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皇上撞着太子妃高H|坐在奴的脸上让他伸舌头

  这就是法力?

    周拯仔细感受着体内游走的气息。

    这一缕仿佛随时会断掉的气,就是他未来修道的依凭,今后变强的根本。

    此气来的着实不容易。  皇上撞着太子妃高H|坐在奴的脸上让他伸舌头      

    他先是打坐了三个小时,背诵了那篇经文数百遍;随后冰柠仙人点亮了池底阵法,直接将他身周的灵气浓度提升了十多倍。

    这家神仙洗浴中心,还真是神仙洗浴。

    池子下面的阵法都是现成的!

    周拯又在灵气中浸泡了四个小时,腹中饥饿尚不算什么,口中干渴确实难受。

    敖莹在旁颇为揪心,却也不敢打扰,知道这是周拯必须经历的一遭。

    总算,周拯在灵气中泡够了八个小时,冰柠仙子自一旁飞身而起,右手抵在周拯背后正中。

    这与敖莹做的引导完全不同。

    冰柠并没有直接给周拯注入灵气,而是让周拯不断去感受每个穴位、每条经脉所在的位置。

    她问:“何为修行?”

    周拯还没来得及编几句有逼格的话,冰柠已开始长篇大论。

    “修行,便是纳天地之宝藏为自身道藏,便是以自身造化夺天地之造化。

    “纳灵于体,汇灵于魂,元神自结,白日飞升。

    “人体藏有大秘,天地自有大隐,混沌初开,温粥鼎沸,原初命祇,自蕴大星,大而化碎,始为乾坤。

    “修行之秘便对应原处之命星,周天易数,不外如是。

    “我已为你画下了所修功法的基础气脉图,若此次不得,万不可强求,交托自然,随性而动。”

    周拯微微点头,迅速沉浸在了这奇妙的感应之中。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体内就诞生了第一缕气息,冰柠也已离去。

    周拯去配套的更衣室准备换衣服时,进门就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中睡着的敖莹。

    这条小鱼如果再长大些,肯定会是个万人迷的大美妞吧。

    如今她脸蛋还带着几分稚嫩,睡着了更显乖巧可人,白里透红的肌肤毫无瑕疵,小巧的嘴唇宛若荔枝果肉;

    她那双纤腿笔直浑圆,此刻因是蜷缩着,反倒更显她身子曼妙玲珑。

    周拯嘴角露出少许微笑,抓起衣服退去了浴池间。

    等他装备妥当,少许冰蓝色光点飞来,在他面前凝成了一竖行字迹:

    【提前去报道,接一下新生】。

    周拯这才想起来,他还是本期仙人特训班的班长。

    嗯,锻体境一阶的班长。

    ……

    “啸月的实力又有长进了?”

    妖王风磬坐在办公楼阳台的躺椅上,目光有些深远。

    风磬并不喜欢排场,但也知道身为统御数十万妖族大军的一路妖王,必须保持基本的威严感。

    几名穿着‘火舞套裙’的狐妖静静跪在一旁,充当着肉身置物架;那些妖娆的身姿满园春色,却不能让风磬的目光多浏览半寸。

    “回禀大王。”

    狐妖丞相双手交叠在蜂腰前,难得穿着稍微正经了些,柔声道:

    “扔过去的六头妖魔,实力都在元仙、真仙境左右,堕魔后更是完全激发了自身血脉之力,但依然在隆辰市守备修士的围剿下,无一存活。

    “他们对防护大阵的损害不超过一成,且实力最强的蟒妖,已能与真仙境巅峰的天将对垒,却依旧被啸月一口吞噬。

    “天狗大神通恐怖如斯。”

    “呵,本王倒是对天狗一族颇有好感。”

    风磬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他大舅哮天犬至死不悔地追随二郎显圣真君,如今被困在了天界废墟,啸月当下在复天盟中位置尴尬,背后也没有倚靠,倒是有机会能争取到咱们这边。

    “那个采香殿的侍女长实力如何了?”

    “大王是问那个冰仙?”

    狐妖丞相忙道:“她应是迈入了天仙境,因本体是王母瑶池中的一颗玄冰宝珠,跟脚福源都算深厚,怕是今后有一丝希望能踏入太乙金仙境,当尽早除之。”

    风磬目露思索,随手捏起一颗葡萄,刚送到嘴边,又扔到了一旁。

    似食之无味。

    他道:“寅虎把啸月、冰柠、凤瞳三者摆在东海十二城,既是对海中圣灵的提防,又是对这三仙的保护。

    “冰柠不能动,起码我们不能动;

    “王母虽下落不明,但瑶池一脉的女仙太过彪悍,她们又是天庭崩陨后实力保存最为完整的一股神仙。

    “莫要以为,我们在这颗星辰上成了十八路圣灵之一,今后就能高枕无忧。

    “转世仙人的实力在不断恢复,本土的修行者已成规模,明日最好的局面也不过是三分天下,我们要尽量避免与他们结死仇,如此还能留有退路。

    “你去吧,暗中将这次试探隆辰的情形放出去。”

    “是。”

    狐妖丞相跪伏领命,而后身形倒退着离开阳台,化作一束粉色流光消失不见。

    风磬挑了挑眉,对着这片荒凉却别有一番景致的小镇微微出神。

    隆辰。

    说起这个地名,风磬倒是颇为熟悉。

    当初他刚上网冲浪享受凡俗之乐时,就是某个可恶的家伙把他引入了游戏的大坑,让他一发而不可收拾。

    那家伙语音里提过,他就是在隆辰……

    【我听过你的歌,我的大哥哥~】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风磬猛地坐起身来,用力摆了摆手。

    几位狐族美姬立刻起身退却,动作迅速且无声无息,顺便帮自家大王关上了阳台玻璃门,拉上了内侧窗帘。

    风磬清清嗓子,点开了语音通话,不自觉就用出了自己最温柔的声线:

    “喂?”

