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色婬小说免费观看网站(帮我…我想要)最新章节列表

   香港九龙仓,建设基地。

    “亲爱的石,这里的建设速度很快嘛,也许在我离开前,这里就能建好!到时候九龙仓就会成为香港最为有名的标志性建筑!”即将卸任的港督戴灵芝戴着礼帽,握着文明杖在石志坚等一干官员陪同下最后一次视察九龙基地。

    石志坚距离戴灵芝最近,身后那些官员表情有些无精打采,有的甚至很不礼貌地打着哈欠。    色婬小说免费观看网站(帮我…我想要)最新章节列表    

    对于他们来说,戴灵芝即将卸任,第三个月后新港督上任,他们需要花费时间和心血去伺候新主子,至于眼前这个即将“过期”的就主子,就没那么上心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因为快要离职,戴灵芝已经把手头很多工作丢给属下,自己慢慢清空身上权力,这也使得很多人在私底下开始“无视”他。

    “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功劳。”石志坚笑了笑说道,指着前面那些还在工地上忙碌的工人说:“没有他们,这些建筑一辈子也起不来,他们才是功臣,才是英雄!当然——”

    石志坚扭头看向戴灵芝:“要是没有港督大人你英明领导,这九龙基地也建设不起来!”

    “哈哈哈!亲爱的石,你真会说笑!”戴灵芝很高兴石志坚能这样说。

    一个人快要离任,最大的满足就是能够看到自己在任时期所做出来的成就!成就感,是取代权力最好的方药!

    临近中午,又是七月份,戴灵芝虽然戴着帽子,额头还是渗出汗水,石志坚见此就从怀中掏出手帕递上去。

    戴灵芝诧异了一下,这才把手帕接过,再看身后那帮官员,一个個假装没看到。

    戴灵芝心中唏嘘,曾经几时自己只要一流汗,那些人就会争先抢后为自己递上手帕,可是现在——

    当真是人走茶凉!

    问题是,他这人还没走!

    “有时候做人不能想太多!”石志坚适时开口,打断戴灵芝内心感到的失落。

    戴灵芝哪里会不明白石志坚意思,就笑着看了他一眼,竟然有些动容地伸手拍拍石志坚肩膀:“石,你是个漂亮朋友。”

    石志坚笑笑:“我们要做永远的朋友,不是吗?”

    戴灵芝闻言也笑了起来,心中积攒的不舒服发泄出来,越看石志坚越觉得顺眼。

    “铛铛铛!”

    却是作为工地煮饭婆的大波莲敲响挂在厨房口铜锣,招呼那些还在做工的工人准备打饭。

    今天工地的晚饭是白菜炖大肉,另外还有馒头,大米,因为港督过来视察缘故,每个工人还分多一只鸡腿,一颗苹果!

    工人们洗漱着打闹着,随便处理了个人卫生就拿了饭碗打饭,然后蹲在地上大吃起来。

    港督戴灵芝又亲自参观了工地厨房,与那些正在吃饭工人打了招呼。

    那些工人没想到离任港督会这么亲民,无不激动地端着饭碗,不知该继续吃,还是放下。

    大波莲这辈子也没见过这样大人物,手里拿着饭勺觉得丢脸,就忙丢下,又把头发整理一下,紧跟着把厨房收拾一遍。

    “港督大人,听说你真的要走?”

    “港督大人,你不要走,得不得?”

    “你是个好人呀,帮我们老百姓办了很多好事儿!”

    人人心目中一把称,戴灵芝虽然是个鬼佬,却是个好鬼佬,至少在担任港督期间真的帮助香港人民做了许多事情。

    大家心里有数,现在听说他还有三个月就要卸任,不禁有些舍不得,把心里话都喊了出来、

    港督戴灵芝原本来这里也只是走个样子,此刻却感受到了大家对自己的爱戴,忍不住心里一酸,眼眶有些湿润,朝大家挥挥手:“多谢!多谢先!大家辛苦了!”戴灵芝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等到离开厨房区域,石志坚准备邀请戴灵芝去附近酒店用餐,戴灵芝却拒绝道:“食饭就不必了!亲爱的石,通过这么久交往看得出来你是个好朋友,有件事情我想要提醒你——”

    顿了顿戴灵芝说道:“我快要离任了,你应该也听到风声,英国那边对百里渠很是看好,也许你该转变一下态度和他交个朋友了!”

