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乡村乱情胡秀英_舌头安全套叫什么

   想着董大校长应该是在大数据中心了,于是齐磊又往大数据中心晃荡。

    只能说无事一身轻,走路都是飘的。

    可是“飘到”大数据中心,不但董大校长不在,廖凡义、陈兴福,还有庞清方,他们也不在。    乡村乱情胡秀英_舌头安全套叫什么    

    这齐磊就有点奇怪了,人呢?

    给廖凡义打电话,“人呢?日子不过了?“

    廖凡义来了句,“不过了!董大校长下命令了,在家写总结呢!“

    齐磊,”…”

    写的哪门子总结?交流团这不还没走呢吗?

    可是,廖凡义懒得跟他说,一个星期就得交上去,给上面看的,还得有深度有内容,不能假大空,其实一点都不容易。

    “老董说了,学校那边就交给你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搞的齐磊更是莫名奇妙。

    细一琢磨,应该是董北国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是要从上面扒层皮下来啊!

    玩味地把电话打给了董北国,“董校,人呢?“

    董北国,“家呢,写总结。“

    齐磊挑眉,“不用下这么大功夫吧?让老廖、陈姥爷他们应付一下就行了呗,您还得亲自下场?“

    结果,董北国一听就急了。

    “下个屁!!你当我愿意写?我这一天天忙的,哪有工夫弄这些?”

    “上面下的死命令,交流团一走就要开总结会,让咱们北广必须拿出实质性的建议,不然我这个校长就别干了!“

    齐磊,“…”

    好吧,一下想起,老秦昨天也提醒他,过段时间有个会,让他别耽误。

    不敢造次,“那您老慢慢写,我就不打扰了。“

    老董,“什么叫我慢慢写?正好,省着我另行通知了,现在只要和这件事有关系的,加上几个校长都忙这件事儿呢,交流团,还有你们学部的开学工作,就指望你一个人了。“

    “嘎!?”齐磊没噎死,“我可就昨儿个歇了一天,你们使唤骡子呢?”

    老董,“反正我通知你了,你爱干不干!“

    “哦,对了!后勤老陈心脏搭桥,后勤那边你也盯着点。”

    齐磊,““

    嘟嘟嘟嘟,手机里就只剩下忙音了。

    齐磊有点哭笑不得,倒是没觉得多委屈,给他安排这么多活儿。

    都是和老董闹着玩的,多大点事儿啊!现在对齐磊来说,在学校里再怎么忙活都是一种放松,起码不用勾心斗角。

    而且,对于老董他们忙着做总结这个行为,齐磊反而没来由的有点高兴。

    可别觉得这是形式主义,或者兴师动众,事儿都过去了,还总结个屁。

    实际上,这是好事儿,非常好的好事儿。

    啥叫中国速度?这就叫中国速度!

    啥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1978年刊登在光明日报上的评论员文章,从中我们总结出一句可能是几十年间,对中国影响最为深远的至理名言:实践出真知。

    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更不知道,它代表了这个国家的速度、制度,以及思维方式。

    说直白点,改革开放一部分是借鉴了西方的发展经验,但不是完全照搬。中国国情和中国文化,使得我们注定无法完全按照西方逻辑生存。

    于是,另一部分的发展思路从哪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呗!

    可是,摸着石头过河,还要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摸不准怎么办?没人敢下河怎么办?以及万一走错了,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给出了答案。

    这句话,给我们的发展注入了最底层的逻辑和活力。

    让大伙儿有了“做了再说”的底气,有了“错了就改”的勇气,更有了“特事特办”、“急事急办”

    的能力。

    可别小看了这几点,放眼古今,全世界的政权和政治体制,几乎都不具备这种随着时间而灵活变通的能力,更不具备敢于承认做错了的勇气。

    这对一个国家,尤其是高速发展、瞬息万变的国家来说,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举个例子,干万级别的城市,因为一场流行病毒封起来,生产、生活都按下了暂停键。放眼人类史,

    你也找不到先例,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而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不但没有先例,而且谁也不敢保证这么做之后,能不能成功,还有要封多久的问题。

    这些都是未知数,怎么办?