    “风,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见面嘛。”

    ……

    冰柠留言让周拯早去报道,周拯自然不敢怠慢,第二天就直接打包行李,带着敖莹入住了第六农业岛的天府酒店。

    有一说一,这酒店的隔音效果十分不错。

    在酒店房间内打坐能迅速静心!

    农业岛,顾名思义就是专注于农业生产的小型防护罩笼罩区域。

    因为防护罩外的地界太过危险,跨城市的物资配送与调度变得有些困难,一个超过百万人口规模的大城市,都必须拥有足够甚至富余的全套生产设施。

    某种意义上,生产粮食蔬菜与棉麻布料的农业岛,比各类工业岛更重要、也更关键。

    隆辰市总共有八处农业岛,分布在主城区外围八个方位,培养了一大批职业农民。

    因为隆辰一直处于平稳的状态,人们在主城区二级防护罩外围开垦出了大批良田进行机械种植,这在隆辰成为重要粮仓的同时,也让八个农业岛有变成旅游岛的趋势。

    天府酒店就是依托农业岛自然风光建起的酒店。

    它有着超过百亩的占地,主建筑是十八层高的大楼,前后分布着农场、麦田、菜地、鱼塘,能为入住此地的旅客,提供挤奶(牛)、割麦、钓鱼、插秧等一系列农趣活动。

    天府酒店的装修风格,与神仙洗浴中心一脉相承。

    很明显这里也是复天盟的基地,不过周拯还没得到进入的暗号,只能自己付费在这里小住等候。

    等待同班学员的这两天,周拯也并非一味修行。

    他又不是不解风情的蠢蛋。

    周拯带着敖莹在第六农业岛逛了一圈,吃了两家要价有些昂贵的餐厅,体验了下陆地上的各类农趣。

    散步在林荫小路,周拯记住了林荫斑驳的光影,以及光影洒落在敖莹身上时,她那迷人且温柔的笑意。

    杨柳依依,敖莹与周拯脱鞋坐在池塘边,四只脚丫探入清凉的池水里。

    “周,如果我要离开几年去准备化龙,那你会不会忘了我?”

    “怎么可能会忘。”

    周拯笑了笑,双手撑在木板,看着那波光粼粼:“你现在已经是我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了,而且跟你相处,轻松又愉快。”

    “哼,谁跟你是朋友,”敖莹目光挪向一旁,略有些不满。

    “那个……”

    周拯蹭了蹭鼻尖:“如果你不着急的话,就多留一段时间吧,我还有很多修行问题想请教。”

    “嗯,”敖莹偷偷瞄了眼周拯,用鼻音答应了声。

    “你们两个。”

    冰柠的嗓音突然在耳旁响起。

    周拯一个激灵跳了起来,莫名有点心虚。

    他们背后空荡荡的并无人影,冰柠用的是远距离传声:

    “过来帮忙接待,他们八个很快就会抵达,记得拿出班长的威严。”

    于是,十分钟后。

    周拯举着一只写有【特训班】的木牌站在酒店门口,挺胸抬头绷着脸,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嗯,注意威严感。

    敖莹不便直接现身,此刻化作玉石躲在周拯的衬衣口袋。

    很快,一辆穿梭巴士进入了周拯的视线。

    初涉修行的他,已经能隐约感应到气息的流动。

    果不其然,巴士还没停稳,就有个长相甜美的姑娘从车窗探头出来,对周拯喊了声:

    “是班长吗?”

    周拯笑着点头,仔细辨认着这个应该比自己小几岁的女孩,将她与群聊中的头像一一比对。

    车门打开,六位年轻坤道依次下车,立刻构建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周拯在旁也有点犯嘀咕。

    修道天赋和颜值,有什么正相关关系吗?

    这六位坤道都是肤白貌美、灵秀动人,且都穿着现代装束;

    她们或是用紧身牛仔裤凸显自己笔直的美腿,或是用一袭浅色的连衣裙来衬出纯洁的气质。

    环肥燕瘦,各具千秋。

    但周拯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第七个下车的家伙完全吸引了过去。

    这也是仙苗?

    此仁兄的打扮确实有些不同寻常。

    喇叭裤、人字拖,大金链、花衬衫,一头染成黄色的毛刺短发,一张极其适合歪嘴笑的英俊脸庞,再配上一幅蛤蟆墨镜……

    他可能不是人群中最靓的仔;

    但绝对是吸引目光最多的仔!

    “班长?”

    这家伙上下打量了周拯几眼,摘下墨镜,对周拯挑了挑眉,嘿嘿笑道:“以后有啥事就直接招呼一声!我就是肖笙!”

    哦豁,不识数的那个!

    周拯朝着穿梭巴士看了几眼,发现里面空荡荡的。

    “不是来了八位同学吗?怎么少了一位?”

    “诶?”肖笙扭头看了眼,也有点纳闷,“有第八个人吗?”

    六位年轻坤道也在朝车内巴望着。

    有妹子小声嘀咕:“我记得好像是上来了另一个男生,但他给我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也没记得他坐在哪个位置了。”

    “那个,我在。”

    一旁突然传来干咳声。

    周拯与其他七人同时扭头看向一侧。

    不知从何时开始,那里就站着一位背着黑色双肩包的年轻男人,这人身形高瘦,长相介于英俊和普通之间,十分耐看。

    他对周拯伸出右手:

    “李智勇,自身存在感天生不足,请多见谅。”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81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