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好紧放松不下来(同桌做污污事)最新章节列表

    此时坐在上方的则元与卜祥听到马云腾要废二凶的修为,都不禁脸色一变,则元猛得站起身形,厉声喝到:

    “阁下是何许人,胆敢淌蓝箭门与百拙派的浑水!”

    马云腾转头望向道士则元,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但则元心里居然瞬间感觉一阵恐慌,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呼出自己的法宝。那是一把绿色的小刀,二凶突然被制,他几乎吓破了胆,虽然与二人同处御神期,但二凶的修为却要比自己还要高一些。    好紧放松不下来(同桌做污污事)最新章节列表  

    他始终无法相信眼前这个武者打扮的书生修为会高过自己,刚才定是用了什么法宝偷袭二凶成功,现在自己飞剑在手,不免安心了许多,看着马云腾,脸上流露出一丝凶狠。

    “我劝阁下最好立即离开,否则……啊~”

    则元正准备再说几句狠话,突然感觉手腕一阵剧痛,忍不住惨叫一声,此时飞剑已不在自己手中,而手虎口处,一道明显的血痕迅速红肿,接着血便流了出来。

    则元脸色大变,御动手诀,想把自己的法宝召回。而绿色小刀在马云腾手中也突然发出一道亮芒,绿刀在马云腾手中开始蜿蜒扭动。

    但任凭则元如何召唤,绿刀却怎么也脱不出马云腾的掌握,马云腾厌恶其受百拙派之托,却不忠人之事,左手伸出抓住绿刀的另一端。

    则元脸上显出恐惧之极的眼神,马云腾鼓动力之丹,双手用力,只听啪~的一声脆想,绿刀被一折两段,光芒迅即暗淡。

    则元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神情萎顿,滩倒在地,显然身受重创。

    马云腾也没见出手,蓝箭门高手已四损其三,大厅里顿时响起嗡嗡之声,蓝箭门本来占尽优势,咄咄逼人,而此时局势却突然逆转。

    凌骆明父子对老道则元可说恨的是牙根痒痒,现见其飞剑折断,人受重创,都觉非常解气。

    马云腾把目光又转到卜祥身上,卜祥此时也已明白,蓝箭门此次行动已一败涂地,不光是他,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已明白,大家看走眼了。

    见马云腾正冷冷的看着自己,卜祥再笨也知道此时决不是逞强之时,但马云腾却没想过要放过他,跟这种人说什么都不如直接教训来的解气。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卜祥暗叫不好,刚想有所行动,突觉一阵窒息,马云腾一手已抓住卜祥的脖子,将整个人拎了起来,接着手一翻,直接重重的摔在地上,卜祥挣扎了几下就一动不动,死活不知。

    此时大厅里蓝箭门只剩下卜祥的跟班,那个一开始最早嘲笑马云腾的人。当马云腾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时,大厅里的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那里。

    那家丁打扮的跟班,此时早已面无人色,眼睛瞪的极大,死死盯着马云腾,但眼里流露出来的却是绝望,他不相信马云腾会放过自己,自己的下场恐怕比在场的其它人都要惨。

    马云腾看了看那个家丁,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四人,淡淡的说到:

    “把这四人带回去,告诉你们蓝箭门的门主,将百拙派的东西送回来,否则我会亲自去取。”

    说完收回缚龙索,同时也随手废掉了二凶的修为,这二人也在浑浑噩噩中成了废人。

    家丁没想到马云腾会放过他,忙不叠的点头,身子一软几乎瘫坐在地上,勉强镇定下来,招呼门外几个快吓傻的蓝箭门人抬起四人,撒开腿没命的跑了。

    此时百拙派再无蓝箭门的人,大厅里的来宾的气氛顿时微妙起来,有不少人露出紧张不安的神情。这些人均被蓝箭门买通,刚才行迹已露,此时不知道这个修为怪异的高手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绝大多数心里都悔不当初。

    马云腾并不想再做什么,用心神叮嘱了凌骆明几句。

    凌骆明微微点头,然后向前走了几步,对着众人一抱拳,朗声说道:

    “各位同道,百拙门遭此大难,多亏在座的诸位师友相助主持公道,凌某在此深表感激。”

    见凌骆明如此之说,许多人脸上都流露出讪讪之色,凌骆明却假装没看见。

    “百拙派与蓝箭门争执的原委,相信诸位也已明了,在下不再多述,为表感谢,百拙派晚上再摆宴席,宴请诸位。”

