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她坐在我的嘴上尿*武林少妇灌满了白色的的浓浆

    位面通道里的怪物说是像是溃堤的山洪般丝毫不夸张,而零号实验室又在距离虚空最近地方,怪物更是密集。

    苏伦一路猛冲过去,好几次险象环生。

    这还是他仗着有诸多宝物和空间手段傍身,换做常人,怕是六七阶职业者都得死在这里。      她坐在我的嘴上尿*武林少妇灌满了白色的的浓浆  

    他一头扎入了零号实验室里,这里已经和之前大变了样,走入地底,好多隔离的门墙都消失不见了,苏伦哪里不知道是被那头【虚空二向虫】给降维消化掉了。

    苏伦也更加变得小心,黑鸦在前探路,全知之瞳之瞳一路扫过,没有任何掉以轻心。

    实验室地步还有非常剧烈的空间能量波动,梅森院长和那诡异之间的战斗似乎正激烈。

    苏伦拿到了玛法那些人手里的情报,知道了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放出怪物。

    那情报里确实有很多诱导性的话术,听着就是一个受学院官僚主义迫害打压的天才在这里郁郁而终了。就像是苏伦自己第一次在图书馆发现那笔记一样,能煽动人心底打抱不平的情绪。

    不过,

    剧情如何现在都没意义了。

    最重要的还是“诱饵”很真实。

    那个“赫伯特·希尔博莱”说他把自己诸多足以改变文明进程的研究成果,就藏在了“T11试验区”里。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那些曾经在虚空位面游历收集的各种宝物,还有已经完成了【虚空基因药剂】项目所有的研究资料。

    那种能让人直接获得虚空天赋,而没有任何隐患的超级药剂,这对于任何人,特别是大势力来说,都是无法拒绝诱惑。

    这也是“虚空入侵”爆发最重要的原因。

    苏伦觉得这情报里的诱饵大概率是真的的。毕竟,他推测那个赫伯特生前可能是顶级职业者,而他当时所处时代正是炼金术无比辉煌的黎明时代某个阶段。那个“塔尔科鲁帝国”有神阶炼金术士的可能性非常大,存粹的谎言在那种存在面前,没有任何价值。

    不过,目前那些也都不重要了。

    苏伦更在意别的。

    那就是既然已经畸变成【二向虫】的赫伯特会设下这样的局,那么那怪物的智慧程度会非常高,甚至比一般人类智慧更高!

    苏伦之前观察了这次虚空入侵的一些迹象,也确认了赫伯特笔记里的猜想是对的,那就是“母虫理论”。

    苏伦一路了杀无数怪物,这才来到实验室深处。

    可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远处鉴定出的那层能量屏障,嘴里嘀咕道:“实验室底层被空间结界封印了啊.”

    苏伦知道这场架要打很久,原本是想直接去“T11区”看看情况的,可眼下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了。

    那位梅森院长施展了一个隔绝空间术式,把他和那个【二向虫】都限制在了一片固定区域里。大概是想着重新尝试封印怪物?

    苏伦眸子一转,心道:“这怕是中了那怪物的算计啊,再拖下去,这位面通道必定会被蚕食崩塌。”

    眼前这结界他进不去,强行破开的可能性极低。而且现在这情况老院长才是最大的助力,得罪不得。

    想想,他直接朝着结界后大声说道:“梅森院长,外面的虚空封印已经有怪物渗透去了学院区。大量虚空虫族正在啃食位面通道的符文禁制,它们不是普通的虫族,而是有一只高智慧的‘母虫’在控制”

    这话还没说话,苏伦突然觉得后背一凉,一股像是被毒蛇暗中觊觎的危机感瞬间袭上心头。

    他没有丝毫犹豫,抬手就朝着身后平举,掌中黑洞里,一刀霸道的剑气“唰”的就破空砍了出来。

    剑气掠过,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道中突然飙射出了一股蓝色血液,一具被一切两半的透明的怪物尸体哗啦坠地。鉴定一看,居然是一头四阶的黄金诡异。

    这是那“母虫”操控喽啰来要灭口了。

    与此同时,灵魂感知中,苏伦发现这甬道里瞬间涌入了非常密集的魂体波动。空气震动的混乱频率让人不难猜出,从地面来的怪物潮,涌下来了。

    苏伦刚想动手全力开火自保,可就这时候,眼前那空间屏障一瞬扩张开来,直接就把他给囊括进去了。

    那些虚空怪物“咚”“咚”“咚”地撞在屏障上,逞凶不得。

    这情况,自然是老院长出手了。

    苏伦也送了一口气。

    他所以这才敢回零号实验室来,就是因为历史上的虚空入侵是被终止了的。

    他料定这老院长一定有什么底牌能够压制这【二向虫】,至少能不败。

    这时候,他继续说着刚才没讲完的话,道:“梅森院长,如果我没料错,那位赫伯特先生畸变成的怪物是想把你拖延在这里,故意让你以为还能封印它。然后暗中操控虚空虫族的破坏位面通道。”

