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肉小说(翁熄共享)最新章节列表

   “东南方向三百公里,发现无法识别信号的飞行器集群,战机数量三百架以上,大约将在十分钟后到达阻击点。”

    女娲的声音温柔,却意外的给人一种冰冷又沉重的感觉,即使是在夏日炎炎的NF之海,也给叫人浑身一凉,像是撞到了冰川。

    白秀秀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命运时刻到来,她在等待中一直不安的心反而获得了平静。稍稍闭了下眼睛,她说:“那么接下来指挥权就交给你了。”    肉小说(翁熄共享)最新章节列表    

    “感谢您的信任,我会全力以赴完成指挥任务。”女娲用冰冷的语调说出了富有人情味的语句,立刻就机械的下达了命令,“请您带领您的小队出发前往阻击点,完成阻击和定标任务。”

    把指挥任务交给人工智能,这是个比和星门决一死战更疯狂的决策,尽管女娲在无数次演习中都证明过人工智能不会犯错,可真实的战争要比演习复杂成千上万倍,它不是数字。可眼下这却又是唯一的解,人无法把人当成数字,机器可以。

    “不需要有创造性的计策,只要能将NF之海消耗生命的血肉磨坊,那是通向和平的唯一途径。”

    白秀秀不再犹豫,她回头看了眼在背后静默等待的十二位天选者,在战队频道里说了句“各就各位”,便启动了“时空裂隙”,握紧了合金锁链的天选者便和她一起消失在了云层上,陡然间进入了一个捉摸不定的时空。她已经习惯了像是隔着层层纱雾般的视野,在三维地图上判断了一下方向,便展开白色的双翼,拖着十二个太极龙天选者向着敌人的机群飞去。随着速度越来越快,纱雾变成了灰烬般的颜色,眼前的一切不再像是炎热的夏季。

    快速行进几分钟之后,数不清的海鸥迎着她飞了过来。视野之中数不清的海鸥扑腾着翅膀仓皇的向前继续飞,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极端天气。

    没过多久,在一望无垠的蓝色天空尽头,铁黑色的战机如有机排布棋子正在快速的向他们逼近。战机群如同铺天盖地的机械蝗虫轰鸣而过,就连云朵都给冲散了。如果是一個月前,她一定会因为眼前的场景感到震撼,乃至惶恐,现在她的心里只有火焰,焚烧一切的火焰。

    在她将谢继礼的死向太极龙的所有人通报以后,“和平”就不再可能成为选项,结局一定是太极龙和星门看谁先精疲力竭的倒下。

    白秀秀带着十二个太极龙天选者藏匿在“时空裂隙”中,俯瞰着星门的闪电、超级大黄蜂以及战鹰、战隼和猛禽组成的战机大队飞速掠过。一架又一架战机风驰电掣的呼啸而过,震耳欲聋的声浪甚至穿透了“时空裂隙”,传递到了白秀秀的耳际。

    当女娲告知先锋大队战机已进入预定位置时,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我将发起进攻,请做好准备.”

    “三!”

    “二!”

    “一!”

    白秀秀猛的掉头向下,拖着合金锁链上的十二个太极龙天选者,像是跳台跳水一样,从碧蓝的天空向着稀疏的云朵间扎了下去。在肉眼无法观察道的空间里,流线型的白色机体拖着长长的黑纱,就如同一条黑色的巨龙,扎入了一群孱弱的鸟群中。

    “真理:临界束流!”

    再次于“时空裂隙”中爆发,被压制的“临界束流”变成了一个光之圆盘快速向着四面扩散,白光所到之处,云朵蒸发,战机湮灭。整片天空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得摇晃了一下,产生了一种震荡感,好几架在巨大光盘上方和下方的战机像是失去了控制般,在剧烈的摇摆中下坠。而其他的战机飞速的拉升,或者俯冲,试图远离在半空突然爆发的圆形光斑。

    于此同时,跟在白秀秀身后的十二个太极龙天选者向着四面散去,这些甄选出来的半机械人,摒弃了绝大多数武器,只装备了超轻量的朱雀装甲,将敏捷和速度拉到了极致,他们的任务不是打击敌人,而是利用激光照射器给后方的战机集群电灯,让位于三至四百公里的战机可以进行超视距作战。

    白秀秀的任务是搅乱星门的阵型,给这十二个被当做侦查机使用的天选者创造机会。在“临界束流”结束后,她先进入“时空裂隙”观察了一下三维地图,几乎是一眨眼,刚才还遍布天空的战机就被清理掉了大约五分之一。对于这个战果她并不算满意,却也无奈,星门的每个小队的战机距离保持的很好,不远也不近,保证合理阵型的同时,让范围攻击的杀伤力降到了最低。

    “可惜我对‘临界束流’的掌握还不够好,如果在多给我一些时间.”

