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色鬼玩弄全文(一对一h?h)最新章节列表

 “肖道友你耳朵怎么了?受伤了吗?”

    “啊没事!我就随便溜达!啊!我溜达去了!”

    一大早,周拯刚走出屋门,就遇到了顶着一对招风耳的肖笙。  被色鬼玩弄全文(一对一h?h)最新章节列表    

    周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他总觉得肖笙目光有些闪躲,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热络。

    而且说话的音量特别大。

    “我忘记带东西了!你先去,你去吧!”

    肖笙摆手招呼着,也不去直视周拯,转身就回了自己宿舍。

    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

    周拯虽然有点疑惑,但也没多想什么,精神饱满地赶去练功区,坐在了自己的固定位置。

    昨晚……还挺欢乐的。

    他扭头看了眼左手边,发现李智勇已是入定修行的状态。

    这位李同学一贯都是这般勤奋。

    不多时,六名坤道两两结伴而来,肖笙却是久久不肯出现。

    “班长!”

    前方突然传来了女声的问候。

    九名修士平日里保持着‘男女有别’的状态,最多只是在群里互相拍一下,鲜少会直接对话。

    此刻喊周拯的,是阅剑仙宗的坤道月无双。

    她如做贼般跑到周拯面前,手腕上闪过一缕青蓝色光亮,将两盒‘暖宝宝’扔到了他怀里。

    “冰……冰里用。”

    周拯的面部表情一时变得很有层次感。

    不过,他二十多年的人生,倒是鲜少收到女同学的礼物,有就不错了。

    “谢谢。”

    周拯含笑应着,月无双扭头就走,似乎是怕被冰柠仙人看到。

    正此时,冰柠一缕传声飘来:

    “今日各自修行,周拯来我这,为你解决修道疑难。”

    周拯不敢怠慢,起身应了声,带着同学们那或羡慕、或同情的眼神,赶去了冰柠的教职工宿舍。

    他昨天听冰柠说,要请其他仙人一同过来相助,没想到来的还是老熟人。

    神犬啸月神采奕奕地坐在桌后,狗脸戴着眼镜,以此表示自己对待此事的态度十分认真。

    冰柠负手站在窗边,想着今天该去某条小龙那里敲诈什么食谱。

    除了天狗与冰仙,房中还有另一位仙子。

    有意思的是,这位仙子的风格、气质,与冰柠恰好相反。

    她有着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段,酒红色的长发烫成了大波浪,那‘轻度美黑’过的肌肤呈现出丝绸的质感,那一颦一笑都带着万种风情……

    凤瞳,敖莹口中的火仙子,守备东海十二城的三位临世仙人之一。

    啸月负责后勤和调度,算是凤瞳和冰柠的半个上级;

    冰柠负责主抓修士的修行教育工作,为复天盟培养新鲜血液;

    凤瞳则是此地修士力量的统帅,若发生战事,她拥有东海十二城范围内所有复天盟力量的全局指挥权。

    今日东海三仙齐聚,专为周拯而来。

    “嗯”

    凤瞳鼻尖发出慵懒的娇哼,上下打量着周拯,却并未开口说什么。

    似乎挺满意他这个长相。

    啸月抬爪推了推眼镜:“你的问题,我们已经商讨出解决办法了,首先你要明白一点,冰柠数次打断你突破,并非是害你。”

    “我知晓的。”

    周拯正色道:

    “敖莹昨天为我解释过这个问题。

    “现在我体内有一股转世魂魄带来的前世灵力,这份灵力属于我的神魂,我来到特训班后正式踏入修行,却在短时间内就得了连续突破,这其实是反常的。

    “现在无法确定,我境界的突破,到底是这份灵力推动的,还是我自身感悟到了这个程度。

    “如果是灵力推动的,那当这股不可再生的前世灵力耗尽,我后续修行将会无比艰难,很有可能终生不得寸进。”

    “哟,”凤瞳笑吟吟,“没想到龙宫还能出明事理的龙女,当真是难得呢。”

    周拯笑着点点头,忍住了继续接话的冲动。

    啸月将话题拉了回来:“你这种情况其实在转世天将中很普遍,我们也有完备的解决方案,不必担心。”

    “就按教官说的来吧。”

    周拯笑道:“我也想知道,如果不借前世灵力,自己能修出什么道果。”

    “可。”

    啸月跳到周拯面前,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转眼就化作了一人多高的巨犬。

    它低头看着周拯,表情无比严肃,嗓音也变得浑厚且威严。

    “周拯,我需详细对你解释清楚。

    “今日集合我们三仙之力,将为你的前世灵力设下三才封禁。

    “此封禁不会对你有任何损伤,一可抑制你前世灵力消散,二可将你的前世灵力化为涓涓细流,只行滋润神魂、助长修行之功,实为最上乘之法。

    “你记住,前世灵力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滋润今世神魂,这是你前世对你的馈赠。

    “有这份灵力滋润,我们再为你提供足够的资源,你只要修道感悟到了,突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为你设下三才封禁后,你可放心修行,再有突破的迹象,也可大胆突破。

    “若是修行前路受阻,也不必着急解开封禁,若能凭自身悟道去突破瓶颈,自当受益匪浅。”

    “我明白了,”周拯做了个深呼吸,“就劳烦三位教官了。”

    啸月额头出现半月印记,冰柠、凤瞳两位仙子出现在了周拯身后左右两侧。

    而后三位仙人各催仙力,凝聚阵法,凭空画出一层层符印,洒落在周拯身周。

    他们表情都是颇为严肃,动作一丝不苟。

    就算是这种时候,啸月的狗嘴也不肯闲着,开始对周拯进行精神扰袭:

