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到晚上就想要(高僧h粗热)最新章节列表

    墉城依山而建,是齐魏边境有名的险城,易守难攻,即便是以前齐国被魏国打得节节败退的时候,都很少动攻打墉城的想法,也正是墉城和其他几座险城组成的防线,齐国才能在魏国狂风暴雨的攻势下屹立了这么多年。

    不过因为城外地势比较复杂,齐国想从墉城攻出去也很难。

    两个原因加起来,就导致墉城外的盆地经常成为谈判的地方。    一到晚上就想要(高僧h粗热)最新章节列表    

    而这次阅兵,也在这个盆地里进行。

    墉城以南,曹勐带领一万精兵,缓缓向盆地赶来。

    参加一个阅兵,着实没必要大动干戈。

    若是带的多,反倒会被人觉得狭隘。

    两国交战都不斩来使呢!

    更何况参加别国阅兵?

    就算想打,也要双方拉开架势开打。

    不宣而战,会招致其他国家的共同仇视。

    但即便如此,曹勐也带来了一大批情报勘探组织,自家军队走到哪,就要勘探到哪。

    面子上他不能戒备。

    但他这人就是谁也不信,生怕宁婉梨对他生出歹心。

    不过一番勘探下来,齐国果然没有半分埋伏。

    “呵!朕就知道,齐国军队不过土鸡瓦狗,真就算给他们埋伏,他们敢么?”

    曹勐端坐在了战马之上,笑容高冷而放肆。

    刚探查回来的竹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为了你的安全,老娘没日没夜地在山林荒地里混了整整三天,饿了吃干粮渴了喝露水。

    到现在你一脸大义凛然地告诉我,齐国军队就是土鸡瓦狗?

    呵忒!

    曹勐看到竹叶好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忍不住讪讪一笑:“既然距离阅兵地之余五里,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就地安营扎寨,爱妃也好休息,让朕来服侍服侍你!”

    竹叶:“……”

    ……

    盆地旳另一头。

    宁婉梨一身轻甲,端坐在军机大营里。

    不知道为什么,穿上甲胄之后,她感觉自己血流速度都变快了一些,整个人兴奋无比。

    上次出现这种感觉,还是砍纳贡派脑子那次。

    “梨梨,你怎么在抖?”

    “桃桃,你怎么也在抖?”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有些兴奋。

    就在刚才,齐国军队进行了一次预演。

    虽说新式军械早已进入齐国的军队,但如此大规模的预演却是第一次。

    效果堪称霸道,给所有齐国将士都喂了一颗强心丹。

    别说防守住魏国了。

    很多人甚至都生出了反攻魏国的想法?

    我们这么猛,魏国不得束手就擒?

    不仅将士们这么想,宁婉梨也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也许真能打败魏国……

    但她很快就把这股子幻觉掐灭了。

    如果要是三年前的魏国,说不定真能做到。

    但三年前的魏国什么样?

    连续三线作战那么长时间,所有人都打疲了,各种军需供应都紧张得不得了!

    现在的魏国呢?

    两年半前在西陇关围剿十万异族,让整个军队的斗志都复苏了,又修整了两年,别管民间的经济再惨,官方严格管控粮食两年多,粮草都是无比充足的。

    而且进入了全民皆兵的状态,还有十万兽血大军。

    不论是军队数量还是军队质量,都远不是齐国能比的。

    攻是肯定攻不进去的。

    但宁婉梨也看到了齐国的希望,至少不是毫无反抗之力。

    侯桃桃看着满大营的新式军械的样品,不由有些晃了神。

    虽然这些东西她很早就见过,但放到一起,还是有种震撼感。

    从第一批军械入齐,她就对一些有仿造价值的进行过仿造。

    但是核心元件都被赵昊做了加密处理,全都在一个隔音的密闭金属盒子里,不可能向上次用音玉探测织机那样探测里面的结构。

    而且这金属盒子只要人为打开,里面的东西就会碎成齑粉,根本不可能仿制。

    看来就是因为织机事件,赵昊才对自己产生防备的。

    她有些感慨:“不得不说赵昊这混货有几分本事,就是心机太重了,好人都防!”

