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狠狠干狠狠操,王爷疯狂律动H

    “嗯,我在书中找到了一块墨岭雪豹的能量石。”周森冷哼了一声。

    “啊……”

    “还有超能力者人手一本的《无敌秘籍》。”

    “咳咳……森哥您别生气嘛,慧敏给您赔不是啦,要不这样吧,我把那把‘乌金短剑’送给你。”    狠狠干狠狠操,王爷疯狂律动H    

    “我又没有超能力,要那剑干嘛。”

    “森哥,说好了不生气的嘛, 慧敏都给你赔不是了,你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啦,那乌金短剑虽然不如冰魄神剑,却也是好东西,价值连城,就算慧敏补偿你。再说, 总比你那把匕首好,杀杀兔子什么的还是很方便。”

    “好吧。”

    “嘻嘻, 我就知道森哥是好人,森哥,不如,我们今天晚上就去把那乌金短剑挖出来?”沉慧敏见周森木然的脸色有点松动,顿时雀跃起来。

    “你一个人也可以去的。”周森皱眉道。

    “我要和森哥去,森哥可是我的大贵人,认识森哥后,嘻嘻……”沉慧敏捂住嘴咯咯笑着。

    “……好吧,今天应该差不多了,都过了半个月,又要过年了,那些人应该不会在墨岭搜寻了。不过,你可别多做指望,那雪崩下来的积雪,没有万吨也有数千吨,要想找到你那把小剑可是不容易。”周森见书店没人注意到他, 压低声音道。

    “嗯嗯, 明白,总得先找找,实在是找不到,也只能待得来年春暖花开雪化之际再找了。”沉慧敏连连点头。

    “好了,晚上去找我就是。”

    “嗯嗯。”

    “我得走了。”

    “一起一起,我也要走了。”

    沉慧敏手中拿着一本书,蹦蹦跳跳的跟在周森身后。周森没法,只能假装不认识她,埋头走在前面。

    “咦,张榜了!难道有什么新鲜事?”

    两人走出书店,经过一处围墙的时候,围墙前面,围拢了一大群人指手画脚,隐隐约约看到,有人正在墙壁上贴一张纸。

    “去看看嘛!”

    周森充耳不闻,埋头前冲,却是被沉慧敏一把抓住胳膊。在这大街上,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周森只好闷声跟随着沉慧敏挤进人群。

    只见两个道士摸样的人正在张贴一张画像, 画像是一个虎背熊腰,衣衫褴褛, 满目狰狞的大叔,画像上面三个大字“悍匪榜”,下面则是一些小字。

    那些小字的大意是悬赏20万帝国币捉拿伏击九盘宗弟子、纵火烧山的肇事者,在后面,还有与小七哥和庞兵有关的寻人启事。

    两人看了一会儿之后,挤出了人群。

    周森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而沉慧敏想笑却是不敢笑,脸上憋得通红。

    “悍匪榜……那是画的你吗?你居然上了悍匪榜,刚还有人说是你杀了九盘宗的弟子……笑死我了……哈哈……”两人走进一条小巷,沉慧敏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周森一脸石化,他没有想到这颗原始的星球上面居然也弄了一个悍匪榜。

    “除了衣服有点像那天看到的时候,人也太丑了吧,森哥可还是挺英俊的,嘻嘻……”

    “你就叫吧,叫得天下人都知道,是你沉慧敏杀了九盘宗的弟子,然后,九盘宗大军杀到聂家桥,把你们沉家杀得鸡犬不留。”周森站住身体,澹澹的看着沉慧敏。

    “啊……”沉慧敏就像脖子被人掐住了一般,目瞪口呆的看着周森。

    “此事关乎你们沉家生死存亡,以后不要再提!”

