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贝,今晚穿丁字裤给我看*欠c的玩意

    经过一整夜的深思熟虑。

    斐一班最终没有选择要请易茗和她妈妈吃饭。

    韩女士说在【顺便请吃饭】和【顺便把人给带回易家村去】这两个进阶任务里面。    宝贝,今晚穿丁字裤给我看*欠c的玩意      

    只要有一个能够达成,就能算那么回事了。

    最理想的状况,当然是两个一起达成。

    但这样一来就很难【顺便】。

    比起一起吃饭,把人捎带回去的顺便程度,肯定会高很多。

    让斐一班最后下定决心的,是他并没有太多和长辈吃饭的经验。

    单独和易茗吃饭,他很定是开心的。

    而且还早早地生出了一种游刃有余的迷之自信。

    加上陶彩蝶的话, 他就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什么玩笑可以开,什么不可以。

    怎么样才能给易茗的阿妈留下好印象。

    这一切的一切,光靠他和【手机君】这么多年的交情,也是没有办法一下子就在实战中发挥出来。

    开车把易茗和陶彩蝶带回去就不一样了。

    一来,他确实有东西要往水潭别墅搬。

    二来,车上可以放点音乐。

    就算没人说话,也不尴尬。

    至于歌单,可以适当地向易茗的阿妈倾斜。

    可以去问问韩女士平时都喜欢听什么歌。

    呃……

    还是算了。

    斐一班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韩女士的五音不全程度,完全超越一般人的想象。

    听韩女士唱歌,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首歌原来是唱成什么样的。

    别人唱歌最多跑调,韩女士每唱一首歌,都能直接变成原创。

    创作功力不是一般的强。

    斐一班发动全身的艺术细胞,认真努力地想了想。

    最后决定在车里放怀旧经典的老歌钢琴曲。

    用钢琴弹奏上个世纪的各种老歌。

    雅俗共赏,没有太多听歌的年龄界限。

    总归,音乐只是一个必备的辅助工具。

    如果聊天聊地开心,甚至都可以不用放。

    从易家村过来的这一路上。

    陶彩蝶因为身体不舒服,几乎都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

    易茗在后座照顾陶彩蝶。

    再加上担心说多错多,会揭了莫须有的基金会的老底。

    因此斐一班也就没怎么和易茗说过话。

    斐一班满心期待地想着:【回易家村的这一路,肯定会是另外一番光景吧?】

    ……

    为了尽大可能地达成【顺便】,斐一班连易茗都没有告诉。

    于是乎,易茗看到斐一班出现在医院楼下,很是有些惊讶:“大斐,你怎么在这儿?”

    “这不是准备搬去易家村住了吗?有些私人物品我得自己先运过去。韩女士就让我到医院把常用药都买了,再弄个医药箱,省得去了那边之后想买又不方便。”

    斐一班抬了抬他的右手, 向易茗展示了一下他的大号医药箱。

    而后潇洒地来了一句:“那我就先去易家村了啊。”

    “好的,再见,大斐。”

    “……”

    什么情况?

    易茗是不是拿错了剧本?

    这个时候为什么会说再见?

    此时此刻此地,此情此景此意,难道不是应该问一下【能不能带上我们一起】吗?

    【大斐君】都特地说了要去易家村了啊,如果再主动邀请,那就显得有点刻意了啊。

    这可是【大斐君】拉着【手机君】想了一晚上才想出来的完美剧本。

    就这么泡汤了?

    果然啊,艺术并不是相通的。

    一个画画画得好,并且写字也很好看的人,不一定适合写剧本。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问,【要不要坐我的顺风车回易家村】了。

    多简单的一句话啊,而且也带了一个【顺】子,没有【便】,那还不是更好的事?

    斐一班气势如虹地走了两步,又灰熘熘地回头问了那句没有写进剧本的话:“你和你阿妈,要不要搭我的车回易家村?”

    “车上还有位置吗?”易茗的惊讶还在继续。

    “怎么会没有?你们又不是没有坐过,那么大的一台商务车呢。”斐一班没明白易茗的点在哪里。

    “你刚刚不是说【有些私人物品我得自己先运过去】吗?”易茗又一次,把斐一班的话, 连带着语气一起复述了出来。

    畅想中文网

    “是啊,怎么了?”

