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突破粉嫩湿润的第一次*b的正确方式

    定州南面也有一大片麦田,属于官田,上午时分,李察哥也在官员的陪同下,视察收麦进度,他不能不关心,定州的存粮只有十万石, 除了五万军队外,这十万石粮食只有他的军队吃四五个月,以后怎么办?

    另外,定州城内还有十万百姓,至于百姓们吃什么,他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这一片麦田有多少土地?”李察哥用马鞭一指问道。  突破粉嫩湿润的第一次*b的正确方式    

    刺史夏侯秋明连忙道:“回禀王爷,定州的麦田大约有八万亩左右。”

    “八万亩能收成多少粮食?”

    “每亩产粮食三百斤, 八万亩就是二十万石小麦。”

    李察哥心中算了算, 二十万是小麦够五万大军吃八个月, 加上现在的十万石,正好够吃一年,他点点头,“五万大军够了。”

    夏侯秋明满脸苦涩道:“王爷,帐不是这么算的。”

    李察哥不满看了他一眼,“那你说怎么说?”

    “回禀王爷,麦子首先要留种,一亩地留二十斤,然后城内还有十万百姓,他们也要吃饭,还有士兵的妻儿父母,他们的粮食也要我们解决,二十万石哪里够?”

    李察哥顿时阴沉着脸问道:“那怎么办,难道向朝廷要?”

    夏侯秋天叹口气:“我估计朝廷那边也不够, 今年我们斤七成的麦田都被宋军控制, 我们只有三成多一点,现在唯一能指望的, 就是各部落的牛羊群能够多少?否则明年我们根本熬不过去。”

    李察哥心中明白, 西夏的牛羊是控制在羌人手中,现在还从事游牧的党项人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四个部落,分布在贺南山东麓,他们被朝廷控制,自己唯一能控制的,就是黑山军司的牛羊。

    想到黑山,李察哥忽然又想起失踪多时的次子和两千手下,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着实给他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行礼禀报道:“韩先生回来了!”

    李察哥也不想视察了,他调转马头返回城内。

    韩奉刚刚从兴庆府回来,他奉李察哥的命令去秘密拜访金国主将乌延蒲卢浑,只是最后的结局不太如意。

    这时,李察哥快步走进大堂,“先生回来了!”

    韩奉连忙躬身行礼,“卑职刚刚回来。”

    “怎么样, 进兴庆府有没有被为难?”李察哥关切地问道。

    韩奉笑道:“现在兴庆府又放开了,可以正常进出,卑职没有找人,也没有受到任何盘问,就直接进城了。”

    李察哥愕然,“怎么会放开了?”

    “估计是朝廷和陈庆签署了一个月的停战协议吧!为了方便粮食入城,就懒得盘查了。”

    “砰!”李察哥一巴掌拍在桌上,桌上的茶杯差点被震翻。

    “简直胡闹,我费尽心机才把兴庆府清理干净,他这一放开,宋军的斥候又能入城了。”

    李察哥恼火万分又问道:“这是谁下的命令?”

    “好像负责城池防务的是曹保宗,应该是他决定的。”

    “这个该死的纨绔子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李察哥恨得咬牙切齿。

    停一下,韩奉又道:“卑职见到了乌延蒲卢浑。”

    “坐下说!”

    李察哥指指椅子,让他坐下。

    韩奉坐下,苦笑一声道:“乌延蒲卢浑希望王爷尽量朝廷合作,把军队交给朝廷。”

    李察哥脸一沉,“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就是站着天子一边,拒绝了王爷的建议。”

    “哼!一個女真万夫长而已,把自己当做西夏太上皇了吗?”李察哥的语气中极为不满。

    韩奉又道:“但卑职又见到了副将韩常,他对王爷很感兴趣,他建议王爷写封信给金国宰相完颜挞懒。”

    李察哥的眉头皱成一团,“我有点糊涂了,他们到底唱哪出戏?”

    “王爷,他们两人上的不是一炷香,乌延蒲卢浑是四王子完颜兀术的心腹,韩常是完颜挞懒的人,这两人的后台矛盾很深,现在是完颜兀术主导了西夏,所以乌延蒲卢浑支持天子,但完颜挞懒不想出兵西夏,可又不愿意西夏的事权旁落,所以才命令韩常率三万协从军为副将,韩常就是想把王爷推到完颜挞懒那一边。”

    李察哥终于明白了,两大金国派系争夺西夏,完颜兀术占据上风,自己就是完颜挞懒搬回一局的希望了。

    “如果我投靠完颜挞懒,那我能得到什么?”李察哥问道。

    “韩常没有明说,但他只说了一句,大同府是完颜挞懒的地盘,卑职猜测,完颜挞懒恐怕是想把大同府作为西夏的退路,完颜挞懒扶持王爷为西夏之主。”

    李察哥负手走了几步,他问道:“韩先生说,我要不要写这封信?”

    韩奉笑道:“写这封信,王爷就掌握了主动,进可入兴庆府,退可去大同府,可如果不写这封信,王爷就真得看天子和女真人的脸色了。

    李察哥点点头,韩奉说得很对,写这封信自己就多一条退路,至于选不选这个条退路,就看自己的意愿了。

    李察哥当即写了一封信亲笔信,派人去兴庆府交给韩常,由他派人赶去上京交给完颜挞懒

    在和陈庆签署了短期的停战协议后,西夏也进入了农忙季节,从前都是汉人奴隶去收割小麦,或者是羌人、回鹘人什么的去收割,底层党项人如果有土地的话,他们自己也会去收割小麦。

    但大部分党项人都不会去忙碌农活的,但今年不一样,汉人奴隶几乎都走光了,羌人、回鹘人也被李察哥强行赶走了,没有人收割小麦,只有动员党项人去收割,几乎所有党项百姓的青壮男女都出城去收麦。

    城门处来来往往的收麦人太多,根本来不及盘查,曹保宗索性下令,彻底放开管制,让百姓自由出入城。

    李察哥虽然痛骂曹保宗破坏了他的规矩,但他却不知道,曹保宗也是没有办法,早晨十几万人出城,傍晚十几万人入城,中途不断有人出城进城,让士兵怎么盘查,既然盘查不了,那就只能放开。

    傍晚时分,十几万浩浩荡荡的收麦大军开始回城了,他们牵着满载小麦的骡子和毛驴,也有人赶着大车,装满了麦子。

    城门两边各站着一排士兵,但只要不闹事,这些士兵是不会多管闲事。

    粮食进城后也不是搬回各家,而是要送去仓库后才回家休息。

    呼延雷和几名手下也混迹在收麦百姓中,兴庆府放开,这个机会陈庆怎么能不利用?

    当然,灵州城外也有几万亩麦田,灵州当然也在收麦,只是灵州是宋军收麦,城门依旧关闭,不给西夏人任何机会。

    陈庆和李察哥的思路是一致的,在这个关键时刻,更不能出任何漏子。

    没有受到任何盘查,呼延雷便带着手下进了兴庆城,他们去了交了粮食,随即赶着空车来到城南的一条小巷,巷子尽头是一间小院,这里便是之前宋军斥候的住处,萧元看了看门锁笑道:“我走上前做的记号还在,没有人住。”

    他取出钥匙打开门,确实没有人住,地上很凌乱,一些杂物还乱堆在院子里,这里属于贫民区,没有什么油水,西夏士兵都没有进来洗劫。

    萧元带领众人收拾院子和房间,呼延雷则独自出门办事去了。

    不多时,呼延雷来到一座华丽的府宅前,牌匾上写着党项文,如果翻译成汉文,就是‘曹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22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