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将自己尽数送进她体内/湿漉漉的花吞吐粗大的皇上

   黑夜寂静。

    内城城墙某座无人把守的箭楼顶部,镶嵌在上面的圆珠,突然爆射出刺眼的红芒!

    这红芒凡人肉眼难见。

    即便照射在身上,也没有任何感觉。  将自己尽数送进她体内/湿漉漉的花吞吐粗大的皇上      

    但对于神魂来说,却有着恐怖的破坏力量,足可以撕裂它们的身体,让它们魂飞魄散!

    此时。

    洛青舟正在利用它修炼!

    “闭上双眼,默念口诀,催动魂力,守住灵台……”

    月白身影站在不远处指导。

    红色身影则与她并肩站在一起,默默观看。

    红色光芒瞬间笼罩住了洛青舟的全身,随即,整个神魂骤然传来一股可怕的疼痛!

    “咔!”

    全身顿时出现许多裂痕,支离破碎!

    同时,那红色光芒仿佛化作千万把小刀,刺入他神魂深处,开始用力切割他的神魂,仿佛千刀万剐!

    剧痛袭来!

    他张大嘴巴,几乎瞬间痛的昏死过去。

    他立刻咬紧牙关,默念口诀,守住灵台清明,双手中死死握住那双红色罗袜。

    很快,整个神魂四分五裂,全部破碎而开!

    只有那两只紧紧握着红色罗袜的手,依旧完好。

    破碎的身体,在红芒持续不断的攻击切割下,如烟雾一般,开始缓缓地向着四周飘散。

    一旦让它们飘散而开,分离了一定的距离,那整个魂魄将会彻底消失!

    洛青舟立刻催动灵台中的最后魂力,默念口诀,守住中心的最后魂魄。

    同时,两只手中的罗袜,也开始闪烁着光芒。

    即将四散而开的破碎魂魄,忽地又如烟雾一般,渐渐合拢,随即,缓缓融合。

    很快,又凝聚在了一起,成了一具完整的神魂。

    “唰!”

    但箭楼顶部那颗红色圆珠爆射而出的红芒,威力再次加大!

    洛青舟刚刚才凝聚在一起的神魂,再次被撕扯的四分五裂,支离破碎。

    这一次,依旧是剧痛无比!

    他整个破碎的神魂开始剧烈颤抖,双手死死地抓着手心的红色罗袜,咬紧牙齿,拼命保持灵台最后的清醒!

    破碎的身体,如被风吹散的烟雾,缓缓散开。

    随即,又在他拼命的坚持下,缓缓合拢,融合,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当第三次神魂被切割破碎,剧痛骤然袭来时,他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可怕的剧痛,一口把手里的红色罗袜咬在了嘴里,随即全身哆嗦,死死咬住,以最后的一丝清明和力气,拼命坚持住……

    痛!

    剧痛无比!

    神魂被撕裂,被切割,被千刀万剐,被那可怕的红芒反复淬炼蹂躏……

    “师姐,他咬我袜子了。”

    不远处的红色身影,转过头,看着身旁的月白身影,隐藏在红色光晕中的脸颊,看不清表情:“那可是我的贴身之物,被他在生死之间紧紧抓在手里,死死咬在嘴里,你吃醋了吗?”

    月白身影目光看着正在红芒中承受着巨大痛苦的身影,沉默了一会儿,方淡淡地道:“你现在叫他哥哥,心甘情愿吗?”

    红色身影道:“当然。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之前我不愿意,是看不出他将会成为强者,现在……我当然心甘情愿。”

    月白身影没有再说话。

    红色身影的目光,也看向了那道支离破碎正痛苦地咬着她的罗袜的身影,道:“他的意志力很强大,心性很坚韧,又身怀那么多秘密,定非池中之物,以后只怕不仅仅是一飞冲天那么简单。师姐,你有没有考虑……把他娘子弄死,然后,取而代之?现在如果不趁他还未起飞时与他结成道侣,只怕以后师姐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月白身影不禁转过头来,看着她。

    那隐藏在月白光晕中的脸颊,也看不清上面的表情。

    “师姐,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对?”

    红色身影嘴角微翘:“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刚刚也看到了,我喊哥哥喊的那么自然亲切,这就是做大事必须要有的心性和态度,师姐该向我学习的。师姐一心成仙,想要修成大道,区区肉身和清白,何必在意?”

    月白身影转过头,继续看着正在痛苦淬炼神魂的身影,没有再理她。

    红色身影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那道身影道:“可惜我没有见过他的模样和真身,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不然的话,我到时候可以帮你出手,让他家那位娘子悄无声息地离开或者死去。师姐,我知晓你下不了手,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我,我帮你。”

    月白身影依旧没有说话。

    红色身影看着她道:“看来,你们果然也只是偶遇,你也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身上的荧光有些古怪,恐怕不仅仅是隐藏容貌身份那么简单……师姐,这人身上秘密很多,你若是没有时间,或者不想管太多,你可以把他交给我,我带回去好好调教,一定可以帮你挖出他的更多秘密的。”

    “师姐,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默允了,待会儿等他修炼完,就是最虚弱的时候。到时候,我直接把他带走,几声哥哥一喊,再让他看看我的真实身份,呵呵,相信他……”

    月白身影突然淡淡开口:“你如果不想太难堪,如果还想继续修炼的话,那就闭嘴。”

    红色身影眯了眯眸子,冷笑道:“你是怕我把他抢走了吗?师姐,我似乎听到你语气中的怒意了,真是难得啊,你这是真的动了凡心吗?”