    宁婉梨义愤填膺地点点头:“是啊!而且还喜欢趁火打劫!”

    现在她都能清晰地回想起来,上次六国文会,自己想要进入九州鼎,结果被他敲竹杠,敲了二十多条黑丝,还要给他试试手感。

    真是太过分了!

    更过分的是,他最后还没有试。

    呸!

    假装什么正人君子?

    原本想到这些,宁婉梨只是有些遗憾。

    当然,这种遗憾并不是因为赵昊没有试手感。

    而是自己作为未来的女帝,理应重诺重信,结果这么一搞,显得自己很不守诺言一般。

    对!

    就是这样!

    但现在她答应了羲和天的提的要求,此生再也不得接近任何男人,这其中当然包括赵昊。

    一想到这个,宁婉梨就恨得有些发抖。

    太气人了!

    侯桃桃看宁婉梨的样子,不由问道:“梨梨,你该不会心中遗憾赵昊不给你亲手检验黑丝的质量吧?”

    黑丝就藏在云雾山庄,两个人正姐妹情深的时候,宁婉梨为表示诚意,经常跟侯桃桃同吃同住,结果不小心翻到了这些东西。

    侯桃桃多精啊,一想到荒国的黑丝生意,又看到了其中一条穿过的黑丝,最后再联系起来九州鼎那么重要的事情,赵昊这种人形貔貅竟然愿意带着别国公主一起参与,很快就有了一个猜想。

    假装不经意那么一诈,还真就诈出来了。

    从那以后,她就隔三差五地拿这个取笑宁婉梨,每次宁婉梨都会一脸认真地跟她解释。

    解释得很认真,生怕她不信,但神情却丝毫没有平时那么自然。

    说来也怪。

    说是取笑。

    但侯桃桃却丝毫笑不出来。

    果然。

    宁婉梨摆了摆手:“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不要提了,不然有损我这個未来女帝的威严。倒是你桃桃,说起来也曾跟赵昊夫妻一场,说起这些的时候,心里难道不会痛么?”

    侯桃桃啐了一口:“当时只是权宜之计,我跟他既没有拜堂,也没有洞房,算什么夫妻一场?何况那种混球,这世上除了荒国那个傻女人,还有女人会看上他么?”

    “对!你说的没错!”

    “若不是创业路上不得不跟他有交集,我都不想见到这个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默契地达成了共识。

    就在这个时候,尤余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公主!”

    “军营之中,叫我将军!”

    宁婉梨皱了皱眉头,为了提升自己的威望,宁无垢特意封自己了一个名誉将军的称号,负责统御这次阅兵。

    一开始朝廷中的纳贡派纷纷阴戳戳地反对,说什么这不合规矩,女子参政已经离谱,没有丝毫军功就封将更是离谱,这是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

    结果她一句话就把这些人给镇住了:现在齐国的新式军械都是我买的,算不算军功?若你们觉得我不配,大可以尝试从荒国买一件回来,只要能买回来,以后我绝口不提这件事情。

    最终纳贡派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娘的!你跟赵昊那点破事谁不知道?

    渠道都被你垄断了,我们怎么买?

    这将军你当就当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实权。

    营外尤余赶紧改口:“将军,赵昊求见!”

    “什么!”

    “什么!”

    营内传来两个声音。

    宁婉梨看向侯桃桃,侯桃桃也看向宁婉梨,两人神色都有些尴尬。

    宁婉梨整了整仪容,神态也重新变得淡定和从容起来,淡然问道:“此次大齐阅兵,我只邀请了魏国,可没邀请他们荒国。”

    尤余笑道:“赵昊说他是以军械供应商的身份来的,不代表荒国。”

    宁婉梨咬了咬嘴唇:“可本将军也没有邀请军械供应商啊!”

