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放泥鳅的H小说(妙处一张一翕)最新章节列表

    证人席上。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入座,她就是庞女士。

    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北崇岛当地医院的妇科医生。  放泥鳅的H小说(妙处一张一翕)最新章节列表      

    “庞医生,能请你告诉我们关于贺先生的夫人,她的情况吗?”

    “当然!”

    庞女士很专业的回答道:“他夫人的第二次生产,出现了产后出血症状,当她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是失血性休克。”

    “针对这个病人,我们进行了紧急治疗,在用窥镜检测病因后,确认她为子宫收缩乏力,以及软产道裂伤,身体虚弱导致体内凝血功能下降等。”

    “后来我们通过手术和治疗注射药物,帮助她止住了出血问题,在进行常规的6周治疗和调整后,病人才得以出院。”

    听到证人的回答后,郭无峰点了点头。

    “那么请问庞医生,如果病人一开始就选择在当地医院生产,她是否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庞医生想了想,回答道:“产后出血当然是不能避免的,因为这与人的体质有关,但我们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预防。”

    “比如在生产之前进行定期孕检,就可以确认产妇子宫内旳情况,以及胎儿的生长发育阶段,体检同样可以检测出产妇的身体素质,是否会在生产时出现出血反应等等。”

    郭无峰当即插话:“庞医生,按照你的意思,如果当时贺先生带着夫人去你们医院生产,那么结果会如何呢?”

    庞医生想了想,回答道:“如果第二次生产时,贺先生的夫人在我们医院进行过体检,那么我们在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就不会出现那么大规模的出血,更加不会落下出血后遗症。”

    “等到第三次生产时,也就不会有并发症出现……”

    庞医生看了眼家属席,长出一口气道:“如果我们当时知道情况,也许能避免又一次的悲剧,可能不止是母亲,就连孩子都会活下来吧!”

    这结论一出,郭无峰笑了。

    他看向陪审席和听证席,就见12位陪审员全都若有所思,听证席上不少人也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他们都认定证人说得对啊!

    一方是又一次的夭折,并且夫人落下病根,无法再继续生孩子。

    另一方则是夫人身体没事,孩子也能正常出生,母子都平安。

    那么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被告高小萍做了一件什么事。

    她害得证人一家彻底绝后了。

    罪过,或者说罪大恶极!

    全场的目光集中于辩方席,赤裸裸毫不掩饰的鄙夷,不屑,甚至是一丝讥讽,全都涌向高小萍。

    这些眼神和注视,让她心里发毛。

    “张律师,这帮人,他们……”她的情绪又再一次紧张,激动起来。

    “我的建议是保持平常心,如果你不想被法庭驱逐的话,我建议你少说话,也不要激动!”

    张伟则是处变不惊,淡定回应了一句。

    但他知道,高小萍不一定能忍下来,不过她要是真暴走,对自己也是好事。

    起码耳根子可以清净一点。

    而且今天是控方的案件陈述,不需要辩方和被告发言。

    所以……

    “我相信各位都看到了结果,也听到了庞医生的发言!”

    郭无峰说着,眸光扫向家属席。

    家属席上,贺先生和夫人紧挨着,二人相拥在一起。

    他赶忙朝二人使了个眼色,二人当即会意。

    “你赔我孩子,你赔我孩子,呜哇……”贺夫人当即愤怒出身,声嘶力竭的指着辩方席叫骂起来。

    “老婆,别激动,不要让别人看了笑话……”

    贺先生虽然是劝慰,但同样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高小萍。

    他眼神,仿佛再说:都是你的错,因为你我彻底没了孩子,你要付出代价!

    “法官阁下?”

    张伟淡定起身,指了指控方家属席,又竖起了两根手指。

    他的手势也在说:小刘啊,看到没,你可是警告过一次了,这是第二次,人家是不是没听到你的警告啊?

    “证人,请你们注意一下!”

