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手慢慢伸进她的内裤里面;你这真大

 天戈军团,云阳侯豁然起身。

    他激动地看向东海方向。

    但很快重新坐下。

    “不对,不是云儿。”    手慢慢伸进她的内裤里面;你这真大    

    虽然是颛云的气息,但其中夹杂一些很不好的东西。

    “君侯,大少奶奶要生了。”

    亲卫匆匆跑进来,听闻倪婉茹要生,云阳侯再度起身。

    “来人, 准备去东海。”

    “君侯,营帐里的那个人……”

    “伤好了,送出去。”

    犹豫下,云阳侯又道:“帮他解决追兵。如果姓赵的再找麻烦,帮他挡了。”

    说完,云阳侯赶赴东海。

    ……

    归墟花蕾吐出一缕缕气息,裂缝间摔落出一具具尸体。

    除却人族外,还有各种精怪。动物的尸首。

    颛阳顿时明白:这些尸骨是新世界内不存在的“生灵”。

    荀易创造新世界,以“昆昊”诞生的那一刻为起始。理论上,一切存活于历史中的生灵都应该出现在新世界。

    然而荀易到底不是真身前来,他的力量不足以将魂魄重构。那些鬼界不存在的魂魄,无从在新世界降生。

    “大哥魂飞魄散,但新世界重构时,他的血肉之躯依旧存在。”

    对新世界而言,这些在新世界无法诞生,仅有肉身的存在,是垃圾。

    垃圾,自然要去相应的垃圾场。

    直到源王等人到来,从归墟将这些“垃圾”带回人间。

    颛阳看着颛云的尸首,一如曾经少年时,和他记忆中的兄长一模一样。

    噗嗤

    花蕾绽开,一道乌光扫过水面飘荡的尸体。普通动物的尸体瞬间化作灰烬,但肉身强横的仙魔躯体得以幸免。

    “就这具了。”

    最终,一股无形的精神注入颛云尸体。

    颛阳目光一寒,神枪直接刺入花蕾。

    “天外邪魔,也配染指我哥的神躯?你找死!”

    ……

    彭禹站在比赛会场上。一边旁观,一边以元神感应云阳侯官邸的情况。

    乾坤道炁裹着元神遁入封闭领域。

    “当年成王妃诞下郡主, 那家伙跟我相约。日后若倪婉茹生产,希望我来帮忙。想不到,真应验了。”

    彭禹走在封闭领域。

    浩然正气形成数不尽的书籍,堆积作书海。

    只是某些书籍冒着粉红气息,有风月道念在其上流动,显然不是正经的书。

    “这位大姐在新世界中,也没落下那些老毛病啊。”

    彭禹脚下升虹桥,轻轻松松走过书海。

    过程中,有一些书本主动飞过来撞击虹桥,被虹桥自动打飞。

    随手捞起一本书,这是一本成年人阅读的风月言情小说。主人公是一个擅长雷霆的女孩,乃某个世家的二小姐。

    她因为不满意家中安排的婚事,自行逃了出去。然后和一位姓孙的少侠偶遇,二人一起闯荡江湖。后来才得知,那姓孙的少侠也是不满意家中婚事,逃了出来。

    彭禹往领域外看了一眼,瞧瞧颛雷,再看看孙芍,叹了口气:

    “倪大姐的癖好越来越古怪了。”

    不过这仅仅是这本小说的第一部分。逃家而出的少男少女, 恋爱颇为纯情。

    但第二部分, 当姓慕容的世家公子出场,画风顿时一变。因多年暗恋二小姐,他直接下药强迫,囚禁在私宅。章章黄暴,少儿不宜。

    而就在孙少侠疯狂找人时,男三登场救走二小姐。躲在山神庙中时,也有一些不宜观看的事。

    彭禹再往外瞅一眼,看到颛雷身边第三位夫人。

    摇摇头,彭禹把书扔得远远的。

    “算了,反正只要不拿我当原形,那就随便了。”

    彭禹快步走到领域中心,找到昏睡的倪婉茹。

    彭禹检查身体,喃喃道:“胎儿魂魄早已成熟,之所以无法诞下,是因为”

    彭禹元神潜入倪婉茹体内,直接去胞宫。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血海,中央有团血云时聚时散,胎儿的魂魄便在血云之中。

    他挣扎着想要聚形,但似乎缺少了什么,迟迟无法形成肉身。于是,他只能不断在胞宫中哭啼。

    “果然,胎儿无法真正成型,是缺少父系血脉?”

