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个月16次抵房租 (疯批攻强制爱)最新章节列表

    大陈宅,魏昊再度召集城内“保家仙”,然后开始点名。

    这次来的“保家仙”更多,基本上认识的,都已经沟通过了,得到魏昊召唤,都是云集于此。

    “谁没有来,都记录在册。一百零八坊,一个坊一个坊的清点。到了的回去之后,不得跟坊内‘保家仙’透露任何情况。违令者斩。”    一个月16次抵房租 (疯批攻强制爱)最新章节列表      

    魏昊面色淡然,一个坊一个坊地盘问,到了的“保家仙”都领着魏昊给的桃符欢喜地走了也再三保证,绝不透露今日前来问什么。

    一旁白星好似秘书,提笔记录每个到场精灵,姓甚名谁何处落脚,然后签字画押。

    数量十分庞大,魏昊将大陈宅前庭后院都分隔,叫到一個坊的精灵就前往前庭,剩下则是在后院等候。

    队伍排成长龙,屋檐树上都是鸟雀鱼虫蛇儿壁虎之类。

    池塘中鲤鱼成群,金鱼无数,嘴巴一张一张,已经塞得满满当当。

    好在是活水,来一批就走一批。

    如是忙了一整天,直到夜里亥时才忙完。

    也就是龙族体力好,换成别的姑娘,早就累垮了。

    “昊哥哥,你在查什么?’

    “地毯式搜查,数据不会出错。”

    魏昊对比了各坊的情况,然后将“胜业坊安邑坊”圈了出来,“有实力的‘保家仙,就这两个坊都没有来。固然有非富即贵的缘故,但大概率是因为畏惧我的审查。”

    将“胜业坊安邑坊”的名单提了出来,魏昊抖了抖:“接下来要查的,就是这两坊。‘陆地夜叉’不知道对方身份,因为对方从开始就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但这不妨碍根据‘陆地夜叉’的伤口,来反推出对方的法宝。”

    卡。

    “夜叉一族虽说不至于天生血肉衍生的地步,可也没有受伤之后就血流不止,甚至还加速流血。

    “那么伤它的法宝,必有异能。’

    白星想了想,看着魏昊道,“昊哥哥,伤了‘陆地夜叉’,也是做了恶事,你定能分辨!

    “不能。夜叉不是人,我跟小汪的神通,辨认的是害人精。所以这个家伙或者说一群家伙,都挺小心。行事作风不像普通精怪,更像是衙门里的人,几乎都没有亲自出面的痕迹处处都是代理人传话。’

    不过魏昊并不着急,有蛛丝马迹,剩下的就是筛选,逃不脱的。

    套无数个马甲也是无用,留下痕迹,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

    “岂不是有可能平日也是个行善精灵模样?”

    “甚至还可能在白天也来我这里报到。”

    魏昊笑了笑,“不过不可能的,它们不敢赌。没必要冒这种风险,我的战绩摆在那里,天然的威慑力,使得它们不敢用傲气来赌命。因为我和别人不太一样,我真的会斩妖除魔杀人。

    “现在圈定了两个坊,再加上‘画皮弄堂’和府衙总捕头张德,圈定的范围其实还可以进一步缩小,只不过我要以防万一。

    “为何?’

    “因为涉及到‘吐宝兽’,我之前斩杀过一只老鼠精,如今却在阴间混得风生水起,而‘胜业坊’‘安邑坊’紧邻城东大市场,本就是财水汇聚之地。那只‘吐宝兽’之后的老鼠精,在哪里使手段都有可能。而且还有狡兔三窟的安排,总要力求必杀,使其万劫不复。”

    听得魏昊的计划,白星眼神闪烁,心中暗忖:又要开始了吗?昊哥哥一定是又要大发神威

    事涉阴间,魏昊不可能只管着阳世来追查,很多事情都要串联起来。

    济水龙神、水猿大圣、巫三太子、老鼠精、吐宝兽、阴司人马、阳间官员

    全部要素串联起来,才能获得一个大致的脉络。

    看似复杂庞大,但只要拿捏到位,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如今魏昊阳间的身份最稳,功名、世袭职位,基本立于不败之地。

    再加上白家、陈家的财力支持,愿意冥顽不灵、负隅顽抗的,不会太多。

    官场上又有汪伏波照拂,再加上五崖县县丞肖田敏已经调来府城,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官运,居然检校北阳府通判,堪称是滚运亨通,直接完成了大多数官员一辈子都完不成的跃迁。

