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掀开她的乳罩摸她的两个奶_啊!老板这里可是公司

    “你是来参加血战的吗?”

    ‘误会’貌似解开了,双方‘冰释前嫌’,堕落光天使变得和颜悦色,天使般的圣洁和致命的妖媚与诱惑矛盾有统一的综合在一起,话语间自然流露的那种特殊风情,哪怕心脏是铁做的,也要漏掉半拍。

    “呃……只是来见识、见识。”  掀开她的乳罩摸她的两个奶_啊!老板这里可是公司    

    “你就是个机会主义者, 我早就知道,很久以前。”

    说到以前,这位前女友的教母兼闺蜜兼贴身侍女总管大人,对自己的观感可不好,记得第一次见面她看自己就好像看一个什么糟腌物什,可以理解,那时候她还是一尘不染的光天使吗, 男人大概在她眼中都一个德行,更何况贝高阳还是那样的出生。

    荒原上的弃民,说起来就跟地球上的非洲难民差不多了吧?

    歧视,在迦南是天经地义,在这些‘高洁’的神国生物身上,表现的更为明显。

    “我知道了,会给你安排的。”

    堕落光天使准备离开了,她站了起来,不经意展现的身体线条真是惊心动魄,贝高阳的脑海中又忍不住的联想一起少儿不宜的禁忌画面,是关于章鱼触手怪和天使美少女战士的,唉……太邪恶了,太不应该了,这个时候怎么能想起地球的动漫呢。

    “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我承诺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承诺好不好?

    真是的……

    “不会的。”

    “好,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话一说完,堕落光天使的身形就开始变淡,最后变成了一道淡淡的影子, 融化在空气里。

    话说物业公司不经业主同意就擅自闯入业主的家真的合适?

    我是不是应该投诉?

    贝高阳心里的吐槽,转眼就将这段小插曲抛之脑后。

    在深渊, 不能较真,不能多想,不要过于纠结某一件事儿和某一个人。

    这是常识。

    较真、多想、钻牛角尖就是给潜在的觊觎者可乘之机,是心灵上的破绽,搞不好就让什么东西给趁虚而入了。

    接下来的时间,贝高阳把这个家好好打扫、清理了一遍,还别说,还真清理出不少已经遗忘的好东西。

    一本魔法书,记录着五环以下的上百种法术的解析构型和心得笔记,在现在看来,固然有幼稚和天真的一面,也有不少现在已经失去了的热情和创意……

    唉,每个人的都有自己的青葱岁月啊。

    几件有意思的法术装备,一种不用鱼饵就能钓上‘鱼儿’的鱼竿,一座仿地球时钟的计时器,一台魔力透镜的天文望远镜,一台锈迹斑斑的、魔力加热的蒸汽机,还有一条奇思妙想的飞毯……

    坐上飞毯, 贝高阳出了门。

    飞毯通过屹立在空中的那道门, 又回到兴福镇的一片小窝棚中间,极昼的深渊101层就是这么无聊和单调, 跟离开的时候一成不变。

    随便挑了个窝棚走进去,视野一阵模糊后,置身在一个宛如屠宰场的内部,一个力魔屠夫站在作案后,四只手臂挥舞着屠刀,正在肢解一只不知道什么的肥硕甲虫,“欢迎光临‘爱咬人特的酒馆’,招待,招待……该死的,快招呼客人!”

    一只双面魔走掀开门帘走了出来,见新来的客人是个人类男性,自动‘切换’到人类女性的身体外观,一边走,一边娇笑着招呼,将贝高阳引入脏兮兮的座位。

    “一杯血腥玛丽,谢谢!”

    双面魔:“一听就知道您是位熟客,不来点小餐点吗?”

    贝高阳看了看力魔正在分解的东西,摇了摇头。

    “血腥玛丽一杯,4号座,熟客一位”

    酒馆里坐着不少酒客,都是来自各个位面的位面商人,也有来自主物质界的,他们独占一座,5个人,都是资深职业者的装备。

    贝高阳向法师模样的老者点了点头,算是回了对方的法师礼,收眼不看,安静的等了一会。

    “您的血腥玛丽。”

    一杯正在咕咚咕咚向外冒着气泡的猩红酒液,逼人的热力在杯口上凝结不散,杯内还漂浮着一些可以的凝结状物体,卖相极为惊悚,贝高阳却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喝完,砸吧了一下嘴,不满的说:“年份不够!”

