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抱着宝宝坐下太猛’男朋友太会做

   这是一场看起来融洽,暗中却藏着各自心机的交锋。

    德维斯询问的看似是艾德娜心中的地点,但如果小姑娘想得太简单,只将结业游历当成一场游戏,那主导权自然就会被他拿回去。

    而且,艾德娜策划的路线如果不符合一位法师的身份,那也必然会被找出破绽,然后加以利用。      抱着宝宝坐下太猛'男朋友太会做  

    最后,如果艾德娜一心想要去最危险的地方试炼,即使她身后有大群特拉希尔精灵守护,那德维斯也必须彻底毁掉小姑娘当家做主的欲望。

    虽然这样对一位十五岁的少女不太公平,但如果艾德娜想和半精灵合作,掌握队伍真正的权力,就必须表现出一位队长该有的水准……就算她只是在转达半精灵的意见,那也必须表现出自己的能力。

    德维斯不会将自己的未来交给一位冲动任性的女孩子手里……即使跟着她可能见到魔法女神,但那又怎么样呢?

    死了他去的也是阿祖斯的神国,可只要是法师,哪有人愿意那么早就去见自己的主神?

    他还没有在咒文的优雅与繁复中找到自己的痕迹,连一个自创魔法都没有成功过呢!

    他还没将自己的名字留在法术百科全书之上,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面对德维斯·佩斯温和的笑脸,艾德娜回了他一个热情洋溢的笑容:“我想过了,就从潜藏森林往南走,先去阿格莱亚城看看那边的法术学院,然后沿着费伦大道往烛堡走。

    手里的书都换好以后,就离开烛堡沿着剑湾继续往南,直接到卡林珊去。”

    德维斯的眼皮跳了一下,卡林珊到底是什么回事,法师们当然都清楚。

    他们是想出门游历,可不想参与到托瑞尔诸神之间的破事里。

    他用沉吟的语气说:“卡林珊那边,不太方便我们过去吧?太阳神信徒并不好说话。”

    艾德娜天真的笑了起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们直接去卡林森林就可以。那里虽然不欢迎外人,但我带着人去总是没问题的。”

    她的重音放在了‘带着人’三个字上,德维斯若有所觉地低头看了眼舒舒服服坐在长椅上的艾德娜。

    他眉头微皱,用眼角余光看了眼坐在一边听他们对话的半精灵。

    然而莱昂纳德却只是轻声细语地问艾德娜:“是那位维拉女王的地方吗?我很想去啊!有些自然法术还是小妖精用得更好,毕竟是她们的天赋。”

    艾德娜嘴角含笑:“当然,维拉在的地方,只要是阿格莱亚人,都能出入自如。”

    看到这个把自己当成阿格莱亚城一员的艾德娜,希尔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现在思绪有点乱……午夜苏醒以后,如果选择将在阿格莱亚的一切都彻底遗忘,那也就算了。

    如果这位女神最后选择让自己成为只是拥有午夜记忆的艾德娜,那他领地可就真太热闹。

    艾德娜,总不会打算将自己主神殿放到潜藏小镇那边去吧?

    他猛地摇了摇头,让自己放弃这些胡思乱想。

    反正按照他的预计,艾德娜连阿格莱亚都走不到……至于最后留住她脚步的,到底是长鞍镇还是无冬城,就得看哈贝尔家族的心到底有多黑。

    德维斯很快就从这两人的对话里听出来,半精灵法师虽然是超凡,但却将主导权完全交给了艾德娜……对方说去卡林珊,他就已经在考虑卡林珊有什么地方什么人值得他去拜访。

    无论是年龄还是实力……就算精灵的幼年时期比较长,眼前这个超凡法师肯定也成年了啊!

    这也是其他三个人将主导权让给德维斯的原因,没人觉得他们加起来就能争过这个半精灵。

    然而……最后的胜利者竟然是艾德娜小姐吗?

    不是那个精灵以艾德娜小姐的名义发号施令……精灵这种生物很少愿意成为人类的队长,基本上都是在暗地里操纵。

    德维斯陷入了迷茫之中。

    他倒不是因为艾德娜是女性而看轻对方,而是……老师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女儿到底是什么性子啊?

    在来这里之前,他那位老师一直希望他们能好好照顾自己骄纵任性完全吃不了苦的女儿。

    所以其他三个人才会搞那么多事来防备小姑娘对他们感兴趣……托瑞尔贵族形容自己比较能惹事的女儿时,都是用活泼好动。

    娇纵任性……想想都可怕好嘛?

