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采阴补阳术* 香艳h古代np

    宛如清澈的流水,流淌过用飞龙皮制成的地垫,

    又好像柔和的清风,吹响用神灯制成的风铃。  采阴补阳术* 香艳h古代np    

    竖琴声轻抚天使羽毛织成的挂画,绕着梧桐木桌的桌角,扑进了燃烧着魔法木的壁炉,被加热到入口即化的程度,最终被奥格塔维亚的耳朵一口一口的吃掉。

    奥格塔维亚不知不觉中,跟着七鸽的竖琴声轻轻哼唱,眼睛闭上,陶醉其中。

    【系统提示:奥格塔维亚对您的好感度+6,当前48(欣赏)】

    又一曲结束,七鸽轻轻呼出一口气。

    没有辅助技能的帮助,想要恢复到前世的水准,着实不容易。

    需要七鸽的精神高度集中。

    他是真的没想到,奥格塔维亚居然真的只是让自己弹琴。

    难道不该是弹琴做,呸,谈情说爱吗?

    七鸽都做好烤香肠的牺牲准备了。

    看来前世奥格塔维亚的真实性格一直没有被玩家挖掘出来啊。

    那么多关于奥格塔维亚生性放浪的任务,搞不好都是伪装。

    “啪,啪,啪。”

    奥格塔维亚慢慢地鼓了三个掌,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着七鸽,赞赏地说:

    “精彩,不对,应该说是,完美。”

    “《宁静的马洛迪亚》

    精灵帝国最伟大的竖琴手阿尼姆送给马洛迪亚的歌曲。

    据说,这首歌谱写的时候,马洛迪亚正站在精灵帝国王庭的废墟中。

    天空下着大雨,本来最爱欢笑的金精灵小公主,没有哭,只是安安静静的淋着雨。

    一如这首歌,全程平平淡淡,宛如雨水打在精灵帝国的废墟上。

    但每个曲调中,都有浓浓的忧伤。”

    奥格塔维亚平复了一下心情,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表情复杂地问:

    “游荡的吟游诗人,你还想继续欺骗我吗?

    如果仅仅是一首曲子弹得好,我还能相信你是个吟游诗人。

    可是我已经点了十几首了,一首比一首难。

    最后这一首《宁静的马洛迪亚》,整个亚沙大陆能弹得比你好的,不会超过2个。

    一个是布拉卡达每年只开一次演奏会的黛瑞丝。

    一个是阿维利的金精灵,马洛迪亚本人。

    就连写出这首曲子的阿尼姆,都未必能弹得有你好。

    你到底是谁?接近我,又有什么目的?”

    七鸽轻轻拨动一下琴弦,说:

    “美丽的女士,您吃鱼子酱的时候,无需考虑是哪条鱼的鱼子,不是吗?

    如果你真的好奇的话,那我是一阵风。

    仅仅只是在你的生命中吹过,不愿意留下一点痕迹。”

    奥格塔维亚点了点桌面,她的手指尖端释放出可怕的高温,将桌面融化出了一个洞。

    “我想知道的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迟早会知道。

    你的隐瞒,也不过是拖延一点时间罢了。

    我很欣赏你的音乐,如果你的身份没有问题,我会将你作为座上宾,给予你最好的待遇。”

    “那,要是我的身份有问题呢?”

    奥格塔维亚媚眼如丝地说:

    “我的宫殿里,有一张床。

    上面铺着不怕火的不燃羽绒,很软和。

    我把帘子一拉,再用锁链一扣。

    就算你是风,我也给你关里面。

    那将是你下半生的归宿。

    放心,你弹奏的时候,我会把锁链解开的。”

    七鸽默然无语。

    ……

    沉默,是燃烧的壁炉,是奥格塔维亚摇晃的方形尾巴。

    隔了许久,七鸽才深呼吸一声,开口说:“下一曲,我的原创曲,自由的风。”

    —分—鸽—线——

    卡尔眉头紧锁,仰靠在椅子上,手掌中不断转动着三个火球,一圈有一圈。

    阿德拉,她怎么会出现在火印城?