    “大斐的私人物品应该很多啊。”易茗用双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圆, 示意道:“塞满一整辆车的那一种。”

    “……”

    斐一班再度语塞。

    那么大好的剧本, 就毁在这么一个小细节上吗?

    人生这场戏,剧本不给力。

    “我的私人物品就是几箱素描本,乱涂乱画用的,后备箱都没有装满。那些大件的东西,回头搬家公司会一次性搬过去。”

    “这样啊,那回去的路上我能看看那些素描本吗?”

    “当……当然可以啊!”

    斐一班有点理解易存章为什么一紧张就嘴瓢了。

    他刚要是随便找个借口,这会儿可就直接穿帮了。

    幸好幸好。

    虽然导演的剧本写得不怎么好,但道具组还是准备得还是很到位的。

    有了钢琴曲和素描的陪伴,这一路回去,还不直接变成艺术的天堂?

    斐一班大导演的心情,瞬间就舒畅了。

    以后嘛,易茗叫易导,导游的导。

    他呢,就叫斐导,导演的导。

    你导导我,我导导你,最后可不就导到一起了。

    把导字换成倒也行。

    当代大好青年,说啥不能说自己不行。

    就是吧……

    为什么易导念起来那么顺口、那么好听,斐导怎么听都像是匪盗。

    同样都是导,为什么还要搞姓氏歧视啊,这让姓辜的导演心里怎么想?

    ……

    许是因为体检的时候,医生说没有什么大毛病。

    回去的路上,陶彩蝶就比来的时候,精神了很多。

    尽管报告还没有出来,但医生说,陶彩蝶头疼和头晕的主要原因,应该就是血压高。

    吃点降压药也就没事了。

    陶彩蝶一开始还不信,一个劲地说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低血压。

    坐在副驾驶的易茗,惟妙惟肖地来了一句当时医生说过的话:“陶阿姨,您自己也说是小时候了。”

    斐一班瞬间就被易茗的语气逗乐了。

    他学着用差不多的语气,偏头来了一句:“陶阿姨,我小的时候还不到六斤呢。”

    回去的路上,一个人坐在后排的陶彩蝶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本来就话少,一路上也都比较安静。

    好在还有能让车内气氛永不尴尬的钢琴曲。

    倒是易茗给了斐一班一个回应。

    “不到六斤?”易茗问。

    “是啊,我生出来五斤七,你……”

    斐一班兴高采烈地回答到一半,就很想伸手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他这说的是什么话?

    就差直接问易茗知不知道自己生出来是几斤几两了。

    这是能拿出来问的问题吗?

    现在要怎么办?

    还有的救吗?

    “你……你会唱这些歌吗?”

    斐一班非常生硬地切换了话题。

    “这些歌啊,这些歌我不太会,我阿妈肯定都擅长。”

    易茗转头看了陶彩蝶一眼,才道:“我阿妈唱歌很好听的。”

    许是因为斐一班及时悬崖勒马,易茗的心情,看起来并没太受影响。

    斐一班赶紧把这个能够让人身心愉悦的话题延续下去:“所以易茗是听着各种摇篮曲和催眠曲长大的吗?那可真是羡慕死我了。韩女士唱歌能把我听哭。”

    “这么感人的吗?”易茗出声问道。

    “那是相当的感人,惊天地泣鬼神的那种。”斐一班激动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投降般地解释道:“别人家的摇篮曲是催眠,韩女士一唱歌,方圆百米的小孩子根本就睡不着觉。”

    “有这么夸张吗?”易茗笑着回应:“听你这么说,我倒还挺期待的。”

    “那肯定有机会的。”斐一班说:“韩女士连厂区别墅的点歌系统都打包了。你是不知道,厂里的那些人,以前是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竟然有夸她唱歌唱的好听的!”

    “大斐的意思是,水潭别墅以后要经常开演唱会?”

