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宝好香好软(老师水真好吃)最新章节列表

   “不干嘛,小弟弟,就是想要告诉你,我呢,就真的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看着可爱没有脑袋,两手插兜谁也不爱。”

    “我才不要相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 我不会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包括我的阿爸和阿妈,我也都是想出卖就出卖,想伤害就伤害。”    宝宝好香好软(老师水真好吃)最新章节列表    

    斐一班不说话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诋毁自己的。

    “村里人骂我,都是有理有据的。请你不要再为我打抱不平。”

    “我偏要,你管得着吗?”

    斐一班是真的被气到了。

    “管不着啊。但总要试着管一下。省得你煳里煳涂,为完全不值得帮的人打抱不平。”

    “值不值得,你说了也不算!”斐·小弟弟·一班愈发执着了起来。

    斐一班不允许有人诋毁自己喜欢的女生,哪怕是易茗自己,也不行。

    ……

    回去的路上。

    斐一班和孟佟鑫不可避免地会聊到易茗。

    孟佟鑫说:“易茗小姐姐城府挺深的,我觉得你不一定搞得定。”

    孟佟鑫其实已经很委婉了,但斐一班还是炸了:“你干嘛呀?才见过一面就说人家城府深?”

    “都说了不止一面,而且我这也没有当面讲,就私底下和你说说,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背后说人家,更不是君子所为啊!”

    “诶,我这个城府,又不是贬义词。”

    “怎么不是贬义词?”斐一班直接拿出手机查:“【g fǔ,现在多用来比喻人的心机多而难测】,这就是你说不是贬义词?”

    “城府就这一种解释?你要不要再往下翻翻?”

    “再怎么翻也是一样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在背后这么说人家女孩子!”斐一班已经完全不讲道理了。

    然后,他就又看到了作为心理学术语的【城府】的解释:

    【城府是描述一个人城府很深,并含有两种意思。】

    【一是褒义,谓这人有心机谋略,思想深邃, 且不愿意随便吐露。】

    【二是贬义,谓这人不坦率, 让人猜不透心思,不敢把他当朋友看。】

    回去是孟佟鑫在开车,所以也没有可能一边开车,一边查手机。

    莫名其妙发了一通脾气过后,斐一班开始有了一些歉意,因此也就闭上了嘴巴。

    孟佟鑫只能组织语言,更加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说的城府深,是我觉得,易茗的心理年龄,可能会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而且肯定也经历过挺多事情,不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这样一来呢,你们两个的年龄差问题,很有可能会因为心理年龄,再次拉大。”

    孟佟鑫这么说,斐一班就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了。

    他自己也早就已经发现了。

    易茗不仅表现出了心理年龄大过实际年龄的一面,还把他的心理年龄设定到了未成年的范畴。

    要不然也不会一遍又一遍地叫他小弟弟。

    自作孽不可活什么的,斐一班“小朋友”这会儿正深有体会。

    “那现在怎么办呢?孟哥。”斐一班是真的着急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怎么办, 就不会说你不一定搞得定了。”

    “你这反应,哪里是说我不一定搞得定啊,你明明就直接给我判了死刑。”斐一班整颗心都凉了。

    “倒也不用这么悲观吧。你可以找找你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散发着成熟光芒的点,如果有的话,就拿出来发扬光大。”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爱!”除了自我安慰,斐一班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干什么。

    “你这汉语水平……”孟佟鑫话只说了一半。

    “水平怎么了?”斐一班先前炸开的毛还没有完全理顺。

    “无与伦比的美丽!”孟佟鑫赶紧顺毛。

    斐一班听完就笑了。

    孟佟鑫也跟着一起前仰后合。

    笑和哈欠一样,都怪会传染人的。

    只要有人起头,剩下的就会排队跟上。

    ……

    斐一班还没有来得及换拖鞋,韩雨馨就一脸八卦地凑了过来。

    “回来啦,一一。”

    “嗯哼,回来啦,韩女士吃饭了吗?”