    “不提,再也不提。”沉慧敏如同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不要跟着我,我只是一个下人,你可是沉家的千斤小姐,跟着我,只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嗯嗯……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眼看着周森消失,魂不守舍的沉慧敏才清醒过来,狠狠的顿了一脚,朝周森的背影方向啐了一口,这才回家。

    当晚,周森并没有等到沉慧敏,因为,去娘家的朱氏突然回家了。

    朱氏是日落时分回家,回家之后,立刻赶到东大院,东大院所有的人都加班,做施粥的准备工作。

    明天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而是十三,离过年还有十七天。

    朱氏的决定让大家一头雾水,因为,沉家这数十年,除非家有喜事,都是在初一、十五施粥。

    这次准备的面粉和稀粥数量也超越了历史记录,光是蒸馒头发酵的面粉,都有几大缸,为了加快发酵速度,还在周围烧了火。至于稀粥,用光了所有的器具熬粥,无法估计。

    沉家东大院一整晚都是灯火通明,厨房里面忙得是热火朝天,周森一直都在帮鲁斧头噼材。

    众人一边忙碌一边议论纷纷,却是没有找到原因。

    下半夜的时候,朱氏又赶到东大院,下令从东大院搬出一些廉价冬衣放到西院大门后,周森帮忙搬运冬衣。

    在西院,周森碰到了久未谋面的聂四。

    聂四看起来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看样子过得不错。事实上,聂四的确过得不错,那张墨岭雪豹皮卖了七千帝国币,这大大改善了他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

    对于聂四这样的家庭,七千帝国币可是一笔巨款,他一年的工资,也才二万多帝国币。

    聂四看到周森,非常亲热,问长问短,嘘寒问暖,周森也趁机问了朱氏为什么突然施粥的原因。

    原来,朱氏在去天府的路上,沿途看到很多饥民,回家的时候,又看到三五成群的饥民聚集在一起,所以,朱氏立刻决定施粥。

    隐隐约约之间,周森觉得有点不对劲。

    根据周森了解,沉家施粥数十年如一日,施粥时间固定在初一十五,绝不可能因为饥民增加就突然施粥,而且还发放冬衣,据工人们说,这可是沉家有史以来第一次。

    如果没有别的原因,朱氏断然不会突然施粥。

    通常,每个人都有一些固定的生活习惯,时间越久,习惯越难改变。什么早晨赖床,吃饭的时候碗里必须剩下一点都是习惯,要改变这些习惯,肯定是有不可抗因素发生。譬如,习惯睡早床的人突然起早床,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必须要起早床,在碗里不剩饭的人,肯定是肚子饥饿到了极点。

    至于朱氏的慈善目的,周森并不以为然。

    以慈善为目的的善良,大多都有动机,特别是沉家这样的大户人家,大多都是为了博得一些好名声,为自己在当地建立广泛的人脉。

    毫无疑问,从沉家所经营的生意来判断,沉家在聂家桥的慈善并不仅仅是为了慈善。

    真正的慈善,是授人以渔,而不是授人以鱼。或者是解决别人的紧急情况,譬如治病等等,而沉家,固定在初一十五施粥,这就成了一种定式,无法解决那些突发事件。

    当然,朱氏的爱心不容抹杀,毕竟,有些人连做做样子都不愿意,而沉家施粥,已经有数十年的历史,那可是真金白银。

    西院也很忙碌,一些下人进进出出,还有很多掌柜摸样的人出现,那些人应该是西院在外面商铺的掌柜。

    在天亮前的五个小时,东大院已经没有周森什么事情,朱筒子让他睡一会。

    真只是睡了一会,周森就被喊了起来帮忙,一看天色,天才蒙蒙亮,他最多睡了三个多小时。

    当周森洗漱完毕赶到厨房,顿时一脸呆滞。

    厨房里面的馒头,用晒干货的篮盆装着,堆积如山,看起来壮观无比,至少是上次施粥时候的两倍有余,而蒸笼里面,还在不停的蒸。

    厨房依然很忙碌,彭大厨和雷大厨穿着短袄揉面,汗如雨下;而彭嫂和孙嫂则是不停的蒸馒头,手忙脚乱;鲁斧头赤着上身,正在死命的噼柴,一把铁斧在空中上下舞动,速度令人瞪目结舌……

