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从小玩到大h_嫩嫩的小泬

    杀人是为恶吗?

    或许在绝大部分人眼中是。

    但在黎明革命军的心中,

    在这个人类社会被天人统治的畸形时代,他们被时代赋予了崇高且不可动摇的历史使命。

    为了朝着这个历史使命的终点迈进,路上他们可以使用任何必要的的手段,牺牲任何需要牺牲的人这在他们看来是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    从小玩到大h_嫩嫩的小泬    

    就比如在这个雨落狂流之夜,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军长金.伯伦戴上面具假扮成那个男人闯入裁决司,救回自己的人,杀掉西海柯里昂家族的海贼团副船长大胡子巴克,顺手清理掉地下三层所有的目击者,只留下一小部分幸存者。

    他的目标很清晰,那就是进一步恶化那个男人和裁决司之间的关系,防止裁决司因为近期在天空树的计划就疏于对那个男人的追杀。

    属于借刀杀人。

    与此同时,向来护短的柯里昂海贼团在死了一个副船长后,肯定也会疯狂追杀那个男人。

    这样就相当于借裁决司和柯里昂海贼团的两刀,杀一人那个破坏了黎明革命军在北部沙亚什大公国全盘布局的男人,为黎明革命军以后在东海的发展扫清彻底革命路上的障碍。

    至于今晚那些牢里那些被杀的目击者,或许有真的被冤枉的无辜之人,或许他们直到死时都无法理解自己的生命为什么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可在这个迫切需要变革的时代里,一件正确的事情,如果因为被牺牲的人无法理解就不去做的话,那么到最后终究什么都做不了。

    这不是黎明革命军金.伯伦一个人的想法,这是每一个加入黎明革命军的人都需要去接受的“革命理念”!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入脑海地贯彻着他们的每一次行动,让他们一切所行所为都毫无杂念

    此刻,裁决司地下三层的地牢里。

    充斥着毁灭气息的浩荡雷霆在金.伯伦的掌心凝聚成了不断起伏跳跃的球状闪电。

    下一秒,就像是一道聚光灯般打向了薇薇安所在的那间牢房。

    如果不出意外,她那间牢房的铁门就会被高温的雷霆融化成汁水,牢房中的人也会在一片焦灼和电离蛋白质的气息中彻底灰飞烟灭。

    然而片刻后,等到灼目的苍白色雷光和轰鸣声渐渐平息,一切却似乎与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只见一个身形魁梧如熊罴的男人,赤果着精壮的上半身出现了了众人的视野中本该受困于牢狱和枷锁中的巴克就那样直面了这股充满了毁灭气息的汹涌雷霆,替身后薇薇安所在的牢笼挡下了这一击。

    他转头看了眼蜷缩在角落里那个失去了双眼,被无边的黑暗包围,对周围的一切莫名惶恐的女孩儿,莫名想起了自己早夭的盲女妹妹。

    再次转过头的时候,巴克甩了甩刚刚挡在身前被恐怖的雷霆灼烧得一片漆黑的双臂,满脸的络腮胡子连同头发一起根根竖起,空气中充斥着诡异的蛋白质灼烧气息,看上去未免有些惊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忽然间,男人的身体周形成了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领域。

    一转眼的功夫,巴克那焦黑一片几乎被高温碳化的双臂以一种近乎“回炉重造”般的神迹肉眼可见地飞快复原如初,就连根根竖起的头发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规则.天地熔炉。

    不得不说能够将天赋序列42的肉体系能力【重塑】的能力等阶提升到八阶4段的半神级境界,这本身就是一种恐怖的毅力和天赋了。

    此时,巴克注视着不远处的戴着暗金色蜻蜓面具的金.伯伦,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本来打算明天在路上给裁决司的人一个惊喜的,只是今晚这里乱成这样,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

    暗金色的蜻蜓下,金.伯伦的脸色瞬间有些阴沉了下来。

    该死的!?这个家伙不是被第六裁决使打成了重伤吗?

    怎么会那么快又生龙活虎的了?

    巴克虽然外表粗矿,心思却极为细腻,似乎察觉到了面具下金.伯伦脸色的变化,笑着摇了摇头道:

    “你太小看【重塑】的能力了,可不是天赋序列靠前的能力才值得重视啊。”

    “是吗?”

    金.伯伦声音有些不善地说道,“你似乎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可我想知道,假如连你的心脏和大脑也一起碳化了,你还能重新生长出来吗。”

    话音落下,金.伯伦身上如龙走蛇般的苍雷陡然光芒一绽,整个人就像超负荷的能量体般时不时四溢出有如实质般充满了毁灭气息的苍白雷霆。

    “如果我没猜错,这一层应该也有你们的人吧?”巴克微微蹙眉,盯着对方说道,“释放这样大范围的雷霆,我想,活下来的人应该不会很多。”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我相信从加入革命军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做好了随时为革命牺牲的觉悟。”暗金色蜻蜓面具后的金.伯伦冷笑了一声。

    听到他的话,角落里某个牢房中的众人纷纷脸色一白。

    有些话喊起来是一回事。

    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为革命牺牲吗?”

