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别进太满 (真空出门H文)最新章节列表

    晚间,林府。

    二楼,房间门口。

    张伟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轻轻抬起手。

    笃笃笃!      别进太满 (真空出门H文)最新章节列表  

    轻轻敲打之下,房间门发出一阵轻微响声。

    咯吱~

    又是一声轻响,房间门打开了一道缝。

    那门缝里头,隐约可见一双幽怨无比的目光。

    赵潇潇生气了。

    因为她又被张伟饿着了,这个混蛋又按时回家给她做饭吃。

    “潇潇,你好啊~”

    门外的人,面露一丝赔礼道歉般的讪笑。

    赵潇潇心中冷笑,这货一定又有事求自己。

    刚才的敲门声,明显控制了力道,不敢吵到自己。

    现在开口又是喊自己潇潇,而不是习惯了的二闺女,也不是小赵。

    “说吧,什么事,本小姐可以先记着,等哪天心情好了,也许会帮你处理!”

    赵潇潇当即一抿嘴,摆出一副“你求我也没用”的刁蛮态度。

    “别啊,潇潇,我给你带了晚饭,快尝尝东江之星酒店大厨的手艺啊!”

    张伟敢忙解释,并且放出了东江之星的名号。

    “呵呵!”

    赵潇潇却没有出现意料中的表情,反倒是满嘴不屑。

    “你以为本小姐没尝过东江之星的菜咩?”

    赵潇潇说着,叹气道:“小时候那家伙和妈妈分开后,他又不会做饭,只能天天带我下馆子,去的还总是东江之星!”

    大户人家啊!

    天天下馆子,还是东江之星,你家是多有钱啊?

    虽然知道赵青岩家底殷实,工资肯定也不低,但没想到赵青岩在赵潇潇小时候,能天天带闺女去东江之星吃饭。

    张伟暗道一声可恶,居然被你这丫头给装到了。

    一时间,某人无言以对。

    “咕噜噜~”但一阵咕噜叫的声音,是打破了沉寂。

    “哟嚯,谁的肚子在叫啊?”张伟听后,嘿嘿一笑。

    赵潇潇的脸蛋微微一红,因为羞愤,就要关上房间门。

    但张伟眼疾手快,右脚插入门缝之中,让赵潇潇关不上门。

    “潇潇啊,你正好也饿了,不如下来一起吃啊,我打包了这么多菜,一个人也吃不完啊!”

    “对了,人家大厨的手艺,年年都在进步,你小时候吃过很多次,不代表你也尝过现在的口味啊!”

    赵潇潇几次想要关门,但都被张伟的叫堵住了,没办法之下,只能恨恨打开门。

    “哼,本小姐才不要吃你的东西呢,本小姐只是觉得浪费粮食不好,所以就勉为其难,下楼吃掉这些食物!”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听到赵潇潇有一点小傲娇的发言,张伟会心一笑。

    果然,养女儿就是得哄着。

    二闺女虽然喜欢发点小脾气,虽然嘴上不依不饶,但内心还是原谅了自己啊。

    厨房内,二人就坐。

    张伟将饭菜热好之后,“父女”二人自然是其乐融融的吃饭了。

    “说吧,到底嘛事,让你来求我?”

    正咬着一只鸡腿的赵潇潇,突然用含糊不清的语气问道。

    “什么叫求啊,我这是不想让你太无聊了嘛!”张伟赶忙挠了挠头,尴尬的解释一句。

    赵潇潇:→_→

    赵潇潇:看我眼神,你懂得!

    “好好好,就是想让你帮个忙,帮我查一下先锋医疗科技的底细!”

    听到目标,赵潇潇突然停下嘴,抬头问道:“那可是大公司唉,你确定要查咩?”

    “这不废话,他们是我的目标,不查他们我心里头不安啊!”

    “你的案子和他们真有关?”

    “嗯!”

    听到张伟肯定的回答,赵潇潇思索了片刻,问道:“那你既然是律师,他们是案件相关方,就不能让他们公开公司文件咩?”