    之前他还不理解,为什么明明空间通道已经封闭了,那些虚空虫族能找到禁制的薄弱点,直接去学院区域。

    虫子的行动更多的是遵循本能,而不像是人类一样有足够高的“智慧”,根本不可能理解那么复杂的禁制。

    显然,这些虫子有组织、有规律、有预谋。

    后来观察了一下那些虫子重点攻击的地方是学院里的禁制节点,苏伦这才恍然大悟。

    赫伯特的笔记里有这样的话:「很多虚空虫子不是单独一只就能算作个体,而是要一个族群成千上万一起,才算一个‘个体’单位。而‘母虫’就是这个单位的大脑。」

    赫伯特本就是学院的副院长,对学院和位面通道的各种情况知之甚详。

    所以,也就不难猜测,它就是虫族的“大脑”。

    苏伦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了,这时候,空间甬道里也出现了熟悉的“黑线”。

    那个二向怪物亲自来灭口了。

    苏伦看到这里,也不慌了。

    老院长能坚挺这么久,自然有应对它的办法。

    果不其然,就是怪物出现的时候,一个苍老的身影速度更快地瞬移出现在了甬道里。

    无论看几次,苏伦都觉得梅森院长这瞬移的术式比他高明了百倍。

    老头看着苏伦,神情显得十分复杂。

    “调查团”的人说是这次事故的罪魁祸首一点不为过,但眼前这人没想着逃命,而是回来了.

    梅森院长不知道如何评价。

    仔细一想刚才那番话,他也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怪不得他明明觉得【二向虫】封印了多年,明明实力比曾经更强了,却一直表现不佳,让他觉得有机会再次封印的机会。原来是这怪物故意示弱,再拖延时间。

    而且现实的变化也证明了这点。

    就是苏伦把这计谋道破的一瞬,外面的虫子突然就疯狂了。不仅仅是零号实验外,整个位面通道都剧烈震荡,爆涌入了比之前更多数倍的虚空怪物。

    算计不成,大概是想靠虫海战术尽快杀掉这老院长。

    隔着空间屏障,苏伦都感受到了那些虫子的疯狂。他眼里也也露出了凝重。

    就是因为他改变了一点剧情走向,就直接让这次虚空入侵从第一阶段进入了第三阶段。

    现在好了,根本出不去了。

    只能赌老院长能力挽狂澜。

    这也是苏伦之前考虑这个计划时,评估出的最大的危险。

    而且,不仅不出去了,眼下这【二向虫】更疯狂了,这才是最直接致命威胁。

    之前苏伦以为这怪物速度不快,也算有短板,还能周旋一阵。

    可现在,它不演了。

    苏伦乱了它的计划,这怪物自然会要杀他后快。

    就这一瞬,苏伦身边的黑鸦就“嘎”的一声叫唤,发出了致命危机警告。

    苏伦和黑鸦早有默契,毫不犹豫瞬移,朝着老院长的方向瞬移了过去。

    余光回头一瞥,他刚才站立之处的地面已经被降维成了一片二维图案,惊险躲开了一次致命杀机。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苏伦也没能想到任何手段能杀掉这怪物。

    梅森院长看着苏伦这空间瞬移手段,语气复杂感慨了一句:“你倒是手段不弱。”

    他没让怪物继续逞凶,再次施展术式将那怪物控住,又绞杀成了碎片。【二向虫】残躯重组,会有短暂的喘息机会。

    现在可不是耽搁的时候,每多拖一刻,位面通道就更一分崩溃的可能。

    老院长也知道绝对不能放任这怪物离开零号实验室,他自己也离不开。

    现实也容不得他再有任何犹豫,他拿出了一个古铜色的发条球丢出来,交给了苏伦,道:“你应该知道这东西的作用。我会想办法把这怪物解决,后面就交给你了。你自己小心。”

    他认定了苏伦是皇都来的密探,现在没有选择,也只有信任。

    苏伦接过了东西,听着这托孤一般的话,就猜到老头果然有杀手锏。他也没墨迹,应道:“好!”