    巴克重复了这句话,忽然摇了摇头说道,“我终于知道老大为什么不愿意和你们做生意了,你们这些家伙真是比鸡院里的表子还要令人恶心啊。”

    巴克口中的“老大”自然是胡佛.柯里昂了,那个叛出天人九大家的男人,为人处世落拓不羁,对高居云端的家族都可以视若等闲,对革命军海贼和各大势力也都有接触,却偏偏对十字大陆上势力范围最强大的黎明革命军不屑一顾,从不和他们有任何贸易往来。

    以前,巴克只以为胡佛.柯里昂出生天人九大家,对于这些刨根挖底算是“要革他们命的人”懒得理会。

    今天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作为人类,对于这些人也生不出丝毫好感。

    “恶心吗?”

    金.伯伦脸上露出了讥嘲的笑意,看向巴克的眼中充满了怜悯,“没有时代使命感的人真是一种愚蠢的可悲啊。”

    “作为一个人类强者,却效命于天人海贼,你以为出生于天人九大家的那个男人,真的会将你们当做家人吗?你们不过是他的一条狗,一条会咬人的狗而已,咬不动人的时候,自然也就随时可以抛弃。”

    听到金.伯伦的这番话,巴克那张蓄满络腮胡的脸上罕见的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他缓缓抬起了头,眸孔中充满了认真的神色,“如果你的目的是激怒和挑拨我,那我只能说,你只成功了一半。”

    金.伯伦看到对方那对自己无视和漠然的态度,心中莫名的勇气一股怒火。

    不知好歹的家伙!

    他骤然抬起手臂,有如大合奏指挥家般猛地朝着前方一甩手!

    滋滋滋—!

    霎时间,浑身上下溢着苍白色雷霆的他看上去愈发狂暴了起来,一重接一重的雷环在他头顶蔚然成型,朝着高处不断攀升,每一层雷环的内部都徜徉着恐怖的毁灭气息。

    等到最上面的那一层雷环凝实的时候,金.伯伦的头顶已经形成了七重雷环!

    环环相叠!

    将那股恐怖的毁灭雷霆之力在内部循环往复,每一次循环都是一次暴涨!

    规则.雷罚!

    这一瞬间,地下第三层地牢的众人不由纷纷为之色变,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深深的恐惧之色。

    紧接着,金.伯伦头顶环环相叠的雷环像是找到了某个宣泄口一般,一股恐怖浩荡的雷霆之力瞬间以一种几乎将空气电离分解的恐怖气势朝着巴克袭来。

    嘭嘭嘭—!

    刺耳的爆破声中,地牢坚硬的地砖被这股狂暴的能量席卷崩碎化作一片焦黑的废墟,旋即就是首当其冲的巴克。

    在恐怖的雷霆毁灭浪潮翻涌袭来的瞬间,巴克的身体几乎还没碰触到那股力量就开始不断的融化碳化。

    可出乎预料的是,他并没有像是正常人一样被恐怖的力量袭击后化作一滩焦黑的碎骨残渣,身体受损的部位反而在某种力量的庇护下不断的受损修复!

    再受损!再修复!

    就像是四季轮回,树叶黄了又青,青了又黄,充满了一种生生不息的奇妙韵律。

    规则.天地熔炉!

    这一幕看上去是雷霆和肉体的对抗,实际上却是两个八阶4段的半神级能力者彼此所领悟规则的对抗!

    某一瞬间,巴克陡然睁开双眼,发出了一声狂怒的暴喝,“我说了,你这招对我没用。”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在规则的保护下开始大步冲刺。

    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冲到了金.伯伦的身前,像是一头霸蛮绝伦的远古凶兽般一把抓向了他头顶层层重叠、蕴藏着毁灭气息的雷环!

    在这一刹那,他的双手却进行了数十次可怖的肉体重塑。

    嘭嘭嘭—!

    下一刹,金.柏林头顶的雷环竟被这个熊罴般男人完全不讲任何道理的强行捏碎,恐怖的雷霆之力在空气中疯狂的激荡开来,每一次都几乎毁掉了巴克的半条手臂。

    终于,到了只剩下最高处那第七层圆环的时候,金.伯伦有些坐不住了。

    他可没有巴克那恐怖到足够重塑的肉体,为了避免近身作战,他赶紧指引着雷环在这一瞬间爆裂开来。

    砰—!

    巨浪滔天般恐怖的能量四溢开来。

    这一下就连巴克那狂暴的身躯也沛然莫御地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了天花板上,旋即又砰地砸落在了地上。

    只不过他浑身上下焦黑的皮肤迅速大片大片地脱落,又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片大片的重塑如初,旋即站起身后双眼死死地盯着金.伯伦沉声道:

    “忘记说了,但凡是杀不死我的,都将会被我杀死!”