    火印城不能丢。

    如果火印城被埃拉西亚拿下,白热城和征服城就会腹背受敌,同时,白热城和征服城也将失去来自欧弗的后勤补给,援军也会被截断。

    可是这有一个前提。

    埃拉西亚能把火印城长期占领,并守住。

    白热城和征服城腹背受敌的同时,火印城也是一样。

    阿德拉要想守住火印城,就要面对整个东线所有地狱主城的压力。

    照常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卡尔却总觉得有些担心。

    阿得拉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火印城,就代表人类的其它援军也能。

    万一火印城真的被人类占领,自己和大小姐就都危险了。

    卡尔捏碎了自己手上的三个火球。

    不行,为了自己的妻子玛利斯,和自己的族人,我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必须想个办法。

    正当卡尔想要召集军队时,自己的副指挥跑了过来。

    “将军,主上传来消息,火印城有可能是陷阱,罗尼斯有可能在火印城。”

    “什么?”

    卡尔有些惊讶。

    罗尼斯作为埃拉西亚最大的底牌,怎么会出现在这?

    罗尼斯和塞尔伦两位半神,就相当于埃拉西亚和欧弗最后兜底的大佬。

    小弟还没死光呢,老大下场了?

    什么意思?

    埃拉西亚想要开启和欧弗的决战吗?

    “大小姐说,让将军您不要轻举妄动,她正在查明情况。”

    卡尔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说:

    “通知全军,加强戒备。

    岩浆火池开启,尽快点燃城堡大门。”

    卡尔抬起头,一股热风带着硫磺的气味,拍打在他的脸上。

    他有一种预感,东线,要起风了。

    ——————

    七鸽一曲终了,奥格塔维亚的好感度又上升了3点。

    七鸽将竖琴放下,看着奥格塔维亚。

    她没有像之前一样鼓掌,而是有些不高兴地说:“听你的琴声,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七鸽摇摇头,说:“我愿意,但不是现在。”

    奥格塔维亚一愣,问:“为什么?”

    “因为……”

    还没等七鸽说完,房门外便传来了斐瑞的声音。

    “奥格塔维亚,给我开下门。”

    “斐瑞?”

    奥格塔维亚一弹响指,房门打开,斐瑞双手举着一把小锤子站在门外。

    “斐瑞,稀客啊,你怎么来?”

    七鸽看到斐瑞,心中松了一口气。

    总算得救了。

    火精灵富婆奥格塔维亚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

    斐瑞用锤子指着七鸽,说:“我要借他用一下。”

    奥格塔维亚看了看斐瑞,又看了看七鸽。

    她来回扫视了数下,才慢慢地问:“嗯?你之前不是对他不感兴趣吗?怎么,你也想听他弹琴?”

    “我,我”

    斐瑞吱吱呜呜了好几下,眼睛一闭,扭头说:

    “我想开了!”

    七鸽:????

    妹子啊,我让你找个理由救我,你也找个靠谱点的啊!

    这理由,奥格塔维亚能信,她就是傻子。

    奥格塔维亚当然不信,她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把眼泪笑出来。

    斐瑞脸憋得通红,看着七鸽说:“我不擅长这个!”

    七鸽:???

    你跟我解释个屁啊,我们的密谋不是全暴露了。

    奥格塔维亚擦了擦眼泪,又看了看七鸽和斐瑞,饶有兴趣地说:

    “你们两个,有奸情!

    斐瑞快说,你跟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斐瑞索性破罐破摔,直接用锤子指着奥格塔维亚,叫喊到:

    “奥格塔维亚,你被绑架了!”

    七鸽:……

    奥格塔维亚的表情从惊讶到疑惑到饶有兴趣,不断变化。

    最终,她揶揄地看了一眼斐瑞,说:“其实你是阿德拉?”

    斐瑞:?

    接着奥格塔维亚调笑着对七鸽说:“其实你是罗尼斯?”

    要不是七鸽得保持人设,他都恨不得捂着脸装成不认识斐瑞。

    七鸽前世就知道斐瑞不靠谱,可是他没想到,斐瑞这么不靠谱。

    自己给斐瑞精心准备的计划,全程总共13个步骤,到了斐瑞嘴里,变成了一句话。

    啥子猪队友啊。

    斐瑞该不会以为奥格塔维亚真的是个后勤英雄吧?

    虽然她的特长是金币特长,可她的全部职业和辅助技能,都是战斗技能!

    光七鸽知道的,就有传奇级进攻术和传奇级学术。

    奥格塔维亚可是魔武双修的天才。

    学术英雄,想将自己的魔法交给其它英雄,必须彻底掌握这个魔法。

    这种掌握不是说把魔法刻在魔法书里就可以的,要像紫苑和乐梦那样,脑内建模,真正将魔法彻底理解才行。

    能掌握传奇学术的英雄,都是超级魔法学霸,智商低不了的那种。

    “我懂了!”