    那就先做了再说!

    然后,你就看到了中国人的实践能力,向全世界展现了一场,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经验,却无比精准的千万人级别的社会模型。

    而其它国家,即便是全程现场直播,把作业本都怼到你脸上了,你都抄不去,甚至是根本不敢抄。

    因为他没有这么灵活的应变能力,更没有人敢为这场千万级的静止城市承担责任。

    有人说,别人学不去是没有中国的制造业能力,也没有中国的物资供给能力,更没有中国人的对丫情的重视程度。

    扯淡,都是借口!

    别人就不说了,米国人的购买能力、发达的运输网络、全世界养着他一个国家的霸道,振臂一乎,我要物资,要粮食,要支援,谁敢不给他?

    背靠枫叶、欧洲和傻奥三大后院,他没这个抗丫能力?

    至于国民重视度,那就更扯了。老百姓重视与否取,决于政府的宣传和重视度。政府有一百种方法让老百姓动起来,只不过他们不往那个方向引导罢了。

    还有说米国人没存款,封家里就没饭吃的。

    呵呵,这个时候,怎么不说米国人比中国人有钱了?中国老百姓都扛得住,他们怎么就扛不住呢?

    退一万步说,就算扛不住,那每个星期按人头发钱,上千米元的发都没问题,发点生活物资发不了吗?

    根本原因还是,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谁来面对选票压力。

    谁能把医疗、运输、物资供给、治安需求、国家机构、州机构、金融体系、新闻体系、水、电、气、

    暖,这些复杂的系统协调起来。

    但是,这些中国都可以,中国的所有社会运行体系,除了体制的统一性之外,几乎都适应了这种临时生变的应急反应模式。

    所以,不管多大的事儿,也不管多小的事儿,只要有明确的指示,都能放得开手脚。

    同时,像这种事后总结经验,然后马上将之转化为社会治理经验的,也已经成为了常态。

    也就是说,夏普来中国转了一圈儿,折腾了半天,其核心价值还不是把这个人留下了,更不是从他身上得到了多少秘密。

    而是通过这件事儿,很多从前没被重视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必须重视起来了。

    像是西方的舆论战,以前根本没这个防范,齐磊那天天叫嚣,但也只是防御性的预测而已,远没有现实来的直观。

    别的就不说了,通过这件事儿,媒体管控的问题必然要受到重视。

    一些防止网络谣言制造与传播的手段和法规,也要提上日程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守门人】!!

    这个传播学定义早就提过,在洞察模型的时候,齐磊就重点强调过。

    当下的【守门人】机制,是完全防御不了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入侵的,必须重视。

    可是,一来,重新设置守门人机制,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系统工程,而且没有人有完美方案,包括齐磊这个吃过见过的。

    二来,谁也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才短短两年,就吃到了缺少守门人的苦头。

    所以,之前也没重视过。

    而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齐磊觉得这是好事儿,早发现问题早解决。

    其实他一直有个担忧,那就是,因为他的缘故,国内的互联网建设比原本的那个时空快了不止一星半点。

    刚刚02年啊,一亿网民。02年还没过完呢,什么概念?

    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超过了10%。

    而这个数据,在后世,要四年后的2006年才能达到。

    爆发式的增长,得益于政策的倾斜,以及网吧的贡献,这当然是好事。

    可是,如果只看表面,却是不行的。

    高速发展,得有相应的配套跟上才行,否则好事就可能变成坏事。

    这里的配套不是指硬件,而是软件的法规和监管。

    野蛮生长从来不是好事儿,导致的乱象和带来的隐患,都是个大问题。

    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解决一下子。

    这使得齐磊不得不也琢磨着,总结会的时候,我应该从哪个角度去提建议呢?