    刘法官当即警告一句,可他的警告却并没有起到效果。

    贺先生的夫人,该哭还是哭。

    “呜哇,我的孩子,我本来能出世的孩子,妈妈想你……”

    哭声不仅没有减弱,相反还愈演愈烈,正在逐步加强。

    “这……”

    刘法官的额头,隐约有一滴汗水落下。

    这证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敢无视自己的啊?

    而且辩方律师还在看着自己,法庭上的众人都在关注着审判席上。

    这要是做不好,指不定要被别人怎么说呢?

    区区法官,连法庭秩序都维系不好,是不是不够称职啊?

    这样子的话,万一真传到领导耳朵里,惹得对方一个不高兴,自己岂不是又要调回乡下去?

    想到此,刘法官心中做出决断。

    咚咚咚!

    “肃静!”

    法槌敲响,刘法官当即眼神示意左右。

    “庭卫,将贺先生的夫人送去隔壁的准备室休息,庭审没结束之前,就不要让她过来了!”

    左右庭卫当即行动,慢悠悠的将贺夫人请了出去。

    贺先生看到自己夫人被架走,目光自然是一路跟随,直到老婆离开法庭。

    随后,他就看到郭无峰朝自己使了个眼色。

    他当即会意,直接站起身来:“法官,我老婆身体不好,我要去照顾她!”

    “反对!”

    贺先生的话,张伟自然是直接打断。

    开玩笑,你是控方证人,我还要对你交叉质询呢。

    你想走就走?

    当法庭是什么地方了,楼下小卖部还是街道大食堂?

    贺先生又一次看向郭无峰,后者再次点了点头。

    “法官,我求求你了,我老婆自从三次生产之后,身体一直都很虚弱,只有我能照顾她!”

    “我给你跪下了,我老婆真的身体不好啊,而且自从生产之后她也患有轻度抑郁,突然看不到我的话,她会很害怕的。”

    “法官,我求求你,让我去照顾我老婆吧,她不能没有我啊!”

    贺先生当即就要跪下,还好站在一旁的郭无峰“眼疾手快”阻拦一二。

    “贺先生,何必如此啊?”随后他摆出一副同情的表情,劝慰一句。

    劝慰完后,郭无峰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紧接着看向张伟。

    “辩方律师,你不能这么没人性吧,为了你的交叉质询,居然要做到如此地步?”

    “人家夫妻二人来一趟东方都不容易,贺先生和妻子都被你的委托人害成这样了,你却还要强迫他离开他的妻子,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的良心过的去吗?”

    此时此刻的老郭,几乎是指着张伟的鼻子骂了。

    他怒斥着,同时搀扶着哭诉的贺先生,就好像面对邪恶势力的正义之士。

    只不过在法庭上,他郭无峰代表的是正义,而张伟代表的是邪恶!

    “法官阁下,刘法官,我郭无峰平日里也不求人,但请你看一看这位丈夫,他只是一个可怜人,能够请你考虑一下他和他的妻子,他们……”

    郭无峰随后又看向了审判席,看向了刘法官。

    老郭虽然是请求,但眼神却在警告刘法官。

    如果你不同意,你也是邪恶的!

    刘法官心里头压力大啊,他看向陪审席,看向听证席。

    他毫不怀疑,自己只要说错一个字,指不定就要被这帮人在心里头骂呢。

    “咳咳,本庭经过慎重考虑,同时考虑到贺先生和妻子这边的情况,决定暂时让证人贺先生去陪同他的妻子,如果辩方律师你反对的话,本庭……”

    “法官你做决定就好!”

    就在刘法官刚开口,并且打算征询张伟意见的时候,张伟直接摆了摆手。

    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在想什么,你要甩锅让我当这个恶人,真以为我不懂?

    刘法官再次擦了擦汗,心中暗道一声好家伙。

    张伟看来是不打算做这個恶人,那他也不像得罪陪审团以及听证席。

    “证人,本庭经过斟酌决定,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谢谢法官体谅!”

