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调教男胖子的大屁股(徒弟霸占师傅)最新章节列表

 神庙深处。

    一道身影正在焚香,但却不是祭拜,而是在联系玄天万兽宗的某一位。

    身影双瞳幽幽,内里藏着漩涡风暴。  调教男胖子的大屁股(徒弟霸占师傅)最新章节列表    

    这正是占据了那黑衣人身体的应龙真人。

    香升起。

    应龙真人静静等待。

    许久后.

    借着这特殊的焚香,一缕声息在他脑海里想起。

    “说。”

    应龙真人闭目,感受着触及随香而来的神念。

    神念是神魂的触手,抓着这触手就可以寻到之后的主人。

    至于说?

    他连伪装都不愿意,直接就开始追寻对方,但这需要一点点时间。

    那一缕声音透出些不耐烦,“怎么不说?是不敢说,还是那女人提了什么要求?”

    话音落下,又过两秒。

    骤然之间

    一声冷漠的声音在说话之人元神里炸响。

    “哼!!小子,我看到你了。”

    应龙真人元神之中的念头疯狂地攀上这念头。

    本来他还担心对方是某个大能,虽说不可能,却也终究存了一点警惕,此时感到这念头的弱小,才彻底放下心来,于是便再无顾忌。

    说话之人表情顿时愕然,凝固,僵硬,继而极快地想要斩断念头。

    可他才要斩断,就感到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神魂里好像又一根针戳了过来,让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他的这一道神念就好像章鱼的触手,结果却被个巨型的毒刺怪物给直接包住,并往触手里注入了“毒素”,这些“毒素”一波又一波冲击向说话之人,亦即玉灵子的神魂,让他头晕目眩,无法做出任何行动。

    这是神念攻伐之法,玉灵子怎可能会?

    不过,神念攻伐之法却是很难伤到神念未曾出“躯壳”的人,因为“躯壳”是神魂天然的堡垒。

    玉灵子不懂攻伐之法,却又循香而下,可以说是光着身子跑出堡垒了。

    应龙真人毫不客气。

    玉灵子利用清醒的间隙也是瞬间明白了事情,他全身大汗淋漓,嘴巴张了几下,才发了疯似地大喊出声:“父亲!!!救我!!!”

    话音落下,虚空里骤地显出一道玄妙莫测的巨影。

    刹那后,应龙真人迅速地斩断了攀爬的念头。

    他回到原本的高阁,入了自己的本体。

    嬴凤仙问:“大师兄,如何?”

    应龙真人道:“对方名为玉灵子,应该是玄天万象宗某个二代弟子的直系后代。”

    嬴凤仙眸中顿时飞起了冰雪,显得冷冽无比:“二代弟子?和师尊他们一样的层次?”

    应龙真人冷声道:“不错。”

    旋即,他又道:“小师弟入万象境后期,正在人间历练,以修行金篇。

    金篇修行后,还需修行金章。

    如此,这一世才算圆满。

    可这玄天万象宗的二代弟子竟然要对付小师弟!

    真以为我青云仙宗好欺负么?”

    他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战意,双瞳里风暴近乎实质。

    嬴凤仙昂起天鹅白的脖颈,冷声道:“需得汇报师尊,让师尊做主,此事绝不能算了。”

    应龙真人道:“当然不能算了。”

    说罢,他又侧头,温和地看向玉真公主道:“玉真,这次你做的很好。抓紧修行,一旦你突破万象境,为师就收你为内门弟子。”

    玉真公主忙道:“多谢师尊!”

    应龙真人微微颔首,又招了云霞和嬴凤仙一同升空,远去,不见。

    玉真公主收回视线,侧头往北。

    时值七月中,与白山相别已过了足足三十一天零五个时辰。

    算计心强的人,就是这么地容易记得精确,她早忘记了爱情是什么鬼东西,所以就用记忆和重视来表达自己的真情。

    她摸了摸腰间的弧月长刀,头顶是一望无际的星河。

    刀很冷。

    星河更冷。

    而她只是星河照耀下的一粒尘埃,一根野草,籍籍无名。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她轻声喃喃着,脑海里回忆着刚刚师尊们的斗法,声音里充满了不甘与渴求。

    可就算是一粒尘埃,也想上得星河,化作星辰;

    一根野草,也想斩开星空,去看看那后面的世界。

    “赵玉真,你这条下贱的母狗,你这卑微的蝼蚁,你这短生的凡人,你怎么敢告知青云仙宗!怎么敢?!”

    “这卑贱的凡人,竟不知何为敬畏?

    岂不知惹怒了仙神,会为人间引来灾祸吗?!”

    玉灵子快疯了。

    他已经够小心了,却没想到那蝼蚁竟敢如此果断地把信息告知青云仙宗,从而让他暴露。

    “母狗!”

    “下贱的母狗!”

    “我要杀了你!”

    玉灵子咆哮着。

    这时,一声冷静的话语从旁边的光明里传来。

    “闹够了吗?”

    玉灵子急忙肃然,匍匐,跪地,涕泪连连道:“父亲.”

    “你为什么要惹事?”

    “父亲,不是我惹事,是我我帮他们青云仙宗的萧运法”

    “运教,是么?”

    “是是.父亲。运教里,我们互助,而且这一次我可没有想去杀那白山,我只是让赵玉真去查,可结果赵玉真就直接把此事告知青云仙宗了。

    这女人搬弄是非,毫无敬畏,理当处死!

    其父有不教之责,应连同受罚!!”

