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写作业底下连在一起*首长,太大了

    怎么回事?

    江舟捂住心口,目中露出几分惊疑之色。

    方才那一刹那,他仿佛感到心头被人割去了一块肉般,剧痛不已。      写作业底下连在一起*首长,太大了    

    旋即又有了一瞬的恍惚走神。

    仅仅是这一瞬的恍惚,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

    以他的道行,不可能会无缘无故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更不会这般无缘无故地恍惚出神。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离他而去,令他恍恍然若有所失。

    怎会如此……

    江舟强按心中惊疑,翻掌勾划十二神宫,念动间天机流转,随心而动。

    天机周流之间,恍惚看到一副景象。

    高悬九天的大日与明月竟当空而坠,落入一片大地……

    自此陡然中断,这便是他看到的所有。

    再看掌中气机显化成字。

    “日月之运,吉凶之本……”

    江舟不由眉头深皱。

    怎么又是这句?

    上次去鄱亭找那个老学究前算了一次,就是这句谶文。

    搞什么?卡BUG了?

    “簌、簌……”

    江舟正苦思之时,忽闻一阵枝叶摇动之声,微微一惊。

    抬头望去,竟是栽在院子一角的桃树。

    陈青青所化的这棵桃树,不知道是不是不满被他薅得太多,一直都不开花,导致他很长时间么得茶喝,几乎被他遗忘了。

    但早已不开花的桃树,却不知何时,竟然绽放出了满树桃花,奇香阵阵。

    江舟望来之时,像是生怕他去摘似的,刚刚才绽放的桃花又迅速凋零。

    万千桃花花瓣随风飘舞,竟不落地。

    缓缓飞旋,漫天花瓣,竟然渐渐汇聚成人形。

    不多时,一个妍丽娇美的身姿便走了出来。

    江舟见状不由站了起来。

    笑道:“陈小姐,你可终于‘睡醒’了。”

    陈青青双手轻扶在腰间,朝江舟微微欠身。

    “全赖江公子回护,青青感激不尽。”

    江舟摆摆手:“你怎么这时候……”

    今时不同往日,陈青青如今在他眼里没有太多秘密可言。

    她所化的桃树整日在自己眼皮底子下,状态如何,他再清楚不过。

    陈青青当初受重创,却得了他的太乙清宁露,不仅没有折扣根基,反而是得了什么大机缘。

    似乎在进行着某种蜕变,方才一直未能化形而出。

    江舟所料不错,陈青青应该处于关键时刻,还不到她化形而出之时。

    陈青青柳眉低垂,轻声道:“江公子,那日薛荔与你所说之言,青青听见了。”

    江舟闻言恍然,微一沉吟,叹道:“这么说来,你想去找神秀?”

    陈青青垂首不语。

    江舟摇头道:“你既然听见了,应当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梵寺连我如今都尚不敢去,你去又有何用?”

    陈青青抬起头,面庞清丽娇妍,却令人感受到其心坚定。

    “江公子,这些日子,多谢江公子照顾,青青这便拜别了。”

    “罢了,我也不劝你。”

    江舟也不知道她和神秀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看她模样,是劝不住了。

    连大梵寺都敢去闯,足见她对神秀之心。

    说罢,从弥尘幡中取出一块紫金。

    他在幡中收了不少钱财,以备不时之需,不过这样的紫金也是不多。

    将紫金合在手中一搓,便成了掌心大小的一块圆牌。

    并起两指,以先天戮妖剑气在牌上刻下一字。

    抛了过去说道:“此物你拿去,若是……将此物拿出来,大梵寺或许至少能留你一命。”

    陈青青接过一看,牌上只有一个“杀”字!

    触目生疼,彻骨生寒。

    江舟知道自己还没这么大本事,留下的一道剑气也绝不可能对大梵寺起什么作用。

    他只是用这块牌子表明态度。

    先天戮妖剑气是他独有,大梵寺见了自然知道是他。

    只要大梵寺对他还有什么想法,就不大可能会对陈青青怎么样。

    毕竟陈青青对大梵寺来说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妖”,杀与不杀并不重要,倒不如卖他这面子。

    “多谢江公子。”

    陈青青这段时间以来都在江宅,并非什么都听不见看不到,知道江舟今时不同往日,也明白这块随手造就的紫金牌的份量。

    又微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江公子,薛荔……她心地不坏,并非性恶之人,江公子若是与她……倒也不必太过苦恼。”

    说完,便化作一阵香风散去,再不见踪影。

    江舟也不奇怪她会知道江舟。

    一个花妖,一个藤妖,虽份属两脉,却似乎是同出一源。

    不过对这句话却没放在心上。

    那个薛妖女還不坏?

    坏透了!

    我會为她苦恼?

    呵呵。

    送走陈青青,江舟看了一眼变得空荡荡的墙角,还有些许不适应。

    可惜了,以后花茶真的么得了……

    摇摇头,将诸多杂念都断去,便又去往湖底刀狱。

    玉京之变、突然而来的感应,和天机所现,令他心中多了一丝迫切感。

    不管如何,提升实力是不会有错的。

    他现在已经快要突破三千年道行。

    三千年,便是一品與二品的界线。

    这才是他现在不愿轻易动弹的原由。

    等了晋入一品,再加上种种手段底牌,足以与当世绝巅分庭抗礼。

    不论做什么,都不需要再如此小心翼翼了。

    原来江舟便打算在达到一品之后,便出外游历一番。

    来此世时间也已不短,遇上过不少事,却还真未曾仔细地了解过此世种种。

    除了吴郡、江都,甚至没有去过多少地方。

    以前是真怂,但现在一品在望,江舟也到了静极思动之时。

    除了对於其他地方的好奇,更想寻找这个世界的秘密。

    江舟现在已经很确定,这个世界,绝对和他的故乡有着极大的关联。

    他想找出其中的联系,更想从中找寻到回去的方法。

    江舟钻进刀狱没多久。

    尊胜寺中。

    金顶尊者忽然从定中醒来。

    拍了拍身边的玄龟,坐上了龟背。

    玄龟驮着金顶尊者,破开虚空。

    下一刻,便出现在一处废墟之中。

    此地竟是江舟之前摧毁的前祀帝陵。

    那座白玉石梯所在。

    金顶尊者看了一眼石梯,又从顶上悬挂的千口古棺扫过。

    伸手拍了拍玄龟脑袋,玄龟仰天发出一声嘶吼,身形迎风便涨。

    顿时惊动了肃靖司留下来把守的人。

    等他们赶过来看时,只看到那只变得巨大无比,四足顶天立地,犹如天柱般的巨龟。

    这巨龟背甲上,一道道铁锁垂落,拖着一口口古棺。

    “哗啦啦”声响之中,顺着白玉石梯,一步一步往下走去。

    每一步皆是一阵阵地动山摇。

    很快,巨龟便已走到原先地宫所在,缓缓走入了地宫下另一层。

    顺着白玉石梯,通入的那个无底的渊洞之中……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9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