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黑人挺进护士体内(清纯短裙h)最新章节列表

   “吞噬世界之蛇乃吾之名,噬己尾以驭己心!“

    看见族人被奇迹风暴融化,浊咒一改寡言少语的姿态,急促念出一段咒词,声音宛如风铃空灵,但聆听到这个声音的术师无一不陷入战栗震恐,仿佛有虫子钻进他们的耳蜗,穿透他们的大脑!

    一条无形巨蛇自浊咒身上显现,瞬息间如同吃豆子般穿过了所有咒精灵,其中自然包含那位被打得灵魂散尽的咒精灵。当无形巨蛇转过一圈,如同衔尾蛇回头咬住浊咒时,刚才丧命的咒精灵忽然出现在浊咒身边。    黑人挺进护士体内(清纯短裙h)最新章节列表    

    圣域们眼神凛然,纷纷刷新对咒精灵的认知—一从咒精灵丧命到复活,只过去了不到0.5秒时间,更别提浊咒与死者足足有两百米的空间距离,但居然能如此轻描淡写将其高速复生!

    哪怕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死而复生,只是虚境里的复活,但这份援救能力也未免太吓人了!别说是治疗圣域,哪怕是传奇术师,也未必能做到这种程度!

    “不愧是概念古精灵的后裔!”恶兆赞叹道:“哪怕只是遗民分支的咒精灵,灵魂里也一样蕴含着概念碎片,可以通过集群来勾动概念法则,施展出种族神迹,堪称虚境神族…啊!为什么地渊没有咒精灵,我好想跟咒精灵交配啊!“

    虚境神族!

    凡人之躯,执掌神迹!

    但对于外围圣域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一血月圣域极擅远遁,咒精灵可以抱团复活,很难对他们造成有效杀伤。

    没有人是傻瓜,就连索妮娅和笛雅看到这种情况后,也默契加大对寄生术师的攻击烈度,为外围圣域创造输出机会!

    “哦,我们被当成最好欺负的弱者?”恶兆穿梭在黑球之间,欢快起舞:“这可真是难得的体验啊。

    那么,大家不要把我们当成娇弱的花朵,请务必—一”

    “一一狠狠地蹂躏我们吧!“

    眨眼间,寄生术师们黑袍褪尽,露出尖角,长尾,鳞片与利爪,赫然是变形成极其狰狞的龙兽姿态!

    狐灯龙,斩鱼龙,泥鱼龙,蛮火龙,死愁龙……他们就像是虚境生物成精化形一般,肌体里充满龙兽的暴力,却还拥有术师的智慧!

    而作为寄生术师首领的恶兆,身体遍布漆黑鳞片,腰部盈盈一握,十指指甲却有一米多长,整个人苗条到像是一道影子。

    然而当他双手往上托举,十指虚握,一团爆炸性的漆黑能量在他上空迅速聚集,所有人都立刻认出他这是什么龙兽正是遥彼空域最凶残的暴君,影邪龙!

    “变化派系?”有圣域不是很确定地说道:“但那不是被炼金派系取代的古代术法吗,怎么…?“

    血月圣域、咒精灵、寄生术师的各种技艺简直让外围圣域们大开眼界,梦中天国仿佛变成了一个虚境圣域交流会,大家尽情肆意地展现自己的术法成果。

    然而圣域的交流,必须以死句读!

    轰!

    寄生术师变身的龙兽战士,虽然似乎失去了虚翼辅助飞行能力,但却获得类似于无限跳跃的特殊异能一他们只要用力一踩,空间就会凝实化为踏板,帮助他们实现高速转向移动!

    刹那间,他们越过了黑球的封锁包围,如同炮弹撞入外围术师群中,凭借龙兽与术法紧密结合,以一敌众也不落下风!

    既然寄生术师主动发起攻势,血月圣域与咒精灵的报复自然也会紧随其后!