    得到法官的首肯,贺先生当即离开法庭,去和妻子会合了。

    而随着他的离开,法庭上看向张伟和高小萍的目光,隐约带有一丝不善。

    连带着法官都被受到波及。

    虽然法庭上他最大,但观众和陪审团在表面上可以保持尊敬,心里头要怎么看,那就是人家的自由了。

    起码此时此刻,在他们的心中,法官也是助纣为虐的人。

    而郭无峰,因为刚才的连番“正义”表现,为自己赚足了陪审团的印象分。

    “控方,你们还要提问吗?”

    “容我考虑考虑!”

    郭无峰像是在思考,但嘴角却一直挂上冷笑。

    最有可能被翻盘的证人,已经在他的计谋下,提前离开了法庭。

    等于说,张伟已经抓不到自己的痛点了。

    证人都离开了,你怎么交叉质询?

    现在法庭上唯一的证人,就只有和本案没多少关系的庞医生。

    而自己也借助着证人的卖惨套路,赚了一波感情牌。

    可以说是极大的增加了获胜的筹码。

    “法官阁下,针对这位证人,我已经没有要问的了!”

    既然目的都已经达到,郭无峰也知道得给张伟发言的机会了。

    他要好好欣赏一下,对手“垂死”前的挣扎。

    郭无峰走回控方席坐下,同时回头和听证席上的赵春明点头示意。

    后者自然是笑着回应,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胜利垂手可得的喜悦。

    “辩方!”

    刘法官示意张伟可以起身了。

    而张伟则一脸郁闷。

    因为他真正想要交叉质询的证人贺先生,已经带着老婆离开了法庭。

    他没有交叉质询的机会了。

    “好家伙,老郭你还真是够毒的啊!”

    他看着郭无峰,眼神之中充斥着满满鄙夷。

    而郭无峰却回以冷笑,仿佛在说:我就是阴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毕竟当时法庭上所有人都支持的是我,而且大义上也是我占优,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就等着被唾沫淹死吧。

    嘚瑟!

    郭无峰此刻十分的嘚瑟。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看张伟急得直跳脚,但却又无计可施的模样了。

    张伟呢。

    他走到证人席前,看着庞医生,脸色却十分平静,完全不像是一个失去了交叉质询机会,可能无计可施并且陷入绝望的辩护律师。

    “你好,医生。”

    “说实话,你的出现让我很意外,因为我压根就没有准备交叉质询你!”

    庞医生也笑了,“我也意外,因为控方也是临时通知我出庭的。”

    “那好,我就简单问你几个问题吧。”

    张伟说着,指了指辩方席,“请问你和我当事人认识吗?”

    “当然。”

    庞女士瞅了高小萍一眼,“对她我也是略有耳闻,在我们医院落地之前,北崇岛上绝大部分家庭,都是由她接生的。”

    “那请问,你认为我当事人的医护技术怎么样?”

    “还凑合吧,应对一些小问题,应该是没有大碍,但遇到类似产后出血的问题,没有正规的医疗设备辅助,很容易造成悲剧。”

    庞医生说着,又补充道:“说实话,我认为被告如果肯花费时间去考取一个东方都医疗执照,那么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可她却因为吝啬几万的培训费用,而选择长期从事非法行医工作,这一点等于是将自己与病人的生死置于危险之中,她这是对病人的不负责任!”

    庞医生的话,或则说指责,是让高小萍额头有青筋凝结。

    她生气了!

    “庞医生,你对我当事人有偏见?”

    “当然有了!”

    庞医生点头,“如果没有你当事人的话,北崇岛所有居民都会到我们医院来生产,那么北崇岛也就不会有这么高的婴儿夭折率了!”

    “所以你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恶人?”