    “抱歉,最近物资供应太紧张,你知道的……”

    “因为……战事的关系?”

    “呃……前线形势一片大好,要不多久,我们就会将那些‘邪门歪道’逐出深渊的,万胜,巴耶罗大人万岁!”

    才怪!

    贝高阳笑了笑,又要了一杯血腥玛丽,才打发亢奋起来喊口号的双面魔去了。

    “啊哈,真是太巧了,施法者阁下,我们又碰面了。”

    续杯还没到,一个高大的黑影来到身后,回头一看,是在小魔渊‘候车厅’遇到的那只夺心魔罗兹。

    夺心魔掀开兜帽,触须高兴的蠕动着,不清自入的在一旁坐下,自顾自的说道:“拉姆斯菲尔阁下对吗?上次真是太失礼,还没来得及问您的姓名……”

    “那你又是从那里知道的呢?”,贝高阳皮笑肉不笑的说。

    “登记处嘛,那只小恶魔很热情,服务也很周到……”

    该死的家伙还真记仇。

    贝高阳笑容不改,“你在跟踪我?”

    “没有,没有,真的只是凑巧,凑巧啊!”

    信你才怪。

    也好,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贝高阳并不介意自己的收藏品和试验材料上在多一个夺心魔,反正这家伙应该是‘看’上自己了,他想打开自己的天灵盖,自己还想要他的‘脑蝌蚪’呢。

    心灵异能……

    唉,魔网也用得上啊。

    话说,第五次测试,也应该考虑容纳这些奇迹种族了。

    一般的种族生物,哪怕是魔兽和像爱德华那样的吸血鬼,魔网说容纳也就容纳了,也许在第一层魔网的时候,还需要特定的仪式和步骤,现在只要进入魔网覆盖的范围内,就会被魔网无声无息的‘解析’,然后定义,再然后‘怪物术’单元就会发挥作用。

    但夺心魔、巨龙这样的奇迹种族就不一样了,哪怕是幼体,没有超过魔网的法术等级,也不是说容纳就容纳的。

    魔网将来可是要包容一切的,不如趁现在开始尝试一下,这方面小爱就比较有前瞻性,早早就弄出来一个恶魔隐藏职业出来,自己也要积极主动一点才行。

    心中计较一定,眼里的笑意就真诚了一些。

    “你能想象吗,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这种陈腐的规定,外人想要进入夺心魔控制的城市必须跟一只成年的夺心魔决斗?哈哈……”

    “所以,你是因为逃避决斗的责任,而被自己的城市驱逐的对吗?”

    “话不能这么说,我是一只自由的夺心魔,自由的懂不懂,我一直倡导各族共和的”

    “共和?”

    “共同和谐的在同一个世界生存,自由的往来,不受限制的交流”

    “呃……你这个想法很有意思。”

    “不是想法,是立场,是理想。”

    “好吧,除了这些……呃,理想,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吗?”

    “当然,还有对手的一部分原因。”

    “你的对手很强大嘛?”

    “一个半龙人术士,不知那只发情的巨龙变幻人形后留下的杂种,有5环的实力,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重点是他的护卫,该死的,一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还有心灵抵抗图腾魔纹的狂战士。”

    “喔……听起来像是一对克制心灵异能的组合?”

    “不错,我怀疑是个陷阱,是某个看我不顺眼的家伙故意安排的对手,你知道,没有心灵何来心灵异能呢?这个该死的兽人图腾狂战士就是安排给我的杀手,我的大部分异能对他无效,而我还必须面对他那只被我的身体还要大的斧头……有,有这么大!”

    罗兹夸张的比划着那斧头的面积,贝高阳被逗了呵呵一笑,“所以你就从你的城市离开了。”

    “是的,我成了一只自由的,流浪的夺心魔。”

    “所以你准备来深渊参加血战碰碰运气?”