    白秀秀将遗憾甩出脑海,环顾了一下四周,在与她同一高度的天空,有一圈明显更清透干净的区域,这一片连一丝云都没有,但能看见四处都是燃点很高的金属块,如同流星散落的碎片向下飘飞。而在这一片天空的上下,那些幸免于难的战机如炸了窝的马蜂,向着四面八方奔逃,不少挂载在机翼下方的星门的天选者们脱离了挂钩,展开了对太极龙天选者的攻击,将速度和敏捷拉到极致的太极龙天选者们利用战机和爆炸的掩护四处乱窜。在更远的地方,各种制式的空空导弹如密集的鱼群朝着星门的战机扑了过来,数不清的跟踪导弹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追逐着散开的战机,镁热弹的光亮布满了整片天空,壮观至极。空空导弹的到来给了太极龙天选者们更多机会,那些星门天选者必须要去营救被导弹追击的战机,不得不减少追击他们的人数,为此更多的战机被导弹锁定。

    整个天空变成了一团乱麻,四处都是乱窜的天选者、战机、导弹、镁热弹以及爆炸的火光。

    战争的血肉磨坊在混乱中拉开了帷幕,接连不断的爆炸和火光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前奏。

    “女娲帮我标记最近的战机,进行引导。”

    “是,神将阁下。”

    白秀秀没有时间多欣赏,迅速的加入了这场盛宴,她是真正的大白鲨,进入了只配成为食物的沙丁鱼群。广袤的天空成为了她的猎场,几乎不用做出选择,只要按照女娲给出的最近目标逐个追击,随手就能点爆一架星门战机。

    女娲为她标记出来的第一架战机位于斜下方一至两公里处,受到了“临界束流”的影响,驾驶员正操作着还在摇晃的战机,试图修正飞行轨迹。她张开羽翼,向下冲刺,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抵达了一架正在向前疾飞的“闪电”战机之上,凹凸有致的铁灰色背脊就如一只没有羽毛的肥鸟的美背。她冲出了向上升腾的黑色灰烬,轻轻抬手,手掌上爆出了白色光球,“死神之光”在闪电肥厚的机背上炸开,凌厉的火光瞬间向四面膨胀,坐在机舱里的驾驶员还没有被弹射出去,就已经被烈焰吞噬。

    而白秀秀则穿过了那一团“闪电”所绽放出来的火焰,在四散的碎片中,按照路线引导利落的直奔右前方的另外一架闪电战机。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即使观察到爆炸的驾驶员意识到了不对,压低机头俯冲加速,还抛射出了干扰热寻导弹的镁热弹,依旧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她就像是真正的闪电,如一道白光,从烟花般散射开的镁热弹之间划过,贴着战机的背脊平飞,引擎的轰鸣声,驾驶员恐惧的对话,一声声爆炸,一切都井然有序。她没有一丝犹豫,又是一记“死神之光”绽放,想要加速逃离的闪电,也化作了一团焰火。

    一秒也没有停留,白秀秀继续在女娲规划的路线上高速移动。在她前面是六架战机一个小队。采取的双三机防御和支援队形,为了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她进入了隐形,在“时空裂隙”中将速度拉到了极致,在追上对方的尾机之后,她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而是从尾机头顶超车,在贴者敌方机背试图超越的时候,她低头看了眼,从一体化的有机玻璃座舱盖中看到了驾驶员戴着头盔的头顶,才在越过对方的刹那甩出一道激光,同时飞快的向着前方两架并排飞行的战机发动机同时甩出两道激光。

    向下的那道激光先是击穿了一体化有机玻璃座舱盖,直接击穿了驾驶员的头颅,鲜血溅满了驾驶舱,失去了掌控的“闪电”向下栽去的时候,前面的两架“闪电”的发动机也被打炸,失去动力的两架“闪电”尾巴冒着浓浓黑烟也随之向下旋转着坠落。在喧闹的无线电呼叫声中,两朵降落伞在空中打开,像是两朵艳丽的蘑菇在海风中飘荡。

    白秀秀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在追逐另外三架战机的时候,还不忘记又射出好几道激光,慢悠悠的降落伞在半空中就是完美的靶子,被激光击中以后立刻就燃烧了起来。她没有去看两个飞行员的结局,但她听到了两个绝望的惨叫。