    众宾客纷纷摆手拒绝,并表示还有他事,不便留下,一会功夫就散的干净。

    见众人散尽,凌骆明拉着凌雷,急步走到马云腾面前,双膝跪到,拜伏下去。

    凌氏父子几乎是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走了一遭,自是对马云腾感激不尽,马云腾赶紧将他拉起来,此时还无睱多说,接下来首要事情就是先将凌风的伤治好。

    马云腾跟凌骆明要了一间静室,并叮嘱派人到如归客栈等候卫云几人,如几人到了,就接到百拙派来,凌氏父子马上照办。

    凌风受伤极重,他内丹未成,虚无之境原本比较脆弱,受此重创,如无达到破凡期的高手给其疗伤,几乎是必死无疑。梳理凌风的伤势让马云腾颇花了一番功夫,但绕是如此,凌风要想恢复到以前也需要不少时日。

    凌风伤势稳住让凌氏父子更是感激,此时赵潜他们似乎还未到,百拙派给马云腾安排到中院一客房休息,马云腾正中下怀,凌氏父子开口闭口前辈,处处毕恭毕敬,凡事陪着小心,让他感觉有些别扭。

    到下午傍晚的时候,卫云他们才到,百拙派马上将几人请了过来,并送到马云腾所住之处附近的一个偏厅,然后又告之马云腾。

    听到众人已来,马云腾在一趟子手的指引下,与众人会合,百拙派的人奉上茶后自行退下,并没有人来打扰。

    让马云腾很意外的是谢香并未留在水月洞,而是又跟着卫云、赵潜、马一笑下山了。马云腾心里疑惑,正想询问,突然发现四人表情有些怪异。卫云到面色平常,赵潜与马一笑两人则一脸得意,而谢香则苦着脸,明显脸上带着恼意。

    “谢香姑娘,发生了什么事吗?”

    见马云腾问起,卫云嘴角浮出一丝笑意,而赵潜与马一笑则突然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谢香面色泛红,两眼狠狠的瞪了赵潜与马一笑一眼,冷哼一声,将头扭到一边。

    马云腾不禁也忍俊不住,显然赵潜与谢香又斗什么了,而且这次显然是谢香又落下风了,忍着笑意对赵潜呵斥到:

    “赵潜,到底是怎么会事,你怎么惹谢香姑娘了?”

    赵潜又夸张的哈哈笑了几声,才停下来,讲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

    原来四人去水月洞,李绝然给师妹送去了一件仙器以及一块火之晶,并有一封信,水月洞主收到东西之后可吓了一大跳,同时自然惊喜异常。赵潜自然在‘不经意间’流露出这些东西都是自己送的。

    本来将谢香送到,三人就想离开,水月洞主从谢香嘴里得知别离原与天香谷发生的事,对几人也非常感激,诚心留客,让几人品尝了一些当地的奇珍异果,环荡山有几处奇景,下午谢香带着三人浏览了一番。

    也不知谢香使了什么手段,下午三人离开时,谢香居然也跟着三人一起离开,并未在水月洞留下,卫云甚是高兴,赵潜、马一笑自是无可无不可了。

    几人从水月洞回到平城,在城外收起天梭,几人信步进城。马一笑因为太久没有在世俗间行走,看什么都新鲜,问这问那,有些问题问的极其幼稚,也问的众人不胜其烦。

    进城没走多远,发现路边一个小的店铺,外面摆着一些豆腐,小店门上嵌了块匾,上书‘豆腐仙’三字。

    谷睦

    马一笑又站住身形,看了看牌匾,脸上再次流露出疑惑的神色,把目光望向赵潜。

    “臭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赵潜晃了晃脑袋,牙一呲,不客气的揶揄道:

    “老妖怪,这都不知道?这是一个做豆腐的作坊,豆腐仙是说做豆腐的老板娘长的跟仙女一样漂亮!”

