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淑女人妻被迫沉沦哀羞_怎么隔着内裤揉自己下面

    初来乍到,坛宫的五个人对于那三位法国大厨管理的后厨,感触最深的就是俩字儿变态!

    首先,是这里对于清洁卫生的要求极为的变态。

    每天两顿饭,一但闭餐结单,后厨就要开始打扫了。    淑女人妻被迫沉沦哀羞_怎么隔着内裤揉自己下面    

    打扫完毕,当班的法国厨师长会亲自检查卫生。

    灶台柜橱,刀具砧板,光看着干净不行,他们居然会用白手巾擦拭。

    但凡有一点黑脏或油腻,那就是“完蛋一骂死”啊。

    保证是真给你一顿叽哩哇啦,横眉立目的臭骂。

    让后让你重新打扫三遍,还得填写过失单,扣钱。

    别说这年头普通中餐馆子的后厨卫生标准了,就是坛宫的卫生标准拿到这儿来都没戏。

    根本就没法蒙混过关。

    所以白醋这玩意,也就成了马克西姆后厨必不可少的至宝,是人手一瓶的厨房美白神仙水!

    法国大厨们对待后厨的个人卫生问题也很变态。

    头发、胡子、指甲的修剪就不说了,厨师制服必须一尘不染也不提了。

    他们居然要求,只要是在工作时间离开后厨的人,无论什么理由,再次踏进厨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消毒双手。

    厨师帽儿只有等到主厨宣布结单的那一刻,才可摘下!

    但就这还算是好的呢,比这更变态的要求,那得说是每周五雷打不动的大扫除日。

    在大扫除时,要先清理工作台。

    后厨的厨师们必须把一桶加了清洁剂的水,倒在把所有东西都挪到了其他桌子的不锈钢工作台上。

    当水像瀑布一样哗啦哗啦的往地上流的时候,要先拿抹布不快速的擦一遍.

    然后再用刮玻璃的刮子把水顺着一个方向刮掉。

    最后用干纸擦干,至此工作台才算清洁完毕。

    接下来,大家再用同样的方式,将清洁工作台下嵌入的冷藏柜门,一个一个柜门的清洁完毕。

    当冷雪区所有台面和柜面都做完清洁后,要用一根粗水管接上水龙头,用很大的水流冲洗地面。

    接着用一个像拖把一样的巨大刮子把地面上的所有积水和杂物推到下水道口。

    最后再将下水道口聚集的垃圾包起来扔掉。

    至此,最简单的地面工作才算完成。

    然而这项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光清理完个人工作台和地面怎么够?

    一定要保证整个后厨的角角落落不得存有一丝杂垢才行。

    于是接下来,更加困难的空中清洁和更加麻烦的墙面清洁就开始了。

    从工作台到冰箱门到墙角的瓷砖,后厨的厨师们全部得打扫好几遍。

    甚至还得爬上灶台,一扇扇拆下油烟管道的窗户,全部用钢丝球擦仔细,再冲,再擦。

    一切暴露在外面的管道、灶台、架子,全部按照这个流程清洗到没有一丁点儿油污。

    直到这后厨闪闪发光,好像从来没有做过菜一样,才算合格。

    行政主厨多米尼克在后厨,最广为人知的一句话,就是“我的厨房永远没有油烟的容身之处”。

    毫无疑问,在国人的眼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难以想象的夸张。

    除此之外,开餐前准备工作也很变态。

    每天早晨七点,马克西姆餐厅的后厨仓储,就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始清点、审核、分配、管理,一车又一车新鲜到货的食材。

    其实这项工作对于干厨房的老手来说并不复杂。

    因为中餐西餐的进货程序都差不多,只是辛苦点而已。

    差不多都是往库里运往货物后,保质保量地审核完所有的到货收据,再与主厨一起核对发票金额。

    但后面怎么处理食材,中餐和西餐却大不一样。

    中餐主和,讲究的是五味调和。

    食材质地虽然重要,但烹饪的手法和调味儿更重要。

    而且中餐的厨师,是既能做原味,也能做变味儿。

    无论冻肉啊,干货啊,腌制品类的,哪怕不是很新鲜的材料,照样能用。

    所以除了常用的蔬菜洗一洗,葱姜蒜切一切之外。

    也就是以红案把肉类按部位给切出来之外,然后发发干货类了。

    大部分货物入库存储好就算完事。

    以坛宫的厨房为例,每日准备工作最繁重的其实只有汤组和白案。

    汤组除了要吊不知道多少罐儿的高汤之外,还得负责把耗火候的菜做成半成品备用。

    白案就不用说了,包子、饺子、面条、老面馒头,若不提前做出来,怎么卖啊?

