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深喉女王heathy/特种兵做到哭是种怎样的体验

    曹沐哭着跑开了。

    阁宇内只剩下曹操与丁惠两人。

    丁惠一改往昔冷冰冰的模样,抿着嘴唇,沉默着为曹操脱下礼服,似乎想用温柔的语气劝曹操收回成命。  深喉女王heathy/特种兵做到哭是种怎样的体验      

    “阿瞒,你要与南匈奴联姻,这是家国大业,我本不该拦着, 可…事关沐儿,难道你就不为她死去的娘想想么?”

    “想什么?”

    “你就真的忍心让女儿嫁到边塞?沐儿可是你的长女啊,何况她…她还操持着锻造坊,在整个曹营中也颇为声望?这样的女儿你纵是不嫁给陆子宇这样的人才,又何必…”

    讲到这儿,丁惠顿了一下。

    藏在心头许久的话传出:“阿瞒,这些年我愈发的看不透你了。”

    “让妙才的女儿夏侯涓嫁给陆子宇,却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南匈奴, 这也太悬殊了,匈奴与大汉是几代仇怨,莫说是沐儿,就是寻常的宗族女子,我也不同意!曹家的女子怎么能嫁给匈奴人呢?”

    呼…

    听到这儿,曹操轻呼口气。

    “夫人如何想的,我岂会不知?可与南匈奴联姻是军国大计,昔日武帝横扫匈奴,却将王昭君嫁于匈奴王庭,为大汉边境换取了四十年的和平,夫人可知道四十年于我曹操意味着什么?”

    是啊…

    因为有陆羽的存在,四十年…意味着太多了,或许能一统天下, 或许能重塑这纷乱的世道!

    这些…丁惠如何不知道呢?

    她凝着眉,乃至于踉跄着后退, 在床上坐倒。“可…可沐儿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天底下哪有当父亲的把女儿往火堆里推!”

    “这天下本就是合纵连横,是纷争之势,做为我曹操的女儿,就要担负起这重塑天下的重担!沐儿不但要嫁, 更要嫁的光芒万丈!”

    曹操丝毫不松口。

    他就是要让丁夫人生出这种“绝望”的情绪,而这种情绪会传递出去,会传到坊间…这能加深匈奴使者的信任。

    也能确保南匈奴左贤王来许都城迎亲!

    如此这般,也才能方便羽儿接下来的行动!

    这是一盘大棋!

    丁惠面露不忍。“只是,只是委屈了沐儿呀!”

    “委屈的人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大江东去尽是英雄血,那是多少人的委屈啊!”曹操负手而立,语气愈发的冷冽。

    他是天生的演员!

    曹操与丁惠说话的声音被门外的曹沐偷听到…

    她被自己父亲的用心惊的面色惨败,打了个寒战,她轻步转身离开,到了自己的屋内,双拳紧握,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心酸伴随着眩晕感袭来。

    她不要嫁到匈奴!她要自救!

    而…如今能救她的唯独,唯独白马侯陆羽了吧?

    可…白日朝堂上,陆羽并没有劝阻父亲啊!

    自救…她必须自救!

    “如果…”

    “如果…”

    曹沐艰难的开口。

    “爹, 女儿不得以只能兵行险着了!”

    银牙咬着红唇,她做出了一个大胆却又极其艰难的决定!

    她面朝铜镜, 抿着嘴唇第一次打扮起了自己,这个因为锻造而皮肤有些黝黑的姑娘,因为一系列的装扮竟变得妖娆!变得妩媚!

    …

    …

    炉子上炙着烤肉,温酒的酒注冒着热气,何晏从酒注中拿出了热好的酒,为诸葛均斟上,又割下一块儿烤肉,送至诸葛均的盘中。

    何晏与诸葛均正坐在“万花楼”中饮酒。

    诸葛均如今的表情极是复杂,他低着头,凝着眉,眼眸却是紧紧的盯着何晏,彷佛想从他口中知道更多。

    何晏却笑道:“孔明啊,你应该恭喜我呀,我要做的是一件足够媲美昔日里冠军侯霍去病、烈侯卫青的大事儿!或许,在陆公子的帮助下,冠军侯与烈侯没有完成的壮举,有可能在我身上实现!这难道不算是另一种‘封狼居胥’么?”

