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你下面的小嘴还在一张一合,白白嫩嫩大肥屁股撅起来

  侯平安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在最后拨出的那个号码是打给了魏冉歆。这是人在一种潜意识里的行为,平时擦觉不到,但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还是选择了对某人的信任。

    但是醒来的时候,看到魏冉歆脸上焦急的表情,和她看到自己醒过来的时候,那种轻松和释然的表情, 他的心就感觉到很暖和。    你下面的小嘴还在一张一合,白白嫩嫩大肥屁股撅起来         

    就好像被温柔的风给吹过了一样,熨的平平的,贴心的很。

    “前同事的关系?”

    侯平安就笑。前同事关系,你还在这里尽心尽力的照顾我?这都三天了。你居然一直都睡在这里,吃在这里,而且还租了一个小折叠床, 晚上就是为了方便照顾自己?

    这个女人就是鸭子死了嘴还硬。

    三天时间, 就回家了一次, 主要是拿换洗的衣服去的。这大热天的,不天天洗澡换衣,很难过的下去的。

    而且还天天的借外面的餐馆里老板的灶台熬粥。

    “我也就是看不过眼了,来照顾一下你。”魏冉歆继续说着,“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说起来,你女人缘挺好的,但是真到了用的时候,一个都不顶用。还得我这个前任来照顾,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呢?”

    说起话来,魏冉歆就絮絮叨叨的,唠叨個没停。

    这在侯平安看来,就是一种享受。其实现在他就是喜欢魏冉歆这样唠唠叨叨的样子了,像极了以前看到她的那一幕。

    就是在阳光下晾衣服的时候,对自己不停的絮叨着学校的一些家长里短的样子。

    这对侯平安来说,真的就是生活中原本平平淡淡的样子了。这样的生活,本来就是侯平安想要的。只不过因为侯平安的辞职,才让这一切都变得虚无起来了。

    “今天下午就可以办出院手续了。”魏冉歆又继续唠叨, “我没有找到你的医保卡,怎么报销我都不知道。我知道你的编制还在三中,问了辛主任,说你的是桃花县的医保卡,和市里面没有联网,需要在桃花县人民医院办一个转院手续,才能在市里的医院进行报销。这个……你自己去跑吧。待会儿我去结账,你自己收拾一下。”

    “还要你结账?”侯平安笑,“我知道你现在有钱,但是也别浪费在我这样的渣男身上了啊?”

    “扑哧!”魏冉歆没由来的一笑,但是又觉得不能给侯平安好脸色,就赶紧的的变脸,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了。

    “伱帮我收拾吧,我去结账。”侯平安下床的时候,双手按在坐着的魏冉歆的肩膀上,站起来,“你开车了没有?”

    魏冉歆就瞪着他:“我什么时候买车了?”

    侯平安就笑:“那行,我们打车走!”

    说着出去病房了,找值班医生开出院手续,并且去结账了。在这里住了三天,没有用医保, 太麻烦了, 侯平安懒得跑手续,直接结账,花了近三千。

    等从结账的地方回来,魏冉歆已经将东西整理好了。一个大旅行包就搞定了。主要是魏冉歆自己带来的衣服,还有给侯平安买的换洗的衣服。连买的晾衣架、洗发水还有牙膏牙刷她都要带走。

    要不是侯平安说一声,可能连用过的香皂都要拿回家去了。

    这完全是出自于魏冉歆骨子里的一种意识。这种出钱买的东西,还可以继续用的时候,就绝对不能浪费了。

    侯平安要提行李袋,魏冉歆不让。

    “又逞能,这时候逞能有什么用?刚刚好,口罩戴好,风都能吹走你。看看你这样子,别和我争了,以后想我帮你提,我都懒得理你!”

    魏冉歆居然张口就骂了。

    这女人好像比以前变得泼辣了一些。一起的魏老师可是比较温婉的样子啊。虽然性格也比较要强,但是明显现在的嘴比以前刀了。

    “行,听你的!”

    侯平安就跟在魏冉歆身后走,心安理得的看着这个女人吃力的提着袋子,在前面一走一晃荡的。

    叫你逞能。

    侯平安对这个女人的逞能也是很无语。

    到了医院门口,打了车,上车之后,两人坐在后座,侯平安说:“去你家!”

    “啊?干嘛去我家啊?”魏冉歆就愣住了,吃惊的看着侯平安。

    她确实在常陵市买了一套小面积的房子,平常上班住学校宿舍,周末也会回到常陵的新房子里,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侯平安具体的位置。

    “好方便你照顾我啊!我还是病号!”

    “这……这不是出院了吗?”魏冉歆不肯。

    “让你去你就去,哪里那么多的废话?”侯平安恼怒起来,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师傅……她要是不说,你就开着车在街上转,直到她说出位置为止。”

    “老板……我这可是按照实际行驶公里数打表收费的啊,我先给你说一声。”司机赶紧对侯平安说道,怕按照他说的转悠了,得不到钱。

    “放心,少不了你的钱,要不我先付你一百,你先转一百元钱的。”

    “健民广园小区,谢谢师傅!”