    按照大夏王朝的规矩,肖田敏这次升迁,跨过了很大的门槛,成为了一个富贵府城的三把手,只在知府、同知之下。

    虽说是知府的佐官,但通判却也是分厅办公,有自己的衙门,主要业务就是负责水利、漕运还有诉讼。

    尤其诉讼,这一点尤为重要,魏昊到时候走流程,地方的法律流程还是要走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肖田敏的名气不够,远不如“五潮传胪”汪伏波,这一次官运亨通,魏昊也收到过肖田敏的书信,表示非常不解和担忧。

    不解也是正常的,北阳府那么多县令,今年还有那么多等着外放的下级京官,偏偏一个县丞捞上了。

    吏部怎么搞的,不得而知,肖田敏自己也确信没有贵人扶持,但周围人没一个信的,都当他藏得深,朝中有惊人的门路。

    至于说担忧,便是“德不配位”一事,撑不起官位来,反噬也是比较强。

    不管是官场深度还是说个人能力,肖田敏都担心自己在北阳府通判位子上玩脱。

    丢官都是小事,就怕小命都丢了。

    好在肖田敏脑子转得极快,他跟魏昊有旧,汪摘星被聘入魏家为客卿,中人作保的就是他。

    随着魏昊和汪摘星的名气越来越大,自然五崖县中也会有各种传说。

    肖田敏这个“二老爷”,也就有了“神异”

    百姓以为神,那就是有神。

    所以思来想去,肖田敏琢磨着,一事不烦二主,索性就再找到了魏昊,希望将来在北阳府的时候,魏昊能够提供一点帮助。

    要求不高,读书人的圈子里嚷嚷两声,自然会有诸多读书人过来捧场。

    从幕僚书办到跑腿帮闲,不可能亲力亲为的,有本地人支持,要轻松得多。

    实际上肖田敏现在的两个师翁,一个是五潭县的,一个是五峰县的,都跟魏昊認识,冲北陽府“三老爷”跟魏大象有旧,过来帮忙,顺理成章。

    然而惊奇的事情也在这里,因为有本地人支持肖田敏,幕僚书办等等都不是肖老爷从外地带过来的,这让本地豪门大户也是吓了一跳,横竖在肖田敏暂代北阳府通判的时候,都觉得这位“三老爷”背景深厚,在本地随便招招手,就有秀才举人上前帮忙。

    肖田敏固然哭笑不得,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假装淡然,唯恐被人察觉到他对府城豪富贫贱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魏昊现在有总捕头张德、通判肖田敏支持,必要时候,有人抗法就是杀,百无禁忌。

    至于说正常而言的知府大老爷,肯定看他不爽,但魏昊在大巢州有个经历,就是杀了大巢州知州姚馥兰。

    此事传言极多,但大多都被冷处理,江北官场也多讳莫如深,实在是巡天监、钦天监、除妖监都不想深究。

    不过北阳府知府,多少还是通过人脉打听得清楚,那个魏大象,是真的连人带船,直接劈了个干净。

    姚馥兰最后连个渣都没剩下,阴司也没有勾到他的魂魄,那就说明一个问题,其结果是魂飞魄散!

    吃饱了撑的去惹魏大象,知府大老爷又不是江湖糙汉,偏要压魏大象一头,才能显示自己的官威。

    和气生财,相安无事,这就是最好。

    有了这些诸多便利,魏昊带着白星,便是去东市逛街,南北刚好就是“胜业坊安邑坊,魏昊让狗子去“安邑坊”打听一下,自己则是带着白星去北面的“胜业坊”。

    狗子原本挺高兴的,走着走着,忽然察觉到不对啊。

    怎么自己是一条狗去办事,偏偏自家君子还有个伴儿?!

    “汪汪汪汪汪汪

    一通狂吠,狗子十分郁闷地转身前往“安邑坊”,除了“保家仙”,城池内部的犄角旮旯,多的是各种开慧生灵,只要没有害人,总能在城市的角落苟延残喘。

    作为城东的富庶之地,安邑坊哪怕是一个垃圾堆,都有不少肥硕野狗野猫出没,朱门酒肉臭,喂不了活人还不能喂狗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2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