    马一笑眼睛明显一亮,并且闪动着异样的光芒,吱吱唔唔的看了众人一眼。

    “呃,很久没看到豆腐了,我去看看豆腐。”

    说完直直得走进了豆腐坊,对放在外面的豆腐看都没看一眼。

    谢香斜着眼看着马一笑的身影消失在门内,撇了撇嘴。

    “这个老色鬼,还真以为在这能看到仙女。”

    过了一会,见马一笑晃晃悠悠的出来了,两眼发直,目光迷离,走到众人跟前似乎还没回过味来。

    赵潜忍不住乐了,推了推马一笑,乐呵呵的看着他。

    “怎么了,是不是真看到世俗所说的仙女下凡了?”

    马一笑缓缓的似乎有些吃力的转过头来,神情还有些恍惚,嘴里咕噜噜的念叨着:

    “仙女……对,对,真是仙女下凡了,人间绝品啊!”

    赵潜不禁好奇心大起,眼睛转了转,脑袋晃了晃,自言自语的说道:

    “呃,好像是有些日子没见过豆腐了。”

    说完也施施然的走进了小作坊中,谢香鄙夷的看了看二人,冷哼一声。

    过了没多久,赵潜又施施然的走了出来,跟马一笑差不多,神情有些呆滞,目光有些散乱,感觉一时半会回不过味来似的。

    谢香见二人这幅德性,颇有些看不惯,忍不住想嘲讽几句。

    “怎么,是不是看到一个大美女,这么魂不守舍的。”

    赵潜似乎动作也变的有些吃力,见谢香问起,定了定神,神色顿时显得一本正经。

    “真的是美女,而且是绝无仅有、绝世无双的美女!”

    谢香很少见赵潜跟自己正经说话,此时见他一脸严肃,不禁有些疑惑,是什么样的美女会漂亮的让二个修行者有些找不着北的感觉。

    “真的是美女?”谢香忍不住转头又追问。

    “绝对是美女!”赵潜很肯定的说。

    “仙女下凡?”谢香又把头转向马一笑。

    “千真万确的仙女下凡了?”马一笑也一脸严肃,正色的回答。

    谢香顿了顿,张嘴想说什么,张了二张,突然冷哼一声,脑袋向旁边一扭,然后转身向豆腐仙作坊走去。

    刚一进去,突然就见谢香一脸恐怖之色,从里面冲了出来,卫云正一脸疑惑,接着一个又矮又胖的妇人拎着一个擀面杖似的棍子也冲了出来,谢香满脸惊慌,拉着卫云撒腿就跑。

    那胖妇人面色发黑,满脸麻子,要多丑陋便有多丑陋,停在门口,口沫横飞,破口大骂。

    “一个小娘们,也敢来占老娘的便宜,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想当年老娘……”

    那妇人嘴里喋喋不休,赵潜与马一笑则彼此对望一眼,一起仰天大笑,突然两人也大惊失色,撒腿就跑,原来那胖妇人发着狠、拎着棍子朝二人追来了。

    谢香拉着卫云跑出去好一段距离,转头见那胖妇人没追来,才停下脚步,拉着脸看着赵、马二人笑嘻嘻的跟了上来。

    “你们俩是眼有毛病还是满嘴说的不是人话?”

    见谢香虎着脸,赵潜则一脸无辜,二手一摊。“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要含血喷人好不好?”

    马一笑忙也跟着辩解。

    “谢姑娘,你不要乱扣帽子,我可是一个本份人。”

    谢香气极反笑,指着二人的鼻子。

    “你不是保证是大美女吗?你不是保证是仙女下凡吗?为什么里面却是一个令人作呕,外加长相奇丑的胖妇人?!”

    赵潜又晃了晃脑袋,脸上无辜的神色更加明显。

    “你不要搞错了,我说的是没女,没有的没,不是美丽的美,是要长项没长项,要身材没身材,要什么就没有什么的没女!”

    说完呲牙一乐,笑咪咪的看着谢香。

    “我以前一直觉得你这里……”说完指了指脑袋,“这儿有点问题,没想到耳朵也不大好用。”

    谢香气的脸色煞白,又转头狠狠的盯着马一笑。马一笑的表情比赵潜更显得无辜,对着谢香做了一个怯生生的表情。

    “我是说仙女下凡啊,我认为她以前的确是仙女,可能下凡的时候投错了胎或撞门板上了,这脸给撞的,还没恢复旧模样,但是你要有信心,相信我的眼光。”

    谢香知道自己又被二人给耍了,谁让自己非要往二人设的套里钻,卫云强忍着笑,拉了拉谢香的手,谢香气鼓鼓的转身就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2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