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污到下面高潮流水的小说(小芳H)最新章节列表

    待客厅。

    秦文政正坐在椅子上吃着早茶。

    他眉头紧皱,神色凝重,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污到下面高潮流水的小说(小芳H)最新章节列表  

    当那一袭儒袍的少年出现在门口时,他眉头忽地又舒展开,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洛青舟进了大厅,低头恭敬道:“岳父大人。”

    秦文政放下茶杯,仔细盯着他的脸和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番,暗暗点头:这小子温润儒雅,沉静内敛,又兼满腹才华,风度翩翩。难怪就连微墨,也为之折服,口不离他。府中下人,更是无一人背后诋毁。

    他温声开口道:“青舟,从昨日的事情可以看出,你虽整日在屋里读书,却是能谋善断,机智聪颖,非那些迂腐书生可比。你也知道,你大哥二哥都无心家族产业,你妻子和妻妹,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我想把家族的产业都交给你来打理,你看如何?”

    顿了顿,又道:“当然,不会打扰你读书。我会让你二叔三叔他们帮你,平时只要你有时间了,就可以去看看,帮他们出出主意。以后我们秦府这些产业,大多数都可以继承到你和蒹……你妻子的名下。青舟,你可以考虑一下。”

    洛青舟听完,直接婉拒:“多谢岳父大人信任,只是青舟对这些并无兴趣,也没有什么心思管理这些。青舟现在一心读书。心无旁骛。至于秦府产业,青舟就更不会要了。青舟在这里有吃有穿有住的,便已经足够,不敢奢求太多。”

    秦文政看着他,继续劝道:“青舟,无论你以后做官还是做什么,都需要产业支撑。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好好对我闺女,对我秦家人,这秦家的一切,你都可以随意使用。我今日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在试探你,都是真心的,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洛青舟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听到他心里道:【操,老子一天都不想再干这种累死人旳活了。整天算算算,整天提心吊胆,日夜操劳,累的跟头蠢牛一样,连出去喝花酒的时间都没有。还是扔给给小子做吧,累死他丫的,看他还有时间还有精力去霍霍我家闺女和府中丫鬟吧!】

    洛青舟:“……”

    “青舟,我秦府这产业,可不比那成国府的产业少多少。你要是愿意,以后这秦家的事情,都是你来管理。以后莫城商会和各个家族大会,你都可以凭着秦家家主的身份去参加。到时候与成国府那洛延年平起平坐,岂不快哉!”

    秦文政继续诱惑。

    洛青舟低头恭敬道:“多谢岳父大人信任,不过青舟还是那句话,青舟对这些,真的没有任何兴趣。而且青舟对于产业管理,也没有任何经验。青舟现在一心只想读书,还请岳父大人另请高明。”

    傻子才上你的当!

    秦文政见他态度坚决,沉默了一会儿,只得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你确实不愿意,那就罢了,我也就不再勉强你了。到时候我把家主之位,交给你二叔就是了。等明年你秋试完,和你二哥考试完,我们就带着微墨去京都治病。如果那时你无事,就跟我们一起吧。”

    洛青舟低着头,没有立刻答话。

    明年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如果他能大仇得报,再作决定吧。

    秦文政又皱起眉头道:“对了青舟,今早长公主派人来,把微墨带走了,好像是因为昨晚那则故事的事情。你觉得,微墨会有事吧?”

    洛青舟恭敬道:“岳父大人放心,二小姐聪明伶俐,不会有事的。”

    秦文政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好了,不耽搁你时间,回去读书吧。”

    “青舟告辞。”

    洛青舟退下。

    随即,匆匆去了灵蝉月宫。

    刚刚百灵说夏婵早上回来是突然晕过去了,当时要急着来这里,周管家又在等着,所以他没有多问,不知道那丫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他得赶紧去看看。

    来到灵蝉月宫时,百灵正从厨房里端了一盆热水,准备进屋,看到他后,连忙蹙起眉头叫道:“哎呀,姑爷,快来,人家端不动了,好重啊。”

    洛青舟走过去帮她端住,问道:“夏婵姑娘怎么样了?到底怎么回事?”

    百灵带着他进屋,道:“婵婵生病了呢,额头很烫,身子也很烫,可能跟这几日太劳累有关。”

    随即又在门口哀求道:“姑爷,你帮我照顾婵婵好不好,我还要去看着小姐。”

    洛青舟眉头一皱:“我是男子,不太方便吧。要不,我去把小蝶喊过来?”

    百灵连忙摇头,道:“不行的姑爷,这里除了姑爷,其他人都不能进来的,不然小姐会生气的。那晚我带小蝶来,小姐都生气了呢。”

    洛青舟道:“为什么?”

    百灵低声道:“小姐不喜欢其他人的气味。”

    说着,推开门道:“姑爷,快进去。帮婵婵用热毛巾擦拭一下额头,脖子,身子。”

    洛青舟:“???”

    百灵嘻嘻一笑:“姑爷,逗你的。就擦拭一下额头和脖子就好了,其他地方,你可不能乱碰哦。”

    说完,把他推了进去,挥手道:“姑爷,你要好好照顾婵婵哦,我要去看着小姐了。”

    “砰!”

    身后房门关上。

    洛青舟愣了一下,方端着盆子,走到了床前。

    屋里窗帘拉着,光线很暗。

    那冰冷的少女躺在床上,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张红烫的小脸和有些凌乱的乌黑长发。

    那双眸子呆呆地睁着,本在失神地望着头顶的帐幔,见他进来,方看向了他。

    洛青舟在盆子里拧干了毛巾,走到床前道:“百灵要去看着大小姐,所以让我来照顾你。我帮你擦一下额头,脖子,好不好?”