    “你在担心我,是吗?”

    戴灵芝苦笑一下:“我都快离任,还有那个资格吗?”说完看了一眼身后那些跟随着的官员,“看他们那个懒散模样,倘若现在是百里渠让他们陪同调研,恐怕他们都会精神百倍。”

    石志坚深深看戴灵芝一眼:“多谢你提醒,不过,我已经选好了一条路!”

    ……

    百里渠家珍贵的金丝猫要在麦立浩妻子凯瑟夫人过生日那天也要过生日,这样新奇的消息很快传遍香江。

    聪明人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因此很多人开始擦拳磨掌准备起来,准备给百里渠的猫咪送一份真情实意的“大礼”,至于那位凯瑟夫人,就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

    人和猫同时过生日?

    香港八卦报纸对此也八卦起来,那些媒体记者更是以对话的方式来讲述这么好的一个“故事”——

    “讲真,爵士家猫咪过生日,几个意思?”

    “几个意思?当然是互相比拼啦!”

    “那会不会有人真的送礼?”

    “难道伱没看到香港各大金铺正在私人订制保佑金丝猫长命百岁的长命锁?”

    “哇,精彩了!这就叫做猫咪过生,大过天!各大金铺,忙中闲!”

    按照常理,对于报纸上面这些乱七八糟报道,作为香港名人大佬的百里渠应该站出来澄清辟谣,可他没这样做。

    如此以来,百里渠爵士家猫咪过生就立马成了全香港最大的花边新闻。

    老百姓把这一话题当成是一件趣闻,当成下饭佐料。

    街头巷尾碰一起也唠几句:“喂,讲真爵士家那只猫是不是神猫呀,那么金贵?”

    “神猫个屁!拉出来的还不是猫屎?”

    “边个讲的?听说拉出来的可是金疙瘩,所以爵士大人才会这么金贵它,才会大摆宴席准备给它过生!”

    “哇,犀利!乜个时候把它抢过来,也让它拉金疙瘩!”

    相对于老百姓的胡言乱语,香港各个阶层的官员却一致得到了暗示。

    麦立浩夫人过生日,恰好百里渠爵士家的猫咪也过生日,如何选择,大家全都心里有数!

    如果想要以后拥有高官厚禄的话,那么就更要准备好丰盛的礼物!

    试问,百里渠爵士上位,谁与争锋?!

    ……

    徐三少是那种让人很难厌恶起来的人,能没有架子的穿着西装蹲在厨房门口帮石玉凤和木瓜择菜,就能看出这家伙的洒脱。

    石志坚和徐三少认识已久,知道他这种洒脱不羁个性,于是就坐在一旁翘着腿吃着香蕉。

    旁边,石家一干佣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自家主子择菜也就罢了,还让这么尊贵的客人择菜,他们这帮本该做事的却站在这里无事可干,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没办法,谁让石玉凤有这种特殊爱好,尤其在做了“蔬菜女王”之后,就对择菜什么的“情有独钟”,一天不择就手痒的慌。

    木瓜憨憨傻傻,却知道玉凤姐做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总不会错。

    徐三少这边则单纯是因为贱的慌,想要尝试一下择菜的感觉。

    “喂,阿坚,你当真不去巴结那个鬼佬百里渠?搞不好他可是下一任港督!”徐三少把一把芹菜丢在地上,拍了拍手,瘾过完,不择了!

    旁边女佣忙上前递过湿毛巾。

    徐三少借过湿毛巾擦了擦手,还回去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刚咬嘴角,正在择菜的石玉凤回头瞪他一眼,“这里禁烟!”

    徐三少摊摊手:“我知道你们禁烟,不过禁不是阿坚一个人吗?我又不是他!”

    石志坚把吃了一半的香蕉塞给他:“食蕉啦!堵住你的嘴!”

    徐三少耸耸肩,无奈地把香烟塞回去,又摆手道:“你咬过的让我吃?埋汰我呀!”

