对庄巍然两口子的七阴之毒还有效……

    既然风影乐此不疲,风印也就听之任之,乐见其成了。

    然而经验老辣的庒巍然却渐渐感觉不对劲起来。

    随着时间持续,风影抓过来的胳膊那么粗蜈蚣已经十几条,而且身量越抓越显巨大。

    “这里只怕不单纯是七星蜈蚣的聚居之地,不会有蜈蚣王在此盘踞吧?”庒巍然挠着头。

    庄巍然由此判断,非是无因,风影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猎捕来这么多的蜈蚣,除了印证了风影的实力出众之外,却也侧面佐证了此地蜈蚣数量之多!

    按道理来说,这等野外荒山,人迹罕至,无论伐薪砍柴打猎的,都很少往这边来,就算真的有蜈蚣王,蛇王什么的,似乎也不值得稀奇。

    事实好似是在印证庄巍然的设想,在翻过山岭开始的下山途中……

    风影咿唔的叫着,从前面一个山洞里,奋力拖出来一条身量异常巨大的蜈蚣。

    这条巨大蜈蚣的周身锐爪,早已经被风影的风刃斩落的七零八碎,然其身体却形完整,显然风影的风刃运用,愈发熟捻,得心应手,有的放矢,才能有此战果。

    这超大蜈蚣的身量足足有一米多粗,十几米长,大获全胜的风影咿唔的叫着,胡子上沾着蜈蚣的蓝色血液,小爪子兀自指向洞里:“咿唔咿唔……”

    显然是在说,好吃的在那里面还有不少呢!

    庒巍然只好进去打扫一番,毕竟多些蜈蚣,可以作为小家伙的口粮储存,同时也是大家的福利。

    便如胡冷月所说,这玩意,味道上乘,多多益善,再多也是不嫌多的!

    说不定,真的能压下去七阴之毒,那可就是意外之大喜了。

    然而庄巍然进去一看,竟觉头皮发麻。

    触目所及,洞穴中尽是密密麻麻、大腿粗细的蜈蚣,有些貌似比自己腰围还粗,另一共同特点却是都已经被断头枭首,残余的尸体还在扭来扭曲。

    风影战果辉煌,将满洞蜈蚣杀得一个不留,无一漏网,聚在一起,俨如一座蜈蚣大山。

    “这小东西的杀性还真挺重的。”

    庒巍然此刻却是倍感头痛,就算东西是好东西,但这里这么多,要怎么带走呢?

    好东西太多,没法处置,竟成头疼之事了!

    却见风影进来,小爪子好一通的指手画脚,比比划划,却是在示意庒巍然赶紧扒皮留肉,剩下的它负责处理。

    庒巍然自然照办,眼前蜈蚣虽多,但庄巍然是什么人,刀光疾速闪烁,也没花多长时间,就将那许多的蜈蚣分尸剥皮,只留一大堆一大堆的蜈蚣肉,堆得好似小山相仿。

    只见风影猫步款款而前,不慌不忙的小爪子一挥,早已经将所有剥好的蜈蚣肉,扫荡一空。

    庒巍然的下巴差点没掉了下来,他自然是知道空间戒指的,可是……“这得多么大的空间戒指?竟然容纳这许多的蜈蚣肉,这这……”

    转头埋怨风印:“风小子,你这也太舍得了吧?这么大的空间戒指,只怕整个大陆也没几枚,你就这么给了这个小家伙了?”

    风印见状也是哭笑不得,含糊道:“庄叔,您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哪来机缘得到这等神物,这是小东西机缘巧合之下,自己得到的。”

    这让庒巍然瞪眼良久,呐呐道:“没想到这小家伙,福缘竟是这般深厚,骇人听闻。”

    胡冷月的声音传进来:“这头大蜈蚣竟真是蜈蚣王,体内已经有了蜈蚣珠。”

    庒巍然兴奋的出去:“几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2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