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亲女人下面100种姿势 (玉茎颤抖女尊)最新章节列表

   可怕一幕,惊天动地。

    无数口兵器落下,每一口都熊熊燃烧,携带天地大势,如同化为了满天流星。

    整个地面惨不忍睹,剧烈抖动,如同发生了超级大地震。    亲女人下面100种姿势 (玉茎颤抖女尊)最新章节列表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知道绝顶境界的武者能造成多强的毁灭之力。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武者能够入道,就已经算是绝顶高手,可以动用天地大势,能借用山川日月之力为己所用。

    但现在剑鬼一击,却再次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葬…葬兵术…”

    钟舒云脸色震骇,脑海中波涛汹涌。

    这绝对是剑鬼赖之成名的无上奇学!

    号称葬天下之兵,一念之间,可以将所有的武器都聚集在身边,成为自己的杀器!

    想不到他们今日竟有幸看到这种无上奇功!

    轰隆!

    大地抖动,久久才平复下来。

    所有武器都插在了地面上。

    每一口武器的下方都钉死了一个人。

    一眼看去,密密麻麻,令人惊骇。

    另一个方向。

    正在与吴天海等人大战的黑绝老人、五毒手和雪花剑圣,全都露出了浓郁的惊骇,几乎在那道大吼声响起的刹那,他们便心头咯噔一声,知道不好,而后想也不想,迅速摆脱对手,连忙不顾一切向着远处狂逃而去。

    几乎每个人都恨不得多长出几条腿。

    这样的人物实力高深,在他们一味想逃的情况下,纵然吴天海、段峰、陈落三人想要阻拦,也是万万无法将他们留住。

    他们露出惊色,迅速抬头看去。

    “是…是剑鬼前辈!”

    “时隔这么多年,剑鬼前辈居然再次动手了。”

    每个人都心头震撼。

    忽然,段峰反应过来,道,“对了,徐老前辈呢?之前他与青木观主大战,负责拖住青木观主,后来青木观主却突然冲向了人群,徐老前辈难道已经遇害了,快找!”

    三人连忙向远处寻找起来。

    不远处的一处山脚之下。

    轰的一声,地面崩裂,乱石飞舞。

    【霹雳神掌】徐尧徐老前辈直接从地底冲了出来,气血躁动,披肩散发,脸色潮红,极其狼狈,稳稳落在了地面之上。

    “徐老前辈,你怎么样了?”

    这时,那三人听到动静,连忙迅速冲来。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那三个老怪呢?我被青木观主用阵法困在了地底,好不容易才脱困,青木老贼呢?”

    徐尧开口怒喝。

    “青木老怪已经死了,剑鬼前辈亲至,现在只逃掉了黑绝老魔、五毒手和雪花剑圣,其他人全都死了,走,咱们快去拜见剑鬼前辈。”

    吴天海说道。

    “什么?剑鬼前辈出现了?”

    徐尧也大吃一惊。

    而后四人迅速动身,向着远处赶去。

    别看他们现在都是胡子一大把,头发斑白,但在剑鬼的面前依然是晚辈中的晚辈。

    高空之中。

    剑鬼眼神冷峻,衣衫飞舞,背负双手,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难言的杀气,脚掌踩着金色怪鸟,让它从空中降落。

    尽管怪鸟从一开始便万分不甘,但面对这老神经病的恐怖煞气,还是吓得瑟瑟发抖,只能老老实实将落下去。

    不过才刚一降落,剑鬼身上的气势忽然间再次改变。

    之前的所有冷峻与杀气竟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再次变得嬉皮笑脸起来,直接从金色怪鸟身上跳下,身躯一闪,出现在了吴天海、段峰、徐尧和陈落四人的近前。

    “嘻嘻嘻,来来来,你们来的刚刚好,我正好有个问题要考考你们,你们说米的外婆到底是谁?快说,快说,谁要是能够回答出来,嘻嘻嘻,我就满足他一个愿望。”

    剑鬼嬉皮笑脸,一见面开始询问问题。

    四人连忙拜见剑鬼,但却被剑鬼一抓扯住手臂,笑嘻嘻的让他们回答问题。

    一时间四人全都有些蒙了,面面相觑。

    其他的正道之人则震撼无比,连忙开始相互扶起同伴,有伤的疗伤,没伤的则开始打扫战场,还有的人则分为两拨,一部分向着剑鬼走去,一部分向着宁川这边赶来。

    “宁少侠,你先不要乱动,老夫替你疗伤。”

    岳天理先是为宁川封穴止血,而后伸出手掌,抵在宁川的后背,浑厚的紫色内气瞬间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向着宁川的体内灌输而去。

    宁川一边接受他的内气疗伤,一边也在运来【如来涅槃经】,身躯很快亮起一层璀璨的金黄色光芒。

    一阵阵强大的力量波动扩散而出。

    仅仅小半柱香左右,宁川的伤势便被迅速压制了下去。

    “多谢前辈,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他开口说道,身躯一震,一股柔力迸发,将岳天理的手掌从自己的后背震开。

    “宁少侠,你真的这么快就恢复了?”