    但好就好在,这对汤组和白案几乎都是全天的活儿,灶上的火根本不息。

    汤组老在熬、煮、煨、炖,白案永远有蒸锅端上端下,却不用突击性工作,硬抢时间。

    反过来西餐可不行。

    西餐主纯,讲究要食材原味,吃的是个新鲜,大部分菜品都是靠现做现卖。

    哪怕是酱汁,都必须得现做的才好。

    尤其马克西姆餐厅,不但新鲜蔬菜进口水果多,海鲜类和奶制品类也很多,还有不少纯进口的肉排类。

    那需要提前处理的生鲜类食材可就太多了。

    就拿最容易收拾的蔬菜类来说吧,就多达好几十种呢。

    由于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对湿度和温度极其挑剔,比如:新鲜香料、芹菜、芦笋等。

    处理工序其实算不上简单,一样需要经过一系列大量的工作才能完成。

    按照法国大厨的要求处理蔬菜,首先得按类别摘取最美丽的叶片,撕成一口的大小,放在大盆里,认真清洗。

    为了清洗干净泥沙和脏东西,每一种叶片都需要清洗至少两遍,遇到特别容易藏沙子的叶片还需要清洗三四遍。

    洗完之后分别再用一个巨大的沙拉沥水桶甩干水分,然后分门别类的隔开放入准备好的保鲜盒中,贴上标签,拿去储藏室储藏,到出餐时间才再拿出来。

    这样做是以最大限度地保持蔬菜的新鲜。

    要做好这些工作,要先去洗碗间找到滤水桶和几个用来洗叶片的大盆,然后再去储藏间找几个保鲜盒,要带盖子的那种。

    再去另外一个房间,拿无纺布浸湿后放在保温盒中叠好,隔开不同种类的蔬菜,还要多拿一些用来盖住最上面的蔬菜。

    以上所有这些准备工作做好后,才可以清洗蔬菜。

    全部工作完成后,还要迅速把工作区域清理干净,把所有用具清洗干净放回原处。

    可想而知,连为个简单的沙拉做事前准备都这么费劲,那按照整套菜单上的材料预备完毕,这是多么大的工作量。

    而且由于这项食材准备工作需要在零下五度至零上五度的冷冻库和保鲜库之间来回穿梭完成,一开工就是两个多小时。

    后厨的厨师还要克服低温和冰霜的考验,需要一定极地求生的本事。

    就像三十年后电视节目上演得似的,保持清醒、放缓呼吸、减少体热消耗……

    但就这也仅仅是冰山一角,说起来,准备工作还是每天最轻松的时候呢。

    实际上每天十一点,当上午的准备工作告一段落,警号将在半小时后正式吹响,真正让人难受的煎熬还在后面呢。

    别的不受,就为了十一点半整的开餐时候所有后厨的人手都能各就各位,短短三十分钟的员工午餐时间显得尤为珍贵!

    别以为马克西姆餐厅的员工餐就有多好。

    这儿虽然不差钱,尽管经营得是世界闻名的法式大菜,说来厨师们的工作就是成天和美食打交道。

    可为了保证员工头脑清醒,法国大厨给员工们安排的午餐通常都是果汁、咖啡配冷食。

    对于习惯了吃热乎饭菜的国人来说,这简直就是最大的生理虐待。

    开始还挺新鲜,一顿两顿尚可,可时间长了,哪个人能受得了啊?

    说句大实话,纯属受洋罪。

    真正到了出餐的时间,因为必须按客户的点单在规定时间内出菜,后厨将会变得更为恐怖。

    只要餐厅营业时间一到,客人一落座,单子一旦下达到厨房。

    每一道环节都会由主厨全权掌控,掐点计算,冷热餐间隔的时间都被把控得严丝合缝。

    盘温、口感、酱汁、装饰等均容不得半点差池!

    西餐后厨的厨师们也要听令而行,根本没有任何时间犹豫,每一样工作都必须做到快、准、好。

    所以说,后厨就不再是厨房了,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厨师们也如同士兵一样,启动了一级战斗模式,On Fire!

    不但都必须严格按照主厨的吩咐做事,堪称军令如山!

    而且一声声响亮有力的“Oui Chef”,也要响彻厨房!

    不用说,作为指挥三军的将领,三个法国大厨的“暴脾气”,这个时候也臭到了极点,无以伦比。

    他们不但会发火,而且还是发大火!

