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和亲妺在浴室作爱文/男朋友给自己口到底有多爽

    问话问到这个份儿上,也是没谁了。

    两位暗卫干了一辈子差,从来没想到自己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居然能被人骂的祖宗棺材盖都要封不住的地步。

    一个个都是牙痒痒。    我和亲妺在浴室作爱文/男朋友给自己口到底有多爽      

    这小子的嘴怎么能这么脏呢,还有关系怎么就那么硬呢?

    换个人嘴这么臭试试!

    老子们不把你弄进去整治你天天叫爷爷,我就不叫暗卫!

    暗.字.一三八突发奇想;“这位风神医在哪里?我们想要拜访一下。”

    何必去和费心语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四道寒光看着两人,隐隐透露杀意,丝毫也不掩饰。

    “你们想干啥?”这是何必去问的。

    “你们俩兔崽子想干什么?”这是费心语问的。

    没等两名暗卫解释,费心语已经爆发了:“我可告诉你们两个兔崽子,特么的这也就是老子今天受伤,你们好运气特码的……要是老子今个好好儿的,就让你们跪在这里唱征服一直唱到进祖坟,别他么的问老子什么是征服!”

    “我可警告你们俩王八蛋,你们但凡敢动风神医一个指头,敢调查风神医一件事,我特么的拼了一身军功不要,也要动用家族全部力量诛你九族!刨你祖坟!将你祖宗十八代拉出来鞭尸一百遍,一千遍,一万遍!”

    费心语一顿狂骂,措辞之狠辣,与之前全然不可同日而语,丝毫不留情面,直接掘了俩暗卫的十八辈祖宗。

    两名暗卫委屈得要死要活。

    咋地了?

    这是咋地了?

    我们说啥了,明明就是循例询问一下所有涉世的当事人……

    怎么就这么劈头盖脸的?

    何必去在一边非但没阻止,反而也沉着脸道:“风神医乃是我们整个彩虹天衣的大恩人。谁敢动他一指头,我们整个彩虹天衣没有人会答应,哪怕死磕到底,战至最后一人,义无反顾!”

    两名暗卫顿时明白,原来自己踢到了铁板上。

    急忙解释:“我们没那意思,职责所在……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哼,我管你们有那意思没那意思,更加不会管你们的狗屁职责。”

    费心语道:“反正,你俩给老子注意点,不是什么人都能被你们调查!”

    暗.字.一零九冤枉的说道:“我这是合理推测啊……那位神医能够及时施治,说明他很大机会身在左近,除了有可能见到那位杀手真容之外,更可能就是那位杀手本尊……”

    说到一半自己也感觉自己有点异想天开,急忙闭嘴然后改口:“我就是那么一想,没别的意思。”

    何必去已经呵呵的笑了起来:“异想天开,绝不可能,胡思乱想的不着边际,半点也不曾联系实际,风神医非是武者,纵有些许修为在身,不过泛泛……以他的医道手段神通,当杀手才是白瞎了!”

    “哎……看来这次任务,要失败了。”

    暗.字.一零九叹口气。

    “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温柔,将自己藏得这么深干什么?”

    暗.字.一三八也是满心的郁闷:“咱们可是好意,让咱们知道他的身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现在可倒好,满大陆找不到人……到底谁特么才是温柔啊……这事儿真是伤脑筋。”

    床上,费心语撇撇嘴,低下头去,只感觉肠子都在抽筋。

    我保留了一个惊天动地大秘密……可是我憋得好忧伤,我好想出去吹啊……

    暗.字.一三八皱着眉头,从怀里取出来一个明显是还原小铃铛:“费将军,这东西,你可见过么?”

    “没见过,这是啥?”

    费心语一脸好奇:“这是从哪来?这玩意儿一般不都是挂在狗脖子上的么?是你的饰品么?哈哈哈……”

    暗.字.一三八差点将一口钢牙咬碎。

    是你的饰品!

    是你全家的饰品!

    草拟莱莱的!

    跟这个玩意儿就没有一句正常话好说。

    “告辞了。”

    两位暗卫连日常例行的‘多谢二位配合’这种客套话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什么素质!老子配合你这么久,连声谢谢都不说……暗卫这么没教养的嘛?”

    背后传来费心语的大声抱怨。

    两位暗卫快步往外走,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气炸了。

    就你费心语,也配说素质这俩字?

    完成了调查,顶着费心语骂的一头一脸的口水去洗了洗脸,急疾回去复命去。

    “这趟回去,你费心语被男人咬了的事儿,我给你传遍整个京城!你莱莱地!”