    “诶唷,我们一一今天心情这么好啊?”

    “不好啊,那我还能抱着你哭吗?又不是小孩子。”

    “你要想哭,妈妈也不是不能当你是小孩子。”

    “韩女士,你想的可真美。”

    “哪里美了?”

    “我们韩女士当然是哪里都美了。”

    韩雨馨愣了愣,才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开窍吗?我儿子怎么一夜之间就打开了任督二脉?有没有什么好消息要和妈妈分享啊?”

    “没有。我刚刚被孟哥判了死刑。你要觉得这也算好消息的话,你可以去问问他,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你这孩子,怎么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韩女士至今都还没有办法对【死】这个字脱敏。

    “我错了韩女士!孟哥说我没可能搞得定易茗。你儿子的任督二脉,还没有来得及打开,就被彻底封印了。”

    “你听他一个三十多岁还没有固定对象的人说这些干什么?”韩雨馨不想看到儿子这么丧,说道:“他的经验要是有用,他会到现在还是大龄单身男青年?”

    “所以,韩女士的意思是说,孟哥觉得我搞不定,我就一定能搞定是吗?”

    “那必须的啊!”

    “韩女士,你就别安慰我了。易茗她现在都叫我小弟弟了。”

    “那你还叫人家大姐呢!”

    “所以啊,自作孽不可活。”斐一班叹了一口气,说道:“先不说这些了,我和你说说房子的事情吧。”

    “房子你不是已经卖了吗?”

    “婚房是卖了呀,但是易家村的房子我没有买。”

    斐一班和韩雨馨说了一下,自己临时做的长租的决定。

    因为事先没有和韩雨馨商量,所以回来就要第一时间说清楚。

    “妈妈觉得你这样做是对的。我们要是也用个百八十万,就把建的那么好的房子给据为己有了,那我们和原来的那个茶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就知道我们韩女士肯定不会反对的。”

    “反不反对吧,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反正儿子的心,也已经不在……”

    “打住啊,韩女士。这种伤春悲秋的醋意,一点都不适合你。”

    “哈哈,这都被你发现啦?一一啊,你现在怎么不反驳妈妈了?”

    “反驳什么?”

    “反驳我质疑你的审美,反驳我说你只喜欢超模……”

    “韩女士,这我就要说说你了,为什么开口闭口就是超模,超模哪有易茗小姐姐好看?”

    “哦~这样啊~妈妈知道错了。”

    嘴上说着知错,表情却没有一点收敛。

    表明了是在调侃。

    斐一班干脆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对韩雨馨了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急匆匆地上楼了。