    奥格塔维亚笑容非常灿烂,她仿佛是小女孩看到了蛋糕,小男孩看到了奥特曼,魅魔看到七鸽一样,充满了兴趣。

    她自己取出了一条绳子,从脚丫开始,一圈又一圈的把自己绑住。

    七鸽:……

    “斐瑞,我背后,来帮我打个结。”

    “来了,来了!”

    “对对对,就是这样,打死结,拉紧一点。”

    斐瑞用力一拉,随着8字形缠绕在双峰的绳子收进,奥格塔维亚发出了一声动人心魄的娇哼。

    七鸽:……

    “找块布,把我嘴巴堵住。”

    斐瑞四下搜寻了一下,手忙脚乱。

    奥格塔维亚等不了了,连忙说:“我的内裤,把我的内裤解下来。”

    “对哦,奥格塔维亚你好聪明。”

    斐瑞拉着奥格塔维亚内裤上的绳子一扯,将紫色的丝质内裤揉成一团,塞进奥格塔维亚的嘴里。

    奥格塔维亚全身都被捆死,躺在地上泫然欲泣地看着七鸽。

    斐瑞像是提着货物一样,将奥格塔维亚提到七鸽面前,洋洋得意地说:

    “你那个什么计划乱七八糟的。

    还是我这个直接!

    我跟你说,奥格塔维亚是那种只要你想推倒,就会自己把衣服脱光的母火精灵。”

    七鸽要被斐瑞蠢哭了。

    你还知道奥格塔维亚是火精灵啊!

    火精灵是元素生物,跟灯神一样可以任意变形,哪是绳子捆得住的?

    七鸽在纠结,现在要是把这点揭穿了,奥格塔维亚会不会恼羞成怒?

    算了,她既然愿意配合我们演戏,那就顺着她来。

    七鸽点点头,说:“很好,开上你的火车王,我们先离开征服城。

    “火车王?”

    “就你那辆弩车。”

    斐瑞瞬间暴怒:

    “那是究极烈焰地狱火炮王牌弩车!

    不准你给它起什么奇奇怪怪的外号。

    道歉,快给究极烈焰地狱火炮王牌弩车道歉!”

    嘶,七鸽牙疼。

    差点把这个忘了。

    前世自己可是用了足足半年,才让斐瑞接受了火车王的称呼。

    “行行行,我道歉,究极烈焰地狱火炮王牌弩车对不起。

    我们快走吧。”

    斐瑞更生气了,嘴巴都嘟了起来。

    “一点诚意都没有!重新道歉,不然合作取消!”

    “究极烈焰地狱火炮王牌弩车对不起!”

    “大点声!”

    可恶啊,要不是我现在打不过你,你早跟前世一样被我按着打屁股了。

    七鸽忍辱负重:

    “究极烈焰地狱火炮王牌弩车对不起,我不该叫你火车王。”

    “这才对嘛。”

    斐瑞的心情总算好了些。

    奥格塔维亚看着七鸽和斐瑞的互动,乐得不行。

    她知道,要不是自己嘴里堵着个内裤,她肯定会笑出声。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这不比打仗好玩?

    ——————

    开车啦!

    斐瑞坐在火车王里,火车王平稳而快速地冲向了征服城的城门。

    征服城的守卫,看到是斐瑞的弩车,压根不敢阻拦检查,立刻把城门拉下放行。

    火车王在碎石满地的红土荒野上行驶。

    奥格塔维亚和七鸽坐在后座,她趁着车辆的颠簸,不断将自己的身体往七鸽身上倾斜。

    七鸽受限于实力低微,根本不敢把奥格塔维亚推开。

    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座位空着,另一个座位挤着两个人。

    奥格塔维亚完全粘到了七鸽身上。

    七鸽脑袋疼,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奥格塔维亚,请您先不要慌张,我们并没有恶意。

    您的任何抵抗行为,都将会让你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

    这句七鸽精心准备的台词,完全派不上用场。

    奥格塔维亚一点都不慌张,甚至想要在火车王上和七鸽贴贴。

    “咳咳,奥格塔维亚,你先冷静一下。

    我给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绑架你,可以不。”

    七鸽用手护住自己的裤头,奥格塔维亚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但化身宠姬的她,还有一根灵活的尾巴。

    “呜呜呜呜”

    听到奥格塔维亚的嘟囔声,七鸽非常纠结将沾着奥格塔维亚口水的布料从她口中扯出。

    【系统提示:奥格塔维亚向您赠送了深紫迷幻】

    【深紫迷幻

    6级炼金宝物

    装备位置:下装(裤子格)

    基础属性:防御+6,知识+2,魅力+2

    特效:英雄自身参战时,免疫1~5级伤害魔法。】

    嘶!