    月影圣域不喜欢也不擅长战斗,她们赞颂着血月极主的至仁至善之名,耀眼月辉便如同银河缠绕到血圣族身上,令后者的圣域泛起柔和隐秘的冷色,恍惚间血月圣域们似乎消散在梦中天国的昏暗里。

    月影圣域的奇迹,赫然是能为圣域添加‘隐匿’闪避’‘折射’等种种效果的祝福!有了这层庇护,血圣术师唯有在发动攻击时,才会从漏出一丝虚幻的阴影,但紧接着又躲回黑暗的拥抱里,简直是立于不败之地!

    跟近战的寄生术师、中近距离的血圣术师不一样,咒精灵们几乎全体都是远程施法一一她们伸出手,

    一张张巨弓在她们面前凝聚,虽有火焰水流心灵空间等种种区别,但无一例外以弓术为主,其他术法为辅!

    搭弓,引箭,齐射!

    虽然咒精灵只有百人,但这迅烈破空的煌煌箭雨,却如同镰刀割向外围术师!

    寄生术师、血月圣域、咒精灵没有任何迟疑,用铁血与暴力来回应游散圣域们的恶意!

    那么游散圣域们要怎么应对呢?会一触即溃吗?

    当然会一触即溃。

    然后再趁乱还击!

    术师团队又怎么样,没见过的奇迹又怎么样,只要你不是用神迹直接瞬破圣域秒杀我,那我就有还击的能力!

    圣域们当即鸟散,两千人的阵型轻而易举就被三方团队凿穿,然而他们的还击也极其凌厉,无数奇迹像不要钱一样砸向寄生术师,更妙的是他们也不怕砸错人,只需要尽情倾泻自己的术力就够了!

    不过,有还击的圣域,自然也有赶紧逃开想坐山观虎斗的术师。然而这些主动离群的游散圣域,很快就会被隐身的血月圣域找上去围殴。

    数分钟后,整个梦中天国到处都是圣域战场,咒精灵弓箭队被打乱,只能贴着外墙不断射击;每个寄生术师都要打十个近战圣域,平均每五秒钟就要换一次战场,钢铁与肌体的碰撞声宛如雷音,处处爆响;血月圣域到处猎杀离群圣域,然而圣域术师哪有软柿子,顺势反打和祸水东引简直是战斗本能,

    跟血月圣域们玩起了躲猫猫捉迷藏。

    隐手剑圣特洛赞,闲庭信步远远处决一位月影圣域。

    灵魂圣域琴娜,跟一位咒精灵弓箭手对射。

    伊古拉组起了一支八人小队,正围住一位寄生术师暴打!

    最生草是,甚至有游散圣域与游散圣域互相厮杀!厮杀的原因有很多,或许跟国度有关、或许跟种族有关、或许跟术法有关,但更有可能是乱战时被B打了一下,然后打回去,B又打回来,这一来二往就打成一片了。

    混乱,荒诞,奇妙,宏大!

    幽梦黑球里,索妮娅和笛雅纷纷感到一脸茫然。

    这…好像没有她们插手的余地了啊?

    她们是来拖延时间阻止圣域攻击幽魂传承,然而圣域们自己就打起来,仿佛他们就是过来厮杀的,幽魂传承反倒被冷落到一边。

    索妮娅和笛雅能怎么办?只能任由他们进行自我管理了。

    她们甚至怀疑,就算三方团队全部被杀出去了,剩下的圣域可能也会继续打,直到人数削减到一个程度才会停止这场突然爆发的世界圣域大战。

    她们当然希望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下去,直到虚拟神格完成,然而游散圣域可以当这只是一场战争游戏,但三方团队可是肩负着重要任务。

    “我刚才就说,应该先清场的。“

    在无序的乱战之中,三方团队首领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来了一次碰头。哪怕是这种情况,恶兆的语气仍旧吊儿郎当:“你们看,现在我们就像是被拖进小巷里的柔弱少女,只能默默承受这突如其来的糟蹋。”

    浊咒:“不能,继续这样。“

    拜狱叹了口气,他已经不知道这是他今晚第几次叹气了:“这次是我决策错误,如果在外面我们共同行动,确实可以将这些离散圣域驱逐杀退。但在梦中天国,操纵幽魂传承的术师是不可能让我们将力量聚集起来,我们只能分散还击。“

