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丧尸撞进我身体里h,娇艳欲滴吃一口

    周四,工作日。

    对于地检总部来说,又是忙碌的一天。

    “是是是,检察长,我明白,我明白……”      男丧尸撞进我身体里h,娇艳欲滴吃一口  

    “对对对,您说的是,说的是……下次一定,下次一定哈……”

    挂断了领导的电话后,赵春明瞬间从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变成了一只面目可憎的恶兽。

    “艹!”

    他右拳紧握,差点就要捶打在办公桌上。

    但考虑到这样做影响不好,而且还容易被外面办公室的人听见,只能作罢。

    “归根到底,还是败了啊!”

    赵春明咬着牙,只能暗自吞下苦果。

    刚才检察长的电话,毫无疑问是询问最近重罪科办公室的情况。

    可情况就是……不容乐观。

    尤其是最近那个全城瞩目的案子,关于十年前的重审案,最后居然还是败给了辩方,让被告无罪释放了。

    至于真正的凶手……

    不好意思,人早就没了,你们要抓也抓不到人,除非请道士作法招魂。

    最后算下来,受害者死了,但凶手也早就死了,没办法给受害者父母一个交代。

    就连附带的民事诉讼,也同样出了问题。

    起诉方是刑事案的被告一方,而被起诉方是东方都最著名的主持人,并且人在案件开庭前也没了。

    这些因素加起来,让这两件案子都得到了巨大曝光。

    这曝光度一旦上升,两个案子岂不都闹得人尽皆知。

    同样的,整个东方都的人都知道,他们地检总部又败了。

    这案子可以说是让他们办公室面上无光,同样也给辩方律师又大大长了一次脸。

    “张伟!”

    念叨着这个名字,赵春明心里苦啊。

    这小子,仿佛成了他们地检总部的梦魇,一次次的打他们的脸。

    关键是,他们还奈何不得对方。

    先是检察官,然后是资深检察官,最后连高级检察官蓝正叶和王牌检察官肖百合都败了,难道要他和郭无峰亲自出马吗?

    “就没有什么,能够稳压那小子的案子吗?”

    赵春明嘀咕着,自己都有些无语了。

    真要有这种案子,人家辩护律师也不是傻子,也不会真的帮被告打无罪辩护的。

    没有人是傻子!

    “不行,检察长都打电话来了,必须要做一点行动出来!”

    赵春明想到此,赶忙给隔壁办公室的郭无峰发了条信息。

    不多时,郭无峰来了,不过他一边走,正在一边打电话。

    “哎呀,小陈,你怎么会想到找我呢,这案子不是你自己的吗,这要送给我们地检总部?”

    “蒽哦哦,我明白了,这倒是需要考虑的事情,不过这案子好办啊,被告肯定要进去的,你放心!”

    郭无峰走进了办公室。

    “隔壁老赵找我,我先挂了哈……”

    看到赵春明脸色有些阴沉后,他赶忙挂断电话。

    “刚才是谁?”

    “哦,我们轻罪科出去的小陈啊,他手头有件案子,在当地不好审,所以就委托让我来找个人处理。正好我也要找你呢,这案子百分百能定罪,我们要不要安排个人接手一下!”

    听到郭无峰这么说,赵春明突然来了兴趣。

    “什么案子,和我说说,你确定能百分百定罪?”

    “当然,因为被告确确实实做了违法的事,文件手续那块小陈都确认了,绝对没问题的。”

    郭无峰说着,突然笑道:“小陈通知了那个被告关于庭审地点修改的事项,她人好像也来了东方都,听说还要找厉害的律师呢!”

    “可这种案子,哪有律师敢接手,明知道必输的案子,估计也只有公设辩护律师才会接手吧!”

    “那可不一定!”

    但赵春明转了转眼珠,随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老赵,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有个人,就算是明知必输的案子也会接手,而且他也符合被告要求的‘厉害的律师’这个范畴,你说那家伙会不会接这个案子呢?”