    “这个不好说!”

    张伟摇了摇头,随后竖起两根手指。

    “第一,本案的被告也就是我的当事人,他面临的是重罪指控,对手是地检总部的两位高检,我要应付他们的出招。虽然我知道先锋医疗科技是真正的问题,但他们不会给我找先锋医疗科技麻烦的机会。”

    “对他们来说,只要追着我当事人穷追猛打就行了,能不把先锋医疗科技扯进来,就可以省去非常多的麻烦,所以他们一定会极力阻止我调取先锋医疗科技的公司文件。”

    说到此,张伟的脑海中闪过蓝正叶和卢雯雯二人,还有肖百合的身影。

    这几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他也在法庭上透露了自己的目的,将先锋医疗科技拉下马。

    可对方会让他遂愿吗?

    “第二,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算我成功将先锋医疗科技拉下马,但他们给我的公示文件,就一定是我想要的吗?”

    “你要知道,当你让敌人出示文件时,他们绝对绝对不会将自己的犯罪证据,毫无保留的出示给你,一定会有所隐瞒!”

    张伟说着,自己都笑了。

    让敌人公示公司内部的文件,你觉得他们真就会把公司机密等等,全都老老实实交出来?

    所以啊,一个靠谱的骇客,是非常有必要的。

    正好,赵潇潇就是这么一位好使唤……哦,不对,值得信赖的人。

    “so,你就要我帮你咩?”

    “是呀,潇潇,你可是我张某人最后的依靠啦~”

    张伟说着,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眼中满是信任。

    “哼哼!”

    赵潇潇将一只啃完的鸡腿骨头从嘴里取出,随意的丢在桌上。

    “吃饱了!”

    她拿出餐巾,擦了擦嘴和手之后,拍拍手起身,扭头就走。

    “哎,潇潇,你……”

    “人家可是大公司,安保系统严密,说不定还有值班的风控人员,要破解防火墙可不简单,我需要最少24小时的时间!”

    “哦,那没事,明天开庭之后,都是检控在出招,我只负责在法庭上挨打!”

    “那你等着呗,本小姐去忙活了!”

    赵潇潇头也不回,丢下这一句话后,直接上楼。

    蹬蹬蹬!

    但张伟听到自家二闺女的话,听到对方上楼的脚步声后,脸上却挂着笑意。

    果然,赵潇潇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虽然嘴上不太客气,但心里头一直都在为自己考虑。

    二闺女真可爱~

    张伟感慨一句后,开始收拾厨房,准备明天的上庭。

    ……

    翌日,开庭日。

    下午3点半,市法院准备室。

    大门打开,大舅哥夏千军押送着钱之穗来到房间内。

    不出意外,他看到了张伟,并且张伟的左右两侧分别坐着两个女人。

    其中之一金发碧眼,身材丰满,另一位身材纤细苗条,可不就是自己妹妹夏千月。

    在夏千军的视线中,夏千月和杰西卡二人,几乎是一左一右倚靠着张伟的身上,三人紧贴着,举止亲密。

    “咳咳!”为此,夏千军不得不咳嗽一声,提醒三人,你们太过分了。

    “哥,你来啦!”

    夏千月第一个起身,和哥哥打招呼。

    “大舅哥你来啦!”张伟没有起身,依旧在低头看着文件,同时发出一声问候。

    “被告钱之穗送到!”夏千军的语气很冷漠,但还是将钱博士送到。

    替钱之穗解除了限制后,夏千军冷哼一声,直接离开。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将张伟这小子揍一顿。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小子有了自己妹妹,怎么还能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而自己妹妹为什么不生气。

    当然,他肯定理解不了,某个憨憨的脑回路。

    这也是张伟喜欢夏千月的一点,憨憨的脑回路异于常人,也就没有一般女孩那样的小心思。

    直来直去,性格豪爽,这就是夏千月,夏憨憨!

    “张律师,今天是不是我要……”

    “不,钱博士,今天你的任务是坐着,保持淡定就行了!”

