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生肌肌往女人肌肌里桶作文(同伦不变性)最新章节列表

   对于这番胡说八道的说辞,赵青梅自然不信,手掌一伸便向着安景擒去。

    安景身躯一纵,瞬间就消失在了床榻之上。  男生肌肌往女人肌肌里桶作文(同伦不变性)最新章节列表    

    “你还敢躲开”

    赵青梅看到这顿时更加气怒交加,真气运转而起,一掌便是拍了过去。

    安景再次一闪,那道掌劲直接拍在了后方的桌子上,顿时那坚硬的檀木桌四分五裂。

    “夫人,这可是用银子买的。”

    看到那地上的木屑,安景的额头出现了一滴冷汗。

    “安小软,你过来。”

    赵青梅也是脸色依旧带着羞红,“谁是安小软”

    安景眉头一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谁是安小软,难道心里没数吗”

    赵青梅直视着安景的双眼,“你说这个我就不能忍了。”

    安景仰着头,有些得意道:“我的腰子好不好,别人不清楚,难道你不清楚”

    “安小软,谁让你看我日记的”

    赵青梅眼中带着火光,道:安景走到了赵青梅身边,搂着香肩道:“好了夫人,我不是还没看完吗,没看完就不算看,你再藏到衣柜当中就是了。”

    赵青梅柳眉一挑,怒喊道:“你怎么知道在衣橱的你还说你不是偷看的”

    安景:“你就是偷看的。”

    “也不能算是偷看,我是光明正大看的。”

    “你你气死我了!”

    “夫人,我们现在不如商量一些正事。”

    卧房内,两人发生‘激烈的争吵。

    “一碟子腌白菜,一碟子炒肉丝,干炸丸子糖醋鱼啊,四个呀菜碟都摆上,单等着我那外面俏皮的小郎君啊。”

    就在这时檀云抱着新买的书册回来了,嘴里还哼着轻快的小曲。

    对于她来讲,有吃有喝有书看,这便是世间最快乐的事情。

    当然还要将自己的师父救出来。

    就在她踏入院中的时候,猛地听到卧房内传来桌子碎裂的声音,随后还有赵青梅喝声,还有安景安慰的声音。

    “这这是怎么回事教主出关了”

    檀云连忙趴到了石桌下,小心翼翼的向着卧房看去。

    在她印象当中赵青梅很少在安景面前如此厉喝,想象到安景被赵青梅呵斥,训诫,檀云内心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来姑爷的软饭,也是那么好吃的。”

    心中细细思考下来,安景一个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魔教,周围无依无靠,没有朋友和亲人,连个喝酒解闷的人都没有,现如今若是被教主嫌弃的话,那真的是太可怜了。

    “通!”

    就在这时,赵青梅直接推门走了出来,看向了躲在石桌下偷看的檀云,来。”

    “你过“教主!”

    檀云将书册收到了怀中,小心翼翼的走上前。

    “去,做些吃得来,姑爷饿了要吃饭。”

    赵青梅吩咐道:“我吗”

    檀云有些迷糊起来,赵青梅自己在的时候基本不让她做饭,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不要听她的。”

    这时安景走了出来,道:怎么能让你去做。”

    “你每日起早贪黑,洗衣吃饭已经十分辛苦了,这做饭“她是我的贴身丫鬟,自然要听我的,檀云去做饭!”

    赵青梅凤眉一挑,”

    “是。

    檀云抱着怀中书册,淮备转身离去,就在这时安景却是喝道。

    “不许去。”

    “我说去!”

    赵青梅冷冷的道:“你听谁的”

    安景深吸一口气,打起了感情牌,两人同时看向了檀云。

    “檀云,你说我对你好不好”

    檀云整个身子都是僵直在了原地,为难的道道:教主的命令

    “姑爷,你对我确实很好,但是姑爷啊姑爷,胳膊扭不过大腿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这才像话,快去给姑爷做饭去吧。”

    赵青梅听到这,嘴角微微上扬,“是,我现在就去。”

    檀云不给安景说话的机会,撒丫子便向着远处跑去了,她早就想要在姑爷面前表现一番自己的手艺了。

    看着檀云欢快的背影,安景嘴角抽搐了起来,随后他念头落在了地书上,发现并没有任何变化。

    这么明显的黑色机缘都没有发现,难道地书失灵了!赵青梅看到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整治安景的办法了。

    “夫人,咳咳咳。”

    安景干咳了一声。

    “檀云做的饭,你必须全部吃完,否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赵青梅挥了挥衣袖,快步走进了房间当中将自己日记收了起来。