    就离谱。

    这两根绳子加一块紫色三角布的玩意居然是6级炼金宝物?

    更离谱的是奥格塔维亚竟然把这玩意送给我了?

    奥格塔维亚观察到七鸽眼底的不可置信,轻笑了一声,说:

    “这个当成你演奏会的门票,怎么样,你喜欢吗?喜欢的话,你可以穿穿看。”

    靠,这玩意哪个男人会穿啊?

    她送都送了,七鸽也不好意思还回去。

    先收起来,洗一洗还能用。

    “啊,虽然深紫迷幻上有点湿,但那不是口水哦,塞进我嘴里的时候就湿了。”

    七鸽:???

    奥格塔维亚揶揄地说:

    “这可不能怪我哦。

    你知道专注弹琴的样子,和你的琴声让我忍得多辛苦嘛。

    温和的风,很容易让人下雨呢。

    本来我还想和你度过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吟~游~诗~人~”

    七鸽连忙转移话题,严肃地说:

    “奥格塔维亚女士,我们之所以绑架你,是为了救你。”

    奥格塔维亚摆出一幅“你接着说,你说啥我都信”的表情看着七鸽。

    七鸽当然知道奥格塔维亚不信,不过没有关系,他有把握能将奥格塔维亚说服。

    “奥格塔维亚,你知道地狱势力一共有多少个传奇吗?

    我指得传奇,是有传奇特长,靠自己能力走出传奇之路的真传奇,不包括那些依靠传奇令的半吊子。”

    “16个啊,怎么了?你是想说我们地狱势力的传奇没有埃拉西亚多?

    想以此来劝降我?”

    “当然不是。”

    七鸽一摆手,说:“地狱势力明面上的传奇英雄。

    一个犬娘斐欧纳,

    一个恶鬼玛利斯,

    一个哥革卡尔,

    一个邪神纳美斯,

    一个魅魔艾许。

    泽达、艾西斯两个恶魔,

    夏洛克斯、奥力马、艾登、斐瑞、伊格纳蒂斯五个人类。

    剩下的,你,奥格塔维亚,地狱势力最大商会的会长,手上矿山无数,更垄断着包括军工在内的十几个行业。

    瑞斯卡,当前的中线的将军,地狱全军统率。

    希瑞尔,地狱魔法研究院的院长。

    卡利德,地狱命脉矿山大硫磺山脉的实际拥有者和负责人。

    你们4位,都是火精灵。

    卡尔和歌革一族,从来都是你们火精灵的附庸,斐瑞和艾许与你私交甚好。

    夏洛克斯直接就是瑞斯卡的小弟。

    艾登在希瑞尔的魔法研究院任职,对希瑞尔言听计从。

    你们火精灵一族,加起来,就是半个地狱。

    就如同辉煌盛世的精灵帝国,看似繁花锦簇,烈火烹油,实则隐患重重,危如累卵。

    这几年,塞尔伦大力奖励你们火精灵一族,前年奖励了希瑞尔法师之戒指,去年奖励了卡利德大硫磺山脉20%的份额,今年奖励了瑞斯卡主帅的位置。

    这是褒奖吗?

    这是分化!

    你们火精灵一族,全都免疫火系魔法,而你们天生最擅长的就是火系魔法。

    同族间互相免疫伤害,让你们一族空前团结。

    深渊的规则,从来都是谁强谁当霸主。

    你们火精灵传奇不内斗,反而分成四个不同的方向扩张势力。

    恶魔族明面上的传奇有2个,暗地里也有2个。

    不过是跟你们一样多而已。

    可他们4个对欧弗的影响力,加在一起,都没奥格塔维亚你一个人的大。

    如今,你们火精灵一族都快要比恶魔族强了。

    这是你们取死之道。

    塞尔伦作为欧弗的王,恶魔一族作为深渊的王,不需要一个团结的6级兵种族。”

    奥格塔维亚微笑了一下,扭了扭身子,说:

    “你要这么说,人类的传奇不是更多?”