    赵春明说着,脸上露出一丝诡笑。

    “老赵,你不会是想……”

    郭无峰虽然有时候很冲动,但毕竟也是做到了轻罪科办公室主管位置上的人。

    他稍微结合赵春明的话语,就猜到对方要做什么了。

    “老郭,你安排两个新人,去法院给我这么做,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明白了!”

    郭无峰当即领命,回到轻罪科办公室,并且喊上了两个新人,让他们直奔法院。

    ……

    当天下午。

    金城律所,刑事部办公室。

    铁如云一边走着,一边领着身后二十多个穿戴整齐的年轻人,在刑事部逛着。

    “这里就是我们刑事部办公室的办公区域了!”

    他指着25层内部,几乎包揽大半楼层区域的办公室,一脸神气的介绍着。

    没办法,换了大地方,自然要嘚瑟一下。

    之前的刑事组办公室,就是诉讼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整个就多大点地方。

    现在换成了整个25层,空间比原先的整个诉讼部还要大,他要是不得意一下,哪对得起之前在上面受得气呢。

    “铁老大,这办公区域好大呀!”

    “哇塞,这么多办公室,将来我是不是也能混到一间!”

    “刑事部办公区域真好,比我以前实习的那家驻街道律所好太多了。”

    “你这不是废话,这里可是金城律所,你拿驻街道的律所来比?”

    这二十多个新人,看到刑事部的办公室,反应自然是无比夸张。

    “淡定,都淡定,今后你们都会在这里办公的,办公室也不是不能帮你们申请!”

    而铁如云看到这些反应,心里头更是高兴。

    尤其是几个妹子喊出来的那一声“铁老大”,让他更是十分受用。

    果然,当领导的感觉就是好啊~

    “老铁,这些就是你招聘来的新人?”

    就在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

    铁如云觉得,这一声“老铁”有些刺耳。

    “张伟,你喊什么呢,没看到我在带新人?”

    铁如云赶忙抱怨了一句,表达不满。

    “哦,那你好好带哈,我忙啦!”

    张伟摆了摆手,呵呵一笑。

    “哇塞,那位就是张伟律师?”

    “传说中的杀人律师,把东方都排名第一的主持人都活生生逼死了!”

    “我的天,这就是凶名赫赫的张律师吗,还是本人?”

    “真想让张律师给我来张签名,据说他的名字能辟邪哦!”

    但等张伟想要走回办公室坐下,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更加激烈的议论声。

    “好家伙,我都成杀人律师了?”

    听到这些窃窃私语,张伟内心大喊冤枉。

    人家程丽莎要自己跳楼,关她什么事。

    而且对方到底是不是自己跳的,这一点也要存疑,你们莫要冤枉好人哇!

    程丽莎的死,和他张某人,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对,也许有那么一点关系吧!

    张伟嘀咕着,又再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干活(摸鱼)了。

    办公室外面,铁如云带着这些通过初试和复试的实习生们,在刑事部内转悠着。

    没办法,地方太大,一下子还转不完。

    等转完了之后,他就开始安排作为,二十多个新人瞬间都拥有了自己的办公区域。

    铁翠兰开始分发员工手册,一帮子员工们一边交头接耳,一边低头翻看着,脸上都是跃跃欲试。

    张伟闲暇无事,倒是观察了一下这帮新人。

    虽然都是菜鸡,但胜在年轻气盛,未来可塑性巨大。

    总体来说,未来可期!

    “请问,张伟律师在不在!”

    但突然间,一个妇人的声音突然在刑事部内响起。

    这一声是吸引了刑事部所有人的目光。

    张伟也顺势走出办公室,朝声音方向看去。

    就见一个四五十岁,穿着碎花衬衫的妇人,提着个布包站在了刑事部办公区的入口。

    在妇人身边,还跟着金城律所的接待。

    她指了指里头,又指了指张伟的方向,和妇人介绍道。

    妇人当即甩开接待,直接朝张伟走来。

    “你就是张律师?”

