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黑人太大太长了进不去(入到失禁h)最新章节列表

   徐晃的武器为大斧,要力量强悍才能挥洒自如,是间于钝器和锐器的武器,他在盛怒的情况下手上动作并不乱。

    劈、砍、剁、抹、砸、搂,该有的技巧与狠招,裹挟着丧子的怒火轮番向魏延轰去。

    魏延到底不是等闲之辈,他擎起风嘴刀与徐晃斗得难解难分,徐晃在很多时候都把他看成了关羽。        黑人太大太长了进不去(入到失禁h)最新章节列表    

    两人在阳平关前斗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徐晃被怒火胀得难受的脑袋越打越清醒。

    这个时候徐晃已经怒气全消,毕竟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常有的事,以徐綝那样稚嫩的武艺怎么敌得过魏延?

    魏延的武艺虽然不及关羽,但是那娴熟的刀法已经足以名扬天下。

    两人接着又斗了十回合,城上的夏侯渊害怕徐晃有失鸣金收兵,分别时魏延将徐綝还给了徐晃,其尸身也被城中掩护的士兵趁势抢回。

    魏延阵前一刀斩杀小将徐綝,又和曹魏名将徐晃打得难解难分,回营后同僚们都相继来庆贺。

    刘备勉励一番让人登记功劳,表示在战后还会好好嘉奖。

    “多谢主公,魏延肝脑涂地不能报也,待明日我再为主公摘回几个首级。”魏延激动地说。

    黄忠见状连忙打断:“文长今日劳累,明日也该轮到我去了。”

    “老将军,我不累。”魏延争辩。

    “你真的累了”黄忠苦口婆心,不停给魏延打眼色。

    帐内众人见两人争功不觉发笑,这时庞统站出来笑道:“文长今日已然出彩,我料明日夏侯渊即便敢应战,怕也会找个理由不跟你打,黄老将军外表可迷惑对方,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你们都听听,军师早就洞悉一些,都别跟我争了。”黄忠连忙恭维,跟个老顽童似的。

    刘备和法正相视一笑,然后对魏延、黄忠说道:“明日还是文长先出战,待夏侯渊找借口之后,黄老将军再出马不迟。”

    “可是庞军师刚刚”黄忠欲言又止。

    “老将军勿忧,明日让你得偿所愿。”法正点头捋须十分笃定。

    “法军师不会骗我吧?”黄忠追问。

    法正摇摇头,“绝无虚言。”

    “那好吧。”黄忠将信将疑。

    刘备和夏侯渊首战拿到开门红,相对金牛道上刘营内的欢声笑语,阳平关将士的情绪就低沉很多。

    徐晃折了义子脸色很差,为了不让自己战斗中分心,他连夜把徐綝安葬在汉水之畔,夏侯渊、张郃等人都陪同送行。

    众人回阳平关的路上,夏侯渊有些自责地说:“公明请节哀,今日乃我之过也”

    徐晃轻轻摇头,“将军何错之有?此乃我轻敌也,綝儿他技不如人,该有此劫”

    张郃走在郭淮后面,他有些担忧徐晃找自己问东问西,毕竟白天在城墙上评论魏延,说了几句不着边际的话。

    徐晃公私分明,他强忍悲痛说道:“魏延武艺不在我之下,咱们都被他的外形给蒙骗了,今后与他作战要小心谨慎,若是明日他再来搦战,我再和他比拼高下。”

    夏侯渊摆手回应,“到了明天再说,一会我给你送些美酒消愁。”

    “多谢将军。”徐晃抱拳。

    夜里夏侯渊真送去足量美酒,并让郭淮陪他对饮直至深夜,两人因为酒醉都错过了第二天的战斗。

    次日清晨,魏延再到关前挑战。

    “徐晃,还敢一战否?”魏延大喊。

    夏侯渊探出头:“徐将军丧子宿醉未醒,昨日两人战得筋疲力尽,你也快回营换将来战,我夏侯渊不占你的便宜”

    “哼”魏延冷哼一声,心说军师猜得可真够准的。

    魏延转身走时,夏侯渊还不忘提醒:“那个常山赵子龙就算了”

    魏延很无语夏侯渊的挑三拣四,回阵的时候黄忠早就跃跃欲试。

    得到刘备眼神示意,黄忠双腿一夹马腹冲了出去,由于过于兴奋用力过猛,身下马匹栽倒在关前,幸好黄忠用缰绳控制了下来。

    黄忠差点马失前蹄,这举动直接吓坏了刘备。

    “黄老将军的马有没有问题?要不要把他叫阵换一匹马?”刘备担忧地问。

    副军师法正谏言:“应该只是个意外,老将军现在已经上阵,若是冒然换下恐被夏侯耻笑,不如看看再说?”

    “这”刘备知道黄忠武艺高强,但马有问题也非常危险,他有些不理解法正的话。

    法正小声解释:“夏侯渊畏首畏尾,此乃老将军骄兵之计,他看上了那征西将军”

    “太儿戏了吧?”刘备目瞪口呆。

    “是夏侯渊先儿戏的,主公且看好戏就是。”法正微微一笑。

    刘备将信将疑叫来赵云、魏延吩咐:“黄老将军战马恐有碍,你们一会要密切注意,一旦有失要尽力去救。”

    “唯。”赵云、魏延抱拳齐声回答。

    黄忠‘表演’完骑术于关前搦战,他指名道姓地骂道:“夏侯渊快来送死,南阳黄忠给你准备了断头快刀。”

    “老家伙,连马都骑不稳,你这是在找死。”夏侯渊怒目圆睁蠢蠢欲动。

    黄忠轻蔑地回答:“别废话,快来受死,你的征西将军归我了。”

    夏侯渊咬牙齿且,“这老匹夫辱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大言不惭意会魏王,待我下去斩了此人。”

    张郃急忙相劝:“夏侯将军当心有诈,老家伙刚才差点马失前蹄,他现在明显在引诱您发怒,将军重任在肩不可亲身涉险,不如我替您出战吧?”

    “也好。”夏侯渊冷静地点头。

    张郃正要转身之间,夏侯渊的亲随来报,“禀告将军,少将军已经取走兵器,下楼去迎战黄忠去了。”

    “称儿太鲁莽了。”

    夏侯渊皱起眉头,但并没把黄忠放在眼里。

    “夏侯将军,那我”张郃欲言又止。

    “留在城楼上观战吧,我看黄忠老儿已没几天活头,能死在称儿手里算他的造化。”夏侯渊非常轻蔑。

    阳平关外的战斗算是夏侯渊倒霉,张郃之前虽然与魏延交过手,但他最开始竟然没认出来,最后认出来为时已晚也不敢说,现在出战的黄忠跟徐晃交过手,可惜徐晃此时却躺在房中酒醉未醒。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13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