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看着两人的结合处/库小茹 第二章

   用过早餐,张元清去洗手间洗漱,而后回到房间,打开电脑,书写攻略。

    如果单纯从金钱角度来看,私底下卖掉攻略,肯定是最挣钱的。官方给的奖金不会太多,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但很多东西是金钱无法衡量的,比如功勋。    他看着两人的结合处/库小茹 第二章      

    功勋能调动官方资源、查阅权限资料、提高升职机会,申请官方援助等等,这些是金钱买不来的。

    而且,他两次S级灵境,官方都给了攻略,现在投桃报李,也是应该。

    张元清十指在键盘上飞舞:

    【金水游乐园攻略,编号6203,难度等级S,类型:多人灵境(死亡类)】

    【金水游乐园主线:完成两个及以上乐园项目。】

    【本人玩的第一个娱乐项目是过山车,攻略没变,过山车途中闭眼便可无损通过,但真实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此处按下不表,后文详说。

    【与旧版不同的是,新版游乐园出了“系列”设定,过山车所在的系列叫“心惊肉跳”,该系列娱乐设施为:过山车地下停车场鬼屋(冥婚)侦探推理馆。

    【地下停车场的主线任务是切记,躲避汽车人时,所有队员最好同乘一辆车,减少时间耗损,抽卡时尽量找一个欧皇,脸黑的不要逞强,会有团灭风险】

    【鬼屋是游乐园里最恐怖的场景,多了婚帖和聘礼环节,女性灵境行者切记,填写婚帖时,请勿把性别填为女性,女性必死无疑。聘礼分别是药酒、喜被、金钗、秤杆,每一个聘礼都对应一名怨灵,破解的方法是

    【注意,聘礼是强制减员环节,要警惕队员们自相残杀。

    【注意,鬼新娘择婿环节,夜游神必死!!本人能从鬼新娘石榴裙下逃生,只因天生英俊,器宇不凡,让那怨灵为之倾倒,此乃天赐之颜,非人力能及,尔等把握不住,不可效仿。但不要紧张,我有一个办法避开死局,破解之法在第二关,地下停车场

    【侦探推理馆的攻略是

    【金水游乐园隐藏任务:看完侦探推理馆的过程,相信你对隐藏任务有所了解

    【目前无法确定副本分配角色的机制,但在本次队伍中,有一名邪恶之徒,身份却是中立者。本人怀疑,内奸和邪恶之徒的分配,并非按照职业,而是人心。】

    写完攻略,仔细检查一遍后,张元清发送到了李东泽邮箱。

    看着发送成功的界面,他旋即想到一件事:

    “谢灵熙这個大萝莉,能弄到旧版攻略,要么是官方人员,要么和官方有深层次的牵扯,只需要查一查,就能确定我的身份,不,我的ID了。”

    灵境行者使用ID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能有一个对外公开的马甲,便于在灵境世界立足,所以在这层身份上,通常是不保密的。

    就像元始天尊通关佘灵隧道,事迹在五行盟、太一门流传,大家都觉得元始天尊潜力不错,但这和张元清有什么关系?

    这次通关S级任务,五行盟多半不会掩盖他的功绩,甚至会宣扬他的名声,以彰显组织人才济济。

    当然,仅限于宣传ID,与现实相关的信息则会提升保密等级。

    谢灵熙只要稍一打听,就能发现她的王泰哥哥,其实是一个叫“元始天尊”的骗子。

    “如果她有官方背景,那知道便知道了,也无所谓,我平日里没少和官方行者打交道,但仅限于元始天尊这个身份。”

    张元清关闭邮箱界面,用手机打开官方论坛。

    冷不丁的看见一条震惊人心的帖子:

    #震惊,金水游乐园已被攻略,通关者竟是此人#

    张元清吓了一跳,心说我才回归几个小时,就已经被人挖出来了?

    点开帖子一看,原来说的是河伯,河伯进灵境前,按照规定通知了上级,在煎熬了一夜后,上级和同事们惊喜的发现河伯回归了。

    当地官方顿时炸锅了,消息瞬间在同城的灵境行者间传开,其热度,就如村子里出了一名考上京城大学的学子。

    【去日苦多:攻略呢,攻略写完了吗,我已经用积分提交申请了,但执事回馈我说,资料库里没有新版攻略。】

    【来日方长:确实没有新版攻略,我刚刷完资料库@河伯】

    官方灵境行者们最初惊喜不已,对盐省的河伯大加赞赏,不吝赞美之词。

    赞着赞着,发现攻略没有更新,河伯也没出来发言,一时间有些懵,便有人开始质疑帖子的真实性。

    【寡人有疾:传谣是想欠揍吗?信不信老子带上兄弟们,坐高铁到盐城揍趴你们分部@河伯。】

    一番扯皮、声讨,孜孜不倦的@之下,河伯终于现身说法。

    【河伯:我确实通关了金水游乐园,奖励18%经验值,还算丰厚。】

    【去日苦多:攻略呢攻略呢?】

    似乎难以启齿,河伯沉默了好几分钟,回复姗姗来迟:

    【没有。】

    啥?