    当即同石志坚坐一块儿,也拿起一支香蕉剥了皮,翘着二郎腿美滋滋地吃起来,嘴上道:“讲真,我可是背着你给那鬼佬家的猫咪送了一份大礼!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老豆没去世的时候教过我,绝对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怎么,放我这儿怕跟着我倒霉?”

    “那倒不是!只是这样做保险一些!不如你也暂时低头认错,送份大礼过去,要不然等那鬼佬百里渠上位搞不好要给你穿小鞋!”

    “我心里有数!”石志坚一口咬掉剩下香蕉,把香蕉皮丢进脚下垃圾篓。

    徐三少嘴里塞着香蕉嘟囔:“你有数个头呀!不要以为我不知你在想些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老霍也说了,他们霍家也准备送礼给那百里渠,你知道了可不要不舒服!”

    石志坚微微一怔,霍大佬可是很头铁的一个人,没想到这次也看好百里渠。

    徐三少盯着石志坚,希望能够从他脸上看出一点点异样,可惜没有。

    徐三少不爽的吐出一口气,把后背朝椅背靠去,选了个舒服的坐姿坐好,又变回了懒洋洋对什么好像都提不起精神的模样,一边咬着香蕉一边说道:“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劝你,只是觉得香港快要变天!

    话你知,除了我们徐家,霍家,还有很多名门望族都很看好这个鬼佬百里渠,甚至包括施怀雅家族,嘉道理家族,你也知道他们可都是鬼佬,消息也最是灵通,现在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风向标!阿坚,你既然贵为立法局议员,就更要为自己前途想想,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看起来这次大家目光都很一致呀!没什么人看好麦立浩爵士。”石志坚淡淡道。

    这句话让徐三少愣了一下,他忙把嘴里香蕉咽下,抬头去看石志坚,石志坚却此时恰好低下头去喝茶避开和他有眼神的交集,徐三少隐约觉得石志坚这句话其中有些特别含义,可是又捕捉不到头绪。

    就在气氛微妙之时,一个撕心裂肺声音:“老板,我回来了!”

    石志坚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噗第一下,差点一口茶喷出!

    只见胡俊才鬼一样提着大大的行李箱出现在自己面前,脸上做出想要哭出来,却憋红也哭不出来的痛苦感!

    跟在胡俊才身后还有一个打扮骚浪贱的妖艳女子,留着大波浪,穿着花裙子,此刻正在对着石家一干男佣搔首弄姿!

    “咳咳,你这是——”石志坚站起来指了指胡俊才。

    徐三少等人也瞪大眼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胡大律师,记得不错他应该在韩国待着,大家都快把他给忘记了,怎么突然就冒了出来?!

    胡俊才努力想要挤出几滴眼泪,以此来表示对自己石志坚的想念,可眼泪不争气,就是不肯夺眶而出!

    没办法,胡俊才只好用手背狠狠擦了擦眼角,把眼角擦红,这才带着哭腔说道:“我是俊才呀,老板!你该不会是忘了我吧?我就知的,你把我放到韩国不管我,我要是再不回来,恐怕你连我叫乜名字都不知道!”

    “咳咳,怎么会呢?”石志坚倒是说了假话,讲真,这段时间他还真就忘了这个扑街。

    “真的吗?我好感动呀!”胡俊才再也忍不住直接一头扑到石志坚怀中,哇哇大哭起来。

    石志坚直接愣住,没想到胡俊才这家伙是如此一个感情丰富之人!

    胡俊才在石志坚怀里使劲儿磨蹭着头皮,眼泪鼻涕还是搞不出来,觉得很委屈!为乜电影里那些见面镜头就能哭得稀里哗啦?

    石志坚被胡俊才大幅度的“投怀送抱”搞得很尴尬,忙把他从怀里推开,指着那位美女问道:“对了你身后这位是——”

    “哦,她是我女秘书,韩国人,我给她取了一个洋文名字叫玛丽莲!”

    “哦,玛丽莲!”石志坚点点头,然后对玛丽莲说:“欢迎你来到香港,玛丽莲小姐!”

    玛丽莲刚才正好奇打量石家,她眼睛高度近视,却又不喜欢戴眼睛,看什么都是眯着眼,搞得像是在对任何人放电,刚才那帮石家男佣就全都想入非非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7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