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好满流出来了|新婚之夜作爱全过程

    书房里,香烟袅袅。

    秦二小姐一袭轻纱,带着一缕香风袭来。

    那一声“姐夫”,仿佛能击中人的灵魂。    好满流出来了|新婚之夜作爱全过程    

    洛青舟怔了怔,赶紧稳定心神,似乎怕她扑过来,连忙低着头,双手举着手里的宣纸,递了过去,嘴里道:“二小姐。”

    低头的瞬间,目光又落在了她裙摆下的雪白玉足上,心头不禁又是一荡。

    怎么突然就对这少女没有抵抗力了?

    是因为那几晚的同被同眠,以及秦家众人的默许,他心底已经对这少女卸下了防备和顾忌吗?

    还是因为,这少女实在太惹人怜惹人爱了?

    洛青舟不敢再多想,抬头道:“刚写的《三国故事》,二小姐快进去穿衣服吧,待会儿把它誊写了。”

    秦二小姐被他手中的宣纸阻拦了脚步,嘴巴微微撅了一下,明眸幽幽:“姐夫,你是不是害怕微墨?”

    洛青舟道:“没有,我干嘛要怕二小姐。”

    说完,转身走进里屋,从床头的软椅上拿起了那件雪白色的狐裘,过来披在了她的身上,帮她裹紧。

    “哼,还说不怕呢。”

    秦二小姐又撅了撅小嘴:“都不敢看人家的眼睛。”

    洛青舟走到案台前,放下手里的宣纸,拿起了墨块,帮她研着墨道:“二小姐,我今日来,还有事情想请你帮忙。”

    秦微墨见他神情严肃,没敢再开玩笑,走到桌前坐下,把宣纸在桌上摊开,目光柔柔地看着他道:“姐夫,你说。只要微墨可以做到的,一定会帮姐夫。”

    洛青舟看了一眼关闭的窗户,低头凑近她道:“二小姐,我想知道莫城四大家族之一,张家的所有住宅地址,以及商铺产业地址。他们府中的人,护卫等等,我也想了解一下。”

    “张家?”

    秦微墨蹙了蹙眉头,微微思考了一下,转头对着外面道:“珠儿,你去我爹爹那里一趟,他现在应该在家。你一定要当面跟他说话,旁边不要有其他人,让他把张家产业的分布地图,住址地图,以及张家人员的介绍,全部都拿过来,就说我要看。”

    “是,小姐。”

    珠儿答应一声,立刻匆匆而去。

    洛青舟惊讶道:“二小姐,你们原来早有准备?”

    秦微墨微微一笑:“不光张家,莫城其他家族的信息,我们都有。其实其他家族,也都有这些信息,毕竟我们都是竞争关系。不过,其中肯定也有许多遗漏的。”

    洛青舟低头研墨,陷入了思索。

    秦微墨犹豫一下,低声问道:“姐夫,你是要找宋家那些人吗?”

    洛青舟没有隐瞒,点头道:“嗯,先下手为强。”

    秦微墨脸上露出了一抹担忧:“姐夫,你是要一个人去吗?要不要带上夏婵?我把二哥也交给你指挥,好不好?”

    洛青舟看向她,柔声道:“没事的,我只是先查一查宋家那些人到底藏在哪里,还没有想好动手的。”

    秦微墨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们秦家在莫城屹立多年,现在竟然只能靠姐夫了。若是姐夫没有入赘过来,只怕在那晚长公主的晚宴上,我们就要被人家给暗算了。还有那晚的奸细……姐夫,你是我们秦家的福星,救星。”

    顿了顿,她又低声道:“姐姐运气真好……”

    洛青舟神色凝重道:“二小姐,其实这样情况下,无论是哪个家族,恐怕都抵挡不住。莫城的几大家族,甚至连成国府可能都一起联手了,谁能抵挡的住?岳父大人应该早就有察觉了,所以才像你说的那般,很早就开始让出各种产业了,只是不知为何,他们还要追着不放。”

    秦微墨蹙眉道:“姐夫,你说会不会是爹爹辞爵的事情?”

    洛青舟沉吟了一下,点头道:“也有可能,毕竟这关乎到所有贵族的利益。其实长公主要动的,只是封爵三代以后,家族中没有人出来为国家出力的贵族。很多贵族腐败无能,每一代都只管袭爵享受国家俸禄,却没有一个族人对国家有用的。久而久之,整个国家都会被他们拖垮的。每年光是对这些贵族的支出,估计都是很大的一部分……”

    秦微墨安静地看着他,听着他侃侃而谈,低声道:“姐夫只是与长公主见了一次面,却这般懂长公主。若是长公主听了姐夫这么一番话,估计更会引为知己,仰慕姐夫的。到时候,只怕会想方设法,也要把姐夫掳走……”

    洛青舟见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连忙停住话头,道:“二小姐,誊写吧。”

    “哦。”

    秦微墨神情忧忧,拿起了笔,顿了顿,又扬起清丽可人小脸看着他:“姐夫,你真的不会离开我们秦家,离开我……姐姐吗?”