    钱博士刚想要开口,但张伟却提前一步抢答了。

    今天开庭时间是下午4点,老陈早上下午各有一个庭,估计等到他们上庭时,老陈都要困了。

    所以控方开庭陈述的时间也不多,辩方证人上庭自证是肯定没机会的。

    今天张伟和钱博士的任务,就是站着“挨打”,承受控方的火力输出。

    至于自证的事情,等明天周五,或者下周才有机会。

    而面对检控的集火,辩护人还可以上庭反击,但被告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淡定。

    只有保持着淡定,你才能够在陪审员的审视下,获得他们的支持。

    如果你保持不了淡定,甚至还恼羞成怒,并且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那么不好意思,陪审团肯定会认为你有问题。

    “走吧,我们也去法庭上,不过我要告诉你,今天法庭上的人会很多!”

    张伟提醒了一句,钱之穗郑重点了点头。

    今天是开庭日,人肯定多啊!

    说着,他们就走出了准备室。

    但在推开门的一瞬间,无数闪光点骤然亮起。

    咔嚓咔嚓!

    “钱博士,听说你盗取实验材料和数据,是为了给国外势力当间谍?”

    “钱博士,你对于自己受到的叛国罪指控,是否有什么要辩解的?”

    “钱博士,你是帕金森等遗传学疾病方面的专家,但最近先锋医疗科技的项目进度受阻,据说你因为你盗取材料时毁掉了一些数据,你对此有什么解释?”

    “钱博士……”

    无数媒体记者,突然围堵过来,将张伟和钱之穗二人团团围住。

    “好家伙,这些记者是怎么进来的?”

    张伟楞了一下,然后看向四周。

    庭卫有心插手,但让他们和一群为了头条新闻,可以奋不顾死的媒体记者们拼力气,那自然是拼不过的。

    这帮人只能在媒体记者的外围,嘴里喊着“让一让,让被告他们上庭去”的话。

    可惜媒体记者们为了新闻,怎么可能轻易让张伟等人离开。

    他们就是要堵着张伟和钱之穗,甚至逼得他们不得不开口,最好能够从被告口中听到一些过激的言语,这样他们今天的新闻也就有了。

    至于耽误时间,干扰了法庭的秩序?

    不好意思,上庭的又不是我们,我们只管要新闻,其他的一概不管!

    “张律师,这……”

    看到记者们来势汹汹,钱之穗有些慌了,一张老脸上全都是慌乱和惶恐。

    “要不是今天我有准备,还真就让你们这群狗仔得逞了啊!”

    张伟冷笑一声,朝背后打了个手势。

    “都让开!”

    伴随着一声娇喝,某憨憨直接杀了出来。

    顿时,媒体记者们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推了出去。

    “哎哟!”

    “谁啊,这么大力气?”

    “你别挤啊,兄弟,你踩着我的脚了!”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数十位记者那是人仰马翻,被纷纷推倒在地,狼狈不堪。

    作为始作俑者,夏千月保持着横推的姿势,张伟则是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

    不愧是憨憨,这力量也是没谁了,推开几十个人就和热身一样。

    “站住,你们不能走!”

    “推了人还想走!”

    “就是,我的设备都摔坏了,你得给我赔!”

    就在张伟一行人准备离开时,倒地的记者们却爬了起来,并且叫嚣着。

    “哟嚯,你们这是……”

    张伟愕然,这群记者也太敬业了吧,非要做到这种地步?

    还是说,他们缠着自己是另有目的,比如收了某方的指示?

    “你们刚才袭击了我,我要告你们,特别是告你这个律师,唆使他人推搡我,还毁了我的设备!”其中一个记者语气特别嚣张,指着张伟的鼻子骂道。

    “你确定?”

    张伟终于憋不住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里有些痒。

    “不错,我要告你,今天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你等着吧,我……”

    那记者还在叫嚣,但同伴突然间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他,他是张伟……”

    “什么张伟?”