    就在论坛里的官方行者们感觉被戏耍时,河伯又回了一条:

    【我只是替人挡了一刀,然后就死了,然后就通关了,所以没有攻略给你们。或许你们觉得不可思议,S级灵境哪有这么简单,我只能说,这是金水游乐园其中一个玩法。具体详情不能在论坛里说。带我通关的那个高手,应该有完整攻略,但他好像不是官方的人,我可以告诉你们他的名字。】

    河伯是躺着过关的?谁,是谁这么菩萨心肠,手眼通天,这得是什么样的人物。

    【去日苦多:是谁,快说!!】

    去日苦多和一些近期将进灵境的官方行者最急切。

    【河伯:我只知道他叫王泰,交集不多,不太清楚。】

    【李东泽:???】

    【关雅:???】

    【青藤:???】

    【白龙:???】

    其他人则开始议论王泰是何方神圣,惊讶于自己从未听说过这号人,有人尝试@王泰,发现竟然有此ID。

    【请叫我女王:咦,看来是我们官方的人,太好了。】

    一群人孜孜不倦的召唤下,王泰现身了。

    【王泰:我没有,不是我,别乱说。但我知道是谁,他叫元始天尊。】

    【去日苦多:元始天尊?好霸道的名字,难怪如此优秀,他又是什么人。】

    【寡人有疾:我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白龙:我知道,就是通关佘灵隧道的那位夜游神,被上面那个叫‘李东泽’的狗贼强行掳去当手下,我刚刚已经决定救他脱离苦海。】

    她这一说,论坛里的众人便反应过来,想起了通关佘灵隧道的那位新手,半个多月前,也算名震一时。

    【去日苦多:居然是他?太好了,是咱们官方的人就好,最怕的是野生灵境行者完成攻略,其次太一门的家伙。】

    因为只有自己人做出攻略,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自家的攻略和别人家的攻略,是有区别的。

    【请叫我女王:是他啊,说起来,他也是一位夜游神,幸好被我们五行盟招揽进来了,嗯,我忽然想起最近在太一门论坛很流行的一句话:孙长老糊涂啊!】

    【河伯:原来他叫元始天尊】

    【寡人有疾:这么说来,这小子,不,这位大哥通关两次S级灵境了?】

    这样的人物,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五行盟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你们放过孙长老吧,不,放过袁队长吧,孙长老会捶死他的张元清心满意足的退出了论坛,收起手机,推桌而起,走过去把门反锁。

    接着,他打开抽屉,拿出了猫王音箱。

    这件坑比道具无法收入物品栏,只能随身携带,回归后,他把音箱丢进抽屉里了。

    “兵哥说把一切都留在了猫王音箱里,而这件道具确实有纪录功能,在鬼屋里时,便已验证过了,所以要知道兵哥留下了什么,就得让它开口说话”

    张元清手掌拖着黑色金属外壳的音响,陷入沉思。

    猫王音箱只有两个按钮,一个鼓声,一个唢呐,两个声音颇有神异,不能在居民楼里尝试,不然会波及无辜。

    而且,就算按下按钮,多半也不可能得到信息。

    “它在鬼屋里吐露信息时,是自动的,当时我没有按按钮,如此一来,想从猫王音箱里得到信息,就只能随机?”

    张元清皱眉思考片刻,忽然想到这件坑比道具,在面对鬼新娘时,展现出了不属于道具该有的求生欲。

    “对,道具里封印着猫王的灵魂,它和红舞鞋一样,是有自己想法的道具,有想法就能沟通”

    想通之后,张元清清了清嗓子:

    “猫王啊,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在后头呢。我现在想请你帮个忙,嗯,你有没有纪录,关于魔君的信息?”

    他本来想说兵哥的,但猫王肯定不知道兵哥指的是谁,而他又不知道兵哥的灵境ID。

    黑色金属外壳的音响毫无反应。

    “敬酒不吃吃罚酒?”

    音响毫无反应。

    几番劝说无果,张元清勃然大怒,把它丢去垃圾桶,解开裤腰带:

    “好,你不仁我不义,让你品尝一下童子高汤。”

    就在他准备掏出定海神针,排空海眼之际,身陷囫囵的猫王音箱,发出“滋滋”的电流声。

    有戏!

    张元清心里一喜,下一刻,一段奇怪的音频回荡在房间里:

    “啊~啊啊嗯~嗯~啊你轻点”

    女人的靡靡细语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回荡在房间里,环绕立体声。

    发生了什么张元清脸色呆滞,脑子里闪过一排问号。

    紧接着,卧室的门被粗暴的敲打,外婆愤怒的咆哮声传来:

    “张元清,伱在屋子里做什么!声音都传到楼下了,丢不丢人!你把门打开,老娘今天要打死你!!”

    外婆,你听我解释!!!张元清万念俱灰的朝着房门伸出手,虚抓了两把,仿佛要挽回失去的亲情。

    对了,夜游技能可以消除一切动静他迅速俯身,捡起垃圾桶中的猫王音箱,进了夜游状态。

    虚幻的太阴之力炸开,将他包裹,张元清的身影被硬生生抹去。

    霎时间,靡靡之音消散在房间里,只回荡在张元清一个人的耳畔。

    外婆在门外倔强的敲了许久,见声音停了,外孙装死,便抛下一句狠话,走了。

    “等你出来再收拾你。”

    呼张元清如释重负,而这时,伴随着男人的低吼,所有动静都消失了。

    几秒后,年轻但嘶哑的声音响起:

    “老子睡过那么多女人,还是你们美神协会的女子最舒坦,不愧是掌控爱与欲的职业。”

    接着,一道柔美甜美,带着一丝丝沙哑的嗓音回应道:

    “魔君大人,能伺候您,是贝蒂的荣幸。您什么时候离开这个国家,陪贝蒂去见见会长?我们会长一直都很想见你。”

    这个女人的发音有些蹩脚,似是国外人。

    听到这里,张元清愣住了,刚才的靡靡之音不是猫王音箱在整蛊他,而是一段曾经发生过的交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75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