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人妻跪在胯下吞吐: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

 “所谓金风未动蝉先晓,暗算无常死不知,并、凉二州府军对峙,其中明争暗斗,各自盘算不可细言,单论这阵前斗法,却是奇招频出…”

    台上,评门一位老者口灿莲花,将府军斗法说的是跌宕起伏、险象环生。

    此时已入深秋,过堂风混着阴冷秋雨有种瘆人寒意,但台下无论常年混迹的牙人,还是游走各地的江湖客,都听得聚精会神。    两人妻跪在胯下吞吐:啊…啊学长我在写作业作文    

    “嘿嘿,什么狗屁御龙术!”

    下方一名汉子终于忍不住,讥讽道:“当大家伙都是傻子么,这魏家硬抢就罢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嘘,慎言!”

    旁边一名秃顶白须老汉连忙劝戒:“都是大人物的事,你个有上顿没下顿的掺和什么,小心祸从口出。”

    “怕个鸟!”

    汉子嘿嘿一笑,“这里可是秦州,他魏家的手再长,难不成还能伸过来打……啊!”

    话未说完,便惨叫起来。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只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不知什么出现在汉子脸上。

    原来是只黄鼬模样的灵兽,只不过全身覆盖黑鳞,伸出利爪一下,便将汉子嘴巴撕得血肉模湖。

    “豢龙…不,御龙术!”

    有人惊呼,却连忙改口。

    一时间,茶馆内鸦雀无声。

    那灵兽扯烂汉子嘴巴后,似乎被血腥刺激,竟张开满嘴獠牙,要撕咬喉咙,却被一声口哨阻止,嗖得一下跃上二楼,钻入一名斗笠汉子袖中。

    魏家的人!

    茶客们哪还不知怎么回事,纷纷低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额头冷汗直冒。

    这里是秦州边境小城,过了戈壁和茫茫沙漠,便是西荒大泽。

    魏家的人怎么会来这里?

    哗啦啦…

    不等众人细想,角落一道人影便撞碎木窗,向外激射而去。

    “哼,想跑?”

    楼上斗笠汉子一声冷哼,身形一闪便同样撞碎木窗消失,留下面面相觑的茶客和哀叹倒霉的掌柜。

    ……

    黄沙漫漫,秋雨细密。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在荒漠上飞腾,手中剑光相交,轰鸣作响,飞沙四溅。

    锵!

    天空又是一道剑光袭来,只见一名浓眉大眼的憨厚汉子御剑凌空,浑身剑光缭绕。

    “魏赤熊!”

    逃跑的年轻人终于停下。

    年轻人面容英俊,却狼狈不堪,浑身是伤,满脸绝望盯着天空,惨笑道:“魏家小人,夺我周家传承还赶尽杀绝,迟早有报应。”

    魏赤熊叹了口气,“就是怕有报应,才赶尽杀绝啊。”

    “这种事,你周家又不是没做过,别说废话,把东西交出来吧。”

    年轻人咬了咬牙,突然右手伸入怀中,握住一枚玉瓶就要捏碎。

    然而,他却童孔一缩,浑身僵硬无法动弹,脸上很快变得乌青,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沙沙沙…黄沙中钻出一只黑鳞怪虫,似蛛似蝎,翘着尾勾破开年轻人心口钻了进去。

    魏赤熊从空中落下,拿起玉瓶松了口气,“这是最后一份,还好没毁掉。”

    后面的魏家子弟好奇看了看玉瓶,“二叔,这就是真龙血?”

    “屁的真龙血!”

    魏赤熊不屑道:“周家那只,不过是血脉浓郁的火蛟,说真龙无非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而已。”

    “眼下那头火蛟不知怎么跟了魏幽帝,黄泉岭那乱子咱们可不掺和,把这些存货收好,足够组建龙骑兵了。”

    “混阵之术终究不是事,永安府军你也见过,等咱们龙骑军建起,大兄破关之时,饕餮军还不一定是谁做主!”

    魏家子弟又看了看周围,疑惑道:“这周家小子,看模样…是想入西荒大泽?”

    “不奇怪。”

    魏赤熊望向西方,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周家有高手常年在西荒游荡寻找蛟龙,但消息封闭,不晓得中土变化,那些人自有族中长老截杀,我们走吧。”

    说罢,魏赤熊便收起蛊虫迅速离开,只剩周家子弟尸体在漫漫黄沙中。

    呼~

    一道阴风刮过,地上黑雾升腾,很快形成旋风,隐约能看到五只厉鬼身影。

    黑风散去,出现两个身影。

    却是一名员外模样的老者,旁边跟着个挑担货郎,手中拨浪鼓皮上鬼影游走。

    老者澹澹一瞥,“记下,周家子弟周宣,死于魏赤熊龙蛊术下,被夺走赤蛟血一瓶,疑似前往西荒求援…”

    随着老者念诵,货郎仔细记下,随后嬉皮笑脸道:“刘长老,这小事我来就行,不用您亲自出马。”

    “少贫嘴!”

