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少妇把屁股撅起来我要进去了|女子用蛇钻进去自慰

    孟绍原醒来的时候,女司机已经不见了。

    可怜的孟少爷,终究还是低估了美国人,尤其是黑人的战斗力。

    精疲力竭,全身无力,整个人都好像被抽空了一般。    少妇把屁股撅起来我要进去了|女子用蛇钻进去自慰    

    他双目无神,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我的老天爷哎。

    以后还是少招惹为妙。

    吃不消,吃不消。

    他在床上又躺了好大一会,这才勉强起来。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是那个女司机留下来的:

    “甜心,你很棒,有缘再见。”

    我很棒?

    孟少爷忽然恢复了自信。

    吹着口哨,洗刷了下,打开了房门。

    李之峰、苏俊文早就起来了。

    门口的联邦特工也换岗了。

    十点的时候,哈伦会来,继续就夫人访美事宜进行新一轮的谈判。

    “走,吃点东西去。”

    孟少爷兴致勃勃。

    李之峰和苏俊文跟在了身后。

    嗯?

    孟少爷好像听到李之峰在和苏俊文嘀咕着什么。

    隐隐的听到了大约是“丢人……战斗力……丧权辱国……”

    孟少爷猛一回头:“在说我什么坏话呢?什么丢人?”

    “啊?我们说好人,您听错了呗。”

    “就是,我想想,你们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敢说本长官的坏话。”

    ……

    哈伦一直都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说好十点,不会早,也不会晚。

    他带来了经过胡佛局长同意的新的安全方案。

    孟绍原仔细看了一下,基本非常接近彼此能够接受的范围了。

    一些小小的分歧,很快也能够达成一致。

    剩下的,就是检查场地,夫人落榻处的安全保卫、特殊习惯,双方如何对接,以及一些细节方面的对接工作。

    这比较耗时间,需要一项项的去核查、商讨。

    这任务,孟绍原交给了李之峰和苏俊文共同完成。

    未来的一段时间,他暂时任命了和他一起来到美国的邱兴昌担任他的临时卫队长。

    “好了,这是公事结束了,我们可以商讨一些别的问题了。”

    哈伦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另外一叠文件:“这是胡佛局长昨天交代我的,我拟定了一份草案,你看一下。”

    接过来才看了一眼,孟绍原便有一些惊讶。

    这是昨天自己和胡佛商讨的那些事情。

    双方分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

    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对方就制定出了草案?

    也许现在的联邦调查局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这种工作效率,的确值得让人学习。

    他看了一眼哈伦,发现他的眼里全是血丝。

    大约是一晚上没有睡觉吧。

    胡佛交代的事情,这些人必须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孟绍原看得非常仔细。

    尽管昨天晚上,哈伦并没有参与到讨论中,但他制定的草案和商讨的内容已经相去不远。

    孟绍原也丝毫不敢怠慢,就里面的内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哈伦在一本小本子上,记录下了每一句话。

    等到彼此商讨完毕,哈伦拿过了那份文件,然后又拿来了一只铁盆。

    他先点燃了那叠文件,接着,拿着笔记本仔细看着。

    等到火苗逐渐变小,哈伦又把笔记本扔到了火堆里。

    全部的内容,都记在了脑子里。

    没有任何的纸面证据,能够证明今天在这里发生过一些什么。

    “好的,孟绍原先生。”

    哈伦显然对这次会晤非常满意:“我会再次按照我们的商量结果进行修正,并且立即执行。你的部下和调查局之间的对接需要很长时间。

    孟绍原先生,华盛顿有很多值得参观的地方,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让人陪你好好的游览一下这座城市。”

    “谢谢,不必了。”孟绍原一脸轻松:“我更加向往纽约的繁华,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趟纽约,在工作完成之前,我会及时回来的。”

    这个要求,一点都不唐突。

    第一次来到美国的人,谁不向往纸醉金迷的纽约呢?

    “我可以帮你安排……”

    哈伦才说出来,已经被孟绍原打断了:“哈伦先生,我喜欢自由一些。”

    “好吧。”

    哈伦并没有坚持,而是写下了一个人名和电话:“需要的话,你可以向他寻求帮助。”

    “谢谢,哈伦先生。”

    哈伦起身:“祝您纽约之行愉快,相信你回来的时候工作已经有了很大进展。”

    孟绍原送走了哈伦。

    他叮嘱了一下李之峰和苏俊文应该注意的事项。

    李之峰有些担心:“长官,邱兴昌还是个雏,我不太放心你啊。”

    “他是雏?他在杭州警官学校才毕业的时候就跟着我了。”

    孟绍原笑了笑:“成了,不用担心。”

    说着,把邱兴昌叫了进来:“走,跟我去中国城。”

    ……

    昨天的热闹是蔡家特意用来安排自己女儿女婿归来的。

    其实,中国城是个特别安静的地方。

    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用一代代人传承下来的方式,过着几乎与世无争的生活。

    如果撇去不时会传来的英文,这里和国内也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只是,不管是否抗拒,该改变的还是在改变着。

    新一代的孩子,已经越来越习惯于说英文。

    不管大人们怎么教导学号中文汉字的重要性,可在孩子们看来,还是用英文交流更加方便一些。

    中国城里也有自己的学校。

    在这里的人,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忘记自己的根。

    只是,教师们大多数还是老派作风,“之乎者也”让学子们昏昏欲睡。

    偶尔有年轻的教师加入,他们的做派让老先生们很是反感。

    但却偏偏极受到孩子们的热爱。

    从这些年轻教师的嘴里,孩子们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精彩。

    他们慢慢的长大,不顾父母的挽留劝说甚至是威胁,义无反顾的离开了这里。

    这以后,他们几年都难得回来一次。

    “总是要改变的。”

    从轿车里下来,孟绍原一边走一边说道:“很快,这里和外面会彻底的完成交融,不管你如何建立起隔离墙,这里,终究还是异国他乡!

    文化,会被交融,他们身上原本一些特殊的印记,终将会慢慢消失,不论怎么挽留,也都会变得越来越淡。”

    他走进了蔡家。

    客厅里,似乎热闹得很。当他的脚才迈进客厅,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传入耳中:

    “孟绍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10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