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摸到她的奶头都硬了,王妃被强撕衣捏胸

    “有消息了?”

    江舟刚刚出刀狱出来,就碰上了找上门来的燕小五。

    燕小五直截了当地道:“找到了唐妇了。”

    “哦?”  摸到她的奶头都硬了,王妃被强撕衣捏胸    

    江舟神色一愣:“找到了?”

    这么容易就找到,倒是他没有想到的。

    “人在哪里?”

    燕小五却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奇怪,沉重,还有掩藏不住的愤怒。

    江舟想起那两个孕妇的惨烈死状,心下一沉:“不会是已经死了?”

    燕小五摇摇头:“没有,还活着。”

    江舟心下一松。

    不管如何,人没有死总是件好事。

    “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燕小五也没有多说,只是让江舟跟着他。

    出了门,没走多远,却迎面撞上了素霓生、林疏疏、李伯阳三人。

    三人一直逗留江都,直到今日才想要出城,却发现江都四处戒严,许进不许出,知道城中有事发生,便结伴来寻江舟。

    想询问事由,也有相助之意。

    江舟知道三人来意,也没有多说,让三人跟着。

    他倒是想起,这三人都不是寻常人物,而且见多识广,没准真能帮上什么。

    一路上告诉了三人城中戒严的原由。

    说话间,便已来到城西,一处破旧的民居。

    城西大多是穷苦之人居住,环境十分脏乱破旧。

    因为南楚抽空了江都许多人口,尤其是城中的平民青壮。

    此处也因此空出了许多民居,说是十室九空有些夸张,却也差不了多少。

    哪怕是有人居住,也多是些老弱病残。

    此时民间前后都有肃靖司和提刑司的人在严密把守。

    虞拱也亲自在此守着,见了江舟,匆匆行了一礼,便将他带入宅中。

    江舟等人进入其中,眼前所见,令所有人都沉默了。

    林疏疏最是性直,直接骂了出声:“畜生!”

    “这……”

    一向温和的素霓都有种怒不可遏之感:“究竟是何人如此丧心病狂?”

    这民居已有时日没有人住,内中脏乱不堪,地上铺了一堆干草。

    干草堆上躺着一人。

    却是浑身鲜血淋漓,不见一片皮,只有腥红的血肉外露。

    令人触目惊心,若是心志稍弱之人,看上一眼怕是都要被吓得连做几天恶梦。

    最令人受不了的,还是此人腹部圆鼓。

    正是失踪几日,有孕在身的唐妇。

    只是她竟是被人用极为残忍的手段剥去了全身的皮。

    如李伯阳这等人,饶是他见过无数比这要恐怖千百倍的事物,也不由眉头微皱。

    “……”

    江舟神色阴沉,过了片刻才道: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虞拱迟疑了下道:“侯爷,那个……不是我等找到的。”

    江舟道:“到底怎么回事?”

    虞拱说道:“是一个自称丐帮帮众的小乞丐,找到了侯爷您的府上,您还在刀狱之中,纪管家本想把他赶走,他却嚷着要见您,说是百戏门的人在干坏事,”

    “纪管家觉得其中有异,便随他找到了此处,不过当时此处有人把守,纪管家怕打草惊蛇,便找到了我等,”

    “某便知会了燕捕头,一块带人围了此处,那些人竟都是高手,也幸好纪管家为人谨慎,否则真要莽撞来此,怕反要折在对方手中。”

    “那伙人眼见不是对手,竟然全都自尽而亡,他们个个都在口中藏了毒,见血封喉,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尸体都让燕捕头带回去了。”

    “只有这位……”

    虞拱指了指草堆上腥红怖人的唐妇,有些不忍道:“我等在此发现这位……尚有一口气在,不敢轻动,请了司中万象堂的方神医,”

    “说她遭受了非人折磨,血气神意两亏,且其人似与常人不同,三魂七魄不全,已回天无术,只能用针穴之术,吊住她一口气,只等侯爷来定夺。”

    江舟听完,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那个小乞丐何在?”

    虞拱道:“他见到这位……吓得晕了过去,某已让人从旁照料,侯爷若要见他,某这就让人叫醒他。”

    “罢了,不必了。”

    江舟摆摆手,扫了一眼,又道:“她腹中胎儿如何?”

    虞拱叹道:“方神医说了,胎儿尚在,但与妇人一般,也难以施救了。”

    江舟又看向燕小五:“全大夫知道了吗?”

    燕小五摇头道:“还没告诉他,这般模样,他要是见了,不得疯了?”

    江舟叹道:“派个人,将他接过来吧,总归是要知道的。”

    燕小五也没有反驳,点点头,便招来两个缁衣捕快,交代了两句。

    江舟又道:“方神医何在?”

    虞拱忙道:“为防万一,外边侯着呢。”

    “请进来。”

    “是!”

    虞拱连忙亲自出去,很快带回来一位相貌清癯,肩上挎着一个箱子的老者。

    “老朽方焘,见过侯爷。”

    “方神医不必多礼。”

    江舟打量了两眼,没有多说,直言道:“方神医,她真的没救了?”

    方焘摇头道:“若是常人,或还有一线生机,只是此妇不知何故,三魂七魄不全,本就精血神魂亏虚,再遭如此非人一劫……唉。”

    江舟道:“方神医,此人本是阴魂返阳之躯,并非一般活人,也会血气亏空?”

    “哦?”

    方焘一怔,惊讶道:“原来如此,我道为何此妇如此古怪……”

    一旁李伯阳闻言也惊道:“什么?阴魂返阳?”

    江舟点点头,也不再隐瞒,说出唐妇本已死去,服用了续魂胶死而复生之事。

    “续魂胶……”

    李阳阳喃喃道:“世间果真有此奇物。”

    江舟也没有理会他,朝方焘问道:“方神医,可是有什么转机?”

    方焘点点头,跟着却又摇摇头:“侯爷,若是侯爷所说无误,或许此妇还有救。”

    “不过……”

    “此法有也等于无啊。”

    江舟道:“这是何意?”

    方焘道:“寻常人若如她一般,那是死定了。”

    “但既是返阳之躯,那她本来便是活死人,只需再服一次那令其返阳之药物,自可补其虚耗的神魂,再辅以武中圣人至刚至阳之血,当能续其命,只是无论返阳之药,还是武圣之血,都是世间难寻的神物,何处去寻?”

    “而且,返阳之躯,虽是魂体,却已与血肉之躯无异,她这身皮都被人剥去,就算救活了,人若无皮,又岂能活?不过是加深痛苦罢了,还不如……”

    说着摇了摇头,没再说下去。

    众人听完,也暗算摇头。

    还真如方焘所言,人没了皮,能活么?

    就算可以,又得受多大的痛苦?

    若是换了他们自己,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正说话间,两个捕快已经带着王平赶了过来。

    王平被带进此间,见了江舟,正要行礼,却忽然看到地上草堆上的血影,不由一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45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