    阻止虚空入侵,对他目前来说也是活着离开诅咒空间的最好选择。

    而且必须解决这大BOSS,他才有机会拿到这实验室里的宝物。

    看着这【禁制发条】拿了出来,那怪物更是疯狂了,它身躯主体从地底深处涌出,那些黑色线条犹如洪水一般,灌了过来。这种范围性的攻击根本不给人躲避的机会,只要不解开空间结界,这实验室里的一切都会被研淹没。

    苏伦看着眼前让他头皮发麻的的“黑虫浪潮”,感受到了很久没体验到的死亡危机。

    他双手术士印一掐,体表就浮现出了暗金色的符文光泽。

    与此同时,梅森院长轻轻一推,就把苏伦推了出去。老头自己脚下亮起了一个无比玄奥的九芒星阵法。

    就是这术式凝聚,老头身后就出现了一个玄雕刻着古朴符文的石门。

    符文石门亮起了刺眼的光芒,放眼望去,那门后那是像是通往了一个深渊般的恐怖世界。

    老院长脸上无喜无忧,衣袍无风自动。他像是真神降临,目光中有着一股俾睨天下的霸道和无畏之色。整个人气势陡然一变,像是笼罩在一层无法描述的光彩之中,举手抬足间,仿佛引动了浩瀚的星空之力。

    术式越凝越澎湃,剧烈的空间法则波动像是火山喷发前的预兆,给人一种宛如世界末日的感觉。

    老头双手超前一举动,冥冥中传来一声低沉的轻吟:“神术·世界放逐!”

    苏伦看着那术式的起手,就知道不简单,可当眼中鉴定出术式的品级的时候,他也吃惊不小。

    没想居然是一门神术?

    这老头当年即便不是神阶强者,至少也是个半神的。

    但因为是诅咒空间的原因,眼前的术式只有一些形,而不是有真正神术的威能。

    不过即便如此,苏伦看着也大为震撼。

    而且显然,施展这术式的代价绝对不小,苏伦只扫了一眼,就看着老头原本还有些红润的皮肉,肉眼可见地变得像是柴草般干枯。

    面对一个杀不掉、封印不了的怪物,梅森院长之前没用这招,现在却用了,显然是有巨大的代价。

    不过苏伦却没心思关心那老院长,此刻他被结界排斥来了,四周尽是各种无穷无尽的虚空怪物,自身也陷入了危境。

    “无侍·火焰皇帝!”

    苏伦看着那砂砾一般虚空小虫,身体四周腾起了熊熊火焰。

    手中黑伞怨灵释放而出,头顶的十字架也蔓延出了无数丝线,将他包裹了起来。

    虚空虫子的尸体大片大片地掉落了下来.

    逃是逃不掉的,现在出去,外面的情况更糟糕。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撑到老头把那【二向虫】干掉。

    好在这通道里空间有限,苏伦不用对付四面八方的敌人,只用解决入口方向来的怪物。

    他一手各种单手掐术式,把防御做到了极致;另外一只手黑洞凝聚出来,黎明团的众人就朝着那洞口一顿输出。

    剑气、拳劲儿,枪弹火炮密集得像是暴风雨,他掌中喷吐出了数米长的夸张火舌,那些近距离接触虚空怪物本就是脆皮,几乎都是灰飞烟灭的结局

    好在手里拿到了【虚空通道的禁制发条】,这东西的被动效果就是稳定一定范围内虚空。苏伦也没有因为剧烈的能量波动撕裂空间,也免疫了那些范围性空间震荡伤害。

    但这种强度的火力能撑住一时半刻,绝对不持久。

    苏伦一边战斗,一边用余光关注着结界里的战斗。

    此时此刻,梅森院长宛如神明,他手中凝聚出了白色法术光泽,竟然徒手的抓住了那像是烂泥怪的本体。非但没有被降维,反而将那怪物像是拔河一样,奋力将怪物的躯体塞入了他身后那符文石门之中。

    【二向虫】像是被抓住命门毒蛇,头已经被塞了进去,还在石门外的身体不停地针扎,极力抗拒着不想进入那未知世界.

    看到这里,苏伦大致也看明白了这神术的原理的,老头似乎是想把怪物放逐去另外一个世界?

    杀不掉,封印不了,这做法好像也是唯一的选择。

    苏伦心中想着,就这时一条长长的触须抽来,“啪”一声打穿的了他符文金身,血肉外翻之下,可见的满是符文骨骼。那股空间震荡不仅伤了皮肉,甚至还引得肺腑一阵剧颤,他忍不住喉哝一阵腥辣,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苏伦没顾自己的伤势,看到了百米之外的怪物,毫不犹豫地抽出黑镰就是几刀斩过去。

    那四阶领主级的触须怪这才被砍成了几段。

    怪物潮的攻击越来越猛烈,苏伦嘴角还挂着血痕,他眼角却浮出了笑意。

    他赌对了,老院长那边大局已定了!