    月白身影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如果说是为了你好,你相信吗?”

    “你骗鬼去……”

    红色身影嘴里的话,突然又停了下来,目光闪烁地看了她一会儿,方冷哼道:“你不用假惺惺,你就是舍不得,就是怕我把他抢走。”

    月白身影没有再说话。

    “唰!”

    箭楼顶部的圆珠,在爆射出第四波光芒后,似乎能量耗尽,终于开始黯淡下来。

    而此时的洛青舟,支离破碎的神魂重新凝聚以后,已经虚弱的站不直身子了。

    他的嘴里,依旧紧紧咬着那只红色的罗袜,本来凝实的神魂,如今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状,几乎被风一吹就要破散而开。

    月白身影忽地一闪,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随即带着他离开了那颗圆珠照射的范围。

    “多谢……多谢月姐姐。”

    洛青舟吐出了嘴里的罗袜,两只都握在了手里,身子依旧疼痛的哆嗦,连说话都没有了力气。

    “今天到此为止。回去后休息一晚,明天早晨,中午,傍晚,沐浴朝阳,烈日,夕阳晚霞继续修炼……”

    月白身影声音清冷地道。

    洛青舟看向她:“需要……需要几天?”

    月白身影沉默了一下,道:“至少五天。”

    洛青舟低下头,蹙起了眉头。

    红色身影在一旁道:“哥哥,五天的时间其实已经很短了,很多人从日游突破到御物,需要半年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有些人没有机遇和天赋,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哥哥已经很厉害了,不急。”

    洛青舟看了她一眼,听她“哥哥”叫的越发顺口亲切,语气和态度也与之前有天壤之别,愣了一下,抬起手里的两只罗袜道:“谢谢你的灵丝罗袜,的确很管用。再借我用几天,等我突破后就还给你。到时候……”

    “哥哥。”

    红色身影打断了他的话,脆声道:“我都喊你哥哥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双灵丝罗袜就送给哥哥了,这是特殊材料制作而成,肉身可以触摸,可以看到。但神魂带出来后,就变成了虚无模样,凡人肉眼看不到,也摸不到。除了可以让神魂快速凝聚以外,还有很强的防御力,而且把它带在身上,还可以隐匿神魂气息,让别人很难发现你,也看不透你的真实修为。哥哥,你就收下吧。”

    洛青舟见她这般说,盛情难却,想到这袜子又是她贴身之物,既然被他握在手里了,刚刚又咬了,估计就算还给她她也不会要了,只得收下,道:“多谢。”

    红色身影犹豫了一下,道:“哥哥,你以后可以叫我小月。师姐是大月,我是小月。”

    洛青舟又看了她一眼,拱手道:“多谢小月妹妹。”

    红色身影目光一闪,笑道:“哥哥不用客气,那个……哥哥在哪里住?哥哥现在这么虚弱,让妹妹送你回家吧。”

    洛青舟虽然虚弱,但并未糊涂,脑中依旧保持着清醒,闻言直接拒绝道:“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说完,对着两人拱了拱手,道:“那我先回去了,明晚的话,再来给两位讲故事。”

    月白身影没有回应。

    红色身影也没有再勉强,笑道:“嗯,哥哥路上慢点,明晚小月在这里等着哥哥哦。”

    洛青舟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直接飞向秦府的方向,而是飞到另一个方向,降落下去,从地面街道穿墙而行。

    这样的话,她们就看不到了。

    红色身影飘在虚空中,见他离开后,脸上的笑容方渐渐敛去:“师姐,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你是不是故意逼着我叫他哥哥或者师尊,然后,让我以后没法与他有那种关系?”

    月白身影望着远处的黑夜,依旧没有说话。

    红色身影冷哼一声,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师姐也太看不起我了。任何规矩在我面前,都形同虚设。只要我实力够了,我想破坏就破坏,绝对不会有半点心理负担。所以,即便我现在叫他哥哥或者师尊了,以后我如果想跟他发生关系,我照样会发生。你觉得我会让这些世俗的东西,束缚我?”

    夜风拂过,云朵飘走。

    月光洒落而下。

    月白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红色身影看着她刚刚站立的地方,安静了一会儿,红影一闪,也消失不见。

    城主府旁边的宫殿。

    装饰奢华,红幔摇曳的书房中,一袭火红长裙的身影,从床上下来,走到了窗前,望着外面的夜色发了一会儿呆。

    然后回到案台前,拿起了旁边的书卷,缓缓展开。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她看着上面的开头小词,轻声念了出来。

    随即,又轻声呢喃:“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师姐,你追求的的确更高,但是,太虚无缥缈了……有什么乐趣可言?而我追求的,可要比你精彩多了……”

    “月舞。”

    她突然对着外面喊道:“明日下午去把秦二小姐和洛先生喊来,本宫想听故事了。”

    “是,殿下。”

    外面传来了月舞恭敬的声音。

    她沉吟了一下,突然又道:“算了,只把洛先生喊来吧,秦二小姐就不用了。本宫有些话要对洛先生说,秦二小姐在的话,不太合适。”

    “是,殿下。”

    月舞直接走了出去,派人去提前通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08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