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欲望妹妹(情系公交车)最新章节列表

  大明光复开封之后,消息传到应天,举国欢腾,庆贺大捷。

    马皇后破天荒在皇宫燃放烟花,宴请命妇。

    京城上下,都沉浸在喜悦之中。    欲望妹妹(情系公交车)最新章节列表    

    只是参知政事贾鲁的府邸,却是有些不同,老爷子下令收拾衣物,带着书卷,匆匆北上,竟然一刻不愿意停留。

    跟随着贾鲁一起北上的还有十几个年轻学子。

    其中一个叫杜广安的小子,最得贾鲁器重。初看这小子,绝对不会把他当成书生。

    事实上也的确不是,杜广安的身高至少一米九,粗壮有力,一张国字脸,胳膊比一般人的腿都粗。

    要是披上铠甲,估计比常遇春还要大一圈。

    可就是这么个庞然大物,愣是拿着相对袖珍的毛笔,在图纸上写着蝇头小楷,标注数据,注明解释。

    贾鲁面带慈祥,笑呵呵看着自己这个学生,抑制不住地欣赏。

    “先别看这个了……咱们师徒好久没有聊天了,你现在是不是还怨我这个师父?”

    杜广安头也不抬,闷声道:“小侄不敢怪伯父,您和我爹是老朋友,自小就照顾我们家,我爹也是感恩戴德,才把我托付给您老,自然是听您老的安排,哪里能有什么怨言!”

    贾鲁哈哈大笑,“臭小子,你肚子里的醋缸倒了,酸味都能沾饺子吃了。”

    老头顿了顿,伸手按住了杜广安厚实的肩头,示意他抬起头,然后四目相对,贾鲁道:“孩子,你想什么,我知道。你从小练功,一身文武本事。你爹也是有骨气的,他不像我,不愿意给元廷效力。我的官越做越大,他跟我的交情越来越薄。后来是听说我在上位手下做事,才把你送过来。”

    贾鲁年纪大了,感情越发丰富,提起故人老友,不免唏嘘感叹。

    “你爹是想让我把你送去武学,投身行伍,凭着你的本事,几年下来,当个指挥使,绰绰有余。日后封妻荫子,也不在话下!”

    “哼!”

    杜广安的鼻子里竟然轻哼了一声,“伯父,你当小侄那么在意官爵富贵吗?我想的是驱逐胡虏,勒石燕然!”

    杜广安索性放下了手里的毛笔,昂着头,对贾鲁道:“天下大乱,豪杰并起。大凡热血男人,汉家儿郎,谁不想投身行伍,披坚执锐。杀鞑子,复中华!偏偏我空有一身蛮力,一腔抱负,却要整天摆弄这些东西……我,我不甘心!”

    贾鲁微微一笑,一点也不意外。

    “你是觉得修河治水,不如沙场建功,不能扬名后世?”

    杜广安绷着脸,心中涌动,由于这件事,两个人也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伯父,我也知道,如果能修都江堰,修郑国渠,修大运河……自然可以扬名后世,为人敬仰。只是,只是说到底,还是个干脏活的,不论朝野,都不太被人看得起。再说了,沙场立功,从上到下,全都是英雄好汉。哪怕战死了,也能入英烈祠。像伯父这样,总揽治河大业,下面的工匠民夫,何其之多!但又有几人,能得到重用?我,我是替这行人憋屈!”

    贾鲁点头,突然又笑道:“你既然这么厌恶这门学问,那为什么这么多门人里面,你的悟性最好,最能领会我的意思。短短几年时间,你就把我的本事学了七七八八?”

    “我!”

    杜广安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无奈道:“或许是我天资过人吧?”

    贾鲁被他逗笑了,忍不住骂道:“你怎么学着脸皮这么厚了?我承认,你是有些天赋,但你挑灯夜读,不眠不休,苦心治学,这些事情我不知道?你又跑去探查大运河,盐铁塘,走遍了运河两岸,绘制图纸,记录数字,这难道也是假的?师父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你要是不喜欢,又何必下这么大功夫?”

    “我!”

    杜广安涨红了脸,“我,我就是觉得,治水不如披坚执锐,沙场立功威风,行不?”

    “当然可以!”贾鲁大笑道:“但你也要知道,战场杀人千万,固然青史留名。可修河治水,活人无数,遗泽千秋。这就不是大功德,大造化了?”

    杜广安被说得无言以对,也不好言对,只能气鼓鼓道:“反正不管怎么讲,投身行伍的,已经在开封欢庆大捷。等着陛下恩赏,风光无限。修河的还是两腿泥,到底意难平!”