    “主要是寻找志同道合的同志,你知道,这个世界太陈腐了,也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血战是个机会,一个洗牌的机会。”

    “你的理想很远大。”

    “谢谢,那么……您对我的理想如何看?”

    “……很不错。”

    “只是不错吗?”

    “也许以后我会改变看法,在了解更多之后?”

    “不胜荣幸,那我们就是同伴了?啊哈,我有点迫不及待了,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自然是去前线看看。”

    “一起,一起。”

    “干杯。”

    两人一拍即合,一见如故,在酒馆眉来眼去的了一番,就跟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离开了酒馆,又去了幸福镇的各处闲逛,总体而言,因为战争的关系,后方的市面很是萧条,来往的位面商人都无心惹事,也无心去招惹他们这样无关紧要的人,各处的商铺大多都空荡荡的,只有在佣兵招募处才看到比较热闹的景象。

    贝高阳站在一个雇佣兵招募广告牌下,看上面的高等恶魔拼命的向潜在炮灰许诺这许诺那,看‘广告片’将血战描述的极富浪漫英雄主义,到处都充满了机会和财富……不仅哑然失笑。

    队友罗兹打听消息回来了,拿着一张宣传册,不满的说:“该死的,这是把我们当成没有脑沟的傻子嘛?你看看上面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

    贝高阳拿过宣传册大略的翻了翻,跳过那些无用且华丽的辞藻,他明显看出秩序阵营的恶魔是多么的焦急和迫切,迫切到这种表面功夫都做的如此粗糙。

    看来前线的形势着实不妙啊。

    也不知道巴恩现在怎么样了,自家的战争魔像发挥了多大作用。

    “还要接受训练,你确定!”罗兹脑袋上的触手舞动着,就好像一个人在手舞足蹈,“你面前的是一位高贵、强大的夺心魔,还有他的大法师队友……”

    “这是巴耶罗大人的规定!”,大恶魔一点不怕,他那快要‘蜕皮’的身体趾高气扬的站在一块白骨基座上,一甩手中的皮鞭,“上了战场,管你是谁,实行都是军法,你们连基本的军法都不知道,上前线寻死么?”

    基座周围有上百个雇佣兵,各种族都有,全都是贪图丰厚回报的亡命徒,那队来自主物质界的职业者也在期内,那个须发皆白,看着很有派头的老法师不知道多大年纪了,难道是活的时间太长不耐烦了想来寻死不成?

    在深渊,死亡可是件很奢侈得事情。

    “规定就是规定,谁都不能改!”

    “谁,谁在说话,站出来!”

    “战场形势一片大好,我们刚刚攻克的103位面,全歼魁地奇领导的叛逆,说这种话的一定是奸细!”

    “……缴获的魂石魂晶堆成了山,巴耶罗大人的仓库都快装不下了,那些个冒险者一个个拿的手软……”

    大恶魔上蹿下跳,不明就里的亡命徒被他蛊惑的热情高涨,纷纷上前签署灵魂契约,就算要接受劳什子‘训练’也不管了。

    “这个什么训练绝对不能参加。”,夺心魔罗兹小声的说,“你不是有本地‘户口’么?能不能找别的门路去前线看看?”

    “有倒是有……等着,我试试看。”

    贝高阳尝试着联络已经傍上大老板的堕落光天使,不一会就接到了她不耐烦的回复。

    “可以了!”

    结束灵魂信息交流后,贝高阳对新队友说。

    “那就好……接下来去你的城堡看看?”

    “不逛了?”

    “这鬼地方,还不如一个最贫瘠的地下城,走,走,去你家见识见识。”

    回到贝高阳的城堡,意外的发现堕落光天使也在。

    “巴耶罗大人要见你!”她一边说,一边险恶的瞥了一眼在一旁吹起口哨的夺心魔,“还有这只章鱼怪。”

    贝高阳的笑容不变,点头答应,“这是我的荣幸。”

    罗兹的口哨却吹不下去了,“巴耶罗大人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48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