    “就那个张伟,逼死程丽莎的杀人律师张伟啊……”

    同伴说着,赶忙走到张伟面前,鞠躬道:“张律师,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钱博士的辩护律师是您,如果知道的话,我们一定不会接这趟活,不好意思哈,不好意思……”

    “张伟!”

    后面那个记者,终于反应过来张伟是谁了。

    心里头顿时卧了个槽!

    那可是张伟啊,“杀人”不眨眼的货,逼死了东方都曾经的媒体界一姐。

    “怎么,你们接了活,连我是辩护律师这件事都不知道?”

    张伟眼睛一眯,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他的目光看向四周,在走廊角落处,锁定了一个人。

    “哟嚯,那不是陈先锋的女婿吗?”

    就见陈先锋的女婿,躲在角落处,察觉到张伟的目光后,赶忙转身离开。

    他有理由怀疑,这群记者就是对方找来的,目的是恶心一下自己这帮人。

    这也可以理解。

    昨天的饭局上,华超凡给了陈先锋一个下马威。

    人家今天还了一个下马威。

    这叫什么?

    这叫礼尚往来!

    不过这个下马威的威力,显然是不够啊。

    被张伟的凶名在外给轻轻松松破解了。

    “张律师,那如果您这边忙,我们就告辞啦……”

    面对着张伟,这帮记者自然不敢造次,赶忙又是道歉,又是不打扰。

    “慢着!”但就在记者准备闪人时,张伟却突然喊住了他们。

    “其实吧,我这人挺记仇的,今天你们这么整我,你们觉得我会当做无事发生吗?”

    “张律师,您这……”

    记者们内心怕得要死,但还是舔着脸,表面佯装镇定。

    “这样吧,我要你们帮我一个忙!”

    张伟却微微一笑,露出好“和善”的笑容。

    但这个笑容在记者们眼中,却充斥着阴森和恐怖,还有十足的威胁。

    这眼神,仿佛能杀人!

    几分钟后。

    法官办公室,老陈的办公室内。

    “哼,这帮记者,为了新闻,真是毫无道德底线,法庭重地都敢乱闯!”

    老陈哼了一声,并且看向面前两拨人。

    “张伟,你在案子开审前找我,就是为了斥责这帮媒体?”

    “陈法官,你说笑了,以我现在的名声,这帮媒体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招惹我吧?”

    “那你的意思是?”

    “根据其中几名记者的交代,我方已经确认,这帮记者是先锋医疗科技的CEO找来的,我有理由怀疑他们为了阻挠庭审顺利进行,而做出妨碍司法公正的举动!”

    “反对!”张伟的话,是让另一拨人绷不住了,当即反对。

    “蓝高检,这里不是法庭现场,你的反对可没用!”

    张伟却冷笑一声,直接嘲讽一句。

    老陈就淡定多了,没有搭理另一拨人,而是看着张伟,“张律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在指责和本案不相关的……”

    “陈法官,你确定先锋医疗科技和本案真就不相关吗,他们如果心里头没鬼,为什么要安排这么多记者给我放制造麻烦?”

    “这群记者只是为了头条新闻,他们是不是先锋医疗科技安排的,也都未知……”

    “蓝高检,你错了,我有其中几名记者的口供录音,他们明确表示,自己收到了先锋医疗科技的指示,收了人家CEO给的钱,来找我们麻烦!”

    面对挑衅,张伟直接掏出手机,上面有好几段录音文件。

    陈法官皱着眉头,他毫不怀疑,只要张伟播放文件,就能听到记者们指控先锋医疗科技的证据。

    他思考了许久,最后才叹气道:“张律师,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但单凭一帮媒体人的指控,我认为这件事还不好办!”

    “这样吧,我可以将此事记下,但如果你想要凭借几个媒体人的证词,就将先锋医疗科技的高层并入本案的被告中,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这一点请你认清一二!”

    “我明白,法官你也有难处,但我保留追究对方的权利!”

    听到张伟这么说,老陈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那么,时间差不多了,你们两方都和我一起上法庭吧!”

    老陈随后催促了一句,一行人从办公室离开,直奔法庭现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14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