    “不错,我就是,你是?”

    “我叫高小萍,现在我身上有个案子,需要一个律师帮我应付一下。当然,我要的是最厉害的律师!”

    妇人倒是直接,当着整个刑事部的面道出来意。

    ……

    几分钟后。

    刑事部大会议室。

    张伟和妇人坐在相邻的两个位置。

    铁如云则带着刑事部的新人们,还有两位得力干将李月琴和林雨萌一起,伺候在一旁。

    “他们是……”

    “高女士,你别在意,他们都是我刑事部的新人,正好你这有部门开展以来的第一个案子,他们都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旁听的。”

    张伟指了指老铁等人,笑着解释道。

    新人们全都整齐点头,不少人更是拿出了笔记本,开始准备记录着。

    “行吧……”

    妇人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她看着张伟,说出了自己的事情。

    高小萍的职业,是一名产婆。

    可这个职业并不被现代社会承认,并且相应的工作机会也逐渐被当地的社区医院所替代。

    高小萍目前居住在北崇岛,她也是岛上十里八乡有名的接生婆。

    可惜的是,北崇岛自从数年前并入东方都之后,一切规章制度都要按照东方都的规矩来。

    其中卫生署就有一条关于妇女生产方面的规定,规定强制让妇女必须要到社区医院登记待产,严禁在家找接生产婆。

    这一项规定张伟也有所耳闻,因为东方都的医疗系统更新过,这么做也是为了方便统计新生儿登记。

    原本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好事,但对于高小萍这样职业的人来说,那就不是好事了。

    所幸北崇岛上,还保留着老传统,而且相邻的社区医院,需要开车至少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岛上很多居民家的孩子出生,都是依靠她的手艺。

    可惜的是,规定就是规定。

    以前北崇岛的老检察官,也考虑到北崇岛的发展受限,所以对高小萍的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北崇岛新任的助理检察官,却想着做出点成绩来,就将高小萍给逮捕了。

    “高女士,你是说你是因为非法行医,所以被起诉了对吧?”

    “是的!”妇人点头,一脸不忿。

    她就是干这个的,干了几十年。

    结果现在规定下来,搞得她不仅丢了工作,而且还要面临起诉甚至是坐牢,她能不生气吗?

    “那为什么不在北崇岛当地的法院审判呢,非要来我们东方都?”

    张伟接着提出疑问,因为这种案子,当地地检署就可以起诉了啊,没必要闹到东方都来吧。

    “我也希望在当地解决啊,如果是在北崇岛上的法院,我猜我能够无罪吧!”

    妇人呵呵一笑,一脸不耐烦。

    “哦,我懂了,你在北崇岛生活了几十年,岛上的人都认识你,他们会觉得你帮他们接生都一件很正常的事,会影响判决的公正性!”

    张伟点了点头,仿佛猜到了北崇岛新任检察官的目的。

    为了防止北崇岛上的陪审团对被告产生同情心,对方才特意将案子提交给了东方都地检总部。

    毕竟名义上,自从北崇岛被划入东方都之后,所有相关的棘手案件都可以移交给地检总部办理。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容我多嘴问一句。”

    张伟一脸郑重的看着妇人,“高女士,你当了快30年的产婆,难道一直都没有执照吗?”

    “我考了怀孕分娩产后护理的执照,不过是在北方老家考的!”

    “北方老家吗?”

    张伟思索了片刻,皱起了眉头,“我记得,医疗体系更新之后,东方都的医疗系统好像不承认外地执照,你要在东方都从事医疗体系工作,必须要在当地进行考核吧?”

    “是啊,不过我也没想到北崇岛会被划入东方都,以前我的执照还是能用的,而且并区之后,老检察官也对我没意见啊!”