    这…

    诸葛均的眉头凝的更紧了。

    他自然知道,何晏说的是什么事儿…以男儿身嫁到匈奴做王妃,至于壮举,诸葛均还没能理解。

    只知道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平叔,我佩服你!”诸葛均举起酒樽一饮而尽。

    “莫要佩服我,你应该佩服的是你那恩师陆子宇啊!”何晏笑着说道。“原本,乍听到这个任务,我也很是惊讶,觉得匪夷所思,但…当我听到陆总长的一袭大道理时,我突然觉得,我要做的这件事儿是一件比‘天’还大的事儿!”

    “与这件事相比,呵呵…其它的一切都微不足道,诚如陆总长所言,我何平书的格局已经打开了!”

    呃…比天还大的事儿?

    诸葛均眼珠子转动,好奇的问道:“敢问平叔兄,陆总长是怎么劝你的?”

    “这个…说来话长!”何晏抿了一口酒,侃侃而谈。

    “不妨说说?”

    “孔明可知道,秦皇三十二年,进攻匈奴,攻占河套,一直推到了北河!汉武北击匈奴恢复西域风采!一代代帝王中不乏横扫大漠的存在,可结果呢?为何塞外依旧属于匈奴,为何匈奴换成了乌桓、鲜卑、南匈奴再度卷土而来?为何河套地区得而复失,失而复得,不断循环!为何西域都护府的影响力愈渐削弱!乃至于如今名存实亡!为何每一朝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抵御胡虏,却收效甚微?”

    何晏侃侃而谈…

    这些话题是陆羽与他聊过的,诸葛均自然不知道,耳朵都竖起来了,洗耳恭听。

    “因为…”何晏的声音还在继续。“因为匈奴人的立足之本,根本不在于耕地,他们的土地贫瘠,种不出粮食来,简单点说,就是他们穷的根本榨不出油水,便是为此…秦人、汉人收服了这塞外之地又能如何?”

    “要知道…塞外可不止是草原,更多的是沙漠,这些沙漠…秦人、汉人的贵族都没有兴趣,因为没有兴趣,谁会在那边立足?谁会在那边兴建城邦?故而,打了也白打…故而秦、汉北击匈奴,纵使消灭了他们的王庭,却也只是在自卫!因为那些沙漠中的荒地一文不值,最终汉人还是要回到关中种地去,可…如此这般,数十年之后,胡人改个名字,照样会在大漠中崛起,再度南下寇边,烦不胜烦!”

    这倒是实话…

    诸葛均虽然脑子反应不快,但读书不少,小时候也与兄长“真·孔明”聊到过这个话题。

    似乎,按照兄长的见解,大汉对匈奴只能采取守势,不是不能攻,而是攻无可攻!

    没有好处的攻取,那不是耍流氓么?

    “所以…一切的根本,都要在大漠中种上粮食!种上粮食的话,那攻下来的土地就不是一文不值,而是千金不换!”诸葛均反问。

    “没错!”何晏点了点头。“陆公子点醒了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的一切准则,都是为了逐利,匈奴人南下劫掠是为了利,而汉人只守不攻,或者是攻下之后再度撤回关内也是为了利。”

    “说白了,咱们汉人的祖先更厉害,为咱们后世打下了这最富庶的土地!但不可否认,从骨子里而言,汉人和胡人都是一种人,都是逐利者,都是为利益所驱使的人!”

    “倘若在塞外荒地中突然出现一个土地肥沃的鱼米之乡,用不了一年,那些士族就会主动联合起来去打!宛若疯了一般的将这塞外之地收入囊中,将匈奴人灭的渣都不剩!而且…围绕着这些‘肥沃’的土地,人类贪婪的本性就会暴露无疑,汉人会主动来这边建立城扈,会将胡人同化、融合,甚至让胡人作为他们的奴隶,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胡人,不就是最好的劳动力么?”

    讲到这儿,何晏顿了一下。

    “所以,陆总长的一番话,让我彻底的悟了,与胡人的战争不是明面上的,十个卫青、霍去病,将匈奴人再赶出塞外十次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粮食,必须要在大漠中种上粮食!只有做到这一点,胡将不胡,胡将归汉。”

    “还有,就是陆总长提到的六个字,让我记忆犹新…”

    “什么!”诸葛均连忙问。

    “胡无人,汉道昌!”

    霍…何晏这六个字脱口,诸葛均整个人宛若被震撼到了。

    原来…

    原来如此啊!

