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乡下柴房被老头玩弄(巨荡乳妇)最新章节列表

 没错!

    就是“时间迟缓”!

    当化身成黄泉的徐小受一指点在虚空,用出了“时间迟缓”的那一刹,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诧。

    但惊诧过后,更多的,则是释然。    在乡下柴房被老头玩弄(巨荡乳妇)最新章节列表    

    自斩异之后,夺得模仿者开始,徐小受便也从异的灵魂记忆中读取到了模仿者的真正使用方法:

    一,千变万化的能力,是基础能力。

    二,凡见过、凡纪录、凡同属性者,便能轻易模仿出模仿对象的一二成能力,但效果微乎其微。

    三,要想要更进一步模仿别人的属性、能力,则得先获取别人的血液,继承其属性,从而发挥出最低七成、最高十成的模仿能力。

    这些前提条件……

    说实在话,徐小受并不看中!

    论千变万化,他有“变化”,这二者完全同质。

    论通过“血液”获得别种属性,徐小受也不需要,他现今已知道自己其实是“全属性”。

    模仿者最被徐小受看中的,只有适合他这一类特殊人等的学习能力凡见过、凡纪录、凡拥有该属性者,便能用出!

    这一点,在得到模仿者之后,徐小受已经验证成功了。

    他变身成木小攻,并且使用木系能力的时候,便没有拿到小师妹的血。

    可正因为木属性为基础属性,十分容易入门。

    全属性的徐小受轻易模仿出了熟人“木小攻”的形象,并通过模仿者的属性加持特性,使用出了以前不曾使用过的木系能力,成功具现出了小木壶、小木铲等玩具。

    他变身成异,糊弄全场执法官的时候,也没有拿到异的血。

    但“灵魂读取”过异,徐小受对异各种招式的理解,比献祭一滴血给模仿者才能得到的,要多得多。

    消耗十分之大的“精神冲击”等招式,徐小受以接近十成十的威力用出来,只一瞬间,自身疲惫就被“转化”+“生生不息”+“元气满满”这一组合,一下恢复。

    而今模仿黄泉……

    说实话,徐小受只见过黄泉几面。

    真正看到黄泉对他能力的运用,还是对方吊打院长大人的时候。

    时间、空间属性的入门门槛毕竟太高,徐小受有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他本以为模仿黄泉的空间能力可以,但模仿时间能力,会有一定阻碍。

    可眼下,他毫无迟滞的用出了“时间迟缓”,并且威力还不弱……

    不!

    不止不弱!

    依照全场被控的情况来看,这已经算得上“有点强”!

    徐小受很快释然,便是因为他想到了自身已经不止有全属性这个前提条件,更早有无数知识沉淀在记忆尘封处。

    他对“时间”,并非一窍不通。

    “剑术精通”带来的类似于九大剑术的剑道理解中,就有基于幻剑术第一境界“时空跃迁”的能力解析。

    这些东西并不是成型了的“时空跃迁”,所以徐小受无法直接使用出来,但它却包含了组合形成“时空跃迁”的基础知识。

    而在这些基础知识中,时间、空间属性的理解,占据了大部分。

    “纺织精通”纺织的不止是天机,还是人体筋骨脉络、万物成长纹理、天地大道规则等。

    这些基础的知识,同样不曾演化形成可以直接利用的东西。

    但“纺织天地大道规则”的其中之二,便有“时间”,以及“空间”规则的基础知识。

    除却这些成长为王座等级,带来海量经验的精通型被动技外。

    徐小受以前梦寐以求想要获得先天属性之力的时候,无聊中曾研习过的“道纹初石”,同样也包含天地间一切属性的基础。

    这其中,也有“时间”、“空间”……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基础知识的沉淀,微末时徐小受不知道如何利用,可一旦时机来了,便可厚积薄发。

    正如他拿到空间源石的那一刻,一下便悟出了空间之道的基础能力运用,并籍此得到了可以堪破王座界域乃空间节点组成,继而窃机越渡的能力。

    模仿者,在异的手上是杀手、间谍工作的利器。

    在徐小受手上,成了一个增强属性功能的学习机,哪里不会模仿哪里,能力用着用着,也便熟练了。

    所以当下!