    一天都想着这个事儿,以至于上午和雏鹰二期碰头的时候,齐磊还提了一嘴“实践出真知”的典故。

    二期的鹰崽子们,最近都牛上天了。把斯坦福的都给踩了,能不牛吗?

    听小齐导员突然来这么一个句,都没有没明白。

    方冰戏谑,“班头儿,下午和米国鬼子上大课,你来点实惠的,别整这些假大空的,行不?“

    好吧,三冰子很务实。什么实践出真知,在他们这些年轻人眼里,就是假大空,就是口号而已。

    对此,齐磊瞪了他一眼,对其他人打趣,“别和他学哈!啥也不是,不懂装懂。”

    把三冰子脸臊的通红,“我咋就不懂装懂了?“

    只闻齐磊冷哼,“你要是能把这句话整明白,这辈子基本就不愁了。“

    “啊?”三冰子不信,扯淡呢吧?

    左右现在不是上课,离下午的中米日韩大课还有时间,齐磊往第一排的桌子上一坐,给他们科普一下,当解闷儿了。

    “啥叫实践出真知?”不等大伙接话,“意思就是,这道题的答案我不知道,那就先做做看。“

    “放在国家层面,是探索发展路径的基础动力,以及思想逻辑。“

    “对你们来说,确实有点遥远。“

    “可是,做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和普通老百姓,这却也是你们找准新闻态度和规划生活方向的重要依据。

    大伙儿一听,越说越神,迫不及待,“为啥啊?”

    “还为啥?”齐磊瞥了他们一眼,”一个国家级的重大决策,你先找准它有没有现成的发展经验。”

    “如果有,按照这个经验,你就可以做出相应的新闻报道。而做为老百姓,你也能够遵循以往的经验进行学业规划和事业规划。”

    见大家不懂,“当下大力整合不良国有资产,而依照过去的经验来看,大多数金融机构并不是对不良资产进行重组再生产,而是整合士地资源。“

    “那土地资源的大范围流通,又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房地产商业化的加速啊!”

    “所以,你们不用了解国家的房地产政策,甚至做为普通人,也许没有在房地产市场分一杯羹的能力。

    “但是,起码你能知道,房子会升值!抓准这个信息,就等于是抓准时代红利了。”

    “可能一套房,就能决定你一生的命运。”

    众人,。…

    思路就清奇,啧啧,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哈!

    有人不由发问,“那要是没经验可借鉴的呢?”

    齐磊,“那就得需要一点判断和分析能力了。”

    大伙儿,“什么意思?”

    齐磊,“就还拿不良资产举例吧!根本目的,其实是留存资金,不受米国金融政策的影响。“

    “其本质是,国际金融调控的斗争。“

    “那么问题就来了,国际金融调控,或者干脆就是米国人割韭菜,每到这个周期,对什么影响最大。

    这个问题,穆正明给雏鹰二期讲过,就三点,证券市场、汇率,还有房地产。

    大伙儿一琢磨,2年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刚刚开始开放,影响不大,那就是证券和汇率呗!

    “所以啊!”齐磊一摊手,“遇到老米金融调控,离股市和外汇相关的行业远点!“

    “再不济,你得有一个心理准备吧?”

    “还说和你们没关系吗?”

    好吧,他是老师,他怎么说都有理行了吧?

    其实,齐磊还真没有和他们讲实践出真知树他们有什么影响的意思,只是为了给他们提供一种思考问题的方式。

    雏鹰班最重要的,就是思维方式。

    必须超前!

    不过,齐磊说的这些其实也挺重要的。

    就好比后世的“全国统一大市场”,这就是一场没有经验可以借鉴的新尝试。

    而普通人如果认为这只是国家层面的大政策,和普通人没多大关系,那说心里话,不亚于错过一场时代红利。

    和没赶上买房,没赶上互联网红利,没赶上电商红利,基本没区别。

    让他们自己琢磨去吧!