    尤余解释道:“禀将军!我这么跟赵昊说过了,但赵昊说军械购买协议上面有一个小条款,就是任何与军械有关的大型非战争活动,供应商有权派人出席。”

    宁婉梨眼睛一亮:“还有这种条款?”

    当时签订协议的时候,她还真没注意到有这个,毕竟只是出席,并不牵扯什么实质性的利益,所以扫了一眼就过去了,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现在看来,赵昊这是有意为之?

    所以他这次过来,是为了看军演,还是为了看……

    尤余在营外回答道:“有,我特意翻看了一下,的确有!”

    宁婉梨批评道:“那还不快点把贵客请进来?”

    虽是批评,却还是有些急切。

    尤余:“……”

    他咧了咧嘴,只能点头:“是!”

    说罢,便飞快离开了。

    不一会儿,赵昊就带着老杨和洛水一起进来了。

    一进门他就不客气地挑了一个位置坐下,笑眯眯道:“婉梨,桃桃,好久不见啊!”

    侯桃桃切了一声,便转过头不看他。

    宁婉梨则是神情高冷:“赵公子日夜为荒国政事操劳,外人见一面都是难事,的确好久不见!不过既然赵公子这么忙,继续在荒国待着就行,又何必非要出席区区一个军演。”

    赵昊不由咧了咧嘴,两年不见,宁婉梨变成了一个怨妇。

    他笑了笑:“这不是荒国安稳发育了两年么?荒国内部忙得不可开交,我当然要留在国内忙啊。这次乃是我荒国军械出席的第一个活动,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么一个机会,我怎么能不来?”

    “真的?”

    宁婉梨下意识问道,随即赶紧闭上嘴,假装没有问出这个问题。

    仔细想想也是,这两年除了签协议的那次,他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出现在齐国,自己也没必要出现在荒国。

    甚至签协议那次自己亲自去荒国,赵昊都没有出席,到最后是姜芷羽签的。

    明明是两国平等互利互惠,签协议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隐隐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一想到这个,她就窝了一肚子的火。

    “切……”

    一个轻蔑的声音响起。

    宁婉梨下意识望去,发现洛水正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

    洛水也只是瞥了她一眼便把视线移开,心情莫名愉悦了很多,甚至戳了戳赵昊的后背。

    赵昊转过头:“做什么?”

    洛水神情木然:“糖葫芦!”

    赵昊有些蛋疼:“商量正事呢,这可是正经场合!”

    洛水抿了抿嘴唇:“我看你们也不怎么正经。”

    赵昊:“……”

    老杨:“……”

    宁婉梨:“……”

    侯桃桃:“……”

    最终,在众人的注视下,赵昊从木镯里面取出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了洛水。

    洛水一手抓着糖葫芦的签子,伸出另一只手:“我还想要草莓的。”

    赵昊揉了揉脸,又从木镯中取出了一支草莓的,骂骂咧咧道:“娘的!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保安,把我当糖葫芦架子啊?”

    洛水撇了撇嘴,没有说话,攥着两串糖葫芦,一支咬了一颗,白净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顺便朝宁婉梨和侯桃桃望了一眼。

    宁婉梨:“???”

    侯桃桃:“???”

    洛水心情更好了,这世上除了姜芷羽、红苓还有梅兰竹菊,大多年轻女子都是坏女人。

    不对,梅兰竹菊在她眼里只是小屁孩,算不得女子。

    所有坏女人中,眼前这两个尤其坏。

    如果能气到她俩,洛水就很开心。

    虽然她也不太懂为什么自己吃串糖葫芦就能气到,但她直觉告诉她就是这样。

    哎!

    一边是糖葫芦,一边是坏女人。

    快乐加倍。

    一抹酸涩在宁婉梨眼睛里一闪而过,随即语气客气道:“军演明天才开始,赵公子这一路上舟车劳顿一定累了吧,我这就派人给赵公子安排营帐。”

    赵昊有些不乐意:“哎?我是划破虚空来的,哪来的什么舟车劳顿。梨梨桃桃,叙叙旧嘛!”

    宁婉梨不为所动:“来人!给赵公子安排住处!”