    岳天理问道。

    “不错,有劳前辈!”

    宁川起身拱手。

    “没事了就行,没事了就行。”

    岳天理连连点头,内心震动。

    之前看到宁川受这么严重的伤,他还以为起码要疗伤数日。

    可没想到宁川居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

    这身功力,当真是精纯莫测。

    接下来宁川迅速走向剑鬼那里,不顾其他人的异样,扯着剑鬼的袖子,直接走向远处。

    “小子,你要干什么?”

    剑鬼将衣袖从宁川手中扯了出来,开口问道。

    “前辈,你这次可真是害苦我了,早知道这小子身上有先天道文,我说什么也不会答应此事。”

    宁川咬牙说道。

    “嘻嘻,小子,你可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我问你萧氏难道就没有什么好处送给你的?”

    剑鬼嬉笑道。

    “我…”

    宁川一阵无语,“给了,武道真解。”

    “那不就是了,武道真解号称记录了天下一切武学的原理,一旦参悟透彻,今后入道乃是铁板钉钉之事,而且一旦入道,会比其他人强出不知道多少,怎么样?老夫没有骗你吧。”

    剑鬼笑嘻嘻的道,“况且此次你护送小活佛,也让你赚足了名声,不出预料,今日之事传出,你定然会名动天下,下届天骄榜,你肯定能排入前十,这是真正的名利双收,寻常人就算想找这个机会都找不到,你还不乐意?”

    宁川再次看了看剑鬼。

    有时候他真怀疑这老神经病真的是神经病吗?

    这大脑思维,比正常人都要清晰。

    “对了,那小活佛身后的先天道文,前辈看了吗?”

    宁川忽然压低声音问道。

    “那倒没有。”

    剑鬼轻轻摇头,道,“老夫还没活够呢,干嘛要看。”

    “什么意思?”

    宁川露出诧异。

    莫非看了那先天道文,还会有什么危险?

    “嘻嘻,不久之前,白云和尚看了一眼那小家伙身后的文字,结果将自身苦修的百年功力全都传给了那小家伙,

    后来铁冠道人生出好奇,又去看了一次,结果将自身修炼的八十年功力,也传给了那小家伙,所以,你说老夫干嘛要看?那东西轻易之下看不得,看不得啊。”

    剑鬼嘻嘻笑道,忽然看向宁川,“小子,你不会看了吧?”

    宁川心头吃惊。

    这么邪门的吗?

    我去!

    “没有没有。”

    宁川果断摇头,压根不敢承认。

    他愈发能感觉到小活佛的怪异。

    这期间难道还涉及到了所谓的‘因果之争’?

    谁看了先天道文,谁要把功力传给他?

    这开什么玩笑?

    “还有一件事,前辈,我听说武盟和圣盟开战了,是真是假?”

    宁川问道。

    “开战倒是没有,但是距离开战也不远了,总之现在事情异常严重,老夫说不定也得亲自动身一趟。”

    老神经病难得正常一次,开口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川问道,“金髯客他们的踪迹找到了吗?”

    “他们几人倒是没事。”

    剑鬼轻轻摇头,道,“但现在有事的是那位武盟老祖…”

    他很快不再多说,道,“对了小子,你准备时候返回总部?”

    “明天就动身怎么样,让我和众人道个别再走,前辈,你和我们一同回去,若不然我担心路上还会有人截杀。”

    宁川连忙开口。

    这次三大州正道高手齐聚,绝对是个粘贴的绝好机会,所以他准备拖延一晚,粘贴众人。

    虽然他昨晚已经粘贴过一次,但一个人起码可以粘贴五次。

    这次有剑鬼在身边看着,没了危险,自然可以多留一天。

    “反正老夫无所谓。”

    剑鬼轻轻摇头,忽然再次嬉皮笑脸,从怀中取出一个恶鬼面具出来,笑道,“小子,送你一个好玩的,接着这个。”

    他将恶鬼面具丢到宁川怀中,又紧跟着从怀中取出一面青色令牌,一并丢给了宁川。

    宁川眉头一皱,接过两样东西,仔细打量,道,“这是什么?”

    “嘻嘻嘻,是【元】组织的令牌和面具,用内力催动这令牌,就可以进入【元】组织的任务大厅,看看他们有什么古怪的任务,怎么样,敢不敢进去玩玩?”

    剑鬼嘻嘻笑道。

    宁川大吃一惊。

    这是【元】组织的传送令牌?

    老神经病居然将这东西也给弄到手了。

    他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前辈,上次那个修真者您追到了吗?”

