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糙汉文pop文推荐(新伦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弹幕们从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

    但陈最知道他们只是打打嘴炮,也没什么坏心思,反而自己如果真的去703敲门,他们会立刻给他讲三从四德,唾弃他,嫌弃他,鄙视他

    所以他当然不会给弹幕们这样的机会。  糙汉文pop文推荐(新伦合集)最新章节列表  

    那张留有苏沫婷电话号的纸条被团了一下,和擦手的卫生纸丢在了一起。

    陈最一边欣赏着魔都的夜景,一边吃着丰盛的晚餐,但内心并不富足,竟真的产生了些孤独感。

    都说优秀的人要学会和孤独相伴,他决定今晚和孤独唠唠。

    于是在结完账之后,他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关闭了弹幕,一个人独处了三个小时后,发现自己果然不够优秀,没和孤独唠明白。

    太t无聊了

    陌生的城市。

    没有熟悉的朋友。

    也没有熟悉的家人。

    唯一熟悉的人还过不来。

    他一个人呆在酒店里,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最关键的是,因为期待值太高落空,强烈的反差感让他更加郁闷。

    所以,莫得办法,看了看套房里桌上有瓶红酒,陈最就找到了高脚杯自己给自己倒一杯。

    然后十分小资的来到了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晃了晃杯子一饮而尽。

    难喝。

    嗝

    漱了漱口,陈最决定睡觉。

    就是躺在空空荡荡的大床上,心里也开始空空荡荡。

    于是不再故作坚强,拿出手机给姐姐发了一個短信。

    “睡了吗?”

    “没呢。”

    “干嘛呢。”

    “想你。”

    “嘿嘿。”

    “嘻嘻。”

    “短信一毛一条,不考虑多发一点字吗?”

    “那你想我了吗?”

    “我都快想死你了!”

    ……

    这天晚上陈最和赵婉柔发短信发到了凌晨一点,颇有半天不见如隔三秋的意思。

    内容上不能说是不堪入目吧,总之糖尿病患者观看之前需要多打两针胰岛素,齁甜,齁腻。

    之前在松城,陈最上学住寝室,赵婉柔住在家里其实和现在的情况也没两样,按理来说不至于如此。

    但可能是酒店都订了一间房还不能住在一起的怨念,导致他们产生了现在这种状况。

    但感觉好像还不错。

    尤其是,在期待中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已经第二天天亮,两人接着昨晚的话题继续聊着时。

    酒店里的陈最一头鸡窝,脸上却带着笑,大伯家里的赵婉柔一边刷着牙一边眼眸很亮的看着手机的两幅画面似乎颇具美感。

    所以这好像印证了一个道理,在真正相恋的情侣当中,小阻力永远都是调和剂。

    不会产生什么起到什么真正的阻拦作用,反而会让恋人变得更加甜蜜。

    陈最想通这个道理后,觉得自己要感谢婶婶,有机会一定给她一个大嘴巴子。

    然后他就将自己整理的溜光水滑,由于怕在餐厅再次遇到苏沫婷,他叫了客房服务来了一份丰盛的早餐,吃完后就开始安心等待。

    没过多久,电话打来。

    陈最乘坐电梯而下,在酒店的正门口,看见了一夜未见的姐姐。

    今天赵婉柔身着了一身黑色连衣长裙,领口不高不低,将一对锁骨暴露在空气之中。

    俏脸上未施粉黛,可能是因为化妆品都在酒店里来不及取的原因,不过仍难掩她的天生丽质。

    本来清冷的容颜在看到陈最的一刻融化,取而代之的笑颜如花,然后她就快步的走了上来,旁若无人的和陈最来了一个可以慰藉陈最心灵的抱抱

    开着车的赵勇翻着白眼吹起了口哨。

    哨声的旋律似乎很容易配词

    于是副驾驶上的女子五音不全的哼了起来:“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赵勇停止吹口哨。

    坐在她旁边的勇嫂,也就是之前在松城相遇,如今已经身怀六甲的女人一皱眉:“怎么不吹了,我唱的难听?”

    “不是,是太好听了吸引了让我忘记了吹口哨。”

    “伱骗我,从来没有人说过我唱歌好听,都说很难听。”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赵勇目露柔光,看着自己未来的老婆:“在我这,你说话都和唱歌似的好听。”

    勇嫂:“……”

    然后看了一眼赵勇的妹妹,正抱着年轻的弟弟,不由得说了一句:“你们赵家人都好会啊。”

    ……

    赵家人会不会陈最不知道。

    但他知道了接下来,他和姐姐终於会有一些独處的时光。

    赵勇在投行混迹多年,人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再加上投资人的身份,天南地北的朋友着实不少。

    由于时间上比较紧,突然怀孕,突然订婚也很突然,所以能来的这些朋友们大多集中在这两天赶来,所以今天他们将分兵两路,辗转于火车站和机场,将宾客接回来。

    赵勇给赵婉柔弄了一辆牌面还行的宝马。

    陈最当然就屁颠屁颠坐在了副驾驶上。

    他也不关心去接谁,反正就和姐姐坐在一起,就感觉十足美好。

    一路上说说笑笑,两人来到火车站寻了个位置停车,然后赵婉柔就拿出手机,单线的联系起了即将要接上车的宾客。

    “你好,张先生,对,我是赵勇的妹妹。”

    “好的,好的,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怎么走。”

    放下电话后,陈最好奇问道:“你还挺熟?”

    赵婉柔一乐:“来过几次,魔都我就对机场和火车站熟。 .”

    【嘿嘿,姐姐,姐姐,我的姐姐。】

    【柔柔,晚上约吗,你不约的话,我和你说,703可有人等着呢。】

    【703的估计还会一字马】

    又聊了一阵,姐姐电话响起,宾客到站了。

    放下电话后,两人下车,来到了有显著标志的约定地點。

    不久后一个身高不高,有些瘦弱,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男人找到了他们:“你们好,请问你们是赵勇的”

    “对的。”

    赵婉柔轻声回答,然后伸出手:“你好,我是赵勇的妹妹赵婉柔。”

    “你好,张亿鸣。”

    陈最听到这个名字後瞬间瞳孔放大。

    同时弹幕们在疯狂刷新。

    【张总最会跪了。】

    【跪不跪是另一说,该说不说,只有字节突破了bt的封锁。】

    【陈最,就是他,就是他,让我天天什么都干不下去,就刷抖音玩了。】

    【告诉张总,麻烦在这个世界,请把万恶的美颜功能去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54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