    “人类在地狱,是无根浮萍,没有属于他们的兵种和势力。

    而你们火精灵,是地狱的6级兵种,战斗力不比恶魔弱多少。

    多少个人类传奇,塞尔伦都不会放在心上,可你们火精灵传奇,却是塞尔伦的心腹大患。”

    奥格塔维亚无所谓地赞赏到:

    “不愧是吟游诗人,很有想象力。

    恶魔一族如果没有我们火精灵,如何能统治的了这偌大的欧弗?

    没有我们火精灵,如何能对抗埃拉西亚?

    塞尔伦会对我们下手,更是无稽之谈。

    我们火精灵一族跟两面三刀的人类不一样。

    可是对恶魔族忠心耿耿呢。”

    七鸽叹息了一声,仰头靠在椅子上,目光望着窗外,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昔年,吟游诗人阿尼姆预言过精灵帝国的落幕,马洛迪亚也从命运中感受到了隐约的不安。

    但没有任何一个精灵将他们两个当回事。”

    七鸽喟然长叹: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奥格塔维亚认真了一点,但依然不为所动:

    “你要我相信,恶魔会对我们火精灵下手,总要拿出些证据来吧。

    总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七鸽微微笑着,说:

    “我见过艾许。艾许说她并没有任何反叛的意思。

    但负责追杀艾许的艾登、奥力玛、夏洛克斯、和斐欧纳却一口咬定,是艾许因为不满自己被塞尔伦撤职而反叛。

    甚至于,艾许反叛的消息仅仅一天就传遍了地狱,就好像,一切都被人策划好了一样。

    这件事本身并不难查,甚至只需要塞尔伦见到艾许,一切便水落石出。

    可是塞尔伦,压根没有见艾许一面的意思。

    他的命令是,所有欧弗的传奇,见到艾许,格杀勿论。

    这是一场对艾许的谋杀。

    艾许做了什么?

    她什么也没做,甚至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塞尔伦追杀。

    她只是太有军事才能,又跟你奥格塔维亚的关系太好了。”

    奥格塔维亚脸色一变,冷冰冰地问:“你见过艾许?她在你手上?”

    七鸽立刻说:

    “放心,她很安全。

    火浆果面包很好吃。

    这是她让我告诉你的。”

    七哥也不知道,艾许的话是什么意思,艾许只是告诉七鸽,如果计划出现意外,说这句话,奥格塔维亚就不会对七鸽下杀手。

    果然,奥格塔维亚的脸色立刻柔和了许多,但很快,她的表情又严肃了起来。

    “你说塞尔伦针对艾许,是因为我们火精灵一族,是因为我和艾许走得太近,那凭什么塞尔伦会将元帅的位置交给同为火精灵的瑞斯卡?”

    “我说过的,分化,拉拢,逐个击破。

    火精灵一族4位传奇,同时下手,就算是塞尔伦也不敢。

    欧弗承受不起这样的动荡。

    三个火精灵传奇,塞尔伦都已经开始拉拢,那么他要对谁动手,不是一目了然吗?”

    斐瑞听着七鸽和奥格塔维亚的对话,亲眼看着奥格塔维亚的表情从玩世不恭,到现在冷若冰霜的转变,心有戚戚。

    后座这个自称七鸽的半精灵,好可怕。

    奥格塔维亚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已经有些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但还是不屑地问:

    “笑话。塞尔伦真的要下手,凭什么是我?

    我只是一个对恶魔族毫无威胁的后勤传奇而已。”

    “就凭你,快压不住了。

    奥格塔维亚,特长增加金币税收,传奇特长,可以用金币和资源购买基础属性点。

    一旦你踏入半神,立刻就能用金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和塞尔伦同一个水准,甚至更强!

    太强了,有时候,就是一种错。

    就如同姆拉克爵士踏入半神,天使族忍不住一样。

    一位魔武双修的天才半神,还是火精灵。

    你觉得。

    塞尔伦怎么忍得了?”

    奥格塔维亚的魅魔形态瞬间解除,她全身的火焰燃烧起来,将身上的绳子烧成了灰烬。

    半透明的火元素君主,仅仅只是出现在这,就让斐瑞的弩车里温度极速飙升。

    斐瑞惊叫起来:“奥格塔维亚!我的车!我的车!”