    看罢,玄黄气裹着元神来到颛雷一行人面前。

    “谁?”

    “来人,抓贼。”

    孙芍等人大惊,颛雷拦住她们,连忙问:“情况如何?”

    “生不下来,因为新世界中她未与颛云成亲洞房。胎儿缺少父系精血。”

    “什么意思?不是说大嫂感灵而孕吗?我那个大侄子早已具备魂魄啊?”

    “正因为魂魄完整,且是旧世界中颛孙神性孕育而来。所以,他必须借助颛孙血脉才能降生。那小子挑剔着呢。”

    胎儿经过两个世界的孕育,早已具备灵智。他一直在等待父亲,等待父母精血融合,以便自己降生。

    可等了这么多年,迟迟没有等来父亲。

    若单纯以母系血脉降生,会因为魂魄与肉身不匹配的缘由,导致病弱早夭。

    彭禹:“为今之计,便是你跟颛阳,随便一个人给予其颛孙血脉。”

    “你这贼人说什么胡话!”慕容春雪怒叱,周边诸女也怒瞪着彭禹。

    兄死弟及的传统,大昆可不流行。更别提五女本就不乐意颛雷再添新人,何况还是兄长的遗孀。

    颛雷听到彭禹的话,顿时头都大了。

    “你这家伙胡说什么呢。那可是我的嫂子。”

    “我说的还不明白?你取一滴精血,然后打入倪婉茹体内,让胎儿得以化形你们想什么呢?”

    “精血?”

    颛雷愣了愣。

    “当然。你这么做的话。这个孩子的确会算是你的孩子。但从倪婉茹体内诞下,自然也是她的孩子。而因为婴儿魂魄的孕育,依托颛云的神性。所以,也算是他的。无非一个是血脉上的爹,一个是灵魂上的爹。”

    彭禹说得几人糊里糊涂。颛雷想了想:“总之,只要一滴血就够了?”

    如果没有实际关系,只是一滴血,倒也没什么。反正叔父也是父嘛!

    “对,一滴血”

    忽然,彭禹脸色变了。

    他察觉东海蓦然出现一丝熟悉的气息。

    颛云?

    彭禹心惊肉跳: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活着?他的魂魄都被我碎了!

    很快,他冷静下来。

    “不对,这是借尸还魂?有人盗用他的肉身?”

    他对颛雷道:“看来,不需要了。你哥在人间留有一份精血。”

    说罢,元神遁入东海。

    海上狂风骤起,怒雷滚滚。

    彭禹看到颛阳神通全开,枪罡与剑气在风暴中交错,而其战斗中心是一尊归墟魔神。

    望着“颛云”,彭禹有些心虚。

    “混沌魔神的分灵夺舍?找谁不好,偏偏找颛云?”

    但转念一想,颛云的鸿蒙大道本就贴合混沌魔神。那群魔神找颛云,也是顺理成章之举。

    “等等”

    彭禹掏出心镜天轮测算归墟情况。

    “如果混沌魔神要借助那群无法在新世界存在的人进行附灵。那么颛云不应该是最优选择?源王为何不抢这具肉身?”

    心镜天轮疯狂转动,当结果出现时,彭禹沉默了。

    归墟之内还有比颛云的鸿蒙体更优等的神魔之躯。

    “若是天帝得知,又该震怒了。”

    彭禹在侧掠阵,他看出颛阳打斗吃力,并非打不过混沌魔神,而是对归墟之力十分头疼。

    “若是这尊混沌魔神的本体前来,颛阳都不怕。反而是归墟之力消融天道内的万物万法,对掌控昊天的颛阳威胁较大。”

    彭禹看准机会,上去便是一道开天印。

    神印轰击在后背,直接把颛云心脏炸出来。

    颛阳脸色一变,只见无形之力笼罩空间,又把颛云心脏带走。

    “乾坤挪移?”