    师徒两个再次陷入了尴尬的气氛中……贾鲁只能闭上眼睛,重重喘息。

    倒是杜广安,气了一会儿,又乖乖拿起了书稿,继续忙活着,仿佛刚才的争吵并没有发生一样。

    船只从应天出来,沿着运河北上,到了徐州之后,复又换了马车,然后一路赶往开封。

    就在距离南熏门还有十几里的地方,有人在凉亭里等着,远远见到了贾鲁的马车,抑制不住的笑容。

    “贾兄,你可算是来了,有个好消息,我生怕你晚听到一会儿,这不颠颠的出来,等着你呢!”

    贾鲁探出头,一见来人正是朱升,也连忙让杜广安搀扶着自己,下了马车。

    走向前,眉头不由得微皱,“你,你怎么头发都白了?”

    朱升不在意道:“病了好些天,刚刚才见好。六十多了,哪有不白头的?”

    贾鲁微微一怔,苦笑道:“谁说不是……没记错我比你还大两岁,这几年一直有病,也不知道能撑到哪一天!”

    朱升拉着贾鲁在凉亭坐下,同时摆手道:“老兄你可要撑住了,我听张相说过,当年你们就约定过,等天下一统,上位就全力以赴,支持你治理黄河,把这项泽被苍生的大好事做完。使得中原大地,再不受水患之苦,让黎民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繁衍生息。你可听好了,这事一天不完成,你一天不许死!就算你想死,阎王爷也不能收!”

    贾鲁听着老朋友的话,心潮翻涌,他突然低头,撩开了袍子,提起裤管,露出一截小腿。

    “你按按吧。”

    朱升好奇,用手按了一下,顿时出现了一个小坑,半晌也没有恢复,朱升的心就是一动,忍不住道:“怎么会这样?可是请人看过?”

    贾鲁苦笑道:“应天的名医,皇后帮着请了不下十个。我早些年奔走治水,落下了病根儿,现在不过是撑一天算一天吧!”

    朱升眉头紧皱,忙道:“这可不行啊!缺了谁也不能缺了你老兄……对了,我正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听得出来,张相前几天谈的事情,多半又要落到你的身上了。”

    贾鲁不解,“张相说什么了?他现在不是该辅佐上位,处理眼前的事情吗?还有空专门提到我?”

    朱升笑道:“贾兄啊,你这就错了,张相不但说了,还是跟大家伙说的。而且瞧他的意思,还把这事看得比天还大!”

    “什么?你说张相打算治理黄河?”贾鲁迟疑道:“怕是不行吧!中原十年战乱,民生凋敝,人口十不存一,上哪找那么多人治河?我,我这次北上,不过是想趁着还有一口气,看看我当年治河的工程如何,把需要交代的,告诉弟子们。倘若,倘若日后要治理黄河,他们也好继续做下去。”

    贾鲁这才吐露了心声,想起当年的约定,朱元璋的确用了十年时间,光复了中原。但是十年下来,贾鲁已经老迈不堪。

    倘若此时立刻治河,贾鲁还能做些事情。

    但是谁都知道,唯有休养生息,恢复民生,积蓄财力,甚至要在夺回大都之后,才能着手治河。

    到了那时候,贾鲁只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只能把希望交给门人弟子,带着他们来看看昔日的治河工程,结合实际,把他的所有本事传授给大家伙。

    让他们在日后完成自己的事业,到了那时候,他也能含笑九泉了。

    “老兄,张相倒是没说治河的事情,不过他提到了百工,提到了技术发明。”

    “技术发明?”

    “对!”朱升道:“张相这一次在阵前,一支弩箭,击伤了察罕,可是立了大功啊!”

    贾鲁轻笑道:“张相果然是运气加身,不同凡响啊!”

    毫无疑问,贾鲁这也是高情商的说法。

    说白了,就是蒙的。

    但是张希孟蒙的,那就不是蒙的,而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了。

    朱升却笑道:“老兄,这次你怕是猜错了……张相将功劳给了制造弩箭的工匠,请求上位赏赐七品冠带,并且手书一幅:三年磨一箭。送给了工匠。”

    “什么?”贾鲁一惊,“工匠也能当官了?还有,张相手书,可不同凡响啊!老夫管他要,他都不给!”

    朱升笑道:“也不是当官……就是类似散阶,能享受官员待遇,吃俸禄的。”

    贾鲁叹道:“那,那也不错了,上位天恩,张相仁慈啊!”

    朱升又意味深长一笑,“这算什么?还有更了不起的事情呢!”

    “什么事?”

    “自然是将你老兄主持修的河,命名为贾鲁河,不日就要立碑。张相还说了一句话,秦以郑国渠而兴。明以贾鲁河而盛!”朱升感叹道:“兄之大名,从今往后,长存中原大地矣!”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5003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