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妺妺的下面又湿又紧:一个男人把精?你嘴巴里

   朱万宏所住的邋遢院子内,手下小旗正跟他汇报有关兴王世子出城秋游之事。

    朱万宏眼神朦胧,似还未从昨夜醉酒中清醒过来。

    “……朱千户,是否要出城前去探查?”    妺妺的下面又湿又紧:一个男人把精?你嘴巴里    

    小旗最后做请示。

    朱万宏眯着一只眼,望着手下,语气不善:“兴王府派了大量侍卫前去护送,随时还可以抽调上百骑兵增援,我现在手下连十个人都不到,出城有何意义?

    “不能靠近,也就不能探查具体情况,而一旦靠近便会打草惊蛇,引发兴王府强烈反弹……你告诉我,能做什么?”

    小旗不由跟着着急。

    明显现在朱万宏手下几人,心都往一处使,对当前境遇之恶劣感同身受。

    “怎不是当初锦衣卫在安陆部属大批人手时遇到此等良机?若实在没辙的话,可以请您背后的朱家出人……”

    小旗给出建议。

    人不够,你可以向朱家借啊。

    “朱家要是有那实力,也不会在此蹉跎二十载而无作为了,跟没脑子的人说话,就是没劲……行了,行了,到城门附近小心探查,他们几时出的城,几时回来的,报给我便罢,莫要再扰我清梦。”

    朱万宏把手下赶走后,继续呼呼大睡。

    ……

    ……

    朱四一行在城外玩得很热闹。

    蹴鞠比赛在吃过午饭后开始。

    仍旧是成年人跟孩子一起组建队伍,双方博弈很激烈,这次除了限制侍卫跟孩子间有身体接触外,不再限制互相进攻和防守。

    朱浩没有上场。

    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随后注意力又放到手中书籍上。

    “出来玩,你还有心思看书?”

    公孙衣终于让妻子到一边休息,自己过来坐在朱浩身旁。

    朱浩笑道:“公孙先生陪师娘,还有心思管我看书?”

    公孙衣笑了笑,脸上带着几分不舍:“我已跟内人商议过,等孩子出生后,就不再于王府供职,争取下届乡试能名列桂榜。”

    朱浩点点头:“那就祝公孙先生马到功成。”

    嘴上这么说,其实朱浩并不觉得公孙衣有那水平。

    即便每天在家潜心读书,才刚考中生员也很难一届乡试便中榜,更何况公孙衣这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要到王府来教学养家,平时又喜欢偷懒,占点小便宜啥的……经过这一年时间相处,朱浩发现公孙衣的时文功底并不高。

    甚至生员是怎么考出来的,朱浩都觉得其中有猫腻。

    “那你呢?明年考县试,可有信心?”公孙衣知道朱浩要参加科举,目光中带着期许。

    或是希望朱浩少年成名,那他作为挂名的先生,也觉得颜面有光。

    “争取吧。”

    朱浩回答很随意。

    公孙衣看出朱浩潜心读书,不便多打扰,起身往远处去了。

    ……

    ……

    这头公孙衣刚走。

    唐寅后脚便凑过来问道:“凤元刚才过来跟你说什么了?”

    朱浩道:“他说要参加下一届乡试,还说希望能一举中榜,我祝福了他两句。”

    唐寅颔首表示认可:“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事,我觉得公孙凤元是个读书的材料,可惜明年没有院考,不然的话……若是你能连过三考,与他同年参加乡试,那才有意思。”

    正德十一年安陆本地的确没有安排院试。

    朱浩望了唐寅一眼:“陆先生真的认为……他有机会么?”

    “怎不可以?”

    唐寅道,“今年科考,他的成绩便列一等,照理说来年秋闱机会很大,还是我鼓励他去努力一把呢。”

    朱浩咋舌:“陆先生可真会坑人啊。”

    唐寅没好气地喝问:“你怎么说话呢?我坑他什么了?”

    朱浩道:“以他的才学,明年参加乡试,多半是陪太子读书,眼下他更重要的使命是养家糊口,这两年刚因为在王府做事,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你就让他去拼一把……就怕他遭受挫折,锐气尽失。”

    这话本来没什么。

    可仔细一琢磨,乃是朱浩对公孙衣才学的一种否定,估计唐寅自己也知道,公孙衣应乡试能力还有所欠缺。

    “朱浩,别总以你的想法来揣度别人,年轻人不努力拼搏,难道跟你小子一样,明明你的才气远在公孙凤元之上,却连个县试都不参加?就为在王府中多混几年?当孩子,真那么有趣吗?”