    全部吃完!安景两眼一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一般。

    “你要干什么去”

    赵青梅转身发现安景打算向着院外走去忍不住道。

    “我让檀云少做些。”

    安景认命道:“不行。”

    “你老老实实坐着。”

    赵青梅心中乐开了花,但是面上却依旧气呼呼的道:不论安景怎么解释,赵青梅似乎都不愿意多听,唯一能够让她消气的原因,便是吃下檀云做的饭菜。

    不多时,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教主,姑爷,我饭菜都做好了。”

    就在这时,檀云在门外探出了小脑袋。

    此刻她脸颊之上还沾着一些细白的粉末,看着十分滑稽和俏皮。

    “夫君,请用膳。”

    赵青梅笑眯眯的道。

    “哎。”

    “檀云,你今天下的什么饭”

    “姑爷,我蒸的包子,肯定合你的胃口。”

    安景长长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问道:檀云小声道:说着三人来到了膳堂,只见得桌子上放着一迭盘子,上面摆放着七八个拳头大小的包子。

    这包子大小整齐,色白面柔,看上去如薄雾之中的含苞秋菊,卖相看着着实不错“这是你做的”

    安景看到这,眼中浮现一丝诧异,左看右看这包子看着都是十分美味。

    赵青梅也是眉头一挑,看向了檀云。

    “是啊,我娘小的时候教过我包包子。”

    檀云点头道:谁还不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丫鬟赵青梅忍不住低声问道:“你不会是街上买的吧”

    “没有没有,这绝对是我自己包的。”

    檀云连忙摆手,“我娘说过了,包子讲究的就是松软可口,鲜香不腻,这皮和馅都是我自己做的。”

    安景用手点了点那软软的包子,触感确实十分不错,“确实不错,檀云你出息了啊。”

    “姑爷,你快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檀云听到这,眼中也是浮现一丝欣喜,这次终于得到了姑爷肯定。

    安景手指捻起包子,笑道:“夫人,做饭其实并不难,檀云这么聪明,做饭怎么可能学不会”

    赵青梅却是看了檀云一眼,没有说话。

    安景拿起包子闻了闻,忍不住道:“这包子一看便十分美味。”

    檀云也是迫不及待的道:“姑爷,为了做这个包子我可是淮备许久,你快尝尝看“好。”

    安景一口咬了下去,只听到‘咯吱’一声,脸色都是一变。

    随后他看着手中包子,只见鲜嫩的包子中正藏着一个蟹钳,上面还有着自己的牙印。

    “咯咯咯咯咯。”

    赵青梅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自己的肚子就是笑了起来。

    檀云得意的道:“姑爷,这是蟹肉包,这个螃蟹可是花了大价钱让商旅带的,放心吃吧,这次的蟹肉肯定是熟了的。”

    安景:“”

    “姑爷,你怎么不吃啊,可以把螃蟹拿出来吃啊。”

    檀云叮嘱道:安景从包子中捻起那蟹钳,痛心疾首的道:“你会不会核桃味的包子”

    “姑爷,你说得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檀云若有所思,随即眼中一亮:午后的阳光带着几分悠闲。

    赵青梅将日记再次藏好之后,这才缓缓走出了房屋。

    “夫人,我有正事和你商量。”

    安景躺在树下,对着赵青梅招了招手。

    “说吧,你要敢说日记上的事情,别怪我不客气。”

    赵青梅咬着嘴唇说道。

    她发誓这一次绝对不会让安景再找到她的日记了。

    “前几日欧阳平来了,他说封魔台大长老要出关了。”

    安景深吸一口气,道:赵青梅显然对于这个消息有些意外,“大长老要出关了吗”

    封魔台大长老,她也听欧阳平说到过,修为还在江尚之上,乃是当世山巅之上的高手,但似乎寿元不多了,所以打算闭死关冲击桎梏。

    虽然欧阳平没有明说,但是仔细一想能够猜到这位大长老应当是一位五气宗师的高手。

    五气!那可是无限接近于大宗师的人物。

    当今天下宗师高手大多都是隐匿潜修,想要窥视大宗师之境,但是真正距离大宗师最近的境界只有五气宗师。

    就算那萧千秋最有机会到达大宗师,但是他至今还不是五气,还需要将修为提升到五气之境再说。

    “就在月余,到时候他会再通知。”

    安景点了点头,赵青梅继续问道:“欧阳长老说大长老突破桎梏了吗”