    老者澹然道:“这次变故,无论大燕朝中还是江湖格局,都有不小影响,咱们四海门吃得就是这行饭,湖里湖涂怎么行。”

    说着,一声冷哼道:“这魏家也有些过分,偏要将我四海门拖下水,还连累莫老哥被逐出总坛…”

    “哼,把情报入档,若今后有周家来买,也有个交代,还有送一份去永安,记住,咱们可不是偏帮啊,人家花钱买的!”

    “是,长老!”

    货郎嘿嘿一笑,另抄写一份后塞入竹筒,当即便有一只浑身乌黑的小雀从背后行囊中钻出,带着竹筒冲天而起…

    ……

    浓云密布,山风呼啸。

    乌黑灵雀也不知是什么品种,竟有御风神通,呼啸间快若光影,冲破云层。

    眼前,赫然是星罗棋盘的坎元山脉,一座座雪山被阳光染成金色,大大小小盆地灵雾升腾。

    远处,古战场血云盘旋,如硕大血眼,灵雀绕了个弯向永安方向而去。

    飞过永安前哨军堡,山岭之间渐渐变得热闹。

    秦州商道上,时不时能看到一队铁骑飞奔,煞炁滚滚,更有十几只庞大商队往来…

    永安新城外,密密麻麻的人影正在收割稻谷…

    沿途有不少鹰隼翱翔,有几只胸前还带着铜镜,感受到灵雀炁息并未拦截。

    灵雀来到莫家山城后,扑腾扑腾落到后院一名老者手上。

    老者赫然是王玄曾见过的四海客栈老板,不过如今已换了一身常服,面容安详,再无拘谨之色。

    他先是从怀中掏出一枚灵丹喂给灵雀,随后才取下竹筒,看了一眼后微微摇头,“去,交给姑爷。”

    旁边莫家子弟立刻领命,带着竹筒飞奔而去。

    莫家族长莫观潮从房中走出,看到后抚须笑道:“兄长看来恢复得不错。”

    莫家大伯摇头笑道:“此番虽说历经劫难,但也算因祸得福,魏无常那老东西恐怕不知道,老夫正愁如何脱离总坛。”

    莫观潮眉头微皱,“听大哥的意思,四海门也不安稳?”

    莫家大伯摇头叹道:“人族一统大势下,无论四海门还是红灯舫,哪个又能躲过,大燕、南晋都开始施展手段,若将来大战一起,四海门除了站队便只有分裂一途。”

    “眼下总坛已显迹象,这次老夫被扣押,海州罗家只是诱因,实则是大燕南晋之争,几个老兄弟都有退隐之意。”

    莫观潮眼睛一亮,“哦,大哥就没想法?”

    莫家大伯抚须一笑,“放心,只需时机一到,他们便会带人前来,还好这次玄儿打出威风,否则还真劝不动。”

    “大潮之下,安稳才是第一啊…”

    二人谈论间,那传信的莫家子弟已快马加鞭,片刻便来到永安城。

    哗啦啦…

    刚进城门,便见一醉汉跌跌撞撞从酒馆中出来,沿途撞翻了饭店门口大蒸锅,雪白的馒头滚落一地。

    “你个挨千刀的醉鬼!”

    老板娘当即哀嚎,拎着擀面杖便冲了出来。

    那醉汉一看便是江湖人,但老板娘却丝毫不惧,如母老虎一般气势汹汹。

    永安境内有王玄坐镇,下令任何江湖人不可寻衅滋事,违者必斩!

    听说前段时间草原定下规矩后,各个客栈便有不少探子连夜卷铺盖跑路。

    江湖传言,来了永安便是客。

    唯有一个规矩,君子动口不动手,有纷争衙门里说。

    规矩虽严,不少江湖客也很不习惯,但永安境内却是治安风气良好,算是这混乱世道下难得的安宁之地,因此商贸越加繁荣,也有不少厌倦江湖厮杀的人前来隐居。

    老板娘刚要揪着汉子见官,眼前却忽然出现一锭银子,顿时停下。

    只见白子轩笑容温和道:“够赔么?”

    老板娘连忙接过,嬉笑道:“够了够了,再砸两笼也没事!”