    怪不得何平书提到,他要去一件媲美烈侯卫青,冠军侯霍去病的事儿,如今…在诸葛均看来,若然真的能做到“胡无人,汉道昌”,那何止是媲美?简直是超越…这是秦皇、汉武都没做到的事儿!

    怪不得,何晏如此执着!

    格局…委实是完全打开了!

    其实,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一个崇高的理想,那就可以忍受饥饿,忍受贫穷,成为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历史上的何晏是一个很低级的人,他每天想的都是怎么在五石散中飘飘欲仙,全然摒弃了理想、信念。

    而现在,他不过是寻觅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只是…

    还有一个巨大的难题。

    “平叔?在下有一事不解…”诸葛均开口…

    “孔明不妨直言!”何晏一边斟酒,一边开口。

    “荒漠中真的能种出粮食么?能种出什么粮食呢?”诸葛均当即抛出心头的疑问。

    这是他最大的疑问。

    也是这件“大事儿”的核心!

    哈哈哈…

    哪曾想,何晏笑了,笑的格外的开怀。

    “孔明啊,这荒漠中能不能种出粮食我不知道,可…陆总长说能种出来,那就一定能种出来。”

    何晏的眼眸眯起。“至于是何种粮食?呵呵,是水稻…尽管第一次听到‘水稻’,我也觉得很是惊讶!但…似乎,陆总长的话还从未有过纰漏,这点上,我应该相信他!”

    这…

    诸葛均凝眉!

    水稻?在沙漠中种植水稻么?

    要知道…自古以来,沙漠就是“困难、荒芜”的象征,别说是水稻了,就连一根毛都种不出来。

    水稻?

    这个提议,陆总长是真敢说,何晏是真敢听。

    当然,诸葛均不知道的是…

    沙漠中是真的能种出水稻的,而且产量还很高…

    要知道,在我国沙地的大部分地区,地下水位高、储量大,且光热充足、雨热同季、无霜期长,是天然种植水稻的场所。

    只不过…

    要在这上面种植水稻,必须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沙地漏水漏肥的问题。

    当然…

    这在古代看来,完全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在陆羽这儿却是极其简单。

    在后世,科学家们不断的实验,用塑料作为防渗层,铺在沙土下面30-80厘米深的地方,四周用塑料衬垫做成池埂子,在畦田旁打井,造出沙漠中的水稻试验田!

    结论是产量惊人!

    简单点说,就是只要通过一些方法能保住水分,保住肥,沙漠就能够改造成良田,用来种植水稻。

    “塑料”虽然在古代没有,但是有太多可以平替的东西!

    当然,这些与沙地的选择一般无二,都需要一次次的去实践…

    一位伟人说过:“我有两个梦,一个是禾下乘凉梦,一个是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

    陆羽的思想境界自然达不了这种伟人的高度,但…在沙漠中种植出水稻,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平叔看起来是已经决定了。”

    诸葛均语气严肃了一些。

    “哈哈…”何晏却依旧很轻松。“陆总长要我在塞外沙漠中寻找到可以种植水稻的沙地,只要这类的沙地能够成功种植出水稻,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一旦种植方法成功推广,十年之内,足可以做到‘胡无人,汉道昌’的愿景!”

    言及此处…

    何晏豁然起身。

    诸葛均以为他要去小解,也没有在意,只是沉浸在方才与他的谈话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胡无人,汉道昌么?”

    诸葛均顿了一下…

    却在这时。

    万花楼的台子上,一阵香风袭来,惊鸿乍现…一位“美人”款款走出,青葱玉指,嫩白滑嫩,荡人心魄。

    莲步轻移,翩翩舞蹈绵延而起,一袭白衣,俏丽若明春早笋,婉约似雨打芭蕉!

    就连一向对“曹沐”之外的女人不感兴趣的诸葛均,竟彷似被一下子吸引了。

    就在他眼眸上移…与那台中翩跹起舞的美人四目相对的一刻。

    啪…

    宛若一道电流席卷全身。

    “平…平叔!是…是平叔!”

    诸葛均惊愕的望向何晏,他的一双童孔瞪得硕大,眼前的舞台上的真的…真的是何晏哪!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刻的他,简直…简直比女人还要女人!

    娥眉青黛,杏眸含春,双童剪水,面若桃花,好生漂亮。

    而那舞蹈…

    轻纱遮面,翩然起舞,惑而不妖,撩拨的在场众人神魂颠倒。

    这…这就是南匈奴左贤王新晋的王妃么?