    “那倒没有,那家伙擅长遁术,跑的太快了,再加上我当时与人交手,受了一点小伤,所以没能留下他,但他吃了我一剑,没有几年时间也别想再出来。”

    剑鬼连连摇头,忽然一双眼睛直勾勾的落在宁川身上,上上下下盯着他打量不停,看的宁川寒毛耸立。

    “小子,那个修真者干嘛要来深夜找你的,你好像也有秘密吧?”

    剑鬼嘻嘻笑道。

    宁川顿时脸色变幻,讪笑起来,“哪有哪有,他深夜找我,无非是想来邀请我,让我也加入【元】组织而已。”

    “这也确实有可能。”

    老神经病摸起了下巴上的胡须,沉吟道,“我上次混进任务大厅,刚好看到大厅上贴了你的通缉令,说什么谁能杀死你,可以奖励500贡献点,若能邀请你也加入【元】组织,可以奖励1500贡献点,现在看来,你倒是也成了一个香饽饽。”

    他忽然再次露出嘻嘻笑容,道,“你自己慢慢研究吧,我去找其他人玩去了。”

    他直接向着之前的吴天海、段峰、徐尧、陈落四人掠了过去,笑道,“你们四个都不要走,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快回答,米的老爹是谁,米的老娘是谁,米的外婆是谁,米的外公是谁,快说,快说…”

    宁川轻吐了一口浊气。

    随后再次看向手中的令牌。

    剑鬼居然将这东西都给弄到了手中。

    这岂不是说他几乎已经弄清楚了【元】组织的跟脚。

    “上次听柳星魂提起,【元】组织内等级秩序森严,按照衣服和令牌服饰进行划分,这令牌是青色的,岂不是说原有的主人,穿的是青袍?”

    宁川暗暗吃惊。

    青袍!

    意味着元婴或真武!

    这样的人物居然也能被剑鬼拿下?

    他忽然发现令牌正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地藏!

    “这难道是令牌主人的代号?代号地藏?”

    宁川狐疑。

    不过他还是将这令牌和面具塞入到了怀中,开始走向远处。

    这时,众人已经在迅速清扫战场。

    一个个武器被众人相继从地面拔了出来。

    唯独宁川的那口粗大神镗无人能够拔动。

    一时间,引发很多人围观,震惊不已。

    宁川先是向着小活佛那里走去。

    只见小活佛脸色煞白,心有余悸,瘫坐在地上,依然一动都不敢动,似乎之前的厮杀彻底吓到了他的心灵。

    “小家伙,你没事吧?”

    宁川迈步走来。

    小活佛抬起头来,看向宁川,顿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宁川之前大发神威的事,他全程都看在眼中。

    在他的眼中,宁川无异于已经和恶魔等同。

    “宁川,你不要动我…”

    他惊恐叫道。

    宁川一脸怪异,上来揪住他的身躯,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他的屁股上,道,“鬼叫什么?再叫一句试试?”

    小活佛露出恐惧,不再继续再叫,但还是露出求饶之色,道,“宁大哥,我错了,你什么时候给我解除封印,我的小勾勾什么时候能长出来,我不能没有小勾勾,你快给我解除封印吧…”

    “急什么,看你表现的够不够好了。”

    宁川语气平静,随手抓着小活佛,向着自己的武器那里走去。

    沿途中,他恰好遇到杨玄鲸和谭天长老。

    “两位,你们没事吧?”

    宁川问道。

    “没事了,宁少侠你怎么样?”

    杨玄鲸问道。

    “我也没什么大碍了,我先去前面看看。”

    宁川轻轻摇头,随后向着自己的武器继续走去。

    谭天长老看着宁川的背影,轻轻叹息。

    谁能够想象宁川的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今晚一战,天骄榜前十必将改写!

    上面定会有宁川之位。

    杨玄鲸也是露出复杂之色,心头汹涌。

    “宁少侠来了!”

    “宁少侠好神力,你这件武器实在太重了啊…”

    “大家快闪开!”

    很多人嘈杂一片,迅速为宁川让开道路。

    宁川露出微笑,走过去直接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那口沉重武器,锵的一声,数十吨的武器当场被他抓在手中,轻轻一抖,声音清脆。

    群雄再次喝彩不停。

    “宁少侠,不知你什么动身?”

    岳天理忍不住问道。

    “我准备明天再走,今日全赖各位英雄,在下几人才能够得以活命,若是各位不弃,在下愿意在镇子中摆上一碗离别酒,大家大醉一场,从此之后,大家就是生死之交的朋友,今后各位有难,宁某不管多远,定然赶至!”

    宁川朗声大喝。

    “好!”

    群雄高喝,振奋不已。

    每个人都摩拳擦掌,心头躁动。

    今日之事一旦传扬出去,必然可以成为天下美谈!

    连杨玄鲸也不由得心神汹涌,轻轻吸了口气。

    一直以来,天骄榜的人物高高在上,与这莽莽江湖客脱节的太过严重了。

    今日宁川和众人的这番话语,才算将他彻底唤醒。

    “好一场离别酒,杨某也愿意与诸位来一场生死结交!”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68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