    魏冉歆马上就说出了地址。心疼钱,打车在街上瞎转悠,这不是钱多了烧的,而是脑子烧了。短路了。

    “好好!”司机也赶紧起步,怕这两人神经质了,到时候拿不到足额的钱,扯皮就不太好了。

    “你这人怎么……”

    “别说话!”侯平安捏住了魏冉歆的手。

    谷阅

    魏冉歆的身子一僵,喉咙里的话都生生的咽下去了。这三天都没有过牵手的亲密动作,现在侯平安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做出来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了。

    汽车在健民广园停了下来,侯平安去后备箱提了袋子出来。魏冉歆要去接过来,结果侯平安就一把揽住她的肩膀说道:“你现在觉得能够挣得脱我的手吗?挣得脱我就让你提。”

    魏冉歆就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就忍不住说一句:“幼稚!”

    “走吧!”

    侯平安提着就跟着魏冉歆的身后走着。

    魏冉歆再自己的那栋楼前停住了,然后进门上电梯,住在7楼,对于这栋25层的楼来讲,并不算高。

    进门之后,侯平安感觉房子并不是很大。只有两房两厅,不过一个人住还是够了。

    “饿了,你做点吃的给我吧!”

    侯平安将袋子放在可定的沙发边,自己就朝着沙发上一躺,自然而然的就吩咐魏冉歆:“别搞那么清淡了啊,我都已经完全好了,一个感冒,还能让我废了不成?”

    魏冉歆瞪了侯平安一眼,但是还是转身去了厨房了。

    一个人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里面的菜,挑了几样出来,准备开始做饭了。她的冰箱里自从放暑假之后,就买了很多菜放着。她觉得这样囤着菜,自己才安心。

    炒一盘瘦肉木耳,再搞个韭菜煎蛋,搞个清淡一点的西红柿肉沫汤,加点青叶子菜在里面,清淡还有营养。再来个花菜吧。总不能老吃肉,身体才好,不能吃太多油腻的东西。

    魏冉歆很熟练的就很快搭配出了今天的晚餐的菜品了。

    开始切菜,切肉的时候,刀有些钝。

    这是她从学校宿舍带过来的一把刀。因为学校宿舍退了,她不在三中教书了,下学期要来市里的新二中。所以将刀也一起带过来。还有很多零碎的小东西。

    切着切着,又费力,还差点把手给切到。

    很想喊侯平安来给你磨下刀,但是忽然发觉自己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要他做这个。一时间愣了下神,又继续的切肉。

    只是这切着切着就忽然眼泪就掉下来了。眼泪掉进了切好的肉里面,干脆将刀放下来,一个人靠着墙壁,怔怔的,就是流泪。

    好像心里藏着太多的情绪了,已经积攒不下来,积满了,溢了出来一样。

    身体靠着墙面然后慢慢的蹲下来。

    情绪在慢慢的酝酿中发泄出来。然后又慢慢的站起来,拿起菜刀,到厨房外面的后阳台上开始磨刀。

    她不怎么会磨刀,在家里都是父亲磨好了的。在学校如果刀钝了,就带回家让父亲磨好了再带回学校来。

    侯平安在沙发上就睡下来了,然后听到声音,醒过来。

    餐厅里的一个小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三菜一汤了。

    他爬起来,搓了搓手,走到了桌前,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肉,点点头,赞叹:“太好吃了,歆歆,你手艺似乎长进了啊!”他走到厨房门口,朝里面看。

    魏冉歆正好解开了围裙,朝门口走过来。

    “赶紧吃饭吧,吃完饭你也要回去了!”魏冉歆坐在桌子前,看了看侯平安。

    侯平安就看着她笑,一边吃一边看,一边看一边笑。

    “笑什么?”魏冉歆被侯平安看的莫名其妙,“看也白看,反正你得回去。”

    “我又没说五不回去!”

    两人吃饭都要小吵一下,不过都是笑嘻嘻的拌嘴。侯平安就感慨:“以前我们俩也是这样吃饭,只是你从来不挑剔我,今天怎么啦?”

    “今天我们是同事之间吃饭。能一样吗?”魏冉歆像是吃了火药一样,侯平安说一句,她就要反驳怼一句。

    “其实……我之所以会喝那么多酒,是有原因的。”侯平安说道。

    魏冉歆没有问什么原因,但是抬起头,眼睛看着他。这就是让他赶紧说的意思了。

    “老孙死了。很意外!”侯平安就说道,“我也是经历过死亡的人了,我知道这种突如其来的死亡意味着什么。所以我有点感慨,也有点慌,怕自己有一天突如其来的死了!”

    “呸,不吉利,说什么死啊,你这人!”魏冉歆埋怨。

    “我也不想啊!”侯平安叹气,“但是有时候命运就是那么神奇和巧合啊。我想唯一能够证明自己来到过这个世界上的,那就是给这个世界留一个自己的血脉。”

    魏冉歆愣一下。看着侯平安,有些发呆,这些话,以前侯平安可从来没有说过,大多都是没心没肺的言语。

    说完之后侯平安就开始快速的扒饭了。三菜一汤,被两人收拾的干干净净,魏冉歆去洗碗。侯平安主动的去收拾桌子,魏冉歆也不去管他。

    她只是在洗碗的时候有些走神。

    然后一双手臂从她背后箍住了她的腰肢,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环住了她,让她不得不停下来,抬起头往后看侯平安,本想瞪他一眼,但是眼光里却净是温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43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