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新岳乱合集目录500伦 (大玩卧底警花)最新章节列表

    出了基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爬满蔓藤的高楼大厦。

    绝大多数高楼,在这些年的尸潮冲击下,早已坍塌倾斜,反到某些低矮建筑得以幸存。    新岳乱合集目录500伦 (大玩卧底警花)最新章节列表    

    踏过满是狼藉的一楼,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二楼一处房间。

    房间里早有数人在等候。

    李应琼。

    艾伯特。

    葛大海……

    算不上熟悉,但都是在基地里见过的面孔。

    除了李应琼外,其他几人都在争抢一个白玉瓶,瓶口开启,朝外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怪味。

    “周兄!”

    见到周甲,葛大海双眼一亮:

    “你来了。”

    说着一把从其他人手中夺过白玉瓶,急急道:

    “快,快来尝尝这个,这可是好东西,平常时候根本没有,只有多一位朋友的时候才会分。”

    “你先尝尝,给我剩一点。”

    他一脸眼巴巴的看着周甲,其他几人则是眼神闪烁,在李应琼的示意下,慢慢围了过来。

    周甲垂首。

    白玉瓶狭窄的瓶口内,可见一汪浅蓝色液体。

    液体因葛大海手腕晃动而泛起涟漪,好似天际群星藏于其中,让人情不自禁沉迷其中。

    气味古怪,绝对算不上好闻,但却让人生出一种发自身体深处的渴望,让周甲不由自主咽喉发干,迫切的想要品尝一二。

    定了定神,他看向场中。

    众人看似热情靠近,实则已经暗暗堵住了后退的大门,不过除了李应琼,其他人的目光更多的是看面前的白玉瓶。

    他们眼泛狂热,咽喉滚动,似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尝一尝味道。

    “要不然……”

    周甲做着最后的尝试:

    “让我再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葛大海眉头一皱,道:

    “事到如今,周兄还看不清局势,一人力短众人势强,有妙茕小姐里应外合,我们以后行事也会方便许多,再说既然都已经来了,就别想那么多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距离也越发靠近,隐隐形成一种压迫感。

    “也罢!”

    周甲轻叹一声,扫眼众人,视线最后落在妙茕身上:

    “所以……,你们的人都在这里了?”

    “没错。”妙茕轻击双手,笑嘻嘻道:

    “以后都是自己人了,开诚布公,朋友不妨取下盔甲,让我们也见一见你的真面目。”

    她眼中带着好奇,声音依旧充满魅惑力。

    这么多年。

    极致的享乐,让能引起她兴趣的事越来越少,难得有一件,自然值得期待下,希望里面会是个惊喜。

    如果是个健壮的帅哥……

    那就太好了!

    看体型,应该不差,就不知长相怎么样?

    妙茕眼眸发亮,下意识夹紧修长双腿,红唇越发娇艳。

    “不错。”葛大海点头:

    “说起来,我们还没见过周兄的真容。”

    “……”周甲略作沉吟:

    “也好!”

    音落,大手倏忽一伸,钢铁手套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猛然扣住一个面容姣好的头颅。

    突然的爆发,速度快到极致,而一直身处高位、被人众星捧月拱卫的妙茕,显然没有料到有人竟能免疫她的催眠。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头颅就被握住。

    “你干什么?”

    “住手!”

    众人大惊,各种源力波动乍起,飞速靠近。

    周甲一声不吭。

    暴力!

    五指一攥。

    “彭!”

    鲜血、脑浆起飞。

    刚才还笑意盈盈的妙茕,这位黑帝的掌上明珠、天之娇女,已然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没了头颅、沾满鲜血的姣好身躯摇摇晃晃,栽倒在地。

    场中一静。

    屋内众人的眼神有惊有怒,更多的则是惶恐,不是恐惧人被杀,而是再没有那极乐水。

    没有极乐水,对他们来说生不如死!

    “你敢!”

    “主上……”

    “杀了他!”

    咆哮声在这不大的房间里响起,随即就见斧光跃动,两个扑来的人影瞬间一分为二。

    激发暴力,八品的周甲力气堪比十品。

    近卫技—八臂魔猿!

    艾伯特怒吼逼近,双臂一震,源力在身周如有实质,化作漫天拳影,朝着盾牌砸落。

    毒刺!

    葛大海双眼收缩,身躯猛然一转,身份诡异而急速,更有一道肉眼难辨的寒芒电闪而出。

    在场众人,都是黑帝为女儿精挑细选的高手,短暂的惊恐过后,也纷纷显露出惊人实力。

    其中绝大部分,都有着七品的实力。

    奈何……

    “彭!”

    面对化身八臂魔猿的艾伯特,周甲只是随手挥动盾牌,巨大的力量就把他给撞飞出去。

    身在半空,浑身骨骼俱断。

    一声低吼,暴戾的斧光好似龙卷,在房间内疯狂肆虐,一道道人影被卷入其中,眨眼肢解分离、血肉横飞。

    每一个人,都被斧光笼罩。

    葛大海、李应琼都非弱者,但在这狂暴斧光下,却像是陷入龙卷的舟船,摇摇欲坠。

    杀戮。

    覆盖房间。

    “啊!”