    少女目光呆呆地看着他,像是被烧傻了,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洛青舟没有再犹豫,毛巾放在了她的额头上,轻轻擦拭了一会儿,又向下,擦拭着她的脖子,柔声安慰:“没事的,发烧而已,应该是这几晚累着了,休息一天就好了。”

    洛青舟去盆里搓了毛巾,然后过来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道:“手和胳膊也擦拭一下好不好?这样可以帮你散热,不会太难受。”

    少女依旧呆呆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洛青舟又看了她几眼,手伸进了被子里,把她的一只小手拿了出来,抹起了她的袖子,开始用毛巾轻轻擦拭起来。

    擦完这只,又擦那一只。

    过了片刻,又开始从额头和脖子擦拭。

    少女自始至终都是呆呆地看着他,没有说话,没有动,温顺病弱的令人心疼。

    “其实发烧时,被子不能捂的太厚了,要散热。”

    洛青舟放下毛巾,把她身上的一床被子掀了下来,放在了里面,只给她盖了薄薄的一层被子。

    “夏婵,你要是冷了就说,身子发烧时,有时候滚烫发热,有时候又会发寒。”

    “把眼睛闭上吧,好好休息,等你睡醒了或许就好了。”

    “对了,百灵给你熬药了吗?有没有喊大夫来看看?”

    洛青舟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准备起身去找百灵问问。

    这时,床上的少女终于开口:“不……不吃,药……苦……”

    洛青舟伸手又摸了摸她的额头,依旧滚烫,道:“不吃药只怕烧退的很慢,良药苦口利于病,眼睛一闭就喝进去了。夏婵姑娘连杀人都不怕,还怕喝药?”

    少女目光呆呆地看着他,低声道:“怕……”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柔声劝道:“夏婵,以后晚上不要再去种花了。如果实在要去的话,就白天去。晚上气温低,阴气重,而且你体寒,所以很容易生病的。”

    少女呆了一会儿,低声道:“我……我体,不寒……”

    洛青舟伸手握住她的小手,然后把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道:“看看,你自己应该就可以感觉的到,我的脸是热的,你的手是冰的。你平时的身子一直都是冰的,你没发现吗?”

    那晚他神魂出窍时,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少女全身凝结着冰晶,就连四周的气息凝结着冰晶,怎么可能不冰?

    而且她只要靠近秦二小姐,秦二小姐就能清晰地感受到。

    少女眸中似乎露出了一抹慌乱,身子缓缓背了过去,对向了里面,嘴里依旧低声倔强道:“不,不冰……”

    洛青舟没有再多说,劝道:“反正你以后晚上不要再去种花了,对你身体不好。听百灵说,你的剑法虽然厉害,但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练过武,你的体质很弱,不然那晚淋雨时也不会一直打喷嚏和发抖。夏婵,这种事情,没必要逞强,也没必要逃避。我说出来,也不是嘲笑你,只是关心你。至于挣钱的事情,等身体养好了再说。而且,说实话,你真没必要这么拼命挣钱的。你如果需要钱,我可以给你。”

    顿了下,他又道:“当然,我现在没有多少钱。但我很快就可以挣到钱的,到时候,可以给你很多。你觉得呢?”

    少女背对着他,看着里面,沉默了许久,方低声道:“不要……不要你的……我,我自己挣……”

    她才不要吃软饭,让他养她呢。

    他明明是赘婿。

    赘婿才是吃软饭的。

    她要自己努力挣钱,让他永远吃她的……软饭。

    与此同时。

    城主府旁的小型宫殿中。

    南宫火月一袭红裙,正跪坐着修长的双腿坐在案台前,在认真地看着秦二小姐带来的另外两回合故事。

    在看到最后三英战吕布时,顿时忍不住开口道:“这吕奉先好生英雄,只可惜未遇明主,竟与那些废柴为伍,可惜了。”

    随即又叹道:“不过以其性格,哪怕是曹孟德,恐怕也驾驭不了。”

    一袭素白衣裙的秦二小姐,柔柔弱弱地跪坐在一旁,闻言柔声道:“可惜他没有遇到长公主。若是在长公主账下,那三姓家奴的事情,自不会发生。长公主只需略施手段,他自会心服口服,为长公主效力。”

    南宫火月看到那最后一行小字“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时,本来呼吸一滞,有些恼怒,不过再听到她这番话后,又转头看着她笑道:“秦二小姐看起来,不像是会谄媚奉承的人。”

    秦微墨低头柔声道:“民女从小到大,从未谄媚奉承过任何人。所以,刚刚的话,都是实话。以长公主的聪明和本事,想要降服那吕奉先,当然是轻而易举。”

    南宫火月笑了笑,拿起了手中的宣纸,看着她道:“故事的确精彩,就是太短了了。秦二小姐回去后,记得要再多写几回合。当然,身体最重要,三天的时间,如何?”

    秦微墨恭敬道:“民女定当尽力。”

    南宫火月盯着她那苍白清丽的脸蛋儿看了一会儿,突然笑道:“其实我有一法,可以缓解秦二小姐的病情。不过……只怕秦二小姐不愿意。”

    秦微墨心头一动,低着头道:“长公主可否说来听听?”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4804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