    奥格塔维亚全身火焰一收,捏住了七鸽的脖子,大喝道:

    “你从哪知道的这些?还知道什么?

    我现在怀疑,你是埃拉西亚的奸细,妄图覆灭地狱,跟我回去接受审查。”

    果然如此。

    艾许说过,奥格塔维亚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就算她承认了七鸽的说法,也会装成不承认,采用更激进的手段来夺回主导权。

    七鸽微微一笑,说:“奥格塔维亚,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分—鸽—线—

    “奥格塔维亚被罗尼斯抓了?“

    塞尔伦坐在王座上,面无表情。

    “是的。

    埃拉西亚的圣女阿德拉和教宗罗尼斯,出手偷袭了火印城,以此引诱奥格塔维亚传奇和斐瑞传奇前去支援。

    现在奥格塔维亚和斐瑞都被抓了。

    圣女阿德拉从火印城撤走时,留下全城通告,要想奥格塔维亚和斐瑞平安无事,东线必须撤军,停止对高地之城的围攻。

    卡尔将军也收到了阿德拉的消息,他经过多次尝试,确实联络不上奥格塔维亚传奇。

    包括火精灵一族在内,所有奥格塔维亚传奇留下的通讯后手都失效了。

    斐瑞传奇,饿,斐瑞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留下紧急联络的手段。

    但在征服城,的确见过斐瑞传奇的弩车出城,却没有见到弩车回来。

    现在,火精灵一族和卡尔将军,都在向您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办?”

    随着阿德拉撤出火印城,地狱势力的城堡大门再次重新链接上,仅仅半个小时的功夫,奥格塔维亚和斐瑞被劫持的消息便传回了万魔殿。

    塞尔伦手指敲着王座的把手,看不清喜怒。

    万魔殿内火柱的烈焰摇曳着,仿佛在宣告着什么。

    (光凭阿德拉,不可能抓住奥格塔维亚那个狡猾的家伙。

    罗尼斯很可能真的来过了。

    罗尼斯进入我们地狱势力,撒旦主神居然没有发出警告。

    看来主神的状态确实十分糟糕。)

    万魔殿前的恶魔跪着低头建议到:

    “王上,需不需要同等报复,由您出手,抓捕埃拉西亚的传奇?”

    塞尔伦摇摇头,说:

    “罗尼斯肯定防着这一手,不会管用的。”

    “是。”

    塞尔伦突然握紧了王座的扶手,说:“传令卡尔,抓紧攻势,强攻高地之城。

    恶魔族的援军立刻跟紧。

    通知泽达,火速前往征服城,接管奥格塔维亚和斐瑞的旧部。”

    “王上,那奥格塔维亚……”

    “哼,罗尼斯能被逼到用出这种手段,说明埃拉西亚快要坚持不住了。

    (更何况,针对云中城的计划马上就要开始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停下。

    敌人越是想要我们撤军,我们越是抓紧攻势。

    通知瑞斯卡和玛利斯,加大进攻力度,继续压迫埃拉西亚。”

    “是!”

    “等一下。奥力马还没消息吗?”

    “王上,自从奥力马传奇带领舰队到达龙骨海,我们就再也没有接到过奥力马传奇的联系。”

    塞尔伦的心情很差。

    奥力马这个废物,不会把我的舰队都送掉了,不敢回来了吧?

    他冷哼了一声,说:“我知道了,你去吧。”

    那个恶魔刚出万魔殿,就被一个火精灵拉住了。

    那个火精灵化身恶魔的样子,可他的变身能力比奥格塔维亚差多了,幻化出的恶魔居然是虚幻的,一眼就能看出是火精灵。

    火精灵拉着恶魔,焦急地问:“怎么样?塞尔伦陛下怎么说?”

    恶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径直离开。

    火精灵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

    红犬河的一处溶洞里,一团明亮的篝火熊熊燃烧。

    斐瑞手上拿着七鸽履约交给她的聚魔弩车设计图,趴在地上,双脚高高翘起,研究的爱不释手。

    “居然真的不顾我的死活,还命令卡尔加强攻势。”

    奥格塔维亚意兴阑珊,抚摸着红酒杯,喃喃自语:

    “塞尔伦这是怕我死得不够快吗?”