    失去心脏,归墟魔神激怒。颛云躯壳化作一团鸿蒙云,吃掉花蕾溢出来的所有尸体。

    “无量鸿蒙。”

    无穷无尽的鸿蒙灵云在东海铺开,但凡碰到活物,直接融入体内。

    “麻烦的家伙。”

    颛阳一边后退,一边寻找破绽。

    轰隆

    至刚霸道的神力从天空坠下,一举震碎鸿蒙云海。

    “夺舍吾儿?你也配?”

    “父侯?”

    颛阳抬起头,看到云阳侯携带颛孙氏八位武圣一起赶来。

    “阳儿,把东海圈起来,别牵扯其他人。”说着,九重武神罡界显现。

    九只金乌鸟托着一尊硕大无比的火焰九重塔。

    “进来!”

    祖皇秘传神通“九阳浑天塔”。

    凡众生落入神塔,历经九重太阳火,纵容是顶级的仙君、武圣也必死无疑。

    火焰在东海燃烧,整片整片的海水被神火蒸发。而鸿蒙云海进入神塔后,鸿蒙气也在不断炼化为天地元气,反哺天地。

    最终,那尊归墟魔神见势不妙,放弃颛云躯体,化作一道无形精神遁回归墟。

    “人间的家伙,姑且让你们一局。”

    精神回归本体。归墟内的一尊万丈巨神缓缓睁开眼。

    随后,他化身黑色蝙蝠前往归墟尽头的宫殿。

    在这座宫殿中,端坐着一尊女神。

    “源王。请再给我一份躯体。”

    女神缓缓睁开眼,紫宸魔杖轻轻一划,又有一座尸山扔给他。

    “注意些,人间的水很深。我们的目的,只是在新世界之前拖住他们。”

    说话时,又有一朵归墟花蕾出现在东海。

    云阳侯解决第一个魔神,收回神火时,看到第二朵花蕾。

    “这群魔神,他们打算一个个来送?”

    “不,他们是要打开归墟和人间的通道,方便他们真身进来。”萧暮妘瞬移过来,“阿姐说,归墟魔神不具备在人间活动的躯体。他们只能借助死者的身体短暂出现。其目的,是为了撕开归墟入口,让归墟之力充满人间。”

    颛阳:“可这样一来,新世界毁灭,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不是打算利用新世界避劫?”

    云阳侯冷冷道:“混沌魔神的分灵进入归墟。他们只需用归墟吞没新世界,便可以逆转阴阳,以归墟之力开辟一方宇宙。届时,新世界残骸成为新的归墟。而他们,便是人间诸神。”

    六代乾坤道人的状况,云阳侯有所耳闻。他的本命宇宙,不就是阴阳互转吗?

    ……

    彭禹得到颛云心脏,提取精血打入倪婉茹腹内。

    血云凝聚胎体,缓缓出现四肢与大脑。

    “时间太慢了。按照当下的速度,怕不是需要再等上几年?”

    彭禹索性亲自出手,将乾坤道炁裹住倪婉茹的胞宫,亲自帮忙塑造肉身。

    “以母亲的精血塑造身体。再把颛云的精血化作骨骼,对,骨髓。然后装入一个乾坤界以先天法培养。”

    如果颛雷在此,会惊讶的发现。

    彭禹孕育灵胎的作法,完全是不久之前那品道膳的法子。

    将生孩子当做菜,彭禹也算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很快,婴儿在乾坤界中成型。

    彭禹屈指一弹,世界破碎,婴儿重新出现在胞宫,重新和胎盘连接。

    “差不多了。”

    彭禹转身离开,封闭的领域也在一点点化解。

    “颛雷,你们找人接生吧。现在可以生了。”

    “你都能进去了,用‘隔空取物’取出来,很难吗?”

    “没有仪式感。”说话时,彭禹冷冷看着东海。

    那贯通天地的神火塔,连他都有些惊心。

    这家伙,快证皇极了!

    不愿在侯府官邸久留,彭禹元神回归本体。

    孙芍等人急急忙忙进去,帮倪婉茹接生。虽然她们也不怎么懂,但索性还带着几位医女。众女齐心合力,总算在云阳侯和颛阳赶来时,听到一声响亮的啼哭。

    “苦熬多年,大嫂终于生下来了!”