    “这一趟真是憋屈的狠了……老子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就你费心语还想要娶媳妇?娶老母猪去吧!取一个脖子上挂铃铛的吧!草拟莱莱地……”

    两位暗卫到了安全地带,连珠炮一般的骂起来。

    气疯了。

    俩人都是眼珠子通红,胸膛起伏,几乎要比得上女子的波澜壮阔了。

    “走!”

    ……

    送走了两人。

    何必去来到费心语床前,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杀死乔如凡的,到底是谁?”何必去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就是那个黑衣人,一剑光寒……”

    “你他么的能别提一剑光寒什么的了么……老夫听的脑袋疼,我就问你,你真不知道谁杀了乔如凡?”

    “千真万确!”

    “你确定?”

    “一万分的确定!”

    “真的确定?”

    “百分百的没有说过一句谎话,真相如此!”

    何必去满眼狐疑的看着费心语,费心语闭上眼睛,捂着胸口喘息两声。

    何必去此际满肚子的纳闷,若是按照往常自己这样问话的方式,这小子最应该的反应应该是赌咒发誓:“谁知道谁就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孙子才知道!”

    反正就是诸如此类的脏口话……

    但今天,居然没有这么说话。

    这不寻常!

    有古怪!

    “真不是你小子杀的?”何必去再次追问一句。

    “如果是我杀的我不跟您坦白,我就是乌龟儿子王八蛋!”费心语终于露出了本色。

    何必去感觉可以放心,只要和这个家伙没啥关系就好。

    最后还是叮嘱了一句:“这事儿可不能有所隐瞒,事关国家机密,更关乎青冥大人在钧天手的布局,若是在这上面出了纰漏,可是有莫大后患的。”

    费心语拍着胸膛道:“大人放心,卑职心里有数,真的跟卑职没有一铜钱的关系!我对大人您,绝不说一句假话!”

    “嗯。”

    何必去坐了一会儿,道:“那就没事了,你且好好养伤吧,等伤好了之后,直接去守备军报到。你们的任命书,都已经在路上了。”

    费心语眼睛一亮:“大人,什么官职?”

    “副将,先锋,副帅,你想要哪个?”

    费心语泄了气:“怎么都是副的,是谁这么大的脸,整整压了我一头?”

    “呵呵……”

    何必去用一种别有意味的笑声回答了这句话。

    “主将是……吴铁军?吴犟种?那个二逼?”费心语抱着万一的希望。

    “嗯,你小子果然聪明,除了那个犟种,别人谁能压得住你?你也说了,除了那犟种,谁有那么大的面子!”

    “我说的脸,不是面子,吴二逼有什麼面子,他就能压我一頭?嗯……他就能压我一頭!”费心语越说越没有底气,行伍出身之人,最是钦佩比自己强的同袍,费心语可以脏口说吴铁军,却难以抹杀其对吴铁军的钦佩,同时也自认,确实不如吴铁军,无论能力或者功绩!

    “呵呵,知道有人能压得下你就好……”何必去嘿然道,語气中充满揶揄的意味。

    “大人,我申请调动!”

    “调你爷爷个头!”

    何必去骂道:“再说一句,老子将你调入御林军!”

    “那让我去当副帅吧。”费心语飞快的服软了。

    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自己这张嘴要是进了御林军,没三天就能被陛下砍了脑袋挂在旗杆上,那才是冤枉之极呢。

    “要和吴铁军好好配合,那货虽然做官不行,但带兵打仗却是有好几手的。”何必去劝慰道。

    “吴二逼现在乐坏了吧?肯定的!”

    费心语充满了恶意的猜想:“居然成了守备军帅,他莱莱地,而且还生生压了老子一头,那二逼现在肯定在喝酒庆祝……最好将他喝的半身不遂一天拉一炕一天拉一炕……”

    “闭嘴吧你!”

    何必去实在是没有忍住又赏了费心语一巴掌。

    原本还寻思着这小子就要走了,还是别打他了吧,结果没想到今天来居然已经打了他两顿。

    “老大人,我和吴铁军这一走……您……我们还真得挺舍不得您。”

    费心语突然声音低沉起来。

    “有什么舍不得的?大家还是在天南厮混,抬头不见低头见。日后还有得见呢,再说了,难道老夫离了你们俩,就玩不转了?”

    何必去笑骂。

    眼睛却因费心语一言隐隐有点发红,但他还是强行克制住了。

    虽然天天打过来骂过去,被这两个小子天天气的自己肝疼肺气肿,但是如今这俩王八蛋要走,还真是有点不舍得。

    “我们是担心别人欺负您。有我们俩看着也放心些。”费心语罕有的有点感伤。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12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