    “对于具体情况他不太清楚。”

    安景有些担忧的道:“欧阳长老说这大长老与袁峰,江尚等人心性不同,但是《九幽炼狱魔典》乃是当世三大秘术之一,他不可能不动心。”

    赵青梅缓缓说道:“这个大长老名叫君青林,乃是上上代教主的八拜之交,就是因为这关系才投身到了魔教当中,严格来讲他乃是魔教当下辈分最高的人,论辈分还是江尚的师叔,五毒门的风灵月当初也是受到过他的点拨。

    “此人的修为高深莫测,当年便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甚至还击败过当时真一教的掌教,也就是真一教‘化字辈的高手,上上代魔教教主都不是他的对手,可谓魔教第一高手,其声名与当时游丐,剑神,剑魔等人并立天下,如今一百一十岁左右,不少人都以为他和上上代教主一样都死了,若不是欧阳平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君青林竟然还活着。”

    安景听闻,心中也是变得凝重起来。

    游丐可是到达天人感应的宗师高手,而剑神和剑魔更是可能窥视到第六境的剑客,能够和这样的高手并立天下,可想而知这君青林实力有多高深。

    绝对是当今天下,实打实的老怪物。

    安景思忖了片刻,说出了内心真实想法,“我是这样想的,如果这君青林真的想要这《九幽炼狱魔典》的话,给他也不是不行。”

    《九幽炼狱魔典》虽然是当世三大秘典,但是安景却有着《无名心经》这等超越《九幽炼狱魔典》的存在,所以这《九幽炼狱魔典》也没有想象中那般珍贵,再者说用这心法换取一个五气宗师高手的好感甚至是帮助的话并不亏。

    赵青梅微微颔首,“给他也不是不行,而且我觉得可以慢慢将这魔典传给端木杏华,欧阳平二人,就看他们造化够不够了。”

    “你心中有数就好。”

    安景笑着说道:《九幽炼狱魔典》这类心法武学,可并非得到便是最好的,这类武学心法浩渺广阔,一般人想要入门都是千难万难,就算入了门不能修炼到上三层,其实还不如修炼天武级别的心法。

    “那就等欧阳平的消息,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拜访一下君青林。”

    赵青梅道:“好。”

    安景暗道:有地书在,若是感觉到了君青林歹意到时候也可提前做好淮备。

    两人又是商议了一番,安景想到了什么,道:“还有就是我们之前商议和燕国结盟的事情,我觉得事情还会生出一些波折。”

    毕竟魔教在大燕江湖仇敌众多,而且之前还是禁忌门派,现如今突然要和燕国结盟,肯定不会这般简单。

    不止大燕内部会有阻碍,甚至后金和赵国都可能会阻挠这一幕发生。

    赵青梅说出佛门东渡的隐秘,“当初佛门东渡,便是那雷音寺主持普文金刚亲自前往玉京城与人皇商谈。”

    “不行,你不能前往玉京城。”

    安景眉头一挑,道:魔教和佛门可不一样,普文金刚代表的是禅宗,但是在佛门可不是只有禅宗,还有实力更加强大的莲宗。

    人皇为了笼络佛门,断然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来,但是魔教教主前往玉京城,那可就不一样了。

    “我自然不会前去,到时候让端木杏华前去好了。”

    赵青梅笑道:端木杏华是魔教天宗之主,位高权重,身份地位都足以洽谈此事。

    安景微微颔首,也认为端木杏华是个不错的人选。

    南蛮都城,圣都。

    燕国,赵国富饶的土地和丰富的资源,土壤肥沃,便于耕作、灌溉。

    而南蛮背靠着十万大山,也是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再加上十万大山作为屏障,易守难攻,赵国和燕国又互相掣肘,南蛮从两国中左右逢源也是不断获利。

    虽然国力稍差于赵国和燕国,但是历史底蕴深厚,南蛮王庭强权集中在大巫师的手中,陈旧的思想枷锁一直没有被打破,使得南蛮资源集中,国力没有发展起来,但高手却是不少。

    在一座古老,沧桑的大堂中,一个体型魁梧,身材高大的男子坐在上首,在他的手中有着一条奇异的小蛇。

    那蛇双眼灵动,吐着蛇信,浑身上下闪烁着青紫色的光芒,顺着蛇尾看去,竟然又是一条蛇头。

    如此怪异的两头蛇,属实罕见和奇异。

    在大堂的下首,则是一位白发老者,在他的手旁桌子上放置着一把湛蓝色的长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23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