    “是的,我认为高小萍需要对那些夭折的孩子负责,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完全可以顺利出生,她完全没有为孩子,也没有为那些家庭所考虑……”

    “你放屁!”

    庞医生的最后一句话,直接让高小萍忍不住了。

    一声怒喝响彻法庭。

    这一瞬间,郭无峰笑了。

    听证席上的赵春明也笑了。

    甚至辩方席上的张伟都笑了。

    等等……

    张伟也笑了?

    郭无峰和赵春明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一般,看向庭上。

    张伟确实笑了。

    你小子笑什么?

    你当事人要被驱逐了哇,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法官阁下,我当事人又失控了,请求法庭严肃处理吧!”

    但张伟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直接看向审判席。

    他显然是,放弃治疗了。

    他的意思也简单,当事人一直控制不住情绪,得去隔壁禁闭室好好思过一下。

    “这……”

    刘法官也无语了。

    你丫的还是不是辩方律师啊?

    怎么想着把自己当事人驱逐呢?

    你搞得控方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好吧?

    他们本想开口的,结果你倒是先来一步,你都学会抢戏了啊?

    “那行吧……”

    刘法官拿起法槌,用力敲下。

    咚咚咚!

    “被告,因为你又一次失控,本庭为了维护法庭秩序,不得不请你去隔壁的‘禁闭室’坐一会了!”

    “庭卫,带她下去吧!”

    吩咐了左右庭卫后,二人拉着有些激动的高小萍,也直接离开了法庭。

    法庭现场也有些愕然,懂行的人都看着张伟,不明白辩护律师怎么会驱逐自己的客户?

    “终于走了!”

    而张伟,则是长出一口气,因为这代表着己方这边的“定时炸弹”终于离开了。

    没看到现在,陪审席失去了眼神集火的目标吗?

    他们原本因为证人的发言,对高小萍充满了敌意。

    而随着敌视的人离开,这火力覆盖没了目标,敌意都消退了不少。

    “法官阁下,针对这位证人,我方也没有问题了!”

    张伟见“目的”达到,同样是结束了质询。

    他走回辩方席时,表情无比平静,几乎是波澜不惊。

    “控方?”

    刘法官再次看向郭无峰,暗示你们可以继续传唤证人了。

    “好小子!”

    而老郭此刻,却陷入了犹豫中。

    因为他传唤证人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激怒高小萍,让陪审团看到这女人失控的一幕。

    至于卖惨这些,不过是顺带的。

    陪审团虽然很容易被影响,但卖惨一次两次就够了,多了反而不好。

    所以他原本准备了几个证人,都是为了刺激被告的。

    可现在被告人都没了,还刺激个屁啊?

    所以他瞬间懂了,张伟强制让当事人退场的目的。

    就是避开己方的火力。

    高小萍的脾气很差,性格容易激动。

    这是劣势。

    但如果高小萍离场,反倒是避免了继续被攻击失控的风险。

    郭无峰觉得,张伟就是故意送走自己当事人的。

    “这小子,已经猜到这一步了吧,连我传唤证人的目的都考虑到了,所以牺牲当事人,封锁我的手续手段?”

    他想了想,觉得再传唤证人,意义也不大了。

    因为接下来他准备的几个证人,都是北崇岛的居民,并且他们的家庭,都出现过孩子夭折的问题。

    所以,郭无峰朝审判席使了个眼色,然后摇了摇头。

    “这是要休庭啊!”刘法官见此,一脸无奈。

    “咳咳,本庭觉得今天时间有点晚了,加上被告离席,所以本庭宣布今日暂时休庭,庭审周三上午继续,希望你们双方都不要迟到了!”

    刘法官敲锤宣布休庭,法庭开始解散。

    “哼,东方都最厉害的律师,也不过如此啊……”

    听证席最角落,华超凡看着这一幕,心中略有失望。

    对于张伟今天的表现,只能说略有让人惊艳的地方,但还如不了他的法眼。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32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