    齐磊晃荡到后排,看着三冰子,二成子,还有李琳、宋小乐他们在那码论文。

    都是前一段时间积赞下来的,估计到年底都不一定写得完。

    期间,三冰子突然来了一句,“班头儿,好久没请客了。”

    齐磊一想也对,这帮孙子都吃惯他的了,道,“那你就组织组织,把人都叫上。”

    “真的啊?"

    齐磊,“差你那点肚子吗?“

    二中的老同学们也确实好久没聚过了。

    想了想,齐磊出了教室,给唐小奕打电话,“三冰子要聚聚,你哪天过来一趟?”

    昨天,唐小奕就说他忙,齐磊表面没什么,其实还挺店记这货的。

    结果,唐奕一句话,差点把齐磊惊吊下巴。

    “我东京呢,一时半会儿回不去!”

    齐磊调都变了,“你特么怎么跑那儿去了!?“

    “嘿嘿。”唐小奕标志性的三分贱笑、三分得意、三分器张,还有一分欠揍,“哥觉得《拳皇》不错,我得把它公司收购了!”

    我噗!!

    齐磊一口老血喷出来,“啊?”

    唐小奕,“对呀!咋了?”

    齐磊人傻了,把你能的,收购?

    可是一想,不对啊,他哪来的钱?

    游戏业务之前挣的钱,都让齐磊拿走了。“分家”的时候,齐磊算着账,给唐奕留了两个多亿。

    有2亿4千万吧!

    可别觉得这两个多亿是给唐小奕败家的,其实齐磊都给他计划好了。

    这两个多亿,除了零头是保证游戏业务的正常运营,能撑到年底,结算《传奇》盈利之外,剩下的两个亿,是让他收购两家游戏工作室的。

    目前,三石的游戏业务都是代理,齐磊早就有自主研发的想法。只不过,三石的研发团队钱砸进去了,可是不太争气。

    没办法,他也不是神,保证干什么像什么,游戏研发这块儿就挺拉跨的。

    所以,只能找准合适的有潜力的游戏企业进行收购,以此来快速建立起三石自己的游戏研发基础。

    好在,对于齐磊这个重生者来说,有挂逼属性,寻找这条潜力股不难。

    而且在分家之前,齐磊已经把目标锁定了。

    一家是宝岛的游戏公司,很成熟,潜力不小。

    另一家,虽然现在看起来规模不大,产品也一般,但是潜力更大。

    因为那家公司,名叫游戏蜗牛,也就是后世研发《九阴真经》的那家公司。

    属于在游戏制作上有想法,有创新,也有实力的一家公司。

    就是找代理的时候有点拉跨,不过,盛大…没了!

    要是在原本的那个时空,这个时间节点,收购这两家公司花不了这么多钱。

    可是,被齐磊这个挂逼一搅,这个时空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国产游戏厂商这两年很火,还有东街17号的扶持和加成,游戏行业炒的很热,甚至有点虚高。

    可是话说回来,即便是这样儿,也花不了两个亿,齐磊是给唐小奕把“学费”也准备出来了。

    他估计,应该在1.7左右能拿下。

    剩下三千万,是唐小奕没经验还大手大脚,齐磊给他练手的。

    在分家之前,齐磊都给他安排好了,就等唐奕过去最后谈个价钱,签个合同就完事儿了。

    按理说,他手里应该没几个大仔儿了啊?更别说收购水了。

    那也算得上是倭国游戏产业的标志性企业了,旗下有《拳皇》系列、侍魂系列、饿狼传说、合金弹头等等经典作品。

    尽管这几年不太景气,可也轮不到你唐奕去收割吧?

    “不是,我让你收的那两家公司,你收了吗?”

    唐小奕那边明显一梗脖子,“收了啊!”

    “那你这是哪来的钱?“

    唐小奕,“我账上还剩1.5亿,我家娘们儿又卖了个碗,借了我点。再管银行贷了点款,就差不多了啊!”