    “周拯你需记住,我们为你设下的仙术禁制,只是为了让你更好的修行,而非是为了封印你的灵力。

    “若你需要这份灵力来护持自身性命,可凭自身意志冲开我们为你设下的封印,任何时候还是以活命为第一前提,只有活下去才能继续修行……”

    ……

    半天后。

    周拯头脑昏沉地回了自己宿舍,进门后倒头就睡,精神处于极度疲倦的状态。

    伴着少许水声,小金鲤从浴盆中飞出,化作了青春靓丽的双马尾少女,赶忙观察周拯的状态。

    很快,敖莹就注意到了周拯右手手腕上出现的三道印痕。

    它们初看像是刺青,自手腕到手肘的方向,分别是冰蓝、火红、纯黑,每道印痕大概一指宽,间隔几毫米,其上各自有繁复的咒纹。

    冰之印痕的纹路以雪花图案为主,周遭散发着一缕缕冰寒气息;

    与之相对的,火之印痕纹路构成了一只凤凰展翅的横图。

    那黑色印痕边缘有着简单的花纹,其上仿佛有黑光在流动。

    冰之道、火之道、吞噬之道。

    敖莹捏着下巴略微思索,大概猜到三位仙人用了哪些手段。

    她心底一边感慨着这些仙人对自家夫君的格外关照,一边凑到周拯身旁,右手搭在他手腕处,细细监控他身体的变化。

    与此同时;

    冰柠那古香古色的套间中,三位仙人都是面露倦色。

    凤瞳哈欠连天地伸了个懒腰,幽幽道:“啸月,你什么时候有的私生子?”

    正瘫坐在沙发中,双眼发直、神情萎靡的啸月,闻言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什么私生子?啥私生子!我告诉你,你这话可不要乱讲!”

    “哼,”凤瞳翻了个白眼,“杀妖王都不见你这么拼命,这次还非要拉上我来遭这份罪,怎么,他前世救过你狗命?”

    啸月道:“咱就是单纯欣赏他。”

    凤瞳淡然道:“你在那封禁中多加了点什么,别以为能瞒得过我。”

    冰柠看着啸月那张恢复成奶里奶气的狗脸,正色道:“可有事相瞒?”

    啸月讪笑了声,却累得爬不起来,只能在两条后腿之间竖起自己的尾巴,借此表达自己坚定的立场。

    “投资,懂不懂?这就叫投资。”

    凤瞳哼道:“你们天狗一族的吞天神通也能拿去投资?”

    “不过一门神通罢了。”

    啸月对此却是不以为意,叹道:

    “我大舅忠心于那个男人,就搞得我们很尴尬,也因此遭了灭顶之灾。

    “把这门神通传出去,何尝不是对我天狗一族精神的延续。

    “你们有所不知,我那神通不只是斗法,也是一种锻体的妙法,那道封禁只要伴着他时间够久,就能不断增强他的肉身。

    “未来他能否悟出天狗食日,或者说,从我天狗族神通中悟出什么法术,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机缘造化了。”

    冰柠略微思索,与凤瞳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

    但啸月毕竟是一地修行界的主管,与她们共事已有不短的日头,彼此都是能信得过的。

    “走了。”

    凤瞳伸着懒腰,修身的战斗服展露着女性的美好与博爱。

    “我继续去海边守着,最近海里的妖魔越来越多,蛟魔王虽然重伤沉睡了,但它的气息还在肆虐,一刻都不让人消停。”

    啸月赶忙道:“辛苦辛苦。”

    “还有,关于那个敖莹,我需提醒你们一句,免得你们不关注海中局势,对此事产生误判。”

    凤瞳说的轻描淡写:

    “东海内的形势错综复杂,龙宫只有三条真龙,却分成了三派,蓝星龙宫的大公主是条狠龙,但出身低微,在注重血脉等级的龙族内,她就算实力再强也只是个将军。

    “所以,她很可能压不住前世有微弱龙王血脉的老二。

    “龙宫如果能维持现状,便能为我们吸引大部分海中妖魔的火力。

    “若是龙宫出现内斗,被妖魔趁虚而入干掉了,海中这些妖魔必会试图染指陆地凡俗,我们这十二城首当其冲。”

    言罢,凤瞳走向一侧墙壁,墙上出现了一圈火光,她径直迈入其内、身形消失不见。

    冰柠略微颔首,去琢磨这些,还不如想想稍后尝试什么新菜。

    啸月咧嘴表示不屑:“敖莹又不是我们抓过来的,人来找自己的情哥哥,关咱们啥事?哼哼,其他两条龙来了咱们这,那也要给老子盘着!对吧,冰?”

    冰柠右手攥拳,在左掌掌心轻轻一敲。

    今天做地三鲜应该不错。

    啸月:……

    得,还是先找福伯领赏去吧。

    ……

    差不多同一时刻。

    东海某处海沟底部,那游荡着稀奇古怪鱼的海底洞穴深处。

    三只玉石再次闪耀光亮,三道身影依次显出身影。

    赤膊壮汉身边环着两名鱼尾美人;

    那团有着鱼轮廓的阴影依旧还是阴影。

    “七日之期已过,”赤膊壮汉笑道,“二殿下可有进展啊。”

    “哼!”

    敖翼面部肌肉在不断抽搐:“这几日我会亲自去一趟隆辰,带回我三妹。”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19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