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不要在医院里做(三人夹击)最新章节列表

    朱浩跟苏熙贵谈了一场生意,颠覆了朱娘很多观念。

    等回到自家租住的小院,把详细内容跟李姨娘一说……光是银镜每月二十面的利润就高达三百两,加上近视镜和远视镜,每月收入过六百两,如果再加上那些瓶瓶罐罐,每月利润奔着一千两去了,而一年的纯收入将近一万两……

    李姨娘咋舌:“乖乖,不是说去谈生意吗?你们这是去抢钱铺子啊……就算是钱铺子也没这么多钱。”  不要在医院里做(三人夹击)最新章节列表    

    朱浩笑道:“姨娘,这只是建立在最乐观的估计上,现在只有到手的五十两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可就这样连我们投资钱都没赚回,暂时还处于亏本状态。如果苏东主拿我们货回去卖不动,后面就不会再采购了,或者我们选择降价销售。”

    李姨娘喜笑颜开:“那也很好了,去一趟就白赚五十两,有这等好事笑都来不及,操那么多心干嘛?基本等于苏东主给咱把建工坊和购置材料的钱给出,用别人的钱做生意……啧啧!”

    李姨娘是个实在人,先不论自己身家有多少,能从别人身上薅一笔是一笔。

    “如果回头二十面镜子不够卖的话,我们一次卖一百面,那是不是每月就有一千五百两?到底是什么镜子?”

    李姨娘一边憧憬着发财的美梦,一边琢磨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苏熙贵如此舍得掏钱。

    然后朱浩就从怀里拿出两面镜子,比给苏熙贵的还要大,朱娘和李姨娘各一面。

    这下别说李姨娘,就连朱娘都拿在手上爱不释手,最后朱娘把镜子交还朱浩:“我们还是卖给苏东主吧,这可是……十五两银子呢。”

    朱浩笑道:“娘,其实这镜子,每月我想造多少就造多少,现在告诉他一个月只能造二十面,其实是饥饿营销,就是不能管他饱……

    “话说物以稀为贵,如果烂大街的话,谁会出高价买这玩意儿?每个月供应量压低,那在像南北两京和苏、杭这样的大城市,镜子就是贡品级的存在,别说十五两,就算卖五十两、一百两也供不应求。”

    李姨娘听了咽口唾沫:“要么怎说还是浩少爷会做生意,姐姐,我看我们以后要多跟浩少爷学学。”

    朱娘白了李姨娘一眼,怎么又临阵脱逃帮孩子说起话来?就因为他给了你一面镜子,你就这么没原则?

    “好了,娘,供货协议明早去签,今晚我们是不是吃点好的庆祝一下?话说我最近口味寡淡得很,想吃点好的……”朱浩发出抗议。

    最近无论在王府,还是家中,清汤寡水的时候居多。

    王府讲究勤俭节约,而家里则要以障眼法蒙骗朱家人……若是被老太太知道这小院一家子把宅院交出来后还能大鱼大肉,岂不是又要动坏心思?

    可问题是如今事业第二春都已经续上,还装出一副穷酸样,怎么都说不过去。

    “行,姨娘这就去给你做猪肉菘菜馅的饺子。”李姨娘把镜子揣进怀里,想到这是十五两银子才能买到的好东西,连做饭都更有干劲。

    朱浩苦着脸道:“姨娘,咱能换点别的口味吗?”

    李姨娘看了朱娘一眼:“要不咱换猪肉韭菜馅的?”

    朱浩道:“我要吃大肉馅的,不必非得是饺子,包子也行嘛,或者肉饼给我烙一摞,我拿回王府吃。”

    朱娘白了儿子一眼:“就你会吃……也罢,家里有多少猪肉都给他做了,不够的话去买点回来,回头让申屠户多给咱留点骨头啥的,小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时候可要好好补一补。”

    发现事业重上轨道,朱娘感觉不会再坐吃山空,做事也有了动力。

    装穷神马的,她也就抛诸脑后。

    “还是娘疼我。”

    朱浩笑嘻嘻一脸讨好的模样。

    李姨娘学着朱娘白了朱浩一眼:“就你娘疼你,姨娘不疼你是吗?今天可是姨娘给你下厨。”

    朱浩咧开嘴笑着:“一样疼,一样疼。”

    ……

    ……

    又过了两天。

    朱娘母子跟苏熙贵把供货协议签定好,工坊正式开始对外销售玻璃制品。

    苏熙贵这次来安陆没住多久,走得很急,或许是他知道安陆这小地方除了朱浩这个宝库外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连唐寅欠他的那幅画他都不记得去讨要,带着朱浩给他的样品就跑回省城去了。

    “苏东主走得有点急了。”

    朱娘把第一批货供上,货款六百两到手,心潮正澎湃,便得知苏熙贵没留下验货人就走了。

    朱浩笑道:“娘,这您就不清楚了吧?苏东主背后站着的黄藩台,因为上奏提出晒盐法,得到朝廷嘉奖,不久就要入朝当京官,应该是从六部侍郎做起……

    “这时候苏东主拿到我们的好东西,当然是要赶紧回去找黄藩台,看看能不能将其当做贡品献给皇帝,或是打点朝中权贵。”

    朱娘一脸不信的神色:“不过只是几块琉璃,能当贡品?再者说了,怎么个打点法?”