    在厨房靠墙的地方,熬好的稀粥,至少有几十桶,一直摆到外面。

    睡觉的工人都被叫了起来帮忙,把馒头稀粥搬运到西院。

    西院门后的大院子,用箩筐装好的馒头一熘放在门后,稀粥已经排到了院子。

    让周森惊讶的是,西院的一些仆人都被叫了起来,一个个站在虚掩大门后面,如临大敌。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周森听到外面的街道上有嘈杂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在低声说话,偶尔,还会呵斥的声音响起。

    难道,那些乞丐流浪者就在外面排队?

    朱氏正坐在门房里面烤火,不时会有人走进门房向她低声说着什么,朱氏的脸上神色有些焦虑。

    一会,朱筒子走到周森面前。

    “小周,你去招呼东大院闲着的工人,从东大院出去,赶到西院的大门外面维持秩序,马上就要开门施粥了。”

    “都喊上?”周森一愣,要知道,东大院虽然有很多人回家过年了,但依然还有三十多号人。

    “全部喊上。小周,你年轻,脑瓜子灵活,眼睛放亮点!”朱筒子表情严肃,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嗯。”

    周森也被紧张的气氛感染,加快脚步跑到东大院招呼那些工人,人召集之后,周森叮嘱了几声,打开东大院大门。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众人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在东大院门外,熙熙攘攘,彷佛人山人海一般。周森探头一看,才发现,人实在是太多了,一直从西院大门到东大院大门,几乎把整条街道都淹没了,至少也有数千人。

    周森发现,这些人可不是附近的农户和隔壁的街坊邻居,都是一些衣衫褴褛的乞丐流民,而且大多是身强体壮的年轻人。

    “七先生,把门关好,去找些扁担木头,抵牢固一些。”周森回头对门房道。

    “嗯,我会关好。”七先生拍了拍干瘪的胸膛,连点点头。

    周森和一群工人出了东大院大门之后,东大院门房七先生立刻把大门紧闭,接着响起一连串锁门抵门的声音。

    周森推了两下门,确定牢固之后,才带着三十多个工人朝西院大门挤过去。

    当周森和一群工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到西院门口的时候,浑身衣服都湿透了。

    事实上,如果周森他们不是穿着沉家的统一服装,根本就不可能挤到西院,因为,每一个人都不肯让出自己认为有利的位置。

    西院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已经完全把大门和台阶占据了。

    难怪朱筒子要让他先来这里维持秩序,因为,这样子,西院根本没法开门,炉子蒸笼和熬稀粥的器具也没有地方摆放。

    “大家排队,排队!”

    周森和一群工人走到大门台阶上,把人往台阶下面赶,折腾了十几分钟,才在门口清出一块空地。

    接下来,周森又让人排队,在外面尽量的空出一块地方,避免到时候领了馒头稀饭的人和没有领的混在一起。

    这活儿特累,因为,那些人压根不听周森的,好说歹说说了一大堆,才在西院大门口勉强排出了十几条队伍。当然,这队伍只是前面,到了后面就变成了黑压压一大片一大片的粘连在一起。