    颛阳高兴地走上前,当目光落向大侄子,察觉到一丝乾坤道炁时,目光微微一顿。

    他没吭声,转而拉起颛雷询问那位小嫂子的事。

    “什么小嫂子,哪里来的小嫂子。你哥我正经的很,你问你五位嫂嫂。”

    孙芍等人将侄儿抱给云阳侯,笑着道:“三弟别听外面风言风语,我们一家关系好着呢。哪有什么狐狸精。只是前几日,家里多了一位神厨客人。”

    “咳咳……”

    颛雷岔开话题,请云阳侯为孙儿取名。

    “这倒要好好思考。”云阳侯察觉那一丝丝乾坤气息,瞥向边上的颛阳。

    罢了,到底是救了我孙儿一命,有些事睁一眼闭一眼吧。

    ……

    元神回归,彭禹幽幽叹气:“这小子得了我的先天道炁,倒也可算是我的道子。当年和颛云相约,他儿子诞生后收作义子。如今倒是应验。”

    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彭禹专注看比赛。

    在他之后,又有两品道膳成功完成。

    一道叫做“九天一凤来”,就是彭禹所见用乾坤仙术套娃的那个女厨师。

    另一道叫“千山万海”,是找来火焰山烹饪恐鸟的那个厨师所作。

    “千山万海”这品道膳出盘后,将整个会场都塞满了。

    望着眼前小山一般的菜品,东海王走下来,当场切开恐鸟。

    霎时,金色液体缓缓流出。

    “汤?”

    “不错,这是汇聚天下百禽熬煮的汤。殿下,大道感悟在内丹。”

    东海王闻言,赶紧取出内丹。

    正要品尝时,一股神念突然降临。

    云阳侯遥遥道:“殿下,我要借用这两品道膳,为儿媳妇滋补。希望大王恩许。”

    根本没给东海王回绝的机会,不仅这道汤羹,就连“九天一凤来”也强行取走。

    东海王气得脸颊抽搐。可毕竟是合格的道膳,他只能在没有品尝的情况下,承认合格,让二人前往金吾城参加决赛。

    “啊这道汤我正要品尝呢。还有那品‘九天一凤来’。那十二层套娃最核心的蛋,绝对是滋味无比美妙。我是准备留在最后享用啊。”

    彭禹摇摇头,在云阳侯神念出现时,悄然离去。

    他可不乐意跟云阳侯对上。

    “这老家伙,多年不见,修为是越来越高了。祖皇可够偏心的。”

    然而就在他打算返还颛雷府邸时,玄黄蝴蝶在门口迎接。

    “别进去了,云阳侯已经把颛雷一家子都召回官邸住,这边已经空了。”

    “空了?那不是正好,只有你我在这住,更自在。”

    彭禹正要进去,忽然看到颛雷家宅已经锁门。

    金色光带将家宅笼罩。

    “还在家里施加封印?”他黑着脸,“这家伙,我好心帮他们接生。他这翻脸就无情,忒坏了。”

    掏出无量珠,彭禹冷哼一声。

    天底下,还有人能阻拦乾坤仙人出入?

    “不是他,听说是颛家老三干的。”

    颛阳?

    彭禹停下手,收回无量珠。

    沉思半响,他转身离开。

    蝴蝶赶紧跟上:“等等,你要去哪?”

    “哥哥家不能住,那就去找弟弟!”

    ……

    颛阳在书房读书。

    面前摆着一壶香茗,一碟梅花杏果,一盘五色龙须酥。

    突然,那碟梅花杏果消失,出现在不远处的豹榻上。

    颛阳抬眼瞧了瞧,继续看书。

    待杏果吃完,空碟子出现在桌上,龙须酥转而消失。

    “去,再拿点过来。”

    执明现身,瞥了一眼空气,转身离开。

    当新的点心送来,很快又被“空气”吃掉。

    颛阳只好再让执明去拿,反复几次后,执明不乐意了。将一篮子鲜果扔桌上,开摆道:“您二位想耍小把戏,自己折腾,别牵扯外人。”

    说完,她也不躲入影子里,转身离开书房。

    颛阳有些懊恼,将书本搁下:“这丫头,哪里来这么大气性。”

    “还不是你惯的。”

    彭禹大大咧咧坐在颛阳对面。

    拿起一颗蟠桃把玩。

    看着他带着面具,颛阳目光微闪。

    挪开脑袋,他看向桌上的点心,笑问:“你在我哥书房,也是这么折腾他的?”

