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总做完还一直不出来:尺度比较大的小说有哪一些

  五月鸣蜩,六月精阳。

    夏日的烈阳笼罩着港岛。

    邹汶怀弓着腰手里提着花洒,两鬓花白,头顶光亮,瘦瘦的身躯,精神头还不错。    总做完还一直不出来:尺度比较大的小说有哪一些    

    老头嘴上还哼着30年代的周旋的《五月的风》。

    犹如一只旧时代的残党, 在港片这个新时代忽然就没有了能载他的船。

    最近一两年,他很少插手嘉禾的具体事务,公司管理交给了胞弟邹定鸥,一些大的项目则是老伙计何贯倡来负责。

    “定鑫,吴先生来了。”

    满头白发,体型消瘦的邹汶怀的原配夫人袁女士走到花园朝着摆弄花草的邹汶怀通报。

    之所以称他为定鑫, 其实是因为邹汶怀原名叫邹定鑫。

    “无事不登三宝殿。”

    邹汶怀用木勺舀了半勺鸟食放到鸟笼里, 笼子里的八哥跳着脚也咯咯叫:

    “生意兴隆!生意兴隆!”

    “你倒是比人还会说话。”邹汶怀拍了拍衣服, 放好工具朝着客厅走过去。

    “吴生,请用茶。”

    嫡独女邹緟珩温文而婉的主动端上茶水,目光从眼前这个‘传奇’人物身上默默打量。

    她与对方年龄相仿,但对方的成就真的是让同辈人都汗颜。

    甚至如今人家已经足以和父亲、叔叔相提并论的地步。

    曾几何时,父亲被人誉为与邵先生并称电影界‘泰山北斗’。如今,对方的风头不比父亲小,甚至说影响力比父亲还大。

    “邹小姐不必客气。”吴孝祖微微欠身。

    老邹原配就生了一个女儿,三十六岁才有了她。当然了,老邹头在外还有两個人尽皆知的‘私生子’,据说安置在了美国。对了,当初老邹头也是发扬了魏武遗风,因为那位情人当时有家室……

    至今广播道许多老人还依稀记着某天下午,一位蒙头的男子在马路上围着浴巾被人家丈夫当街追逐狂奔的画面, 李黑子这位当世‘键仙’的小日记本上记的明明白白。

    可惜没见到脸。

    但用李黑子的话说, 看那夹着的屁股我都知道是谁, 我邹是不说!

    “邹小姐正在负责嘉禾戏院?”

    后世, 邹小姐虽然没有继承嘉禾,但是并没有脱离开影视圈, 只是不显山不露水而已。周星星那个比高集团中就有她的影子……她是董事会成员。

    没错就是那个后来用来与新文化以13个亿‘对赌’的比高集团。

    星爷最中意价值11亿的豪宅名字叫‘天比高’,试与天比高。

    气魄很大。

    “我正在接触影院的管理工作,还在摸索阶段,谈不上负责。”邹緟珩笑了笑。

    别看老邹长得精瘦,一副‘介猴不买,拍照五块’的长相。但女儿不能说绝美,但是大家闺秀的气质还是挺足,而且微胖端庄。

    “咳咳”

    一副背着手不说话,我就溜达的邹汶怀颇为戒备的干咳一声,下意识挡住了女儿和吴孝祖之间的视线交流。

    不得不防啊!

    老邹太了解吴孝祖这样的坏小子了。

    他都后悔同意让吴孝祖过来拜访了。

    谁特么不知道这个家伙和多位女星纠葛不清?万一女儿不小心坠入这片爱河,老邹得呕死了心,只有男人才最清楚渣男。

    “邹小姐果然是虎父无犬女,邹小姐真的很优秀。”吴孝祖笑吟吟捡便宜话溜缝,表达善意。

    全然不知邹老板防贼一样防范着他,所以一听他的话,顿时间黑了脸,青筋乱跳。

    坐下,端着茶送入口中降血压。

    “无事不登三宝殿, 阿祖你突然来拜访, 不会只是讨杯茶水喝吧?”

    邹汶怀主动打破两人间的沉默,目光深沉的看着吴孝祖,“你这次突然拜访不会是为了湾湾片商和港片制作公司的关系而来吧?”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这老狐狸一眼就能看出吴孝祖此行的目的,并且提前堵住了吴孝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如果是这样,大可不必,嘉禾有自己的渠道,而且近两年重心也都朝着好莱坞发展。”

    “这倒不全是这个原因。”

    吴孝祖笑了笑,显得十分真诚,丝毫不做作的道:“港片与湾湾之间的关系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想要和邹sir聊一聊其他方面的合作事宜。

    你也知道,最近港岛成立了镭射录像带协会来规范录像带发行和版权,目的大概是为了防止盗版。”

    邹汶怀端着茶听着吴孝祖冠冕堂皇的胡说八道。

    这个协会的成立是不是防止盗版他不清楚,但是垄断市场他就一清二楚。

    “不知道邹sir了不了解三星?”