    齐磊,“"

    奶奶的!狗大户啊!又卖了个碗?

    可是,不对啊?

    "你哪来的1.5亿?"

    “嘿嘿。”唐小奕又开始贱笑,“我收购宝岛那家公司和游戏蜗牛,就花了八千五。你就说牛不牛吧?“

    我噗!!!

    齐磊又喷了,不可能!

    “你.你咋谈下来的?”

    齐磊真不信了,就按正常的,他不被人坑,也得1.7个亿两家你是怎么办到的?

    好吧,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对那两家游戏公司来说,悲伤的故事。

    被唐小奕给拿捏了。

    简单来说就是,齐磊完全低估了唐小奕,这货虽然让齐磊和昊宁惯坏了,但是正如齐磊想的那样儿,

    唐哥一点也不笨,他就是懒得动脑子。

    真让他单飞,也是个人精。

    更何况,他还有个不一般的娘们儿,君姐姐呢!

    那两家公司,一看三石的游戏业务给了个二百五,确实想着坑唐小奕一笔,谈价钱的时候也确实涨价了。

    把唐小奕惹急了,哥是真没把钱当钱,可是你们特么的当我不识数儿是吧?

    唐小奕玩了个绝的,他也不说和两家讲价,把两家约一起了,“你们报那个价,我要不了,没钱!”

    “那就没招儿了,就八千五百万,只能收一家,你们看看谁卖?“

    而且,唐小奕还告诉两家,“八千五百万你们还别觉得亏了,现在国际形势不好,老米割非菜呢,米国那边互联网泡沫都碎一地了!“

    “咱们这边是国家扛着呢,也快扛不住了。到时一地鸡毛,别说八千五,八百五能不能甩出去都是问题。

    “不信你们外面问问去,谁能出到8500?”

    两家要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再说了,三石游戏业务在业内是什么地位?东街17号最大股东。

    已经传沸沸扬扬了,要收购两家公司,剩下有实力能收购的网易、亿唐、西山居、新浪、企鹅,哪个不是和你穿一条裤子的?

    你不收,哪个会收?

    而且,这里面有一个很微妙的问题,那就是,唐小奕出这个价就邪性。

    八千五百万,按现在虚高的游戏行业来看,刚成立两年的游戏蜗牛不值这个价儿。

    而宝岛那家公司,又觉得这个价有点低。

    你说让两家选一个,游戏蜗牛肯定乐疯了啊,八千五我还有点溢价呢,他们当然愿意。

    可是,宝岛那家呢,即便不愿意,也不肯放弃这个机会。

    一来,确实像唐小奕说的,国内的虚高有很大风除,过了这个村可能真没这个店了。

    二来,这家公司还有其它方面的考量,他看中的其实是三石的平台和运营能力。

    只要和三石达成协议,那么就等于是共享了三石的渠道,占据了东街17号平台的有利位置,同时还享受了《传奇》那个级别的顶级运营和客服。

    这么说吧,就《传奇》那个运营水平,你把扫雷放上去也能火。

    那都是钱啊!

    所以,宝岛公司虽然没达到预期的虚高价格,也不想放弃这次机会。

    毕竟,风险就摆在那儿,机遇也摆在那儿。

    于是,形势反转,唐小奕成了作壁上观的,看那两家争一个位置。

    然后争着争着,两家也想明自了,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唐总比小齐总还不是东西!

    小齐还讲规矩,不玩脏的,这位是真是损,他故意的!

    最后一咬牙,“8500你也别收一个了,把我俩都要了吧!“

    然后,唐小奕美滋滋的,用3000万收购了游戏蜗牛,用5500万收购了宝岛那家公司。

    当然了,收购条件也有变动,原本是全股转让,现在价格底了,唐小奕在不影响控制权的情况下,也给他们的管理层留了一部分股份。

    有钱大家赚嘛!

    同时,唐小奕还给宝岛的那家公司保留了一定的自主经营权。

    算是皆大欢喜吧!