    “来了!”

    尤余飞快走了进来:“赵公子,请吧!”

    赵昊无比悲愤:“宁婉梨!怎么说我们也是老朋友,要不要这么绝情?”

    宁婉梨木然摇了摇头:“有朋自远方来,不给安排住处才是绝情,赵公子快请吧!”

    赵昊咧了咧嘴,幽怨地瞅了洛水一眼。

    洛水没有丝毫不自在,反而扬了扬下巴,一副我有什么错,你凭什么瞪我的样子。

    “赵公子,请吧!”

    尤余做出了请的手势。

    赵昊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拱手道:“烦请尤管家给我安排一大一小两个营帐!”

    “没问题!”

    尤余笑了笑,都说赵昊跟他那个用剑的猥琐宗师保镖关系很不错,住一个营帐倒也省一些工作。

    赵昊又补充了一句:“大的营帐一定要用我们荒国的香水喷香香,不然我跟洛水住不惯!”

    洛水:ヾ(??﹏?)??

    老杨:_ ̄○

    宁婉梨:(╬ ̄皿 ̄)

    侯桃桃:(〝▼皿▼)

    赵昊有些不满:“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带路啊!”

    “快请快请!”

    尤余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带着三人出来,不想在大营里多呆一刻。

    大营里安静了很久。

    终于,侯桃桃开口道:“呵!赵昊果然是这样的畜生。”

    宁婉梨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就是!以前问他还不承认,还说只是老板和保镖的关系,我还信了……”

    侯桃桃冷笑:“你忘了?天香阁那些也都是他的员工!”

    “……”

    “呸!渣男!”

    宁婉梨笑了笑:“安了安了,没必要因为一个无关的人发火。”

    侯桃桃面无表情:“那你笑的时候能别咬着牙么?”

    宁婉梨:“……”

    ……

    一大一小两个营帐挨得很近。

    小的营帐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看起来算不得埋汰。

    大的营帐已经喷香香了,在赵昊的无理要求下,甚至换上了一套闺房粉。

    这是赵昊前一段时间在齐国看到的,觉得不错就买了几套,本来是打算给姜芷羽和红苓房间布置布置,不过买多了还剩下两套没用上。

    没想到在这儿用到了。

    老杨指了指小帐篷:“公子,要不咱俩挤一挤?”

    这两年在外游历,城池乡野都有踏足,城池里有客栈,乡野里有时也能借到宿,不过总归有借不到的时候。

    除了野兽特别多的情况需要人站岗,其余时候都是两个大老爷们挤一起的。

    公子在洛水这块,一直都是比较规矩的。

    赵昊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跟了我几年,都是白混的?”

    老杨神情一凛:“公子,我这就滚!”

    说罢,飞快钻进了自己的小帐篷,并且了拉住了帐帘。

    里面传来了他的声音:“公子我最近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一沾床就头晕目眩马上入睡,睡着以后啥东西都听不到,等回国以后你一定要找大夫帮我看一下啊!

    我睡了!公子晚安,公子早点睡!”

    赵昊歪嘴一笑。

    还得是老杨啊!

    洛水双手紧紧攥着糖葫芦的签子,身躯紧绷,如临大敌地看着赵昊。

    自从尤余带着他们看营帐,她一颗糖葫芦都没吃到。

    赵昊挑衅地看着她:“你刚才那牛逼劲儿呢?怎么了,怂了?”

    洛水下意识退后了半步:“齐国军营危险,今晚我帐顶守夜!”

    “行啊!”

    赵昊点了点头:“正好今晚可能有人会来我营帐,你在帐顶守着也好。”

    洛水秀眉微蹙:“谁要来?”

    赵昊摊了摊手:“我不知道啊!不过感觉这里对我图谋不轨的,应该有两三个人吧!”

    “哪来的第三个人?”

    洛水撇了撇嘴,大踏步走了进去:“既然你这么危险,我还是在帐内保护你吧!”

    赵昊笑了笑。

    一个死傲娇,还拿捏不了你了?