    七鸽安静地弹奏着竖琴,但他的心情却一点也不平静。

    奥格塔维亚的情报能力,真的超乎了七鸽的想象。

    就连万魔殿的侍从,塞尔伦最亲近的恶魔里,都有奥格塔维亚的人。

    财富的力量,真是可怕。

    悠扬的竖琴声环绕在溶洞中,七鸽仿佛明白奥格塔维亚的心情一般,再次弹奏起了《宁静的马洛迪亚》。

    奥格塔维亚需要思考,她正在做出,一个将会改变她人生轨迹的决策。

    我在骗她。

    七鸽知道,自己所说的,一半是真,一半是假。

    塞尔伦想对火精灵出手是真,但他真正想针对,是瑞斯卡。

    比起奥格塔维亚,瑞斯卡才是火精灵一族核心。

    奥格塔维亚再强,只是自己强罢了。

    瑞斯卡却能让火精灵一族的战斗力上升好几个档次。

    与奥格塔维亚不同,瑞斯卡的野心和统帅能力,才是塞尔伦真正忌惮的。

    前世,圣战的结束是因为索萨的阵亡。

    随着索萨和姆拉克的相继阵亡,罗尼斯和罗兰德全力支援战场,配合天使族,对地狱发起总攻。

    正是在那次总攻中,塞尔伦在关键时刻,撤了瑞斯卡的援军,借助凯瑟琳和罗兰德加上瑞恩和阿德拉的力量,将瑞斯卡陷害在战场上。

    随同瑞斯卡一起出战的火精灵一族重创。

    奥格塔维亚没了负责战略的艾许,瑞斯卡也死了,火精灵对恶魔族的威胁被塞尔伦化解于无形。

    人类失去姆拉克和索萨,民生派的威胁大幅下降,罗尼斯成功震慑了人类至上主义者,圣天使教会进入高速发展期。

    地狱失去了瑞斯卡和艾许,塞尔伦的统治更加稳固。

    一场圣战打完,人类势力是输家,地狱势力也是输家。

    只有罗尼斯和塞尔伦赢了。

    很多时候,半神的利益,和整个势力的利益并不相同。

    但这辈子,世界的走向已经走上了一条与前世截然不同的道路。

    姆拉克看似死了,却是以中立英雄的身份死的。

    罗尼斯震慑人类至上主义的目的没达到,反而让跟多的人民对教会起了反抗情绪。

    地狱势力方面,奥力马和艾许都已经失踪的当下,塞尔伦又能否承受得起再损失一个主战传奇的损失?

    未来将何去何从,七鸽的心里也没有底。

    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一切都在向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

    姆拉克没死,阿德拉归心,接下来,只要能保住索萨,并促使埃拉西亚和欧弗提前休战,自己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一半。

    一曲终了,奥格塔维亚终于将红酒杯中的红酒倒掉。

    一同倒掉的,还有她对塞尔伦所剩不多的忠诚。

    红酒浇在火焰上,发出嗤嗤的声音,很快就被火焰吞没,消失不见。

    奥格塔维亚站起身,看着七鸽,说:

    “你赢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了吧。”

    七鸽将竖琴收起来,看向奥格塔维亚,微笑着说:

    “我叫七鸽。

    亚沙母神的神选。

    幸运女神的人间行者。

    魔法女神钦定的救世主。

    我的目的很简单。

    封神。”

    “封神?”

    奥格塔维亚笑了起来。

    “封神谁又不想呢?我也想啊。

    可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封神又有几个?

    你连半神都不是,还想封神?”

    七鸽摇了摇头,说:

    “我封的神不是我自己。

    是地狱、塔楼、城堡、地下城、墓园、据点、要塞、壁垒、元素所有的幕后真神。

    请他们脱离人间,封神!

    如果有人不愿意,那就将他的意识打碎,保留规则,让他成为亚沙规则的一部分。”

    “你说什么!!”

    奥格塔维亚瞳孔剧烈收缩。

    七鸽看向溶洞外,婼琪儿正牵着独角兽和艾许缓缓走来。

    “具体的,请艾许跟你解释吧。

    相信,奥格塔维亚你也会更加喜欢和艾许沟通?”

    “奥格塔维亚,我好想你。”艾许扑了上来,将奥格塔维亚搂在怀里。

    七鸽看着婼琪儿,微笑道:“久等了。”

    婼琪儿紫色的瞳孔微微闪光,说:“也没等很久,你到的比我想象中的更快。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37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