    唐寅情急之下,也算是实话实说。

    平日不但唐寅会指导朱浩写文章,公孙衣写了文章也会求教唐寅。

    哪怕唐寅真实教学生平堪忧,但作为南直隶解元,评判朱浩和公孙衣的文章优劣,这点能力还是有的,以他看来……公孙衣的确没资格当朱浩的先生,写文章更是如此。

    一个才气和文章都在秀才之上的孩子,为何要一直留在王府读书而不去参加科举?这也是唐寅最初推举朱浩去参加县试的根本原因。

    朱浩道:“陆先生,不是我不想参加科举,而是以我的年岁,参加科举意味着提早进入名利场,一旦进入仕途,很多时候并不是看你的才华和能力,而是看资历和背景,请问我拿什么去跟那些老学究争?

    “一旦我写出的文章不合一些老前辈心意,而他们又心生妒忌,对我大肆攻讦,请问我一介稚子,有什么本事跟他们争?”

    “这……”

    唐寅无言以对。

    “如果科举只是以才华论,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怀才不遇的落魄书生,连陆先生自己不也是这名利场的受害者?你却推着我及早进场,却没站在我的角度,想我将来要面对的压力……那本不该是一个孩子应该承担的!”

    朱浩讲述的道理很简单。

    我长大一些去参加科举,哪怕只是十二三岁,也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不管取得什么成绩,即便有人妒忌,也不至于出阴招。

    但来年我不过九周岁,你便让我参加科举,你也知道我的才学很好,那意味着我要面对千夫所指,那些才学不如我的必会认为我是出身兴王府,或是因为出身锦衣卫千户之家,或是父亲留下的荫蒙,再或是因为跟什么人有关系……林林种种……

    那时人们会只信自己愿意相信的,没人在意他才学到底怎样,因为没人愿意相信一个九岁孩子的才学比得过寒窗苦读几十年的老学究,最后的结果便是所有压力都要由朱浩独自背负。

    他唐寅却可以落一个“举荐神童”的美名。

    “再说公孙先生,你明知他为人碌碌,并无披荆斩棘求进之心,却鼓励他放弃王府大好的前程去参加乡试,或正是因为他是年轻人,那股拼搏的激情容易被你点燃,却不知自己最后只当是堆在书山下的一捧白骨。

    “你让他在王府中一边教书养家,一边增加阅历,让他开始有为人夫、为人父的担当,积淀后再让他去拼搏,不好吗?非要让他现在就主动放弃后路?”

    朱浩本来不想做评价。

    公孙衣本就是生员,来年参加乡试无可厚非,年轻人有冲劲朱浩只能祝福。

    可朱浩和唐寅都知道一个问题,那就是公孙衣去参加乡试,九成九要铩羽而归,为此公孙衣却要付出十倍乃至百倍的努力,得主动从王府离开,回家潜心读书……完全就是一种搏命不留退路的状态。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唐寅被朱浩教训,脸色不善:“他来年乡试不中,也可回来继续当他的教习,我可从来没排挤过他。”

    朱浩道:“我知道陆先生并不是排挤公孙先生,才让他去参加乡试,你完全是出自一片好意,之前他回王府也有你推举之功。但你要想想,来年乡试不中,他已离开王府整整一年,那时世子课业,需要一个连乡试都没中的生员来教导?那时就算王府肯收留,他有脸回来?”

    又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之所以现在公孙衣能留在王府混口饭吃,是因为朱四的学业仅限于四书五经的基础知识,不需要太高深的学问就能教导,可等过个一年,那时朱四估计也开始尝试写文章,需求的知识面不再是公孙衣能应付。

    而且公孙衣乡试不中,身价会大贬,现在可以认为他是少年英才,可一旦落榜,光环消失……王府毕竟是现实的地方。

    这里可不是什么普通官宦、大户人家,而是兴王府,将来可能出真龙的地方。

    卧龙之邸,无须碌碌之辈。

    唐寅叹了口气:“那你认为,未来一年,他应该继续留在王府教书?”

    “算了吧。”

    朱浩道,“既然他都做出了决定,也算是他人生中难得的历练,来年不中,王府回不来,我会想办法给他找个教书的差事,让他赚钱养家糊口……就算王府容不下他,我也会帮他到底。”

    “你?”

    唐寅不解地望着朱浩。

    突然想起。

    朱浩的野心很大,之前刚跟朱浩抵达安陆,朱浩就在村子里挑选孩子读书,要知道那时朱浩自己开蒙也不过才半年多时间。

    许多费解之事,现在全都理顺思路。

    如果公孙衣乡试落榜,王府自然不会再收留,朱浩却可以让公孙衣二次就业,或许在朱浩手下做事,所赚俸禄并不比在王府少。

    唐寅甚至想,以这小子的见识和用人手段,只怕公孙衣跟着他做事,才是真正的出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1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