    复仇女神心中毫无波澜,她的双手在今天已经沾染了太多的血腥,然而这些血腥远远无法偿还星门所犯下的罪孽。她身如隼,心如铁,她的双眼紧盯着左前方正在提速的三架战机,将死亡带给他们是她的任务。

    那三架战机感觉到了危险,即使白秀秀已经进入“时空裂隙”,雷达无法搜索到她,无助的驾驶员仍然在试着想要摆脱幽灵的追袭。拉升,加速,旋转,一切手段都是徒劳的,因为白秀秀是神将。

    她拥有无与伦比的速度。

    三架采取了防御阵型互相掩护,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他们慌不择路的亮出了机炮朝着空中乱射。依然是徒劳的,机炮的伤害对她来说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在空中,只有三架机炮也没有可能打中她。

    白秀秀闪过在空中交错的火链,再次提速,她的时间宝贵,“女娲,我已经击毁几架战机了?”

    “如果只算你击毁的,这是第五十八架。如果.”

    “只算我的,帮我倒数,距离击毁一千架战机还有九百五十四架。”

    “好的,神将阁下。”

    “马上只剩下九百五十三架了.”

    那三架战机做出了分头逃跑的决定,已然晚了一步,复仇女神的影子已追上了他们,她从“时空裂隙”中现出了踪迹,抬手朝着前方的三架战机射击,几十道激光如雨飞射。即便三架战机有所防备,但仍然没有能逃脱复仇的意志,两架飞机直接爆炸成了火焰,一架飞机拉着黑烟朝着蔚蓝的大海坠落。

    “倒数九百五十三架。”女娲轻声的报着数,声音比以往更有感情。

    白秀秀向着下一个目标狂飙突进,整片天空就是她的秀场,接二连三的爆炸,是迎接她的礼炮,耀眼的火光将天空映照成了红色,那是愤怒的血色。

    “死神之光”频繁的降临在企图逃窜的星门战机身上,而星门的战机集群和天选者们则疲于奔命。它们进入了太极龙布置好的口袋,在外围有三百多架太极龙战机依仗着信息优势,进行超视距作战,星门的战机就像是天空中待放的烟花,一颗又一颗的被点燃。

    NF之海炫目的阳光以及火光和爆炸,给白秀秀营造了绝佳的隐蔽环境,她挥舞着羽翼在天空中游弋,于蓝色天空时隐时现,所到之处就有死亡之花在蓝色的天空盛放。

    很快星门的人就发现了真正的杀神,组织了天选者想要拦截她。在三维地图上看到试图追上她的星门天选者,她选择了无视,加速甩开了他们,杀死天选者对于白秀秀来说性价比不高,那些混蛋还能够买活,所以她没有意愿和那些穿着黑色战斗服的天选者纠缠。

    当他们试图组成包围网时,她便进入隐身状态。速度和隐身就是她无与伦比的优势。在成为神将以后“时空裂隙”成为了瞬发,普通天选者根本无法锁定她,即便她在攻击中必须暴露踪迹,可她进入“时空裂隙”的速度实在太快,依然很难捕捉到她的位置。

    星门的天选者被白秀秀戏耍得像是无头苍蝇般乱转,却始终连她的影子都摸不到。

    这就是神将对于战局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局部战争中,神将配得上“神”这个修辞,又或者说是称号。

    “倒数九百一十九架。”

    女娲没有感情的报数声再次响起,白秀秀看了眼三维地图,星门的天选者和战机已经把战线拉的很开,追上一架战机至少需要飞行十多公里,无论是导弹还是她,想要搜寻到一架战机都变得困难了起来。半个小时摧毁了星门一百六十架飞机,这个战果不能不说足够辉煌,但这是利用太极龙的防守优势置换来的成果,当星门其他集群的战机推过去时,这些优势将荡然无存。

    “第三十二航空团上来了吗?”

    “我派出了第十九航空团和第三十二航空团,十分钟以后,两支航空团会尝试对剩余飞机进行围剿。同时飞豹大队、长箭大队和玄鸟大队在东侧防止星门进行反包围。”

    女娲用兵比白秀秀想象的还要激进,她不清楚女娲是依照什么数据和逻辑做出这样的决定,既然临时指挥部的指挥官没有质疑,那么她也懒得去思考,她只想成为无情的杀戮机器。

    白秀秀进入“时光裂隙”,沿着红色的引导线向着下一个目标前进,那是一架孤独行驶在东北方向的“战鹰”。成为神将以后,单人进入“时空裂隙”不存在阻力,她轻易就将速度推到了四马赫,不到两分钟她就追上了那架刷着漂亮铁灰色涂装的“战鹰”,那是星门号称最强三代机的战机,此时它挂载的导弹似乎已经打空。