    这就是要…要出塞的“公主”么?

    便是昔日的王昭君?怕是也不过如此吧?

    痴了…

    诸葛均竟看的痴了!

    果然,古人诚不我欺,男人骚起来,根本就没有女人什么事儿了!

    …

    …

    依旧还是这天傍晚,一弯惨澹的月牙,毫无表情的发出清冷的澹光。

    人间的悲欢离合,它是见得太多,所以对什么也不为所动,甚至就连一声轻轻的叹息也没有。

    此刻的白马侯府,入门处左边的一方庭院,与右边万年公主刘雪的庭院对应,左边的是夏侯涓的院落。

    院落中摆放着些许柴木,这是夏侯涓白日里捡来的,闲来无事…她还是戒不掉去穰山捡柴的习惯。

    只不过,趁着这清冷的月光。

    一个容颜娇美,面色白皙的女子正站在夏侯涓的面前,因为是夏日,她似乎刻意的穿的很少,若隐若现的身姿,让人看到难免浮想联翩。

    “涓儿妹妹,若不是…若不是情非得已,我…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说话的女子是曹沐…

    她的牙齿咬住嘴唇,正在向夏侯涓诉说着什么。

    而夏侯涓面色煞白如纸,宛若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沐姐,你这么做…叔父知道么?婶娘知道么?”

    夏侯涓口中的叔父自然是曹操,婶娘则是丁惠…

    这话脱口…

    曹沐摇头。“不知道,父亲的意思很坚决,一定要把我嫁到南匈奴去,如今我…我能自救的方法只有,只有陆…陆子宇了!”

    曹沐已经将她的想法娓娓告诉了夏侯涓,简单点说,就是让夏侯涓灌醉陆羽,然后…这一夜,让她曹沐替代夏侯涓服侍陆羽。

    一夜过后,生米煮成熟饭,她曹沐也成为了侯府的一门“夫人”,如此这般,父亲还怎么可能把她嫁到匈奴去!

    就算到时候父亲曹操坚持,可…陆羽会无动于衷么?

    只要他开口劝劝父亲,曹沐就可以避免嫁到塞外,避免在草原、沙漠中渡过的那莽莽黄沙、浩瀚大漠的一生!

    自救…

    这是她唯一的自救的方式。

    “沐姐姐,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帮到的呀!”夏侯涓咬着牙。“夫君身旁时有龙骁营甲士护卫,纵使典都统不在,可夫君身旁的都是典都统亲自挑选的心腹之人,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我…”

    曹沐踟蹰了一下。“涓儿妹妹放心,这点我已经想到,且已经说服了他们。”

    短短的一句话…

    可曹沐却做了许多准备。

    当然,她做到这点不难,甚至不能说是“买通”,因为锻造坊与龙骁营的关系太密切了,龙骁营甲士身上的铠甲,腰间的佩刀,战场上的战戟均是出自曹沐这边。

    故而…曹沐与他们的关系很是密切。

    而典韦与曹沐的关系,那就更不用说了!

    起先,教曹沐锻造的还是典韦呢,她们之间算是没有名分的“师徒”了!

    故而,陆羽身边护卫的龙骁营甲士,白马侯府内的每一个龙骁营甲士,曹沐都认识。

    而曹沐也没有隐藏,直接就告诉他们自己的计划…

    打从心底里,任何一个龙骁营的甲士都不愿意曹沐姑娘嫁入匈奴,在这点上,他们一定是会帮曹沐的!

    再说了…

    这对陆统领似乎没有什么损失!

    最多,也就是凭空又多了一房夫人的损失罢了!

    “咕冬…”

    听到这儿,夏侯涓咽了口口水,她咬着牙,再度望向曹沐的眼睛,那是一双无比坚毅的眼神。

    “所有的计划,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今晚,陆子宇会与龙骁营的将士们喝酒,他会喝醉,而将士们也会把他送到涓儿妹妹的阁院!”

    曹沐的话接踵而出。

    她的语气愈发坚决。

    “涓儿妹妹只需要替我确认,他醉了就可以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言及此处。

    曹沐顿了一下。

    “哪怕…哪怕是做侯府的一个妾室,我…我也决不嫁给那匈奴的左贤王!”

    “最早遇到陆子宇时,他就说我任性,那今夜,就让我彻底的任性一次好了!”

    曹沐不知道的是!

    她这…已经不止是任性了,简直是疯狂,彻底的疯狂!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93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