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娇妻呻吟(岳弄的挣扎)最新章节列表

  两只猫咪就这么开始了它们的侦察兵生活,在无意识中。

    不是贝海洋喜欢精神附着在猫身上,而是这种精细活儿它们自己实在干不来!

    太危险!除了人类,没有其它动物能掌握这样的分寸。  娇妻呻吟(岳弄的挣扎)最新章节列表      

    他侦察的时间并不充裕,等一天飞行任务结束后,回到飞行员公寓收拾利索,也得在晚9点开始, 他还不能侦察的太晚,不能因为这个而耽误第二天飞行的状态!

    也就休假时能全天侦察,但白天的结果意义不大,因为他不可能真的白天闯进去,空阔的飞行基地一马平川,就连草坪都修剪的极低, 几寸高的草梗恐怕就只有老鼠能靠此藏身。

    他已经意识到了, 这可能并不是一件能依靠计划来施展的行动,更多的得依靠运气!需要时间去碰!

    如果照这么看,寄养半个多月猫咪的时间可能就不太够,这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急不来的事,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在和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国家玩火,所以,不敢有半点的侥幸心理。

    ………………

    贝二爷吃饱喝足,又睡了一个午觉,感觉精神抖擞,状态满棚,于是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向楼下走去;在他身后,大黄扭着肥胖的身体,亦步亦趋的跟在它的身后。

    吃完饭,就该熘弯了。

    虽然它们的行动静默无声, 还是没逃过月信的眼睛, 虽然目光中有阻止之意,但她还是没变成实际行动,毕竟这么多天下来,也没出什么事,每天天黑不久之后,它们就会准点回来用餐,再也不会出去。

    月信就很奇怪,两只猫咪的生活习惯都是通过什么方式养成的?猫这种东西非常随性,想一出是一出,而且精力最好的时间段往往都是在凌晨,而这两个家伙却和人类一样,晚上睡得和死猪一样,完全没有抓老鼠干活的自觉性。

    很奇怪的两个小家伙,和它们的主人一样!

    贝二爷第一个来到门前,稍停片刻,然后谨慎的把脑袋探出猫洞,快速四处张望了一下,又缩回了头;这是猫的天性,和狗狗不同,它们保留有更多的野兽天性,捕食的血脉从不曾湮灭。

    对这个世界,猫咪有一种天生的恐惧感, 贝二爷尤其如此!

    这可能是因为它的遭遇,它觉得自己很与众不同,总有刁民想害猫!

    事实上,除了自己的主人,它谁也不相信!包括那些和主人很亲近的人!

    又等了一会,再次探出头,这一次探的比较多,在确定外面没有危险后,才穿洞而出;它的行为方式已经有了某种刻意的痕迹,这不是普通猫咪具备的,就连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这么做就对了。

    没有走台阶,而是从台阶旁一跃而下,沿着台阶下的花花草草走了几步,才轻巧的钻了出来,优哉游哉的踱步中,穿过房前不宽的柏油马路,消失在一片已经荒芜的农田前。

    不远处,两个西装男就这么看着它们消失,青年笑道:“这是又跑进基地里了?”

    中年男呵呵一笑,“那里面很多野猫的,米国人从来也不管这些小动物,甚至还有专门的投喂点。”

    青年收回了目光,“是不是该动一动了,咱们整天这么盯着也没动作,上面会说我们拿钱不办事的!人不敢动,猫总是可以的吧?”

    中年男点点头,“嗯,这样也好交差!你去找两张猫网,咱们等它们天黑回来后就动手,另外,还得先把摄像头挡了。”

    青年点头,“好,是你房间里的那两张猫网么?”

    中年男一笑,“就是它,虽然旧了点,我用它也逮过不少猫狗,很好用,我是这方面的老手,小子,多学着点,干这一行可不仅仅是打打杀杀!”

    贝二爷熟练的找到了横田基地最外围的铁丝网漏洞,这些漏洞不是人类能钻进去的,甚至也过不去大型犬,但对浑身没骨头的猫咪来说却不成问题,米国人在这方面并不死板,基-地真正的要害部位才会安保严密,其它地方就那么回事,几十年前外围铁丝网还有触感报警器,后来就全拆了,因为实在忍受不了这些猫狗的误碰。

    它进来这里,也是一种冥冥中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这些天下来,它常常进来这里散步,是主人带着它进来散步,所以,一切都很熟悉。

    就像那次的生死关头,主人帮助它抵挡住了致命的危险后,他们之间的精神力量就不再相互覆盖;主人支配它的行动能力时,真正的狸花猫就完全变成了一个自己身体的旁观者,位置从驾驶变成了副驾,然后看看主人到底在干什么?

    这样的状态如果骤然降临到一只普通猫咪身上就一定会产生精神争夺的情况, w要么把主人的精神赶出去,要么自己的精神被消灭,绝不可能共存!

    这是智慧生物的本能,不会允许被鸠占鹊巢。

    但狸花猫和主人之间的纠缠实在是太深了,深得都互相间很难细分彼此,当狸花猫感觉到生命危险时,它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向主人求救,主人也确实赶回来和它共对生死,于是,就有了彼此之间的绝对信赖,这种信赖是不可复制的。

    所以,它现在走的路,就是贝海洋支配这具身体所走的路,虽然贝二爷还不太明白主人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却不防碍它跟着走一遍,一定是有用处的吧?

    相对来说,后面跟着的大黄就要纯粹得多,它怕这个老大,又心生亲近;同样的,它也怕主人,但同样它也只认这一个主人;对橘猫来说,这就是它的命。

    两只猫咪晃晃悠悠的沿着基-地家属区马路旁的草坪上走着,就连哨兵都对它们两个熟视无睹。

    不过是两个来这里讨食的小混-蛋而已!

    果然,两只猫咪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家属区内的麦当劳门口,就这么蹲坐在那儿,很快就有充满爱心的顾客为它们一猫买了一个麦香鱼汉堡……

    两个哨兵对视一眼,情不自禁的笑了,他们特-么的在这里站了半天,结果还不如那两个小东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3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