    “这个吧,倒也不一定,韩女士唱歌需要有人追捧,要是人少了,她还不乐意唱。”

    斐一班一想起亲妈的歌声,就心有余季。

    要不是韩女士在易家村没有朋友,凑不够她想要开演唱会的人数下限,斐一班真想直接把那套点歌系统给原地正法了。

    易茗没有说话,可能是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

    过了好几秒,走心地笑着回应道:“还是没有改变我满怀期待的心情。”

    “好吧,没有一个字能在调上,没有一句歌词能在对的节奏上,这么特别的演唱方式,确实还是值得期待的。”

    斐一班对韩女士最大的意见,大概就是以前太爱唱歌了。

    动不动就和工人们唱成一片,每年举办好几次厂区十大歌手大赛。

    诡异的是。

    就韩女士那演唱水平。

    竟然都能把自己焊在十大歌手的前排。

    财务总监+厂长夫人的标签,直接决定了一切。

    等到了易家村,斐一班才不相信还有人会这么陪着她唱。

    耳朵被蹂躏地连渣渣都不剩了,还要违心的鼓掌。

    水潭别墅可是连地下室都没有,再这么放声高歌的话,怎么都算是扰民了吧?

    斐一班都不用听,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要怎么才能把这个画面从脑海里面删除呢?

    很快,斐一班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易茗不是说她阿妈很会唱歌吗?

    正常的歌声,是涤荡脑海里魔音的最佳方式了吧。

    斐一班开车,不太方便把头彻底转过去。

    就从车内后视镜找到了坐在后排的陶彩蝶的身影。

    斐一班对着后视镜发问:“陶阿姨,这首歌您会吗?要不然您给我唱唱?”

    斐一班其实不太清楚这会儿放的是什么歌。

    这些老歌,对于他来说,几乎每一首都是全新的。

    斐一班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也并没有希望获得正向的回应。

    他虽然找了老歌的歌单,却全都是爵士钢琴演奏的纯音乐版。

    斐一班有这么一问,除了想要涤荡一下耳朵,更重要的,是不想让陶彩蝶觉得自己被彻底忽略。

    毕竟,他可是把人家的女儿,都拐骗到副驾驶位了。

    让斐一班没想到的是,陶彩蝶二话不说,直接跟着爵士钢琴弹奏到的地方就给接上了:

    【……迷离,有位佳人靠水而居】

    【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无奈前有险滩,道路又远又长……】

    音乐到哪儿就从哪儿开始唱。

    完全不需要任何熟悉的伴奏版本。

    这节奏,这音色,斐一班都震惊了。

    关键陶彩蝶平时和人说一句话都有点胆怯,唱起歌来竟然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斐一班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看向坐在副驾驶的易茗,用嘴型说道:【这也太厉害了吧】。

    易茗用同样的方式回应:【高手在民间】。

    斐一班和易茗都没有再说话,而是听陶彩蝶把大半首歌给唱完。

    这比他心里预期的【正常的歌声】,简直超过太多了。

    斐一班立马就决定不和家里的点歌系统置气了。

    毕竟,要摧毁一套点歌系统到完全不能用程度,还不被韩女士发现是她亲儿子的手笔,操作起来还是需要一些力气的。

    甚至可能还得为点歌系统的非正常死亡写个剧本。

    基于斐一班导演刚刚实践过的、比较有限的剧本创作能力。

    不被抓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易导不都说来日方长了吗?

    斐导在易家村的家,也不见得会有且只有不会唱歌的家庭成员,对吧?

    未来的家庭构成是什么样的,谁能说得清楚呢?

    这么一想,斐一班瞬间就开始期待起在易家村全方位、多元化的“艺术生活”了。

    话说,易导唱歌好听吗?

    要是她在水潭的小船上放歌,他在水潭边设计……

    那就真的是天堂中的天堂了。

    光想想就无与伦比的美丽。

    车内的氛围,因为陶彩蝶的歌声,变得甜美了很多。

    开往易家村的路,也因此变得比平时平坦而又宽敞了很多。

    心情,在很多时候,会直接改变一个人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睛。

    情人眼里出西施,多半也是出自这个道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40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