    朱浩分析道:“陛下身边受宠的贵人有吧?不稀罕能照清楚花容月貌的镜子?阁老大臣老眼昏花者比比皆是吧?难道他们不需要老花镜?朝中翰林院和六科,患近视眼的不在少数,来上一副的话,朝议时还不得为黄藩台说上几句好话?这些可都是人情哪……”

    听了儿子的话,朱娘震惊起来。

    普普通通的琉璃制品,一碰就碎的东西,居然能拿来结交权贵,甚至当作贡品送给皇帝?

    “好了娘,第一次生意完成,相信这批货苏东主不会拿出来卖,都将以人情的方式送出去……

    “市面上没有的东叫好东西,而且指定不够他送的,回头还会跟我们要一批……我们先要保证瓶瓶罐罐供应上,这样每月起码有二百两左右的收入,娘可要督促好工坊那边,不能懈怠……”

    朱浩说完,便要赶在日落前返回王府,其实是去看看戏班的运营情况。

    “对了娘,既然赚到钱,能不能分给我一点?我最近……手头有些紧。”朱浩想从朱娘手上拿点银子。

    辛苦一场,虽然给家里赚钱等于是为自己赚钱,但不能白辛苦吧?朱浩前期自己也有投入,当然加起来也没二十两。

    朱娘皱眉:“需要多少?”

    “一百两。”

    朱浩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朱娘眉头蹙起:“一百两?那么多钱怎么花?你需要钱的话,随时跟娘要,但一下子不能给你这么多。”

    朱浩急忙道:“娘,最近我也开始花钱了好不好?研究东西,买材料什么的,这些不用钱吗?还有保证村里那些孩子读书和学手艺,处处都要用到钱……我又不乱花,你就给我嘛……”

    朱娘道:“小浩,不是为娘不给你,是咱身边有活生生的坏例子……你本家大哥,看他大手大脚花钱成什么样了?娘这是为你好。”

    朱浩撇撇嘴:“可是娘,我在王府里也要花钱啊,陆先生那边是不是得打點一下?平時躲起来完成给镜子镀银,还有研磨远視眼和近视眼的镜片,这些都需要用到钱……高度保密的技术,不能轻易泄露出去,否则工坊的工匠一旦被苏东主收买……”

    “行了,行了,你不用说了,银子给你,但你放哪儿?”朱娘很快便同意下来。

    朱浩笑道:“我身上放一些,王府放一些……这一百两属于必要的投资,娘就别心疼了,我自有分寸。”

    朱娘想了半天,才进屋子,从刚领回家的六百两现款中拿出一笔,塞到一个包袱里:“几封银锭,你数数,不够的话回来再要,这儿应该有八十多两吧。”

    朱浩吐吐舌头:“一百两折八十两,有点少啊。”

    “不满意?”

    朱娘说着大有过来把银子拿走架势。

    朱浩赶紧把放银子的包袱揽入怀里,笑道:“还是娘好,那孩儿先去喽。”

    说完一溜烟跑了。

    ……

    ……

    朱浩出门,朱娘望着儿子的背影,怅然若失。

    李姨娘过来问道:“姐姐,刚给了浩少爷多少银子?”

    “他要一百两,我给了他八十多两。”朱娘道。

    李姨娘又咋舌:“这么多?那姐姐不怕他乱花钱?这么小的孩子,拿这么多银子在身上……”

    朱娘叹道:“他不说,我也知道,这方子怎可能是他自己看什么古书得来的?很可能就是陆先生给的方子……

    “现在咱用别人的方子赚钱,不应该回报一下?小浩识大体,他肯定会想办法让陆先生或是给他方子的那个人收下,再说他在王府里也的确需要花钱上下打點……朱家人在王府里边,不小心一点怎么行?”

    李姨娘这才知道,原来朱娘也是有“格局”的。

    王府之前在朱浩回去读书的事情上,帮了家里一把……王府自然知道朱家留在安陆是干嘛的,如果只想着得到王府的回馈而不想付出,那结果很可能是一家子无处依存。

    “对了妹妹,我找了外地的金匠,从他们手上买了一批金子回来,都是足金,咱把金子打了,做一点首饰什么的,你一份我一份,平时不要戴出去,留在身边也好做傍身之用。”

    李姨娘一听不由喜上眉梢。

    夫人没亏待儿子的同时,也没亏待自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86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