    “高丽三星?”

    邹汶怀挑眉凝目,不解的看向吴孝祖。

    “我一直认为,科技的进步会改变人们的娱乐方式,从无声电影,黑白有声电影再到彩色电影,然后黑胶唱片到现在的卡带……广播到现在的电视。我们这些内容制作者总是要随着时代的脚步而改变自己产出内容的方式……”吴孝祖笑着说。

    “时代的进步。”

    邹汶怀能够纵横影坛这么多年,两三代时光依旧屹立不倒,自然不是顽固不化之辈,恰恰相反,他这个旧时代的旧党虽然没有登上如今所谓港片新时代的新船。

    但,那是因为他觉得那艘船不足以进入伟大航道,所以他才会多年前就开始努力的进入好莱坞,扩宽嘉禾的渠道。

    这等眼光和气魄绝对不容小觑。

    不要用后世内地的市场来套用如今华语电影面临的困境,前朝的剑斩不了本朝的官,同理,后世的认知不能完全评判如今的方式。

    还是那句话,我们从来都不比前人聪明。

    我们不比父母长辈更智慧。

    你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你站在由他们肩膀搭建而成的时代风口上看的可能比他们更‘新颖和新潮’,但总有一天你也会被后来人认作是‘旧时代的余烬’。

    70后、80后、90后、00后、10后……

    新一代的你最庆幸的就是你比上一代活的更自我,但本质并没有改变什么……

    “是啊,时代在进步。”

    吴孝祖笑着朝着保镖招招手,后者拿着一台比录像播放机看上去更轻盈和精美的播放机器走了进来。

    “邹sir,《那个男人的夏天》你看过了吗?我拍的,很好看。”

    “……”

    邹汶怀失笑的拿起雪茄,“所以你要请我看?”

    “对。”

    “录像带播放?”

    “您说了,时代在进步嘛。方便让人接一下电视么?”

    邹汶怀伸手示意请便。

    两个工作人员快速的走到电视前进行安装调试。

    “我没看出时代进步。”邹汶怀看着样子与录像带播放器虽然有差异,但是差异不大的机器,叼上雪茄,拿着火机慢慢点燃。

    吴孝祖笑了笑,从箱子里拿过一张塑料包装的光盘盒,“那是因为邹sir你还没见识时代的原貌。”

    看着吴孝祖拿出从盒子里拿出一张比纸张后一些的光盘,然后递给工作人员,后者拿着遥控器弹出读取器,然后把光盘放在上面。

    邹汶怀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动作。

    拿着雪茄的手停在半空。

    眼瞳微微放大,目光烁烁,整个人都陷入沉默。

    电视机里,出现了电影的片名

    画质比录像带明显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这就是时代的进步?”邹汶怀扭头。

    “它的成本低廉,甚至只是录像带的十几甚至几十分之一,并且两张盘基本上就能储存一部90分钟的电影,方便而又简单。它的播放次数的寿命比录像带更长……”

    这时候的录像带播放次数多了就会模糊不清,毕竟是种线性式的影像储存方式,光盘是数字混合方式。

    邹汶怀陷入沉默。

    他当然明白眼前这个小小的光盘和眼前的机器会给电影界带来多大的震动

    同时他也明白吴孝祖找他来的原因。

    “所以这是你放弃镭射录像带的原因?你就这么笃定他能够代替录像带?”邹汶怀死死盯着吴孝祖。

    “试试呗。”

    “这个东西一旦推出,你知道会带来多大的震动嚒?”邹汶怀不待吴孝祖回答,直言不讳的道:“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价格低廉,它很可能……”

    “人怎么能挡得住时代呢?”吴孝祖笑眯眯的道,“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邹汶怀心情复杂,深吸一口气,“为什么搵我?”

    “因为邹sir你虽然是一个商人,但更是一个电影人。资本和电影不是不能相容,但肯定不是如今这种形式和方式。”吴孝祖开诚布公,显得格外真诚。

    “我考虑一下。”

    “好。那就不叨扰邹sir了。”

    吴孝祖笑着站起身,主动把茶碗里的茶水饮尽,一语双关问:“邹sir家的茶确实不错,有机会我也买一点。”

    “这茶不好买的。”邹汶怀这个小老头盯着他说。

    “卖茶的永远不会是一家。”吴孝祖笑容很阳光。

    “爹地,我送一下吴先生。”邹小姐还是比老邹头有礼貌,主动去送吴孝祖,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开口问:“吴生,这些会波及戏院嘛?”

    “大概会,大概不会。”吴孝祖模棱两可,后者若有所思。

    ??明天要去一趟医院做检查,今天颈椎和肩膀疼的翻不了身。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50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