    他们目标是成为奥法士,直到成为自己所学派系的首席,比如那位带着一群俊美异常,身材矫健的随从,总是表现得文质彬彬的法师吕卡·亚内斯,目标就是有一天成为变化学派的首席炼金师。

    所以德维斯虽然不赞同他们的一些做法,但可以理解……活泼好动的贵族女性都能让一位大贵族破产了,娇纵任性,估计得全家背债。

    但艾德娜完全和他们想得不一样,她也喜欢买一些精美的首饰,但绝对不会因为那些商人的奉承去买一些远超过商品价值本身的东西。

    这几天观察下来,艾德娜完全没有什么虚荣心……就算那些商人们把她说成未来的北地第一美人儿……当然,得好好打扮一下才行,她也完全不为所动。

    只要价格超过她内心设置的底线,艾德娜就能转身就走,即使那些东西让她曾经流连忘返,但决定放弃的时候,这位美丽的姑娘也从不恋恋不舍。

    那么,是他的老师以前并不关注自己的女儿,还是在那场被迫的逃亡中,小姑娘受了太多的罪以至于有了如此巨大的改变呢?

    德维斯考虑了一会儿才郑重地说:“艾德娜小姐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但服从一位超凡法师的意志和一位在超凡法师支撑下的未成年少女的意志,区别是很大的。

    我必须和其他人商量一下,这种事我没法自己做主。

    不过,艾德娜小姐可以放心,按照阙森塔的传统,一旦确立小队指挥权,我们以后绝不会再反悔。”

    德维斯对着艾德娜点了点头,转身去和自己的同伴商量去了。

    一直侧耳倾听的莱昂纳德转过头看着艾德娜:“阙森塔人因为喜好角斗的关系,对这种小队指挥权看得很重。

    在其他对方,一次冒险以后就解散的小队很多,但在阙森塔那边,一天是队长,一世是队长。

    可你是阿祖斯的后裔啊!他们想做你的队长就不对。”

    “你知道?”艾德娜笑了起来,“果然,银月城那里就没什么藏的住的秘密。

    我爸爸在阙森塔那里向来只承认自己是法师之神教会的高层。”

    莱昂纳德挠了挠头发:“自然之塔的消息比较灵通,毕竟南来北往的飞鸟那么多。”

    艾德娜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所以,北地知道我父亲身份的人也没那么多?”

    莱昂纳德自己虽然比较天真,但他那位老师在谈论人类城市的时候也不会避开他,所以他很快就回想森林女士的原话:“他们当然会把你父親真正的身份當成最大的秘密掩藏,否則的话,要怎么告诉世人,密斯特拉的选民对付的是阿祖斯的儿子?

    而这个孩子的另一部分血脉还是来自前任密斯特拉……好说不好听啊!

    至于所谓的贪污腐败,托瑞尔啥时候会用这个罪名问责一位超凡法师?

    也不知道艾拉斯卓和凯尔本是想笑掉谁的牙!”

    艾德娜抿了抿嘴,虽然莱昂纳德说得是密斯特拉的选民,但她覺得自己也被羞辱了。

    可能是她拥有艾拉斯卓血脉,所以不想听到别人羞辱这位外祖母的关系?

    尤其这话还是出自那位在她眼里很愚蠢的自然之塔塔主。

    艾德娜并不意外莱昂纳德的到来,就像阙森塔这几个法师一样,估计都是被送来试试看自己能不能钓出那位藏了很久的密斯特拉。

    秘银精灵虽然离开大陆很久了,但命运石板这些大致差不多的套路他们还是很熟悉的。

    所以很早就提醒过艾德娜……出门踩狗屎必然是她的命运。

    而且她很可能踩狗屎的时候,托瑞尔所有的种族,连同诸神,甚至魔鬼恶魔都在看着她踩。

    这也是心里有数的艾德娜愿意接受林恩给她雇佣不死族保镖的原因。

    艾德娜这两年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给自己买个保险。

    虽然散打王姐姐曾经告诉过她,只要艾德娜到炼金大厅挂上悬赏任务,黑色玫瑰家族就会主动接这个单。

    钱多钱少无所谓,一个金币都可以。

    但艾德娜不想那么做……即使不能放上最高档的雇佣费,她也希望能到保护任务报酬的及格线。

    艾德娜其实心里明白,为什么克赛西莉那么爱她,都没有说过为她付这笔钱,而林恩却可以。

    作为已经卷进来的莱昂纳德的哥哥,林恩不可能眼看着自己弟弟送死,只要他不是一路自己护送,花点钱算不了什么大事。

    反正莱昂纳德要是真的遇到生死危机,林恩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但秘银精灵不行,作为族长的克赛西莉更不可能将族群送给命运石板折腾。

    所以她只能想办法让艾德娜自己赚钱,却不能帮她出这笔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2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