    曾经那段消失在历史中,这托克斯特炼金学院的师生以惨烈的代价阻止了虚空入侵。

    现在成了诅咒空间,剧情应该是差不多的。苏伦杀掉了玛法那些“变数”,还提前道破了【虫母】的阴谋,理论上来说只会更厉好。

    几分钟后。

    梅森院长已经将【二向虫】绝大部分身体都塞入了那符文石门之中,那怪物已经无力回天。

    不过,老头的状态也非常不好,他的身体像是燃尽的烟灰,一点点溃散在了无尽虚空之中。

    “这神术消耗了他的寿命?”

    苏伦看明白了。

    这时候,面若金纸的老院长一鼓作气,将那二向虫丢入虚空之门后,他的身体彻底崩溃开来。

    最后一刻,他回望了苏伦了一眼,眼神里似乎有嘱托之意。

    苏伦也看懂了,点点头。

    隔着时空,他向这个不知多少万年前的大炼金术士前辈致以敬意。

    无论如何,这种人都值得尊敬的。

    【二向虫】被放逐去了不知道哪里,梅森院长也身死当场。

    没了“虫母”的统领,这实验室里刚才还各种疯狂攻击的虚空怪物们,突然就溃散成了一片散沙。

    没了指令,没了目标,它们也本能地感知到眼前这人类不好招惹,一下就溃散开来。

    甬道里的怪物十去其九,苏伦也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我提前结束了这个诅咒空间的主剧情?”

    正常情况下,虚空入侵会持续三天。

    但之前从来没人从这位面通道里活着出过去,也没人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

    现在这情况是,终极BOSS被干掉了,虚空虫族没有了【母虫】完全就成了一盘散沙,大概率是不会再组织起什么大规模袭击了。

    那诅咒空间破解了?

    不。

    显然并没有。

    这空间的主意志绝对不是一头“怪物”,而是那位“赫伯特·希尔博莱”。

    苏伦眸子一转,觉得那家伙的残存意志,应该就在这零号实验室里。

    后面还有剧情可以发掘。

    老院长一死,空间结界也消失了。

    苏伦本想去收割一下这位大炼金术士“灰雾”的时候,却发现他尸体溃散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诅咒空间里这种事情也常有,毕竟是别人记忆场景,非主意志,都是配角。能保存下来什么真不好说。

    就在他觉得无比可惜的时候,那虚空出缓缓凝聚出了一道古朴的符文石门。

    隔得老远,都能感受到一股浓郁神秘气息。

    【虚空行者的任意门】

    品质:传奇

    描述:一扇打开就是另一个世界的神奇之门,你想去哪儿?

    诅咒特性:可使用该炼金物穿梭于现坐标与固定标记坐标之间,传送距离受能量和法则领悟影响;固化神术【世界放逐】,你可以用它来在位面之间穿梭;未掌握空间法则使用,又或者强行穿梭了能力之外的跃进距离,虚空会撕裂你的灵魂和身体;使用该神术,空间位移等量转换时间消耗,折损相应寿命;

    详解:高维世界的距离,没有你想的那么远,要使用这力量,首先你的理解它;记载了一个通往神秘的异位面坐标433.1224,655.874;可作为职业进阶材料,就职后获得位移能力,掌握空间神术【世界放逐】,大幅度提高空间认知能力;融合条件,虚空亲和力评价SS,目前融合成功率小于1%;

    苏伦大喜过望,心中一震。

    “咦这是老院长之前施术使用的那石门诅咒物?”

    当他看到鉴定出的信息时候,这才明白那个神术【世界放逐】的术式,居然是诅咒物附带的?

    至于那个坐标,大概是放逐那个怪物的异界位面。

    而看到“可作为进阶材料”这几个字眼的时候,苏伦就有些眼热了。

    他这次来冒险探索秘境,正是要找虚空能力相关的职业进阶材料。

    这不正好?

    不仅仅是好,简直是太好了!

    有大幅度虚空能力加成,还能定向坐标位移,超远距离传送.

    简直比他的预期超出了太多。

    不过这物品品质太高了一些,那1%的成功率,也让他眉头皱了起来。

    “空间亲和力不够?”

    苏伦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那【虚空基因药剂】。

    亲和不够,药剂来凑。

    之前得到的情报是说,在“T11区”正好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62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