    “听说了?”

    “我哥家里闹了狐狸精,这事传得沸沸扬扬,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颛阳嫌弃道:“你说你去招惹他干嘛?闹得他家宅不宁,就开心了?”

    “哪折腾了?我可是好心帮他修炼。他不久后就该突破境界了。至于为什么找他,他家好看的美人多,我不找他,难道来找你?你这宅邸除了执明一个冰山女,都是大老爷们,还有什么可看的?”

    彭禹慢吞吞拿起一块杏果:“也就看你准备了这些我平素爱吃的点心和茶水,我才赏脸露一面。让你瞧瞧‘狐仙大人’的真容。”

    ……

    执明跑出门外守着。

    蝴蝶飞过来:“你这丫头是影武者吧?怎么不守着你家主人?”

    察觉玄黄之气,知道此人是彭禹带来的,执明没好气道:“我嫌腻得慌。”

    若非云仙儿离得太远,她都盘算去把她叫过来,陪这俩少年叙叙旧了。

    “这俩小子多年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说。而且嘛……说到底,其中一位还没正经成年呢。他们玩闹,你随他们去就是。”

    执明一怔。

    的确,如今距离那位殿下的诞生还有段日子。

    换言之,他还是未成年人。

    ……

    “说起来,你怎么没去官邸住?”

    “不去,免得战火烧我头上。我,刚刚成年。不想成家。”

    如今云阳侯有了大儿子一脉的孙子,自然把目光落在其他两个儿子身上。

    颛雷五个夫人,他不愁。

    那么自然更在意颛阳的婚事。

    “再说,我要去那边住,也不方便你过来啊。”

    “说得我想来似得。要不是你跑去把你哥的家给封了,摆出一副主动邀请我来的姿态,我才懒得过来。”

    “切谁稀罕见你?对了,拿来!”

    “什么?”彭禹不明所以。

    颛阳指了指边上的一枚镜子:“这是仙儿送的。”

    又指着柜子上的宝葫芦:“宁真君给的。”

    远处浑天仪:“这是罗开给的。”

    彭禹明白了。

    成年礼。

    的确,颛阳比“昆昊”年纪大几个月,如今已正式成年。

    “你那份呢?”

    “这……”

    还真忘了。

    “咳咳,我当年给你龙皇铠,这还不够?”

    “旧世界和新世界不能混为一谈,再说新世界的龙皇铠是我自己凑得。”

    忽然,颛阳伸手扯掉他的面具。

    “既然没别的东西,就用这块面具当礼物。”

    看到彭禹本来面目,颛阳也不意外。

    毕竟在旧世界便见过了。

    果然,这才是他真正的容貌啊。

    “快还给我!”彭禹赶紧去抢。

    “没什么可遮掩的。就这样吧。你这本来容貌也不差。”

    彭禹动作一顿:“你知道多少?”

    “我又不是傻子,该知道了,心中都清楚。”

    “什么时候?”

    “很早了行了,不讨论这个。还是说说我的成年礼吧。这面具算是那位的,至于你,再补一份?”

    “滚荀易的礼物你找他要去,从我这讨要什么。对了,你要说这个。再过段时间,我也该成年,你是不是也该准备”

    彭禹看到颛阳掏出一个铁盒子。黑黝黝的铁盒隔绝外界感知,彭禹也无法察觉里面是什么。

    “这是什么?先说好,如果品质太差,我不稀罕。还不如老规矩,拿你腰间玉佩换一个要求。”

    随手一个探囊取物,把颛阳腰间玉佩取走。

    “就这个吧,我要实验一个猜想。”

    凑齐他们兄弟四个的玉佩,能不能把云阳侯府的浑天罩收走?

    “不稀罕?我觉得这盒子里面的东西更合适你。”

    颛阳手一抓,昊天神力召回自己的玉佩。

    “这里面有件至宝。”

    “哦?至宝?那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上供的份上,本大人就大发慈悲,勉为其难的收下。”

    颛阳白了他一眼,将铁盒打开一丝缝隙。

    那一瞬。他看到彭禹惊喜的表情。

    但很快,他又合上。

    “算了,哎反正我也没什么诚意。不用你勉为其难,这玩意我自己留着。如果没钱了,拿去当铺还能换点零花钱。“

    “少来,快给我。”

    仅仅一道缝隙的气息溢出,彭禹浑身的乾坤道炁涌动,已经感知到那是什么。

    乾坤十戒之一!