    白子轩也不在意,微微摇头,上前将醉汉搀起,叹道:“周兄,何苦呢?”

    醉汉正是周童,满脸胡茬,醉眼朦胧,大着舌头道:“幼,这…这不是白兄么,您身份尊贵,小…小的高攀不起…”

    白子轩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周兄,我回了一趟,家中不愿意接纳你,你们周家派往各地的子弟,都已被人杀害,眼下唯有永安安全,且不可离开。”

    “死就死了!”

    周童嘿嘿一笑,“反正什么都没了,我还以为自己身负重任…却原来是家中幌子,嘻嘻…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白子轩沉默了一下,“周兄,若非如此,你还能活着么?”

    周童脸色突然变得狰狞,“魏家…我周童宁死,也要让你们陪葬。”

    说罢,酒意上头,滚在地上打起了呼噜,嘴里叨咕叨咕不知在念诵什么。

    白子轩微微摇头,扶起周童向租住的房内走去。

    对面酒肆内,一名戏彩门的艺人老者沧桑一叹,“历经沉浮,方知人情冷暖,这周公子怕是废了。”

    “本来就是个废物!”

    对面汉子嗤笑道:“这片江湖,来来往往,没真本事可不行,咱永安王大人可不是世家子弟,不照样名扬天下!”

    “我胡不归今日虽落魄,明日说不定就会飞黄腾达…”

    “可去你的吧,酒钱先还我!”

    “哈哈哈…”

    酒肆内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另一头,白子轩扶着周童进屋后,当即无语道:“行了,别装了!”

    周童勐然抬头,眼中哪还有半分醉意,看了看窗外沉声道:“果然还有人,我方才言语试探,便感觉到一丝杀意闪过。”

    白子轩点头道:“魏家下了狠手,还有几家暗地里捕杀你周家子弟,有人来是肯定的,但估计不敢动手,永安荡寇军昨天还斩杀了一名魏家探子。”

    周童眼中阴晴不定,半晌咬牙道:“如今之计,唯有拜入王玄麾下,我才能保得一命。”

    白子轩苦笑道:“我可是打听过,人王大人祖上,只是得罪了你周家门房,便被赶出神都,破落至此。”

    “再说如今豢龙术怕是早已泄露,你托身此地,是永安规矩庇护,但上门投靠,人家可不一定会收…”

    周童沉默了一下,“我虽浪荡,道行不高,但若论豢龙术,周家弟子比我强的没几个,听闻永安供奉营还在不停招揽各法脉弟子,想必不缺马夫。”

    “还有,魏家输给了永安万龙窟一带,不巧,我正好知道那里秘密,王玄要挖掘龙晶,肯定会感兴趣。”

    白子轩愕然,“好你个混子,知道这好东西,也不告诉我!”

    周童苦笑道:“本是家族记载,我也是幼年翻阅典籍才记住,如今周家老宅被毁,方才想起这件事。那记载光怪陆离,周家也曾派人去过,但一无所获。“

    白子轩也不追问,而是叹道:“周兄也曾是名门子弟,若拜入供奉营,说不得真成了马夫,怕是会被世人耻笑…”

    “笑什么!”

    周童深深吸了口气,“我周家豢龙氏,本就是上古人皇马夫,不过养了龙而已。”

    “萧仲谋能力挽狂澜,我周童不比他差,终有一日,要让魏家尝尝厉害!”

    ------题外话------

    推书:《悟性满级后,我被禁足葬剑冢》

    传言神朝太子,自出生起便衔着一口先天剑气,出世十八年,如璀璨星辰崛起,白衣纤尘不染,力压年轻一辈,惊艳万古岁月。

    “太子殿下,这个世界的水太深了,他们不准你这般惊艳!”

    “顾天机!你身为神朝太子,勾结魔道妖女,残害正道同辈!”

    “押入葬剑冢!”

    就这样,顾天机被镇压至葬剑冢,葬剑冢凶险无比,。

    【您已激活满级悟性】

    【观看太皇古剑,激活满级悟性,领悟一缕皇道剑气】

    【观看先祖石碑,激活满级悟性,领悟真龙玉劫指】

    【观看浊日,激活满级悟性,领悟神日剑意】

    就这样,每天葬剑冢观剑,提取剑气,观看先祖过往,凝练亿万剑气,凝聚无上剑意,唤万剑齐鸣!

    这一日,仙神降临,祸乱天下,他们行至一处剑冢,忽然色变。

    一白衣公子,端坐于此,背后是无尽神剑,剑意汇聚成长河,孕育漫天星辰。

    “此间凡尘,仙神止步。”

    【天骄】【无敌】【暴爽】【剑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2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