    毕竟就算是现在的价格,也相当于去掉虚高之后,还有一点点溢价呢!

    听唐小奕炫耀一大通,齐磊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以啊!”

    他还真没想到,唐小奕能做到这一步。

    尽管齐磊也清楚,这背后,多多少少有点君姐姐的指点。

    那位大姐,也是个旺夫的命。

    而唐小奕那边,“等着吧!等哥把拿下!“

    齐磊,“行!那公司整合一下,还有得赚。”

    当下来看,的那些游戏已经死了,可是齐磊知道,后世还能焕发第二春。

    可是不想,唐小奕来了一句,“赚不赚钱无所谓,哥收购他的目的就一个。”

    齐磊,“什么目的?”

    唐小奕,“把安迪从游戏里干掉,永远不要再出现!”

    齐磊一时没想通,“为啥?”

    唐小奕一听,“你完了,不年轻了!石头,你越来越没情调。”

    “行了,哥忙着呢,你自己反省去吧!”

    齐磊,"

    挂断电话,齐磊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兒啊!“

    爲什麼要把安迪干掉?

    为了不知火舞啊!果然有点和组织脱轨了。

    长长一叹,自言自语:“这个想法不错!!挺好!我支持你。”

    这事儿就算过去了,齐磊也没当回事儿。能不能收购,齐磊都无所谓。

    可是,就在8月31号,也就是开学的前一天,唐小奕突然来了个电话。

    “石头哥,问你个事儿。”

    齐磊正组织新生的迎新工作呢,明天就开门迎客了,有点不耐烦,“啥事儿?“

    “到手了?”齐磊暗笑,不可能这么快吧?

    结果唐小奕那边道,“那帮傻叉还神着哥呢,得日子呢!”

    齐磊,“那你什么事儿?”

    唐小奕蹦出一句,“哥花六个亿收了个作坊。“

    我噗!!

    齐磊一口老血,“作,作坊?“

    啥作坊六个亿?这货又犯病了?

    “你发疯了?“

    唐小奕,“不是,听我说啊!”

    “这两天,不是没信儿嘛,我陪君大姐到处转转,然后碰见三星的人了。“

    齐磊皱眉,“三星?然后呢?”

    “他们来日本就是收一个作坊。”

    齐磊,”…"

    唐小奕,“我一看,这事儿有搞头儿,就给截胡了!“

    齐磊,“…“

    唐小奕,“我琢磨着,三星要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齐磊听罢,問道,“那三星出多少啊?”

    “那作坊老板说是5个亿!

    齐磊急了,“他的话你能信!?”

    唐小奕,“可是,他把他的财报给我看了。前几年生意不错啊,就最近两年不咋地了,就三星一家客户了。”

    齐磊,“…

    都不知道说啥了,“哥,你咋想的?就三星一家客户,你还截了三星的胡?那这一家客户不也没了!?

    唐小奕,“但是君大姐说,这买卖能做呀!”

    齐磊,“"

    你家娘们儿又不是万能的,你不能什么都听她的啊!

    有点无语,刚还夸唐小奕出息了,长本事了呢!

    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多大个作坊?合同签了吗?叫什么名?干什么的?”

    唐小奕,“不大,就几十号人。厂址在日本农村,贼特么的偏!“

    齐磊,”…”

    唐小奕,“合同签完了!100%占股,原来的老板有五年的返聘协议。”

    齐磊,  …"

    嚓,人家是一点没留啊!明显就是宰你个冤大头呗?而且宰完了还得赚你的工资。

    他娘的,倭国矮子没一个好东西!

    唐小奕继续回答齐磊,“这小作坊叫什么.Ti株式会社。“

    "Ti齐磊皱眉想了想,突然怔住了,“Ti?这名字怎么好像听过呢?”

    本能发问,“做什么的?”

    唐小奕,“蒸镀机。我也不懂,好像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4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