    “如何?这件成年礼不错吧?”

    “切”

    不就是李璟风那枚?

    颛阳打开盒子,将戒指拿出来。

    “伸手。”

    “你怎么也跟仙儿学,非要给我戴戒指。你们不知道吗?在我的故乡,十指戴戒各有深意。”

    颛阳不明所以看了他一眼:“我们这边没那么多规矩,不就是戴个戒指不是左手,右手。”

    “右手?这不是乾四戒?”

    “当然不是。”

    颛阳拿出戒指给彭禹戴,彭禹看到他手上的牙印伤疤:“说到这个,是旧世界我咬的那个?”

    “嗯。”

    “在新世界居然真能留着?”

    “没办法喽。谁让荀易创造这个世界漏洞那么多。我原本身上的疤痕,好些都随着过来了。”

    “所以,我刚醒来那会儿,你就有记忆喽。”

    “什么?”

    颛阳抬起头,满脸的不知所谓。

    “你就装吧。”

    彭禹开始怀疑,当初自己二人初照面时,这小子是故意装作认不出自己。

    “等等,牙印既然在。那么你腿上的疤也在喽?”

    当初小云阳洞派人驱狼,给颛阳留下此生第一块伤疤。若非面具人相救,怕是早就死了。

    “行了,戴好了。”颛阳双手一拍,“你看如何?”

    戒指在右手食指,彭禹眼皮一跳:“居然是坤二?这枚戒指不是在天宫?”

    “师尊将戒指放在神剑宫,充作剑道正统的信物。我去神剑宫问剑,顺道拿了回来。”

    “那乾四戒呢?”

    “乾四戒?那是这次万圣会的奖励啊,”颛阳,“当年有武神与道君交手,无量珠被道君取走。戒指则在武神手中。后来那人将戒指给了师尊。师尊直到前段日子,将戒指送入宝库,充当万圣会奖励。不过我怀疑,那个出手的武神应该是师尊假扮。”

    神皇天帝?我怎么觉得那个人是你呢?你跑去李家村把你弟揍了,抢了我的戒指。然后给你师尊交换了戒指。

    但彭禹很知趣,没有挑破。

    反正戒指回来了,比什么都重要。

    “关于李璟风,我正好有些事想跟你谈。”

    颛阳直接打断:“回头再说,先让我看看你的戒指。你每搜集一个戒指和至宝,可以变化一个形态。坤二是什么,弄来瞅瞅。”

    “剑道的形态,无非是剑圣罢了。”

    说着,彭禹召唤裂天剑。

    六代迷迷糊糊睁开眼:“那小子拿到坤二了?”

    解放神剑,他随手拨拉旁边的昆烈。

    “喂,刚才那个问题还没回答呢。如果归墟那人用你老婆的身体,你打算怎么办?”

    “滚。”

    昆烈抱着酒坛,心中很不爽。

    归墟之中,最强大的神躯是谁?

    毫无疑问,曾经的赵妃嫣。

    ……

    收回裂天剑,彭禹激活坤二戒。、

    “变身!”

    崭新的大圣形态出现。

    但他手中并不是剑,而是一把刀。

    “刀圣?”

    颛阳犹犹豫豫,可怎么瞧着,这刀有些小,更接近水果刀?

    彭禹也沉默了。

    这分明是一把做菜用的菜刀啊。

    还是那种精致小巧一类的。

    “我决定,以后尽量少用这个形态。”

    说话间,彭禹变回来。

    “别啊,刀圣,我还没打过交道。跟我切磋切磋。”

    颛阳强拉着彭禹去演武场。

    云阳侯坐在官邸,察觉颛阳家中冲出的刀剑锐意。

    “哼。”

    虽然嫌弃,但只要那家伙不再卷入天宫的事。自己勉强忍下这一口。

    改天,让他赶紧滚蛋,离开这个宇宙便是。

    云阳侯幽幽望着天宫。

    “陛下的时间不多了。到了下一辈,这天帝宝座可不见得还是昆吾氏。”

    一个外来的道君转世身,妄图建立日月星体系。

    天帝昆烈容许,祖皇和圣后也容不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69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