    当着饶妖妖等执法官的面,用出“时间迟缓”,成功控住所有人。

    徐小受惊喜过后,唯一的感受便是:失忆之人,突然记起来了某些记忆,并成功将之展现给了世人,仅此而已。

    当然,惊喜在心中,徐小受不曾表现出来分毫。

    他面上,依旧是无比的淡然,即便有着面具遮掩,他也很好保持着阎王大佬的风度。

    宠辱不惊,气定神闲。

    一息……

    两息……

    三息……

    就在饶妖妖等人感觉过了足足有一个世纪之久,实际上仅过了几息功夫的时候,徐小受敏锐察觉到了自身气海灵元的变化。

    维持“时间迟缓”才这么点功夫,他气海差不多要见底了!

    连“元气满满”和“转化”带动的“生生不息”一起运转,都有些扛不住消耗!

    这他娘的……徐小受都想骂娘了。

    但他处变不惊,身子徐徐浮起,又在半空以折叠空间的方式,隐隐绰绰凝成一尊半透明的高背王座,而后临空屈膝,缓缓落座。

    “哒。”

    像是水滴落下的声音,徐小受指尖再于虚空轻点一下,方圆之地有涟漪扩散,时间流速也恢复了正常。

    这个时候,信息栏才开始疯狂弹框。

    “受到骇视,被动值,+132。”

    “受到敬畏,被动值,+121。”

    “受到怀疑,被动值,+18。”

    十八……

    徐小受看到这个数字,心说我变成异的时候,你们疯狂怀疑我,如今我变成更加不科学的阎王老大黄泉,也只展现了一点时间属性的初步运用,你们便吓成这个样子?

    他表面不动声色,透过面具的双眼更捎上了几分独属于大佬的戏谑从黄泉吊打叶小天时的神态学来。

    而后,他双肘靠住空间王座扶手,十指在颌下交叉,睥睨下方众人,偏头轻笑道:

    “还有趣么?”

    这一声,是徐小受在讥讽方才饶妖妖见到他变成黄泉时的第一反应。

    ……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尽管饶妖妖脑海里不住浮现诸如此类的想法,可那个突然出现的黄泉所展现出来时间之力,依然无法让她做到无视。

    他是如此的淡定、如此的娴熟……

    他在高空睥睨下方之人的姿态,是这般自信,这般有把握……

    饶妖妖在一瞬间于脑海内闪逝了许多想法。

    她想到了守夜,想到了守夜的叮嘱,继而推测出这是圣奴徐小受所变。

    可……

    时间之力,怎么解释?

    徐小受能模仿王超、能模仿异,饶妖妖都不怀疑这些。

    因为王超昏迷过程中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异不出意外,就死在对方手上,有血来激活模仿者,这都很合理。

    可黄泉,就很离谱了!

    徐小受即便拿到模仿者,也得有阎王黄泉的血液,才能模仿出时间属性吧?

    他和黄泉接触过?

    不可能!

    圣奴徐小受,怎会和阎王黄泉有交集?更遑论在得到模仿者之后的短短时间内,就拿到对方的血液!

    黄泉拿到徐小受的血液,还差不多!

    所以,当一切不可能的推理都排除,剩下的,那唯一一个再是离谱的答案,就是真相。

    那么,真相便是……

    饶妖妖嘴唇嗫嚅,以不可置信的眼神,抬眸望向那坐在半空的金袍面具人。

    “他,真是黄泉?”

    这更加离谱!

    简直离谱到是离谱他爹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他绝对不可能是黄泉,否则我之前的那些推论,如何解释?

    “可他不是黄泉的话,时间之力,这片大陆还有谁拥有?

    “总不至于,是空余恨来了吧?”