    他背着手,悠哉悠哉进了帐,顺便把帐帘拉了下来。

    帐内光线一暗,洛水顿时向受惊的蚂蚱,往后跳了一大步。

    她紧张地看着赵昊:“你,你想做什么?”

    赵昊撇了撇嘴:“又不是没有住一屋过?”

    以前两个人住一起了两次,一次是西陇关,一次是万妖殿。

    一回生,二回熟。

    三回还不得成老司机?

    这小丫头片子这么反应过激,以后还怎么考驾照?

    洛水半擎着两串糖葫芦对着赵昊,像是擎着双剑:“不一样!”

    “哪不一样!”

    “万妖殿我们是被关在一起了!”

    “西陇关那次呢?”

    “也不一样……”

    “哪不一样?那次我也拉帐帘了啊!”

    “这,这……”

    洛水支支吾吾了许久,终于找出了问题所在:“那次没有这么粉……”

    那次就是普通营帐,让她感觉只是借宿。

    这次虽然比起家里的屋子也很简陋,但却让她有种别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在红苓的卧房里感受过。

    在这种环境下,好像就应该男人和女人睡同一个被窝。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安,因为不安,呼吸都有些不畅。

    “切!”

    赵昊撇了撇嘴:“又菜又爱玩!”

    说罢,就把靴子甩到了一边,自顾自地躺在床上。

    顺便冲洛水指手画脚道:“刚才咱们路过齐国的炊事营了,你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如果闻着不好吃,就拿一些从咱们荒国进口的罐头。”

    “哦……”

    洛水闷闷地应了一声,便逃似的离开了营帐。

    过了一会儿,她抱着几盒罐头回来了,小心谨慎地把帐帘绑了起来,这才安心了不少。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帐帘绑起来的时候,帐内环境倒也算正常。

    帐帘一放下来,帐内比杀阵都让她不安。

    如此一来,安心多了。

    赵昊伸了个懒腰,大咧咧地坐起身,把罐头全都打开,挨个码在木桌上。

    这是荒国新开发的军需物资,倒算是意外之喜。

    重点就在于,冶炼技术升级以后,学宫里面冒出了一个小机灵鬼,搞出了合适的合金,高温消毒也算不上特别难,便把这些东西搞出来了。

    跟饭馆肯定没得比,但是有肉,口感比起普通军粮可是强多了。

    在产量有限的情况下,可以用来奖励军功。

    只不过荒国这两年比较稳定,没太多打仗的机会,只有逐夷城那边打一打心怀不轨的异族,才能靠军功领一些,剩下的要么囤住,要么高价卖到齐国。

    自从上次一战,逐夷城异族的势力都被清算了,少了这个内应,连带着清冶洲的异族地位也大幅下降。

    所以这些狗东西过得很惨,到冬天清冶洲食物紧张的时候,一些吃不饱肚子的异族部落,只能试图来大丘陵地区抢一些,结果被刷军功的荒国军队打得哭爹喊娘的。

    后来他们发现,荒国军队驻扎过的营地,总会残留一些没吃完就扔了的罐头。

    正好天气寒冷。

    聪明的他们,就把还没变质的罐头收集到一起,一锅给烩了,而且还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勇将锅。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只有英勇战斗的勇将才能吃到这些东西。

    勇将锅被异族奉为无上美食。

    上次赵昊听孟胜男说,逐夷城那边有不少异族俘虏,经常嫌弃荒国的牢饭不好吃,还说荒国的所谓美食狗都不吃,比起他们的勇将锅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啧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种美食。

    可惜,现在是夏天,还是别吃剩饭了。

    吃饱喝足,赵昊抹了抹嘴:“我先睡了哈,你可以打坐,也可以睡床,我的床又大又软,放得下你!”

    洛水抿了抿嘴,别过头去,一副这床狗都不睡的模样。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深夜,星光璀璨。

    赵昊蓦得睁开眼,小心翼翼穿上了鞋。

    而此时,正在沉浸式打坐的洛水倏然睁开眼睛。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0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