    周森让三十多个工人排成人墙,这才敲门喊话。

    西院的门终于打开了,人潮涌动,响起一阵欢呼声。

    从西院,又涌出来数十个佣人,和东大院的工人一起维持秩序。

    馒头稀粥在西院大门口一字排开,开始发放。

    此时,参与维持秩序的人已经上百了,沉家的人不停的喊着有足够的馒头和稀粥,这才让那些躁动的人群安安静静排队。

    施粥的活动从早晨六点开始,一直到十一点才结束。

    虽然是准备充分,很多人依然没有领到馒头稀粥,在沉家承诺第二天继续施粥之后,围拢在沉家大门口的饥民才散了。

    自始至终,朱氏都没有出现。

    而准备在西院的冬衣,也没有发放。周森猜测,可能是人数太多,准备的冬衣不够,干脆就没发。

    到了中午时分,沉家才收拾停当,东大院的人一个个已经累得骨头都快散架。

    就在周森在西院大门口收拾器具的时候,街道上发生了多起斗殴事件,一问才知道,是有些年轻力壮的饥民抢一些老人孩子的馒头吃……

    ……

    看到一个老人被打得满脸鲜血,依然舍生忘死的护住自己馒头的情景,莫名的,周森感到了一股浓烈的危机感。

    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暴民。

    周森在书店的时候大略翻了一下大汉帝国的历史,大汉帝国曾经发生过两次饥荒,一次是大汉457年,另外一次是1086年。这两次饥荒造成了六百多万人的死亡。饥民聚集,最后变成暴民,席卷了大汉帝无数土地,很多城镇被夷为平地,千里荒芜,对大汉帝国经济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差点还动摇了大汉帝国的根基。

    现在虽然是大白天,东大院却是异常的安静,因为,大家累了一个晚上,都在床上睡觉去了。

    周森也回到自己床上睡觉,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谁?”

    “慧敏啦。”外面响起了慧敏娇憨的声音。

    “这大白天的,你跑来干嘛?”周森连忙打开门,把沉慧敏让进来关上门。

    “没事,我妈忙着呢。再说,大伙昨天累了一晚上,现在都在睡觉。”沉慧敏大大咧咧的坐到周森的床上。实际上,周森的房间里面,唯一能够坐的也只有床。

    “有事吗?”

    “最近可能有点忙,我来告诉你一声,暂时不去墨岭了。”

    “嗯,知道了。”

    “周森……”沉慧敏吞吞吐吐的看着周森,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我……我这些天炼了几颗丹丸,送一颗给你吃。”沉慧敏从怀里掏出一枚红色的丹丸。

    “给我吃?”看着沉慧敏那支支吾吾鬼鬼祟祟的摸样,周森突然变得警惕起来。

    “我可是真心的,我拿了你的极品能量石,又换了你的冰魄神剑,还多拿了一本《造丹漫谈》,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所以,就给你炼了一颗筑基丹药补偿你,吃了很有可能让你变成超能力者。”

    “不吃。”周森断然拒绝,他可是读过书的人,知道古地球历史上的很多皇帝都是吃丹药毒死的。

    “周森!真的有效,我知道你想修神,但修神要想成为超能力者,所以,刻意为你炼的,你居然不相信我!”沉慧敏气鼓鼓的瞪着周森,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

    “可是……”

    “周森,我发誓,没有毒,真是可以增加超能力的!要不,我先用舌头舔一下?”沉慧敏见周森神色之间出现一丝松动,立刻拍着饱满的胸脯信誓旦旦道。

    “真没毒?”

    周森在力量尽失之后,一直在想办法恢复力量,现在突然有丹药在面前,终究还是抵御不住对力量的向往,坚强的意志力出现了动摇。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沉慧敏是炼丹师,就像他是炼器师一样,人家炼丹可是专业的。

    “绝对不会死人,我发誓!再说,你周森虽然有几分姿色,却是一穷二白,还是个不入流的悍匪。我沉慧敏天姿国色,有钱有势,害你干啥?能够得到啥?好吧,你不信,我先舔一下总行了吧……”沉慧敏冷哼一声,拿起丹药,嘴里吐出粉红的舌头,作势欲舔。

    “别舔别舔……那……我试试……”

    周森怕沉慧敏真舔,连忙接过沉慧敏手中的丹药,仔细观察,这丹药虽然是火红色,却是有些灰暗,好像有很多杂质,做工看起极为粗糙,毫无工艺可言。

    “周森,快吃,快吃,只要有效果,我天天给你炼着当饭吃。”沉慧敏见周森一脸踌躇之色,立刻蛊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5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