    洛青舟低头研墨,道:“不会。”

    少女脸上露出了笑容,点头道:“嗯,微墨相信姐夫,一定不会的。”

    她扬笔蘸墨,素手轻摇,开始低头誊写起来。

    一个个娟秀的墨黑小子,很快落满了雪白的宣纸,也落满了她那明媚的眼眸。

    洛青舟看了一眼她裙下裸露的雪白小脚,忍不住道:“二小姐,你要不要穿上袜子?”

    少女微怔,低头看了一眼,随即缩了缩小脚,躲藏在了雪白柔软的裙摆下,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两抹红晕,低声道:“嗯……姐夫……”

    洛青舟转头对着门外喊道:“秋儿,快进来给……”

    “咳……咳咳……”

    少女突然又开始咳嗽起来。

    洛青舟连忙拍了拍她后背,这才想起来灵液还没有给她服用,连忙从储物袋里拿出了瓷瓶,伸手拿起了她的小手,道:“二小姐,再来两滴。”

    先是墨黑灵液,接着是深蓝灵液。

    刚落在少女那纤细葱白的食指上,便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洛青舟松开她的小手,收起了瓷瓶,过了片刻,方关切问道:“二小姐感觉好些了吗?”

    少女的目光,看着指尖上灵液消失的地方,好奇道:“姐夫,它们是进入微墨的身体了吗?”

    洛青舟点头道:“是的,二小姐有什么感觉?”

    少女想了想,微微摇头,扬起清丽的小脸看着他道:“没什么感觉呢。才两滴,可能太少了。”

    洛青舟解释道:“不少了,一次不能太多,二小姐身子弱,太多的话承受不住。虽说乱世用重典,沉疴下猛药,但我这东西,二小姐别看只有两滴,其实里面的药效很强大的。”

    少女双眸波光盈盈地看着他道:“姐夫,其实微墨觉得,对微墨身子药效最好的……不是这些药。”

    洛青舟与她美眸对视,顿了顿,转移话题道:“二小姐,我喊秋儿进来帮你穿袜子,免得着凉了。”

    他转头对着门口道:“秋儿,进来给你家……”

    “姑爷,奴婢突然内急。”

    说完,脚步声匆匆离开。

    洛青舟:“……”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安静了一会儿。

    秦二小姐方咬了咬粉唇,低声道:“姐夫……”

    “二小姐等下。”

    洛青舟没有再犹豫,直接走到里屋,拿了一双雪白的罗袜出来。

    都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规矩礼仪可顾呢?

    都大被同眠过了,脚也摸过,嘴也亲了,人也抱过,若是有外人在场,还要顾忌一下两人的身份关系,但现在屋里又没有外人,就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矜持的呢?

    他拿着柔软的罗袜,蹲在了少女的面前,握着她柔嫩的脚踝,抬起了她雪白的小脚,轻轻穿了上去。

    少女低着头,脸颊微红,安静地看着他温柔的眼神和模样。

    待他把两只罗袜都穿好,抬起头,正准备站起来时,她那本就染着红晕的脸蛋上,突然又涌上了一抹更为浓郁的绯红,颤声道:“姐夫……”

    “嗯?”

    洛青舟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她。

    少女呼吸一滞,突然低下头,柔软的粉唇如冰凉的花瓣一般,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随即,两只手臂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柔弱娇软的身子忽地一软,倒进了他的怀里……

    洛青舟猝不及防,嘴巴受袭,脑中“嗡“地一声一片空白,身子忽地向后一仰,倒在了柔软的绒毯上。

    少女压在他的身上,青丝散乱,裙摆散开,宛若一朵盛开雪莲……

    窗外,阳光明媚。

    那一枝斜进屋檐下的红梅,早已凋零,但枝干依旧傲然挺立,生机盎然。

    只等来年的冰雪季节,再次绚烂盛开。

    院里的花圃里,开满了这个季节的鲜花,姹紫嫣红。

    但唯有它,曾为那屋檐里的窗棂,在那最苍白的季节里,点亮了最绚丽的色彩。

    秋儿和抱着东西回来的珠儿,站在花坛前,默默地看着书房的窗户。

    过了片刻。

    两人方低声讨论起来。

    “秋儿,你说姑爷会给小姐穿袜子吗?”

    “当然会,姑爷才不会忍心小姐受冻呢。”

    “秋儿,我记得小姐刚起来,衣服都没有换呢,岂不是被姑爷给看光光了?”

    “你话真多,小姐愿意。”

    “秋儿,那你愿意吗?”

    “懒得理你。”

    “嘻嘻,你肯定朝思暮想,巴不得让姑爷看光光,然后给姑爷侍寝呢。你那件都遮不住胸部的羞耻肚兜,不就是专门为给姑爷看才准备的吗?”

    “死妮子!再胡说,我撕烂你的嘴!”

    两个小丫头在院里小声嬉闹着。

    屋里,香烟袅袅,寂静无声。

    雪白柔软的绒毯上,秦二小姐身上披着的狐裘,不知何时,已悄然滑落在了地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8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