    “但是老检察官退休了,新人都想着办点事出来,给自己树立威信,所以他就准备拿你开刀了!”

    “哼,一个小毛孩子!”妇人听张伟提起新人检察官,那是一脸不爽。

    “你这个事情,不好办啊~”张伟眉头一皱,察觉到事情有些不简单。

    因为按照流程来走,妇人这件事,就是妥妥的非法行医了。

    虽然她有执照,但这个执照东方都并不承认。

    “高女士,容我再问一句,你有想过考取东方都的执照吗?”

    “在东方都考执照,需要去特定的培训机构,而且还要一大笔钱。北崇岛的条件你是不知道,去当地医院都要开车一个多小时,我还要出岛去机构,每天来回在路上要多少时间,我哪有这个功夫?”

    听到妇人不耐烦的回答,张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们有给到你通知吗?”

    “之前老检察官好像说过这个问题,但我没在意!”

    “也就是说,控方和有关人士其实是通知过你的,但你却对规定视若无睹?”

    “你这个律师怎么回事,我需要你帮我,你怎么好像一直在找我茬?”

    妇人见张伟一直挑刺,当即恼了,脸色不悦。

    “高女士,你别在意,我们还没签合同呢,所以我也不是你的辩护律师,现在你只是在咨询,而我也只是免费为你提供一些适当的法律建议而已。”

    张伟摆了摆手,反倒是一脸无所谓。

    合同都没签字呢,你再激动也不碍我事。

    反正他觉得,这案子其实很难打,接不接那自然是另说的事情。

    “那我的案子能打吗,我可不想坐牢!”

    “我懂,没有人想坐牢,可你的行为确实是违法了呀!”

    张伟也摊了摊手,表示无解。

    “你这个律师怎么回事,我可以在法院打听过了,他们都说你是东方都最厉害的辩护律师,可你就这样和我说打不了?”

    “高女士,你误会了,我没说打不了,只是说难而已。”

    张伟摆了摆手,安慰道:“你这个案子我要接也可以,但你都说了,我是东方都最厉害的辩护律师,而我们金城也是东方都排名第一的律所,收费可不低啊!”

    “只要能帮我不坐牢,我把全部身家都给你!”

    妇人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钥匙串,放在了办公桌上。

    “我在北崇岛有一座房子,一辆车,房子旁边有大片的草地,还带一个院子,这些……”

    妇人犹豫了一下,最后果决道:“只要你能帮我哦,这些就……就都给你了!”

    张伟看着妇人,这还真就是全部身家啊?

    北崇岛乡下的房子和车子,其实张伟是看不上的。

    但看到妇人能拿出全部身家的气势,他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对方。

    毕竟人家都拿出全部身家来了,她怎么着也得帮这个忙。

    “我得问问,地检总部负责的人是谁,也许能和对方谈一下!”

    送妇人离开律所后,张伟没有去管一旁看戏的铁如云等人,而是掏出手机,打开了一个V信聊天窗口。

    【张伟:亲爱的老肖啊,看到请回话/笑脸】

    【肖百合:张伟,你找死是吧,工作日还这样找我,还有,不要叫我老肖/愤怒】

    【张伟:好的老肖,知道了老肖!】

    【肖百合:算了,我也懒得怼你了,说正事吧!/龇牙咧嘴】

    【张伟:那我问一下啊,就那个高小萍的案子,是你们地检总部哪位检察官负责的?】

    【肖百合:北崇岛那个移交的案子?】

    【张伟:Yes~】

    【肖百合:哦,是老郭负责的!】

    【张伟:哪个老郭?】

    【肖百合:还能是哪个老郭/坏笑】

    【张伟:不会吧,不会是那个老郭吧?/惊恐】

    【肖百合:恭喜你,答对了!】

    【张伟:卧槽!!!】

    看到聊天屏幕上的“老郭”两个字,张伟机械般地放下手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1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