    “这架飞机的飞行轨迹很奇怪,有可能是个诱饵,在一百公里外有几十个星门天选者正在高速迂回,像是想要包围你。”

    女娲的预警在耳边响起,白秀秀冷冷的回应道:“没关系。”她加快了速度直追那喷着红色火舌的战机。在敌机进入攻击范围时,她并没有选择立即发射技能,而是在“时空裂隙”中飞到了铁灰色“战鹰”的头顶,隔着黑色纱雾,透过机舱盖向里面看了眼。

    果不其然,里面坐的是两个天选者,坐在后座的也算是白秀秀在“皇帝海山”交手过的老熟人斯科特·梅隆,天榜排名三十三的强者。也不知道对方用什么方法屏蔽了天选者信号,驾驶一架飞机,专门为她设下了陷阱。

    白秀秀心中冷笑,她偏转羽翼,飞到了飞机下方,随即减速,脸朝上紧贴着机腹,她移动到了驾驶舱后座的位置,斯科特·梅隆在她上方,前机身蓄油油箱就在她的腰部。她举起手掌贴着前机身蓄油油箱,在“时光裂隙”中吟唱:“真理:死神之光”。

    先是一点豆大的烛火,随后这烛火点燃了黑纱,变成了漫天业火,明亮的光芒瞬间吞噬了眼前战鹰。

    白秀秀从“时空裂隙”中强制脱出时,震耳欲聋的引擎声还在响,0.05秒后,才是剧烈的爆炸声,凶猛的火焰朝她扑面而来,通红的像是太阳朝她砸了过来。烈焰将她团团包围,在如此庞然的火焰中不会有人看见她进入“时光裂隙”。

    然而就在这时,时间像是被冻结住了,环绕她的火舌像是凝固的火红岩浆,它们被封印成了席卷的浪花模样,环绕着她好似惟妙惟肖的雕塑。

    她的耳边回荡起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这真是美妙的开端,不是吗?白秀秀女士”

    —

    与NF之海相比,伊甸园仿佛另外一个世界,宁静、优美,如梦境般的世外桃源。

    如果穿着黑色塑胶衣的雅典娜没有那么暴力,此刻的伊甸园会更和谐美好。

    看到戴着骷髅面具的查理医生被雅典娜举着黑色长刀追得到处跑,李济廷捂脸摇头,“快劝劝你媳妇吧!啊~真没想到小时候那么精致可爱的小姑娘,长大了会变成一个丈夫是天的女德标兵!”他叹了口气,“我的天啊!都怪我没有给她灌输一点女权思想。”

    成默冷笑了一声,“我真是谢谢你了,师傅,你差点就毁灭了世界。”

    李济廷一屁股坐在查理的白骨躺椅上,大概是嫌弃查理医生的骷髅酒杯,推到一旁,从虚空中拿出一个银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说道:“毁灭就毁灭吧!赶紧的,累了。”

    成默看了眼被横扫的灌木花坛,横七竖八被劈倒的古老树木,心中略感肉痛,冲着远处杀气凛然的雅典娜大声喊道:“娜娜,别打了。”

    在树林里追击查理医生的雅典娜听到成默的声音,立即转身,看到成默,便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弧光,闪现到了李济廷面前,刀光如电直劈他的头颅。

    李济廷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雅典娜的长刀刀刃,微笑着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我养你教你,待你如亲生女儿,如今你嫁人了就胳膊肘往外拐。”

    “只要你不碰我丈夫,我也不愿意与你刀剑相向。”雅典娜冷冷的说。

    李济廷蹙着眉头问:“你这是跟谁学的腔调?怎么文绉绉的?”

    雅典娜没有理会李济廷的问话,虚着眼睛继续向下压柏修斯,白骨摇椅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你得付出代价。”

    李济廷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行!行!行!我一定付出代价,反正嫁妆和新婚礼物都没有给,省是省不掉的”

    李济廷出乎她意料的态度叫雅典娜的表情迟疑了一下,但她却还是没有停手的意思。

    李济廷不满的看向了成默,“你还在看戏?”

    成默咳嗽了一声说:“娜娜,住手吧。”

    雅典娜这才收回了柏修斯之剑。

    李济廷看向了狼狈的查理医生,“查理,去把那些还活着的魔神叫过来,赶紧把伊甸园大会开完了,我要退休了”

    “大人!?”

    “查理,你知道的,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李济廷仰头将杯子里的酒喝干,微笑着说,“对我来说,这是期待已久的解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63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