    简直就像三个穷凶极恶的暴徒,或者说是疯子。

    他们一定不能看到有任何人哪怕有一秒钟在做不重要的事情。

    应单节奏乱、出菜速度慢、酱汁颜色不对、操作台不够整洁……

    这些统统都是他们可以出言辱骂的理由。

    任何一个下属在他们的嘴里,都可能会成为闯下一百个蠢祸的大蠢蛋!

    而且在这种火急火燎,争分夺秒的出餐过程中,没有人是可以为自己解释的。

    即使真的无辜,那骂错了也就骂错了!

    你居然还想争辩?那是成心误事儿,会被赶出厨房的!

    所以当主厨提着嗓门各种训斥,甚至摔东西时,“小兵们”除了认错、除了“Oui Chef”什么都不能做。

    更不要提什么烫伤、切伤、刮伤了!

    这本就是不该发生的事。

    如果真的发生了,无论是谁,都要自己立刻包好,一分钟后要回到岗位继续刚才做的工作。

    这就是西餐后厨的军纪!

    说真的,那些坐在餐厅里,听着优雅美好的背景音乐,小心翼翼优雅进餐的先生女士。

    是绝对不会想到厨房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主厨在旁边夺命连环催。“快!快!快!”

    厨师们的脑子要拼命记着单子,以及各种不吃肉、不吃海鲜、不吃蘑菇、不能吃奶制品的特殊需求。

    同时还要手忙脚乱地制作、摆盘、收拾,且不能出错。

    那份压力,就如同食物在高压锅里一样,只能用肾上腺素飙升来形容。

    也只有到了出餐任务结束后,三个法国佬才会恢复理智,又恢复了那么点人样儿。

    “Voila 'est fini ri a tous !”(就酱,收工,谢谢各位!)

    这是所有后厨的“小兵们”每天最期盼从几位法国主厨口中听到的一句法语。

    可惜清扫工作又迫在眉睫,极耗体力的“洗刷刷”任务又要开始了。

    这让筋疲力尽的大家,心情仍然无法全然放松,只能强打精神,继续卖力苦干……

    所以可想而知,坛宫的五个厨师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

    骤然所经受到的精神刺激,感受到的无所适从是多么的大。

    不为别的,主要这儿需要他们适应和学习的规矩太多了!

    后厨行走上下楼梯时,要很快,但不能跑。

    如果手上需要处理的工作数量少于一百份的时候,完成这些工作的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完成后要立即去做其他的工作。

    找东西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十秒,否则旁边的厨师就会问你在找什么。

    并帮你迅速找到,如果找不到就迅速放弃。

    洗东西的时间甚至要以秒来计算。

    为了安全和节约时间,在厨房里移动时,必须要大声的拖着长音喊出“烫”,提醒其他人注意避让。

    切东西要用尺子量着切,汤汁用量杯精准量好倒入菜品中……等等等等。

    说是让他们完全晕头转向了一点不为过,成为挨骂最多的人是必然的。

    那三个法国佬可不管他们在坛宫都干的是厨师长的活儿,不在乎他们每个人在坛宫都是各自组里的大拿。

    对他们不但照骂不误,甚至对比对待自己厨房的人更严苛,巴不得赶紧挤兑他们走人呢。

    说到教他们做法国菜,却压根没有,纯粹只把他们当杂工用。

    唯一他们几个能学到一点法餐烹饪的机会,恐怕只有每周赶上三个法国大厨心情好,或许会在厨房做一道菜。

    那算是公众课,谁都能看。

    而且因为语言不通,他们连提问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遭致这种冷遇的原因嘛,其实也并不难理解。

    外国人有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这一套,虽然还说不好。

    但三个法国大厨肯定不愿意白白耗费心力在他们几个注定要走的人身上,这是肯定的。

    甚至这一点,就连厨房里的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哪怕是自己的同胞,也没有人相信他们这五个人能适应这里的艰苦环境。

    想想看,连马克西姆餐厅当初聘来的长期工,大部分人都适应不了。

    就别说他们这几个外来户了,而且他们其中还有两个是女的。

    当然,恐怕这里也存在一些同行相轻的缘故吧。

    这儿能留下来的厨师,毕竟是国内第一拨学法餐的主儿,多少都有点自觉坚持下来极其不易,存有高人一等的心气儿。

    尤其见识过西餐的优点,天天感受到马克西姆餐厅的气派。

    他们多少对几乎与马克西姆餐厅同时开业,却迅速蹿红的坛宫饭庄有些不服,有些质疑。

    为此,不但有人助纣为孽,甚至还有人私下打赌,赌他们什么时候受不了了,会主动离开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90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