    “但这样一来,就给了其他圣域抓我们落单的机会。”他咬着手指指甲,“我这边已经损失八位圣域了。

    “我也损失了十三位挚爱亲朋,手足兄弟!”恶兆掩脸长叹,虽然想装出伤心欲绝的表情,但影邪龙的紫黑鳞片只能体现出他的笑意,“他们伤得这么重,怕不是几个月都下不了床,那我也只能负起责任好好照顾他们的女朋友了!啊,我好像看见一位狐灯受伤了,虽然不是很熟,但我也会帮她擦洗身子满足她的日常所需—”

    “十九次。”浊咒说出一个数字,即她的族人复活神迹还能用多少次。虽然咒精灵到现在都没减员,

    但复活神迹显然是有限制的。

    “除非我们主动退场,否则单凭我们是没法结束这场混战。”拜狱说道:“但如果用凌驾于圣域之上的力量…“

    “如果用攻击神迹的话,应该能将他们震摄住。”恶兆说道:“决策失误就该付出代价,对吧?血罪先生,你也不希望血月极主在神主圈子里丢人吧?“

    “我会用神迹的。”拜狱说道:“但不是为了震慑他们。”

    “我需要你们帮忙。恶兆,我希望你们寄生术师能勾引其他圣域,尽可能分散到梦中天国大多数区域。浊咒,我希望在寄生术师分散后,你们能进行一遍全体扫射,尽可能攻击到梦中天国任何一个角落。

    恶兆和浊咒没有说话,看了一眼拜狱后便迅速离开。不一会儿,寄生术师忽然主动攻击那些离战场很远的术师,连带着离散圣域们也因此分散开来。

    紧接着,咒精灵弓箭队开始绕着外墙高速游行,箭矢风暴覆盖了梦中天国所有区域。虽然精准杀伤不多,但几乎将所有圣域都囊括在内!

    当箭矢风暴停下时,血月圣域忽然脱离隐身状态,因为他们身上澎湃的术力涌动已经不是奇迹所能覆盖!

    奇迹血月同盟!

    拜狱再次调动全体血月圣域能量,捏紧手中闪电,然而他并没有看向破坏他们计划甚至主动攻击他们的游散圣域,而是紧紧盯着一个幽梦黑球!

    很少人知道,拜狱虽然是最为凶恶残暴的血罪研究所副所长,但他并不擅长戰斗,血圣族的最强术法血術他也不精通!

    他之所以会是异色瞳,是因为他成为血圣族的时候,就已经是二翼术师。哪怕有传奇血圣为他重塑血统,他也只有一只眼睛变成血色瞳。

    他能爬到现在的地位,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机缘巧合下在虚境获得了一道预言派系传承!而且, 那还是全知织主早年间留下的一道小传承!

    拜狱最为擅长的,就是搜集情报、分析情报以及推理真相!

    “黑球初始数量总计199个。“

    “绝大多數黑球都是不受支配的无序移动。“

    “绝大多数黑球都曾冲击过圣域术师。”

    “但有一个黑球,不仅没有冲击过圣域术师,如果前方路径有阻碍物,它甚至会主动转向。面对刚才的咒精灵箭雨,它巧妙地利用两波箭雨的时间间隔,恰到好处地躲过了箭雨攻势!”

    “幽魂先知布置的这个黑球陷阱,虽然能很好逼退入侵者,但也有一个隐患—一他的核心传承,一样也在黑球里面!如果入侵者运气极好,刚好打破了他的传承黑球,那幽魂先知的布置就彻底落空!”

    “为了防止出現这种情况,幽魂先知对传承黑球的设置肯定跟其他横冲直撞的黑球不一样。它必须隐秘,低调,极难打破,并且不会主动撞到入侵者面前。“

    “所以,我找到了!“

    啪!

    巨大的猩红闪电,照亮了整个梦中天国!

    拜狱盯着不远处突然拐弯逃跑的黑球,深吸一口气,然后将手中闪电投掷出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77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