    “闭嘴!”威严的声音在某个光明的轮廓里响起,“你好好在这宫里闭关思过,潜心修炼,二十年后再出来吧。”

    “父亲,我不杀那赵玉真,心魔难过!区区蝼蚁,竟敢擅动天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要抓了她,然后把她.”

    “忍着吧。”

    “父亲.我.”

    “赵玉真现在可杀不得。不过,等她离开了人间那个位置,再等此事余波过尽,你寻个机会抓了她便是。到时候,你想对她如何就如何。”

    “可是,父亲,我现在就恨不得”

    “若让我知道你不听我的话,而想着现在就对付她。那我便当没有你这个后代了。”

    “父亲.孩儿知错了,孩儿会在此处乖乖修行二十年,等时机成熟,再斩了这心魔。”

    “孺子可教。”

    四字落定,光明轮廓瞬间炸开,化作星星点点,再也不见。

    玉灵子眼中闪烁着阴冷和愤怒,他拳头捏的死死的,冷声道出句:“卑贱的凡人,再让你多活几年!”

    很快

    青云仙宗便来玄天万象宗问罪。

    玄天万象宗直接把萧运法供了出来。

    萧运法身份特殊,是青云仙宗二代弟子碧逍玄女的直系后代。

    而碧逍玄女更是作为三代弟子的“青云十二仙”中的三位的师父,地位与玄云君、影山老母等同。

    碧逍玄女直接禁足了萧运法,让他思过二十年,随后再去老祖处请罪。

    此事,并未造成太多影响,所以如此责罚便也够了。

    而经此一事,玄云君便生出了派人前去保护白山的想法。

    然而,人人都有事,人人都需要修炼,日日夜夜的保护着白山,至少需得一个灵婴境的修士前去。

    可宋府终究是凡人之地,就连一阶灵气之地都算不上,这若是去了,便是直接废了数十年修行,根本没人愿意去,玄云君也不好强行指派。

    思来想去,却终究还是老祖赐下了一道未知品级的符箓。

    符箓的名字很简单——请神符。

    这神,就是老祖。

    老祖一出,毁天灭地。

    玄云君命人将这请神符送给白山,并说明用法,就离去了。

    此事,也算暂时告一段落。

    白山人在家中坐,突然就得了一道请神符,而且还是能够请出青云仙宗老祖的符箓,也是有些奇怪。

    他幽幽地盯着符箓看了会儿,就直接放入了芥子袋深处。

    这符,或许可以用来坑一坑老祖,

    比如去到深渊绝地,引燃该符,然后往最危险之处丢去;

    又或者请来“小姐”还有“宋家人”,叫它们围成一圈,然后请老祖赴死

    他脑中竟是闪过如此的念头。

    但转瞬便暂时打消了。

    想法是好的,但实力相差太大,个中过程过于复杂,不确定因素太多,以这种充满傲慢和侥幸的心态去办生死之事,完全是作死。

    烛火灼灼,烛泪不时炸着。

    这轻微炸响声让白山收回思绪。

    他推门而出。

    盛夏时分,天气灼热,虽到了夜晚,宁宁大妇和妙婵姨娘都因为热而不想早点回屋,两人的关系算是越来越好,此时竟是相约了一起,又加了三两个宁宁的闺蜜,在碧云湖曲廊上喝冰镇酸梅汤。

    冰块自是地窖里来的,采自去年深冬时的大雪。

    白山忽地想到之前得到的那本【符字初解:冰】。

    如果他能修行的话,直接在屋里召出许多冰矛,然后就那么放着降温,那该多好.

    可惜,他无法修行“水系”的法术,只能作罢。

    此时,他独自沿着碧云湖漫步,想着修行的事。

    远处飘来女子们莺莺燕燕的娇笑声,隐约间则是听到“白公子如何如何,我们家那个就不行了”之类的话。

    白山有些无语,女人都喜欢比拼,先拼自己,再拼相公,然后继续拼孩子

    而此时,他已不知不觉已经成了“别人家的相公”.

    于是,宁宁就特别喜欢和别人聊“欸,你家相公怎么样”这一类的话题,而通常会以“ε=(ο`*)))唉,白山太不行了”这样欲扬先抑的话开头。

    这样的套路,白山已经默默听过许多次了。

    他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就是这么乐此不疲。

    而妙妙姐虽然不喜欢聊这些话题,但妙妙姐就是水做的,你把水放到一个模具里,水就会变成模具的形状.

    于是,妙妙姐也在后面跟着说,不时嘻嘻哈哈地笑着,生活里充满了乐趣。

    然而.乐趣是她们的,白山什么都没有。

    当白山靠近的时候,妙妙姐或者宁宁就会把他推开,说“我们女孩子在这里聚会,你一个大男人来干什么”.

    然后,白山又在“女孩子”们嘻嘻哈哈的笑声里被推开了,他甚至可怜到连一杯冰镇酸梅汤都混不到。

    远处

    宁宁穿着清凉的短裙,在和穿的同样清凉且露着大白腿的闺蜜们聊着山镜湖听曲儿的事,说着哪家的大才子大才女又作了什么诗,商讨着什么时候去外面进行一次游山玩水.

    白妙婵不懂这些玩的地方,但却也很和谐地融入在这氛围里。

    七月荷花正飘香。

    随风弥漫云湖上。

    白山虽是一个人漫步着,可看到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两个女人那么开心的在渡着时光,心情也颇为舒畅。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35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