    场中仅有的一位八品高手怒吼冲来,正面相撞。

    周甲身躯前倾,平举盾牌,脚下发力,在随手劈死一人的情况下,顶着对方疯狂前冲。

    “彭!”

    墙壁被两人撞穿。

    “彭!”

    一层层钢筋混凝土接连出现一个人形洞口。

    直至十几道墙壁后。

    “唰!”

    周甲顶着人从高处落下,裹挟巨力砸进地面,一个巨大的凹陷浮现在破败的街道正中。

    凹陷的中心,是已经化为肉泥的人影。

    “呱……”

    “呱!”

    变异的乌鸦在屋宇间徘徊、尖叫。

    周甲起身,暴躁的杀意渐渐平息,面无表情收起盾斧,在尸体上搜了搜,起身跃起,循着刚才撞出的破洞回到原来的房间。

    房间里,遍地都是残肢碎肉。

    四面墙壁满是鲜血,各种碎裂的尸体、内脏,混乱无序,角落里一人颤颤巍巍缩着身躯。

    全力以赴的他,实力堪比十品高手。

    放眼整个碎片世界,除了立于巅峰的那少数人,其他的,在他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

    “李应琼?”

    审视着对方,周甲慢慢蹲下身子,声音不疾不徐,只是带着些疑惑:

    “你似乎……,跟刚才有些不一样?”

    “呵……”李应琼胸口凹陷,气息若有若无,闻言在满是鲜血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黑帝有一种心灵秘法,能奴役他人,再加上这个世界的科技专门研发的某些药物,所以才能控制那么多人。”

    “他女儿,自然也得了真传。”

    “不过这种法门显然有着限制,在施术者死后,效果会越来越弱,直至我恢复清醒。”

    听得出,他的声音中带有深深的悔恨、惊恐。

    更有些无奈。

    这段时间,他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梦中的自己被那女人随意耍弄,自己反到乐在其中。

    尽心竭力的效劳,只求那女人满意。

    好在。

    噩梦终于结束。

    但他的生命,也频临消失。

    “原来如此。”周甲了然。

    星族人对于心灵秘法,似乎有着独特的天赋,妙茕的催眠,甚至连他都差一点中招。

    若非识海有源星在,就算抗住迷惑,怕也会大受影响。

    “我有些不明白。”他慢声开口:

    “在基地,周某应该算得上毫不起眼,你们却三番两次前来邀请,似乎是有意针对我?”

    除了李应琼、葛大海,中途还有一人发出过邀请。

    最后。

    就连黑帝之女妙茕,也自降身份亲自出面。

    周甲一直一来秉承着不显山露水的作风,对方则显得太过刻意。

    李应琼沉默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有人在找一个名叫周甲的铁皮罐头,如果把人送过去的,那人愿意付很高的报酬。”

    “就算是黑帝之女,也为之心动。”

    事到如今,他已经命不久矣,自然无所谓保密,更何况他也没有理由保守秘密。

    “哦!”盔甲下,周甲挑眉:

    “有人找我?”

    至于是谁,倒也猜得出。

    “那人在哪里?”

    李应琼抬头,眼神渐渐暗淡,费力抬手张口:

    “……”

    *

    *

    *

    屋房。

    星城曾经的贫民窟。

    这里一座座数十层的住宅楼连在一起,住在里面,常年不见日光,生活环境极其恶劣。

    末日来临。

    无数人化身行尸。

    贫民窟的人口众多,自也是行尸的聚集地。

    因而。

    极少有人会把自己的藏身地选在这种地方,除非别无选择。

    “哒……”

    清脆的脚步声,从黑暗中传来。

    罗平护着女儿、保罗,一步步后退,直至退到窗户边,身后是高达百米的极限落差。

    就算是十品高手,从这个高度摔下去,不死也要重伤。

    “罗大侠,我们又见面了。”

    黑暗中,一道身影渐渐浮现,甚至古典西装,发丝、衣领打理一尘不染的斯图-沃伦缓步靠近:

    “想不到,你竟然会选在这里当藏身之处。”

    他扫眼周遭,缓缓摇头,眼中带着惋惜:

    “以你的身份,当不至于如此。”

    “斯图-沃伦。”罗平眯眼,死死盯着对方: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斯图-沃伦在阴影尽头止步,面颊在光明、黑暗交错的光影中来回变换:

    “罗大侠可知道,你那位周师弟现在在哪?”

    “不知道。”罗平摇头:

    “当时一片混乱,能找到小女就已是侥幸,周甲在哪,罗某并不知晓。”

    “爵士如果要找他,却是问错地方了。”

    “是吗?”斯图-沃伦垂首,音带遗憾:

    “那真是可惜。”

    说着,轻轻挥手。

    黑暗中。

    一道道人影从他身后走出,赫然都是沃伦家族的人,他们手持刀兵,缓缓朝着罗平逼近。

    “爵士。”保罗面色发白:

    “特里少爷的死未必与周先生有关,而且就算有关,这也不关罗先生的事吧?”

    “唔……”斯图-沃伦面露沉吟,道:

    “他的师弟,害死了我的孩子,我现在杀死周甲的师兄,似乎也符合大林王朝一报还一报的说法。”

    “罗大侠,你说是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85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