    ……

    厂区的三个工厂,已经交接地差不多了。

    接受工厂的邢子濠已经在问韩雨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了。

    邢子濠问的算是比较委婉,根本意思,是问她什么时候搬家。

    林聪义最后还是接受了韩雨馨和邢子濠的共同提议,留在厂里,帮着把斐厂长的专利技术传承下去。

    林聪义本来就是当做接班人培养的。

    又是从一线岗位上,一步一步走上来的。

    他不仅技术过硬,在管理上,也很是有些心得。

    有他留守,整个交接工作,就快了许多。

    等到交接进入到尾声,邢子濠为了“收买”新总工,把韩雨馨在厂区的别墅,都当成是“总工宿舍”,给送了出去。

    林聪义说什么都不肯不要。

    厂区别墅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太过熟悉。

    林祖民和林聪义原本就在这栋楼里面有专属的房间。

    一开始是为了方便和斐厂长商讨专利和改进。

    省的半夜三更还要来来回回远在市区的家。

    到后来,斐一班出去念书了。

    林聪义没去土耳其之前,就经常住在专门留给他的那个房间里。

    简直比亲儿子还要亲。

    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认定了林聪义就是厂里的接班人。

    林聪义在马尔丁,受了过度的刺激。

    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办法面对斐厂长和林总工的离世。

    进到厂区的别墅,就经常会发呆,有时候甚至会自言自语。

    最后,韩雨馨就和邢子濠商量。

    干脆把房子装修一下,把家具全都给换了。

    邢子濠为了专利的应用,倒是也很舍得下血本。

    租下水潭别墅最大的好处,是家里这些原有的家具,都可以原封不动地搬过去。

    这样一来,虽然换了一个全新的环境,但也不算是彻底和过去割裂。

    对于韩女士和斐一班来说,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过度。

    ……

    解押过后,易家村的水潭别墅,收拾起来进度就很快了。

    房子本身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只是因为太久没有人住了。

    所以会有一些比较比较不好处理的细节。

    比如顶楼有一个斜顶的房间。

    斜面上有一扇天窗。

    可能是窗户没有关严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有一根柱子,直接被白蚁给蛀空了。

    斐一班得到消息特地跑去看了一趟。

    水潭别墅的设计图已经不见了。

    斐一班各种计算过后,发现那根柱子只是装饰性的,并没有承重的功能。

    只要拿掉,再补一些漆上去,也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既然要补漆,斐一班干脆就把整个斜顶都设计成了星空。

    晴朗的夜晚,可以透过斜顶的天窗看星星。

    没有星星的夜里,只要灯一关,房顶就挂满了星云,比劳斯莱斯的星光车顶,还要更加绚丽。

    到了和设计有关的事情,斐一班就就变得非常细节。

    他不仅设计了星空顶,还特地放了双子座和水瓶座的两片星云。

    劳斯莱斯的星光车顶都只能定制一个星座,或者某一天的星空。

    斐一班直接来了个升级版的星云双拼。

    把他自己和易茗的星座给组合到了一起。

    星云双拼,幸运双拼。

    易茗不一定会来这个房间,就算来了也不一定能看得明白。

    这一点都不影响斐一班在设计星空屋顶时的幸福感。

    既无聊又浪漫。

    这次去易家村做房屋改造。

    斐一班没有提前告诉易茗。

    也没有在到了易家村之后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偶遇。

    但他的心情却一点都不沮丧。

    双向奔赴的感情,固然会让人心潮澎湃。

    但真心付出的每一个细节,也一样会让率先心动的人心生欢喜。

    这种心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感觉,是斐一班二十二年生命里的第一次。

    给他的内心,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

    他甚至都不着急去改变易茗的态度了。

    他没有过感情经历,甚至没有过暗恋的经历。

    这种想起一个人就心跳加速的感觉。

    对斐一班来说,新鲜而又令人满足。

    他甚至满足地偶尔都能睡个好觉了。

    这在之前,是无法想象的。

    斐一班并没有看过什么恋爱秘籍,也从来没有学过类似于【欲擒故纵】的招式。

    爱好中文网

    他做的所有的一切,w 都遵从着自己的本心。

    在牛津的这些年。

    他别的没有学会,耐得住寂寞这一项,已经被他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他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事情。

    偶尔去去慈善拍卖,剩下的,就是和【手机君】相处日常。

    他非常懂得怎么让自己安于寂寞。

    也知道要怎么才能更加清楚自己的心意。

    斐一班之所以不急着到易茗面前找存在感。

    一方面,是想给自己一些时间。

    习惯时不时要加快的心跳。

    避免见了面就亢奋到失态。

    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儿全说出来。

    另一方面,是觉得来日方长。

    他和韩女士,已经确定会在易家村生活很长的时间。

    至少会到他或者韩女士厌倦了农村的生活。

    目前看来,他还是很有干劲的。

    每天都有关于智能锁私人订制的新想法。

    从设计到推广,都快形成闭环了。

    就是易家村的采茶权变更,遇到了一些麻烦。

    刘金洋一直以时间还没有到为理由,拒绝在秋白茶采摘完之前,商谈后面的事情。

    易家村的秋白茶,一共有四个节气立秋茶、白露茶、秋分茶、寒露茶。

    这会儿才刚到立秋,天气又比较热,要推迟二十天才能采立秋茶。

    今年据说还很可能会有可遇而不可求的霜降茶。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4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