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嗯…啊抵在墙上H,太子太子妃h

   “怎么,对我没信心?”

    高凡看着众人,笑吟吟地问道。

    众人皆不吭声,这毕竟也是一道送命题,大家觉得还是保留沉默的权利好。  嗯…啊抵在墙上H,太子太子妃h      

    高凡说:“其实如果有人对我没信心也无妨。我跟厂里已经说好了,劳动服务公司来去自由。想跟着我干的,就留下来, 我保证大家未来能够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不想跟我干的,厂里可以把他们转到家属工那边去,另外成立一个三产公司,叫什么名字无所谓,还是按现在的规矩, 一个月发十几块钱,旱涝保收。”

    原来还有这样的安排?

    众人都暗暗叹服。

    还是有个当厂长的老爹爽啊, 儿子承包个劳动服务公司, 老爹直接让厂子给托底了。

    愿意跟高凡干的,就留下,以后给高凡做牛做马,也别抱怨。

    不愿意干的,那就转到家属工那边去,和那些中年妇女为伴。

    高凡说得好听,转到家属工那边去的,待遇不变,还是现在的每月十几块钱。但大家心里却另有一个盘算,那就是高逸平会不会给他们穿双小鞋呢?

    你不信任我儿子,不跟我儿子干,还想在我手里拿钱。老子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

    这事, 连个讲理的地方都找不着。大家谁不知道,前两天厂里来了个部领导, 连县里的一干领导都屁颠屁颠跑来听指示了。这个部领导亲自为高凡撑腰, 大家还指望能上哪去说理?

    “小凡……经理,你说留下来就能够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你能保证吗?”莫秀红怯生生地问道。

    她就算是再迟钝,这会也从场上的气氛中感到压力了。她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屁孩,并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化肥厂子弟,他是被领导钦点的劳动服务公司经理,是管着自己的工资的,自己还真不能一口一个“小凡”地叫着。

    高凡看看大家,抿嘴一笑,说道:“在座的各位,其实都是我的大哥大姐了。我说句糙话,如果不是为了咱们厂的兴衰,我有必要放着好好的大学不上,跑回沧塘这个鸟不下蛋的地方来吗?

    “你们也听说了,我是跟着化工部的郑部长一起回来的。如果我只是想给自己谋个前途,凭着我和郑部长的交情,在哪个大机关里找不到一份事情做?”

    “是啊,所以,高经理,你跟大家说说, 你到底想怎么做, 我们肯定是跟着你干的,但是,你如果能够先给我们交个底,我们不也更踏实一点吗?”

    一位名叫张庆的青年用尽可能谄媚的语气说道。他今年28岁了,是在农村当了多年知青回来的,属于被社会磨平了棱角的那种。

    劳动服务公司里的待业青年分成了十几个团伙,张庆带领的这个团伙,属于主打装乖卖萌套路的,对领导唯唯诺诺,看上去软弱可欺,但实际上得到的好处却不少。

    毕竟,领导也需要树几个听话的典型来给大家做榜样,张庆他们这些人,正好就是这样的典型,领导总得给他们一些好处吧。

    这也算是一种生存智慧吧。

    高凡看了张庆一眼,并不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席上的众人,问道:“各位有没有不想留下的?如果不想留下,咱们好说好散。今天这顿,就算是小弟我给你们的送行饭,明天开始,你们就到后勤那边去报道。

    “如果大家愿意留下来,那么从现在开始,咱们就是一个团体了。等到干起来之后,如果再想离开,我担心家属工那边也不见得会接受你们了。”

    “这……”

    有几个人开始犹豫起来,他们左顾右盼,想看看有没有带头离开的。但大多数的人心里想的是先跟着高凡干一段,不行再说。少数不敢冒险的,也没人愿意当出头鸟,结果就一个站起来的都没有。

    算了,先跟着这小子干吧。他老爹是厂长,还能看着这边黄了摊不成?

    如果未来的情况不妙,大家再私底下串联一下,然后集体到厂部去闹,总比现在就跟这小子翻脸要好。

    众人想定了心思,于是都抬眼看着高凡,等着他说话。

    “好,既然大家都愿意留下来,我们的事情就好办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高凡把这句话放在这里。未来一年,如果劳动服务公司每个人全年分不到200块钱,我个人掏腰包给大家补上。”高凡牛哄哄地说道。

    莫秀红一怔,下意识地问道:“凡经理,你有那么多钱?”

    众人齐齐咧嘴,傻姑啊,有你这么问的吗?

    高凡倒是笑笑,说道:“红姐,我刚才说过,我指导了水南的一个农民开厂子,他半年不到就赚了5万块,你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

    “他能赚到钱,全亏了我给他的指导,你说他要不要跟我分钱?”

    “当然要分。……你是说,你可以从他那里分到钱?”

    “你说呢?”

    高凡笑着反问道。

    这个时候,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

    大家也都听明白了,原来高凡的钱是这么来的,也就难怪他请客的时候能够这样大手笔。

    这年代的报纸上经常介绍致富模范,说某某地方有人勤劳致富,当了万元户啥的。沧塘县城里,也有几个先富起来的人,不过离大家还有点远,大家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富起来的。

    现在,高凡明确告诉他们,自己就是先富起来的一个,是能够请大家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土豪。

    而这个土豪,又受了部领导的派遣,来带着大家一块赚钱。

    “高经理,刚才老张的问题,其实也是我们大家的问题,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下一步,我们要做点什么?”薛楚江重提旧话。

    高凡点点头,向宁默做了个手势。

    宁默一转身,不知从哪又翻出一个大箱子,搁在了旁边的一张小桌子上。

    众人都起身去看,只见在那大箱子里,装着20来个塑料喷壶,喷壶里灌着满满的液体,也不知道是啥东西。

    “这是咱们沧海化工科贸公司的第一项业务,化学清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52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