    饶妖妖强迫无法冷静下来的自己冷静,可她依旧无法冷静,疯狂给对面贡献被动值。

    “受到揣测,被动值,+1。”

    “受到怀疑,被动值,+1。”

    “受到认可,被动值,+1。”

    徐小受瞅着这矛盾不堪的信息,心头窃笑。

    你离真相,只差一个守夜,可惜,他现在在崖底,尚不知生死……徐小受轻易读懂饶妖妖的面部表情变化。

    他毕竟怕死,更怕饶妖妖化身莽夫,因而尝试着给对方一个指引。

    便像是前辈在给无知困惑的小女孩一个问题的真正答案,虽然徐小受并不知晓黄泉的年纪,以及对方和饶妖妖之间的辈分关系,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高深莫测”。

    “异。”

    徐小受倾过头,改成单肘拄着扶手,拳头抵住侧脸面具的动作,给出了一个字的提示。

    这个时候,他看见汪大锤等莽夫,以及那百重界域的主人,似乎又有了动作的迹象。

    而气海灵元,因为不用维持时间之力,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徐小受当即侧过面具下的双眼,给了莽夫们又一记“时间迟缓”莫挨老子!

    饶妖妖作为为数不多没有被时间之力笼罩之人,这一刻,清晰感受到了周边人的“减速”行动。

    她修习过幻剑术,也感悟过时间系能力。

    可对幻剑术的掌握,饶妖妖即便没有苟无月强,也能清楚得到结论时间大道修习者的能力,再强,强不过本身掌握时间属性之人的能力,也就是对面黄泉。

    这个时候,徐小受又一次感觉到气海灵元在快速亏空,他不得不暂时解除“惜字如金”的姿态,略掉身价地出声说道:

    “本座,只想得到一个私人交谈的空间,毕竟提前展露了身份,和饶剑仙交流的机会,也十分难得。

    “而你,显然能很好地约束你的手下,不是吗?”

    他说着眼睛一转,瞄向那群慢速者,然后快速解除了“时间迟缓”。

    饶妖妖心头一凛,抬手便压下了冲动的汪大锤等人,真有些被这气定神闲的黄泉给镇住。

    她不得不再次思考对方方才所言话语。

    “异。”

    什么意思?

    他是想表达,异不是徐小受杀的,而是他杀的?

    从离谱到逐渐接受,到现在的尝试去代入……饶妖妖真试着以杀异凶手是黄泉去代入那些不明真相的事件之后,得到了一个惊悚无比的结果:

    徐小受确实很难杀异,他必须要有强力输出、强力控制的队友,这个队友,在之前是说书人、是无名天机术士。

    但如若徐小受是假的,黄泉为真凶……

    那一切问题,都不成问题!

    单单一个黄泉,只要异落入他的埋伏之中,别说逃了,时空间属性之下,插翅都难飞!

    可黄泉,为何要杀异?

    他不晓得杀异的后果么?

    饶妖妖依旧茫然,她又抬眸望了那高坐于虚空的黄泉一眼,只觉对方面具之下,噙有无尽嘲笑,在嘲讽自己的无知。

    周遭执法官在被两次强控之后,已经冷静了不少,即便饶妖妖没有发令,他们也不是很敢出手了。

    当下,见现场安静,诸多聪明人同样陷入了“黄泉”给的指引当中,并顺着往下思索。

    汪大锤则颇显烦躁,却无可奈何。

    徐小受自然不会失礼到去打断别人对自己神秘的脑补。

    他在给出一个“异”字的时候,其实已经给出了一切答案,而这些答案,聪明人显然不需要再由别人来提示。

    “模仿者!”

    很快,饶妖妖思绪在一顿之后,从方才黄泉化身为异的情况中得到答案黄泉,必然是为了得到模仿者!

    可是,强拿模仿者,所图为何?

    一步步往前推,感觉即将破译真相的饶妖妖,联想到异在变身之前的又一重身份圣奴徐小受。

    这个身份,如若也是假的话……

    黄泉所变?

    如此,黄泉藏在圣奴之中,又为了什么?

    饶妖妖才思及此,脑海便有灵光闪逝,当即瞳孔骤缩。

    她想到了阎王的宗旨:搜寻泪家瞳!

    而现场,便有一个至生魔体,并且拥有泪家最强瞳术的银发女子存在。

    且在初时,黄泉便和这女子并肩站过!

    料想至此,饶妖妖猛然回眸望向那银发女子。

    这一次,她清楚看到了那一双氤着黑白雾气的玄异眸子,清楚看到了那想将一切祸端推到圣奴头上的阎王布局,也清楚看到了导致异死的唯一答案……

    “神魔瞳?!”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7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