    金.伯伦看着对方那个宛如“不死之躯”般怪物一样的男人,眉头也不由微微蹙起。

    他的天赋能力【苍雷】到了八阶半神级领悟了【规则.雷罚】之后可谓是至刚至强,霸道绝伦,很少有人能够正面抵挡住他的狂暴攻势。

    可偏偏眼前这个男人,不仅能力等阶和他旗鼓相当。

    偏偏还能直接正面硬抗下他的狂暴雷罚,这就让他有些投鼠忌器了。

    近身肉搏?

    别开玩笑了。

    他可不是什么肉体系能力者,哪怕雷系的能力到了这种程度对于个人速度的提升极大。

    但在无法确定对方速度极限的情况下,近身交手哪怕蹭着一块都是他无法承受的

    就在金.伯伦蹙眉细思的时候,忽然间,他身后通往地下第三地牢外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

    下一刻,一个头戴黑色礼帽,身披裁决司黑袍,腰间悬挂着三把刀、眼眸有如鹰眼般锐利的男人迈步走了进来。

    今晚的一切都发生得很突然,可眼前这个走来的男人午夜十二点却身着盛装走来,步伐却无比从容,仿佛对于今晚的一切突发事件心中早有预料。

    第五裁决使、三刀流剑帝克罗剑的视线掠过了前方身体陡然一僵的金.伯伦,落在了挣脱了手铐和脚镣的巴克身上,语气冰冷地说道:

    “你逾越了秩序你真以为自己杀不死吗?还是说,对于死亡,你已经迫不及待地等不到明天了?”

    话音落下,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哪怕是粗犷的巴克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脑海里却也莫名地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

    不要招惹对方!

    这个男人非常危险!

    就在空气一阵沉默之后,外面却再次传来了脚步声,片刻后,从三楼却走下来了一男一女两人的身影。

    “威胁我的手下有点不太好吧?”

    走在前面的胡佛.柯里昂胳膊依然缠绕着绷带,可口中的话语却是云淡风轻,仿佛空气中那股压迫感并不存在一般。

    第一分队队长罗赛蒂却是眼观鼻鼻观心,步伐牢牢地跟在身前的男人身后,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平安无事的大块头巴克身上,心中总算是不由松了口气。

    不过想到刚听到的话,罗赛蒂的心中顿时有一阵无语,这家伙真是无论在哪都那么能管闲事啊。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在柯里昂海贼团中他才会那么受欢迎,成为最受大家爱戴的副船长吧

    克罗剑望着眼前昔日的旧友,锐利的双眸微微眯起,“你不该再来的,我给过你一次机会。”

    “我也说过,我要带走我的家人。”胡佛.柯里昂却丝毫没有身陷窘境的自觉,微微笑着说道。

    “这违背了秩序。”

    第五裁决使克罗剑站定了脚步,背对着身后缓步走来的胡佛.柯里昂。

    “秩序?你定的?”

    胡佛.柯里昂挑了挑眉。

    “不。”

    第五裁决使克罗剑摇了摇头,语气平静地说道,“秩序因我而存在。”

    胡佛.柯里昂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个固执的家伙啊,你是赢了我一次,但这一次,我可不止一个把人。”

    话音落下,跟在他身后的罗赛蒂也往前一步,和他并肩站齐。

    对面地牢中的巴克更是将那充满压迫力的目光死死的锁定了眼前的男人身上。

    空气瞬间一下子凝滞了起来。

    偏偏就在这时,黎明革命军中部军的军长金.伯伦左看看,又看看,忽然开口对第五裁决使克罗剑微笑着说道,“我说要不然我们合作一次吧。”

    革命军和裁决司合作?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瞬间全部投向了金.伯伦。

    这个家伙真的比想象中的还要无耻啊

    同一时间,裁决司地牢的一层。

    尚且没有接受任务分配临时自由属性点的东野原,靠着如今高达61.8堪比六阶速度系能力者的恐怖速度还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裁决司的地牢中

    看着地下一层被整个洞穿化作汁水的地牢电控合金铁门,东野原的心中不由也一阵心惊。

    最起码他掌控的【苍雷】就没有这样可怖威力,他的苍雷似乎更偏速度而非威力。

    这只能说哪怕是同样的天赋能力,在不同的能力者手中也会伴随着不断深入的开发,产生迥然相异的效果。

    只是当东野原迈步踏入地牢一层的时候,看着诺大的地下一层走廊另一头的无数牢房的铁门全部化作汁水,里面更是焦黑一片,哪还能见到半个人影,心中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从左到右,在那些人不知为何十分畏惧的目光中,一间间牢房找过去却并没有发下科洛蒂亚的身影。

    最后,东野原视线落向了那片靠近地下一层被毁灭的惨不忍睹的牢房,心情也逐渐下沉。

    呼—!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有下一层!

    接下来,东野原走过地下一层的长廊拐角,视线落在了通往地下二层的下行走廊上,目所能及之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倒着裁决司黑袍执行队守卫焦灼碳化的尸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95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